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若月城之录 - 殿下再现

夏血瞑≪神眷术士录≫  - 发布于2017-06-01 11:30:51pm

奇幻·玄幻


很无辜地盯着这个被自己的气势给震飞的可怜人,控制了司湫语身体的殿下表情却显得有些困扰。

他不再看着黑衣人,并且无视对方要站起来对自己发动攻击,反而看向某处,微微勾起了唇角,仿佛明白了什么。紧接着,他在黑衣人出手之前就瞬间跳开,任由那无声无息的黑暗攻击落空,击中在空地上。

殿下发出了冗长的叹息声,却没有出手的意思。

怎么这个黑暗教廷的大执事好像不太明白“殿下”的意思呢……?是不是没有仔细读过黑暗教典?

歪着头思考这个奇怪的问题,殿下还能随随便便,轻而易举地闪避来自大执事的攻击,同时还继续思考对他而言很重要的一些问题。

然后,殿下便不再躲闪,索性站在原地任由对方的攻击朝着自己袭来。

同一时间,躲起来负责保护司湫语的钥月白和哈奇夫不约而同跳出来,哪怕现在的司湫语不是司湫语,可身体又是另一回事。即使他们俩都一致认为殿下带给他们的感觉有种奇怪的熟悉感,但现在不是想这些事情的最佳时刻。

“血狼魔王?!为什么血狼魔王会出现在这里?!”

由于并没有收到消息说有妖魔加入了术士帮忙对抗黑暗教廷的这回事,大执事整个人惊恐不已。

“当初变异的狼魔崽子长这么大了呀?身上的血腥味倒是不淡,也不会太重呢。”殿下轻笑道,但并没有想要就此跑掉的意思。

闻言,哈奇夫惊异不已地看过去,血色的瞳孔带着满满的难以置信。知晓他其实是个变异的狼魔的这件事的,全天底下也就只有狼魔女王范蒂雅和钥月白,另外还有一个已经死了很久、很久的人类少年。

为什么殿下会晓得这件事?难不成那个人类少年跟殿下之间有着什么特殊的关系?

哈奇夫脑子一团乱,甚至分了神。

哪怕是分神,哈奇夫依旧死死地扣住大执事,不让他找到机会逃出去。而且,抓到首脑的话就比较容易让那群黑暗教廷的成员撤退。

“……月白,小语交给你了,我去处理这家伙。”最后哈奇夫选择了处理大执事的事情,把殿下留给钥月白照看,接着也不等钥月白的恢复就抓着大执事回到大家的根据地把人交给谭楚唯处理,顺便通知他们司湫语再次被附身之类的事情。

趁着哈奇夫把大执事领走的当儿,殿下表现得十分悠哉,随意找了个地方坐下,还在那边晃着两条修长均匀的腿,一边哼着小曲儿,一边观察不知道为什么在玩杂草的钥月白。

只是他脸上的表情显得格外无奈,因为在他眼前的钥月白……变成半妖状态了。

犹豫再三,殿下实在看不下去,忍住笑意叫道,“月白,你的耳朵和尾巴又冒出来咯~”

一听到殿下这么一说,钥月白慌忙地摸了摸脑袋和身后,“呜哇!又跑出来了!”

“噗……真是跟以前一模一样呢。月白,你都已经是仙尊了,怎么还跟没有位列仙班前一样不懂得控制变身?”

殿下笑眯眯地说出这番话的瞬间,钥月白露出了堪称惊悚的表情,在收起了狐狸耳朵和尾巴后,他甚至倒退了好几步,月白色的眼瞳满是难以置信。

这个表情,刚刚哈奇夫也有露过,没想到现在就连钥月白也露出了这样的表情。

记忆深处,那面容、笑容是何等的熟悉?

是谁?那是谁?

“月白!”哈奇夫的声音忽然自他身后响起。

钥月白还没回神过来就从背后被谁环住,然后闻到了熟悉的气味,他也就镇定下来,心情复杂地看着殿下。

大概是不小心说错话,殿下神色尴尬。

只见他用手指搔了搔脸颊,不太敢看着他们。

“需要我乖乖解释清楚吗?”

“非常需要!”几乎是异口同声。

没想到说眼前的一仙一魔如此的希望知道真相的殿下犹豫了好一会儿,最后却发出了冗长的叹息声。

他那样子很显然是不打算乖乖解释清楚。

“时间还没到……可是……好吧,就这样。”

殿下似乎想通了什么,笑得异常高兴。他随手一挥,非透明的银色屏障张开并且将他们三个都关在了屏障之内。银色的瞳孔像是会发光般地盯着他们俩,旋即他再次缓缓开口,告诉他们所想要的解释。

听完殿下的解释没多久,银色屏障就自动消失,而殿下的意识也跟着一起消失,司湫语的身体也倒了下去,昏倒在地。哈奇夫和钥月白也没有愣太久,赶紧跑过去。

“恢复原状了……不过,刚刚……刚刚那种事情,不能说出去吧?呐,哈奇夫,那个……应该是秘密吧?”钥月白颤声地说道。

“……先保密吧。”哈奇夫很难得发出了叹息声,然后就帮忙抱起司湫语。

之后他们俩便带着司湫语回到根据地……

***

仿佛就是个无边无际的黑暗之中,一丝光亮点起,为他照亮出一条道路,或者应该是指一条明路。他迟疑了一下,最终还是选择走这条路,笔直地朝着前方走去,一直往前走,走出这片黑暗。

司湫语不明白,不太明白为何自己总是从某种情况下就断片,然后……回神过来就会出现在这种鬼地方。

只是这一次好像不太一样……在这条路后面,出现了一个从未见过,却又仿佛令人感到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人。

……不,那不是人,感觉上不是人……

“你到底是谁?为什么总是……总是剥夺我的肉体?”

“……你不仔细看看吗?”

“仔细……看看?”

司湫语困惑地重复这几个字,接着他就真的抬眸看了一下,然而下一刻他却被所看到的“人”的真面目,整个人惊讶到直接醒了过来。

他直接睁开眼睛从床上跳起来,把谭楚唯给吓了一大跳。

“小语?!”

“呜……痛……头好痛!我的头……好痛……呜……真的好痛……”

“先冷静点,小语冷静点,没事的。”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