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XX - XX

Whichonemi≪依与她伙伴的记事本≫  - 发布于2017-05-31 4:33:17pm

其他·同人


直到最后,由我制定的计划还是没我的份。明明是我制定的说!太过分了!

那天晚上,哥哥说信号停在一间废弃屋子那里所以就把其他的人都叫了出去。他们一行人去到那里,强行突破以后发现里面空无一人,有的只是一大堆大小不一的箱子。他们打开一看发现是失窃的古物,经他们查证以后确认所有的失窃物品都在那里,而且每个箱底都有一张纸,上面写着‘再见真好,二十面相上’的字眼。

因为委托内容只是要求我们把失窃物品寻回,所以哥哥也没多管,抓人的事情就留到之后看警察那里会不会委托我们了。

对方轻敌了吗?大概吧。能随意乔装到让人认不出是真是假的程度,不是谁都能做到的。我们只是一群中学生,用了一堆高科技器材来对付一个复古风犯人也只能找到失窃物品罢了。难道这就是我们的问题吗?太过依赖科技真的不行吗?是不是要用复古的方式才能抓住对方?这个大概也只有哥哥明白吧。

自那天起哥哥就一直躲在房间里面,不晓得在干嘛。姐姐说他在看书但有必要躲在房间里面吗?我们有吵到那种程度吗!虽然有时确实很吵但也只是暂时性的啊!他只要一声令下我们就全闭嘴了,为什么一定要躲在房间里面?不如我直接去问问看好了。

抱着这个想法,我走到哥哥的房门前敲了两下门:“哈喽,我要进去了。”

说完以后我就直接开门,没有等待回复的意思。说到这个,我什么时候等过的?就是因为这样才会害娜资他们被骂得狗血淋头啊。

“我没说让妳进来。”哥哥抱怨道,“干嘛?作业做完了吗?”

“现在都什么时候了,当然做完了啊。”我说,“我觉得无聊所以就来看看你在干嘛而已。”

他听我这么说以后就把头低下来继续看书。我凑到他身边去,发现他正在看的书是一本异常老旧的书,页面泛黄,就像是经历过几百年的洗礼一样。突然,他把书合起来放在桌上。就在那一瞬间,我瞄到了书名——《少年侦探团》,封面有着几个小孩的图案,其中一个还拿着放大镜蹲下来。虽然说是图案,但也只有两个颜色——灰色和白色。

“想看的话就拿去,对我来说已经没什么用了。”哥哥见我盯着那本书所以说道。

“没有啦,刚不是说了无聊才来的吗?”

“无聊就到一边看书去。”

“那不是更无聊吗!”我大声回嘴道。

我突然那么大声说话,哥哥被吓到盯着我看。过了一会叹气说:“不然妳想干嘛?我这里没东西给妳玩。”

“我也没说要玩啊。”

“所以?”哥哥罕见地露出了疑惑的表情。

“嗯……”我努力地想了一会后摊手说,“……不知道。”

“小鬼妳玩我是吧?”

果然被骂了。

“作业做完了就去休息,时间也不早了。”哥哥催促说。

“诶?怎么这样?”

“快去,不然妳姐姐回来的话我们两个一起被骂。”

原来是在怕这个吗?确实,昨天我才因为迟睡就被姐姐骂了个狗血淋头,我可不想再遭殃了啊……

“好啦。”我无奈地说,“哥哥晚安,早点休息哦。”

“快去快去。”哥哥这么说着就把我赶了出去。

******************************************************************************************************************************

我再次起来的时候已经是在教室里面了,又劳烦哥哥了啊。昨晚因为睡不着的关系所以就坐在书桌旁发呆,不知不觉就睡着了,所以我又是坐着睡吗?大概吧,这种事情待会放学的时候就会被姐姐训的,到时就知道了。

虽说是在教室里头,但这里却空无一人,不是已经开始上课了吗?

我拿出时间表看了才知道现在是体育节。难怪没人在课室,大家都去操场了吧。我就不去了,反正我也没得玩,不如就看着窗口的风景继续发呆。

开学那天,姐姐啊不是,是徐老师把我的位置分到靠窗那里,而娜资则坐在我旁边。后者已经是惯例了,毕竟整个班级就只有娜资最了解我的状况。但是今年还有了一些变动,那就是公孙家的两个人被安排坐在我前面,孟德和嘉盛则是后面,加上在我左边的娜资和右边的墙壁的话就真的是铜墙铁壁了啊!

听说今天会有插班生呢,会是个怎么样的人呢?是高是矮是瘦是胖对我来说根本无所谓,重要的是人品,人美心不美的话要之何用?虽然我是这么说的,但还不确定是不是女孩子。男孩子的话就要用‘人帅心不帅’了,不是吗?

这种问题就让中文老师烦恼去吧!他们懂的肯定比我还多,记得还有一个老师夸下海口说要出一本字典,到时再买回来查就行了。

“她睡醒了。”

“竟然不去操场吗?真狡猾。”公孙二人抱怨道。

“对不起嘛。”我笑着道歉说,“刚醒不久而已。”

她们率先换好校服回来,走到她们的位置坐下来以后便转过来聊天。聊的都是一般人闲聊会聊到的话题,从某明星和明星某结婚到某某某因为吸毒而被踢出经纪公司都有。但这不在我的兴趣范围内,我有兴趣的是摄影的话题。

前几天下午爷爷带了一部非常老旧的电脑过来,作业系统好像是XP什么的,爷爷还说桌面的预设画面是用照相机拍下来的,完全没有修图过。我那时啊,是多么惊讶呢。那一张美轮美奂的草原加天空的图片竟然是拍摄出来的!那个比例是多么的完美啊!但是听说那片草原现在被拿去耕种了。唉,就因为这样,人类又毁了一个美景,至少让我去看一眼之后才拿去耕种啊!XP的预设桌面就这样进入了我这一辈子都看不到的东西的列表里面,心痛啊……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班上的同学也逐渐地回来。回来以后就和平时一样大吵大闹的,待会姐姐回来了你们就死定了,哈哈!

不行,不能幸灾乐祸!我们有时也会和他们一样高谈阔论的,遭报应就不好了。

“柯依!功课借来!”孟德在后面喊道,“快!我还有一题没做,再不做就来不及了!”

开学以后每个早上的必经之事一如既往地来了。孟德进中五以后几乎每一天早上都在找我借作业,虽然才开学一个星期而已。孟德成绩算是中上的,明明只要努力一点就能考到很好的成绩却成天游手好闲,不过我没资格管就是了,这种东西还是交给老师做吧。

“小依,怎么了?不舒服吗?”娜资回来以后看我在发呆所以担心地问。

“不是啦,妳怎么每次都这么问?”我瞪着她问。

“担心妳嘛。”她回嘴说,“怎么样?烧退了吗?”

“没退的话就不会在这里啦。”我摊手说。

说到这个,还真是惭愧啊。开学第一个星期就发烧,还好是在周末的时候才开始,然后在昨天退烧,不然的话我那满出席率的记录就要败在病魔手上了。

“起立——”

连续几年蝉联班长一职的嘉盛就像机器人一样喊着这没有改过的句子。这种东西老师不改的话我们也没权利做任何改动就是了。

一个假期回来什么都没变啊,一如既往的正副班长,一如既往的没得值日然后一如既往地听着老师那无聊的讲课。虽然这么说有点对不起姐姐但是不管对方是谁都没办法让课堂变得有趣的吧。

开始讲课之前花了不到五分钟介绍新来的学生,安排位置后就开始讲课了。

那个新来的嘛,感觉还好。第一眼的印象是个乖小孩但好像不是很喜欢这里的感觉,姐姐叫他自我介绍也只是简短地说完自己的名字就没了,似乎不太想提起自己的事。姐姐对此也只能表示无奈,轻叹口气后就分了个位置给他。

这个也不关我的事,反正有前后和左边的人陪我就行了!

第一堂课就在课堂结束的铃声响起之时结束了,但是下几堂课的老师似乎都被叫去开会了所以我们这里就和菜市场一样吵。这次我不能怪罪他人了因为我们这里也有参与,没办法,太过无聊了嘛。

虽然说是开会,但好像不是全部老师都被叫去。我们聊到一半的时候摄影社团的负责老师——张老师趁着这个空档过来这里找我。

“柯依,今年是妳入社第五年,也是第二年独自一人进行活动,虽然不是很想这么说但没办法了,校长的圣旨传到我不能不照做。”他神色凝重地看着我说。

对,自去年开始我加入的那个社团就只剩我一个人,其他两个前辈已经在前年毕业了。刚入学的时候发现这里原来有摄影社团我是多么兴奋啊!去到柜台说要入社的时候那里的学长学姐都瞪大了眼看着我,我以为他们没听到所以重复了一遍。他们确认以后竟然抱在一起哭了,被老师训了过后才解释清楚。那时我才知道原来这个社团已经好几年没有新生加入了,那个星期的社团活动前辈们还特地叫了披萨来庆祝呢。

但老师今天神色那么凝重,难道说……

“社团要解散了吗?”我问道。

“就是这样,上个星期还是一样没新生进来,所以校长就要我们解散。”他摊手说。

诶!怎么这样!

“那么比赛怎么办?”我担心地问。

老师去年说今年年中有个照相比赛,虽然只是小型的但还是帮我申请了,如果社团解散了的话那该怎么办?

“哦,那个没关系,不是用社团的名字参加的。”

“哦,那么就这样吧。”我半开玩笑地说。

“小依好现实!”

“没想到妳是这种人。”沉默已久的公孙二人转过头来说。

“刚刚开玩笑的啦。”我挥一挥手说道。

“不管妳怎么想,我的责任只是通知这个而已,不想被随机编进不喜欢的学会或社团的话就尽可能在下个月之前找一个吧。”

“已经有了。”

“张老师想要挖掉她的话是没有办法了。”

“小依跟着我们进新社团了,不让不让。”公孙二人说。

“原来妳们两个退出学会是这个原因啊。”老师瞪着她们两个说。

“摄影社团不是只有小依一个人吗?”从刚才开始就聚精会神听着我们说话的娜资好奇地问。

“我也是华文学会的负责老师,学生限定只能有一个社团或学会但是老师没有限定。”

“原来如此。”娜资恍然大悟。

“妳是那个……”老师想了一会才说,“……那个推理社团的主席对吧?我也有帮忙处理社团申请的。”

老师!怎么会是你处理这种东西!然后怎么会说出来!完了,我们五个人瞒着的事被爆出来了!

这是我、公孙、嘉盛和孟德谈好的事。那天因为娜资还没处理好她社团的事所以就跟哥哥请了一天假。娜资走了以后姐姐说我们还没有决定主席是谁然后要我们尽快决定。

说是要尽快决定但是在场的五个人都不想担当这个大任,所以我们就很顺手地把这个职位推到了不知情的娜资身上。本来想要迟点才说的结果被老师爆了出来!

“你们怎么可以这样?”她生气地说。

啊,果然生气了,但是感觉这次比之前的还要认真呢。

“对,对不起。”灵珑见娜资气成这样连忙道歉说,“徐老师说尽快选个主席不然很难交代所以就……”

“也不能这样啊。你们不想要我也不要啊。而且……而且……”

哦,原来不是在气我们,是怕自己做不好辜负我们吗。太过杞人忧天了吧?

“好啦娜资,别生气嘛。”我笑着说,“名字都给了就算了吧。只是挂名而已,没什么的啦。”

“你们的事情我就不理了,之后得好好道歉了啊。”老师说,“你们之后还得去跟化学学会的人道歉啊,毕竟你们抢了人家的秘书。”

说完以后,老师就拍拍屁股走人了。剩下我们在这里和娜资对看,啊哈哈,该怎么和她解释呢……

“娜资,对不起,因为我和灵珑是正副班长的关系所以没得担任职位。灵凤的话因为有时会代校出赛所以也被排除了,柯依的身体状况妳最清楚了,而孟德嘛,他这种懒惰鬼妳又不是不了解,所以就委屈妳了。”嘉盛一口气说完这番话,把除了娜资以外的四人都惊呆了啊。

我可没听说过这样的安排啊!临时编出来的话那也编得太好了吧!将来当编剧的话出的电影我一定会看!

“临时编出来的以为我不知道吗?”娜资赌气地说。

“什么临时编的,我一早就计划好了的啊。”嘉盛坚持说。

说谎一点都不脸红!

“一般人考虑事情都会把自己和与自己关系亲近的人放在第一位,而你却把灵珑灵凤和小依排在已经是多年好友的孟德前面。然后过后说到孟德那里的时候暂停了一下,说明你没想到应该说什么好。这样的排序证明你先把想到理由推掉职位的人都排在前面解释。还有,在这里上学的除了新生以外有谁会不知道正副班长不能在学会和社团拥有任何职位啊,你会重复这个代表你忘了。一直以来都在担任班长的你为什么会忘记呢?原因就是你急着想理由解释!”娜资瞪着他说。

骗人的吧?这也猜到?虽然我是知道妳这方面的能力很强但是这强过头了吧!

娜资这一番话顶得嘉盛哑口无言,只能干瞪着她什么都不说。大概是娜资刚刚说得有点大声了,把在一旁聊天的同学的注意力都吸引了过来。他们的反应当然和嘉盛一样,毕竟没什么人见过她那么大声说话。

“咳咳。”在嘉盛旁边的孟德清一清嗓子说,“虽然被他这么说有点不爽但也不无道理,而且妳推理能力那么强,这个位置给妳就对了。”

“好啦好啦,只是挂名而已,没什么东西做的。”我这么说道。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没事情做,之前在社团因为只有我一个人的关系几乎没事情做,这次应该也会因为人少的关系而减低负担吧。

“你们的恩怨我不想管,但他们真的找对人了。”老师摊开手说,“对了,负责老师是谁?”

“你处理文件的怎么会不知道?”我反问道。

“东西会交到我手上的话就代表说已经达标了,所以就没多看。快说是谁。”他解释完以后催促道。

“是徐老师。”灵珑说。

“难怪,听说她老公是开事务所的。”老师说完以后看了看手表,接着说:“我先走了,等下有课。”

他说完以后就拿着教科书和文件夹走了,离开之前还吩咐我们不要太吵。私底下和小孩没两样但是在其他学生面前就装得很有威严的样子,真是服了他。那么爱面子干嘛?话说回来姐姐也是一样呢,难道全部老师都是那么爱面子的吗?

老师前脚才刚踏出门,原本在开会的老师就走了进来。时间也太巧了吧?就不能给我们多一点聊天的时间吗?唉,现在的老师真不懂学生的要求……这样说好像有点过分,毕竟认真求学是学生分内的工作不是吗?

然后我们就和平时一样上课,休息到放学。和之前不一样的只是下课休息的时候多了几个人一起而已,还有就是多了一些人来找娜资,还有就是放学的时候遇上了一些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