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三头门1】血墙事件 - 一 久违的校园生活

十幂安≪三头门≫  - 发布于2016-11-06 11:27:20am

其他·同人


“小蝶,你今天又不去学校了?”

南宫蝶的手机里传来一把男人浑厚又充满雄性荷尔蒙的声音,不管是哪个年龄层的男生女生都会被这把声音深深地吸引。尤其是在上了年纪急着把自己嫁出去的单身女性群里更为强手。

当然,这把声音早就被南宫蝶听腻了,更别说吸引到她。从小到大,都是这把声音在她的耳边叨叨念念,绝对可以与那些台湾乡土剧里的妈妈桑媲美。

不过那不是她爸爸的声音,而是出于她的监护人——龙叔的声音。南宫蝶的爸爸早在两年前已经归西。

“干爹,你又不是不知道,你干女儿,也就是我的智商跟一般的人不一样,就只是比别人的高那么一点点。高中的课程我早在初中时看完了,现在我在看着大三的东西了,所以你就不要再逼我到那闷死人的四方空间去跟小毛孩们一起上课好吗?我怕培养出密集恐惧症。”南宫蝶一溜烟地把话说完,语气通顺而又玩世不恭。

南宫蝶一面讲电话,一面看着眼前的电脑,手指不停地在敲打着键盘。她根本没有再看大三的课程资料,而是在查询着近日以来社会上所发生的奇骇异闻。

在刚才的那一段话中,龙叔真的没有可以反驳的墙角。南宫蝶的智商的确超乎一般人,就连贫嘴的能力也是。但是贫嘴可以后天培养,龙叔就是一个很好的,从普通老百姓里,被培养成高等级的贫嘴高手的例子。

“你就吹吧,你怎么可能在看大三的东西,难道我还不了解你吗?你的懒惰程度跟你的智商是成正比的,你有多么聪明,就有多么懒惰。”龙叔的反驳不知道是贬义还是褒义,不过南宫蝶很自信地把它当做褒义的说法。

“不过你的智商是比别人高了一点,但也不能这么看不起别人,先天的基因也要配上后天的努力才能让你的智商发挥到最佳效果。”龙叔顿了顿,嘴角上扬了一下,继续说道:“所以你赶快准备好去学校!”通过电话的语气,南宫蝶似乎可以想象得到在电话的另一头,龙叔那个别有意思的笑容。

龙叔才不吃南宫蝶的这一套,因此那无中生有和胡乱吹嘘的理由也就此作废。要知道在这个世界上除了南宫蝶的爸爸以外,龙叔就是第二个最了解她的人了。

遗憾的是南宫蝶的爸爸早在两年前就去世了,而身为她爸爸生前的生死之交,龙叔自认是最有资格替南宫老爷代劳成为南宫蝶的监护人。

打从龙叔跟了南宫老爷开始,他就已经把所有关于南宫老爷的事当做是比自己的性命还要重要的东西,就算老爷没有吩咐,他也会拼死去维护老爷。龙叔誓死都不会忘记南宫老爷对自己的恩惠。

“我有努力啊,每天我都会花一个小时来复习,就算我不去学校,我平时考试的成绩不是也很好吗?我真的不想跟那些每天挂着一张假惺惺的脸的人交际。”南宫蝶也根本不听龙叔的劝告。

每次龙叔跟南宫蝶讲道理,好声好气地对她劝说时,她也总会有自己的一贯理由,对龙叔见招拆招。

南宫蝶知道龙叔最爱她了,而她也很完美的利用这个软肋,不管她怎样耍性子,到最后龙叔都会选择甘愿放弃,依了她的意。

“你明知道人际关系在我们这一行里可是很关键的,不然你以为当初你爸爸为什么把你送到那所贵族名校去?目的不就是为了巩固家业吗?”龙叔喘了喘口气,一面心里感叹着被时时间消磨掉的岁月怎么流走得那么快。再过不久,龙叔的年龄就快要追不上南宫蝶的脑洞了。真是岁月不留人。

哀悼岁月一番后,他其鼓作气,继续说道:“现在钱也付了,你却不去学校,只有考试期间才会去几次,难道千多块一个月的学费就是为了给你交那几张考卷纸的复印费吗?你这也太奢侈了吧?”

龙叔跟南宫蝶一样,说话总是单刀直入,不喜欢拐弯抹角的。每次他们说话时就好像两把机关枪在互射,刚进来的小弟们都会误以为他们在吵架。

南宫蝶停顿了一秒,脑子里快速地想了一些事。她叹了一口气,回答:“知道了啦,我找完要找的资料就去,ok?”

每次只要龙叔说到南宫老爷,南宫蝶就再也承受不了,只好乖乖妥协。龙叔知道她最爱的就是南宫老爷,因此他偶尔也会抓住南宫蝶的痛脚,算计她一下。这事,南宫蝶就会在龙叔的面前表现得一副“既然这是爸爸的愿望,那她就会尽全力去守护和实现。”的姿态并且乖乖地去兑现。

“不能等,我已经在你家门外了,赶快出来,马上,现在。迟到的话,看你有没有脸去见你的爸爸。”

龙叔对她的死穴了如指掌,他是故意再次提起她的爸爸的。

“知道了啦。”

南宫蝶挂了电话,按下电脑的关闭键,换上一件白色T恤和深蓝色的牛仔裤,带了几本还未看完的漫画书就走出了家里。

龙叔的本名叫做杨翔龙,是南宫蝶的爸爸——南宫镇天生前唯一的生死之交。他在右胸前纹了一只玉麒麟当做象征,而他平日里的个性也相当温和,所以江湖人为他取了一个错号叫“麒麟兽”。但平日里大家更习惯尊称他一声龙爷,只有死去的南宫老爷叫他阿龙。

杨翔龙是个年过四十的中年大叔,打从十几岁开始就跟着南宫蝶的爸爸在道上混了。在南宫老爷那一代还没流行金盆洗手这一号,所以免不了那些拿刀持枪的屠杀,导致两人经历过许多生与死,同时也让他们成为了出生入死的兄弟。

龙叔从南宫老爷出来闯荡到他谈恋爱,然后是结婚,最后就是有了南宫蝶,他都待在他的身边。从南宫老爷那代开始编写的故事他都作为一个旁观者看在眼里,自然是至今为止最了解南宫家的外人。

南宫蝶出生以后,就认做龙叔为干爹。他平时的个性风趣,潇洒倜傥,可是每当干正经事时他却可以变得凛若冰霜,比任何人都来得肃穆。可南宫蝶并不怕他严肃的样子,反而觉得他在那时显得特别可靠,也因如此,她很喜欢与他亲近。

杨翔龙具备了所有好男人的特质,但人总是没有完美的。世人都知道,龙叔唯一的缺点就是不近女色,几乎是红花滴水不进。记得那年南宫蝶到了看言情小说的年龄,学起别人小女生每天有事没事就捧着用粉嫩色系作为封面的小说,其中一本就写到断背情节的故事。

那时懵懂纯洁的南宫蝶还不知道男男相恋是不被大众接受的,不小心在大众面前问了龙叔一句:“干爹,我怎么从来就没有看过你有女朋友啊?难不成你喜欢男生?”

就这样,龙叔很无辜的在道上被人用有色眼光看待了好长一段时间,直到之间久了,就再也没人提起过这件事了。

其实龙叔不是不喜欢女生,而是年少时曾被女人伤害过,至于是情伤还是其他的,无人知晓,就连南宫老爷也不敢多问,免得龙叔当晚要么失眠要么做恶梦。因为那件事,龙叔决定终生不嫁不娶,更别说生孩子了。

不过换个角度想的话,这也是他的优点,不然以他的样貌和为人仗义的个性,早就不知道被多少的红颜祸水陷害了。而他,早就把南宫蝶当做自己的亲生女儿一样对待。他曾答应过死去的南宫老爷会好好照顾南宫蝶,并且还会好好扶持她成为比南宫老爷还要出色的继承人。

南宫蝶缓缓地走出家门,龙叔在车上的表情也跟着少许的变化起来。他见南宫蝶没换上校服,很是无奈。他在心里猜想着南宫蝶是不是打算在半路是跳车逃跑。不过以她单薄的武装来看又不像是会做出那种鲁莽行动的样子。

毕竟他还是很了解南宫蝶的,尽管她如何的游戏人间,也不会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要知道她还有好多事情没玩够呢,就比如与龙叔贫嘴啊,每天耍无赖啊之类的,她看起来很乐在其中,并没有半途而废的打算。

“你的校服呢?”龙叔皱了皱眉头。

“啊……校服啊,还没烫。放心吧,我不会跳车的,我还不想死。”

南宫蝶知道龙叔在想什么,直截了当的结束了他的疑惑。不过,她又不能直接把穿便服的具体原因告诉龙叔,毕竟她今天不想再被龙叔骂了。

殊不知,她真实的原因竟是三天前她因为不小心打翻了一杯果汁,而果汁就快要蔓延到她的电脑边缘,情急之下,她就随手抓了放在身边的校服……然后从此那件特别订做,价格几百块的校服就此成为了她的抹桌布。至今还烂在电脑边,原本洁白的表面却被几种奇奇怪怪的颜色所填满了。而那些颜色的来源都是辣椒酱啊,面酱啊,灰尘啊,果汁啊之类的食物液体。

在车上,龙叔一直在跟南宫蝶叨念个不停。基于龙叔是长辈,再加上被强行要挟去学校上课让南宫蝶失去了战斗的意志力,只好很无奈地随便应付了几句后就带上耳机听音乐,打算彻底隔绝龙叔的独角戏。

龙叔见状,只好闭嘴。等她心情好了把耳机脱下再继续叨念。

到了学校,南宫蝶跟龙叔道别后便走进了学校大门。

这是她这个月里,第一次踏进学校。哦不,应该是开学到现在除了开学典礼那一天,这是她第一次呼吸到学校的空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