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若月城之录 - 竟然失忆

夏血瞑≪神眷术士录≫  - 发布于2017-06-03 10:35:18am

奇幻·玄幻


痛苦的叫喊惊动了自己人也惊动了正在撤退的黑暗教廷,大家都被这一声叫喊给吓了一大跳,甚至停下了原本的动作,仿佛时间停止。

在若月城术士管理分协会特别设立的医疗部这儿,已经醒过来的司湫语抱着一头不知为何满是银色的脑袋,不断地发出一声又一声的痛苦呐喊,泪水都滑落脸颊滴落在衣服和被子上。

谭楚唯有些手忙脚乱,不断地用言语安慰司湫语,可不晓得为何却安慰不了他,似乎连声音都无法传递到他耳朵里。

原本负责在外边盯梢的哈奇夫和钥月白都跑了进来看看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结果一看到痛苦呐喊,而且还流泪不止的司湫语,他们都呆滞了许久才过去帮忙把司湫语重新压在床上。

这时繁枫黎和白清蝶先后跑了过来,看到司湫语这不对劲的模样都吓了一跳,无奈他们却什么忙都帮不了。

正确来说,谁也帮不了他。

痛苦的呐喊,依然持续着。

就在他们想不到有什么办法可以把司湫语从痛苦之中给拯救回来之时,他们反而必须担心另外一件非常糟糕的事情。譬如说……司湫语脖子上的银色玉坠慢慢地漂浮起来,淡淡的银白光芒闪耀。

渐渐的,他们看见了银色的光线和光点,只是光线交错,而那些光点毫无规则地飘散在各处。

最后,各种数字渐渐成形。

“这、这都是什么?!”刚从守护城镇的结界阵眼那儿回来的若月城术士管理分协会长祁旭在他的最高执行长第二临的搀扶下踏入分协会的时候看到这情景,当下就火大了。

同一时间,司湫语不再叫喊,反而是无力地重新合上双目倒在床上,脸上布满了显眼的泪痕,还有一些泪水顺着眼角滑落到耳朵。

谭楚唯简单地解释了一番后,祁旭和第二临都很惊讶,接着祁旭便郑重地拜托谭楚唯赶快解决这个怎么看都好似乎不太好的情况。

“谭、谭楚唯?玉坠好像有裂痕了啊?”钥月白突如其来的一番话让谭楚唯立刻跑回来。

他并没有白痴到伸手去碰那个玉坠,而是稍微选择了安全的距离,来个大概是“近距离”的观察,结果还真看到了玉坠上面出现的一条条不规律的裂痕。

这些裂痕……裂得太过不自然。

“到极限了呢……”全然陌生的声音响起的瞬间,他们几乎是同一时间看过去。

长相非常清秀,感觉很漂亮、干净,富有音乐家般气质的美青年。他眼角下的一颗美人痣,但是总有种不像是人类,但偏偏看起来就是个人类。

似是忽视了他们的美青年迳自走了过去,用手直接抓住那条玉坠。

“你是什么人!?”谭楚唯警惕地瞪着对方,无奈不敢随意乱动,免得对方会对毫无防备之力的司湫语动手。

“没事的,他不会伤害小语。”钥月白赶紧抓住谭楚唯,心情复杂地安慰他。

基本上只要不是人类,也不是普通妖魔的话都认得这个美青年。

美青年正是那位号称最奇怪的酒吧——“夜行歌”的老板蓝箬瞑。

眉头微微皱起,蓝箬瞑忽地松开手,神色复杂地看了看司湫语一眼,然后再看向谭楚唯。最后,他走到谭楚唯身前,给了他们一个谜之微笑就很突然地用凭空抽出来的匕首划伤谭楚唯的手背,让刀锋沾上血迹。

捂住手中的伤口,用冰雪冻住止血的谭楚唯怒了。他差点冲上去暴打蓝箬瞑,但却被同伴们牵制住,谁也不会放手。

丝毫不在意方才自己都干了些什么事的蓝箬瞑果断地把沾着谭楚唯的血的匕首对准玉坠,任由血流入玉坠的裂痕之中。

“老板,你这是……?”哈奇夫打破了沉默,更代替众人询问重点。

回眸看了他们各一眼的蓝箬瞑沉吟片刻,旋即就把匕首收回来,一眨眼匕首从他们眼前消失。

“修复玉坠裂痕,顺便避免‘时间之息’破坏‘界限’。”

听到这个回答的他们基本上是一脸懵圈,完全不明白那是什么意思。

然而蓝箬瞑打从一开始就没那个打算要解释清楚,擅自前来,却又擅自离去,竟然都无人去阻止他,更没有人想要把这事情给搞清楚。重点在于,他的到来,不知算是好事还是坏事,因为他帮忙把司湫语的玉坠给修复好,并且没有对司湫语做出什么不利的事情。

“唔……?”

呻吟了一声的司湫语再次睁开了双目,银色的眼眸带着些许困惑。他慢慢地坐起身来,茫然地看着眼前的众人……

“小语?”意识到司湫语好像不太对劲,眼神像是在看不认识的人的样子,谭楚唯深深觉得事情好像变得有些棘手。

半晌之后,司湫语微微歪了歪头,“请问,你们是谁啊?”

此言一出,在场的他们几乎都僵硬了,甚至露出了难以置信的表情。

千想万想他们都没想到说司湫语竟然不认识他们!!

这怎么可能啊?!

直接抓住司湫语的双肩,白清蝶很激动地问道:“小语你别吓我!拜托你……拜托你告诉我这不是真的!你、你不会忘了我们每一个人、每一个妖魔吧?你该不会也把我们曾经一起战斗的事情都给忘了?”

“不可以,小语,不要……不要,忘记!不可以!”繁枫黎依旧语无伦次,却很努力地在表达自己。

眼见这群人当中,女孩眼眶红红快哭出来,另一个讲话不利索的青年反倒是比女孩子还要早哭了出来。

尴尬又烦恼地抓了抓头,失忆的司湫语很抱歉,真的感到十分抱歉。

“对……对不起……我不是故意忘了你们,只是脑袋很疼……疼得很难受。”慌忙摇头,现在变得很可爱的司湫语带给他们的感觉萌萌哒,似乎很好拐带。

根本就像是不谙世事的孩子般的司湫语在大家的一番安慰后就围在一起玩闹,跟心性方锐孩子的繁枫黎和钥月白玩起来。

另一方面,很理智的大人们……呃,有个不是大人但思想成熟的也加入他们的对话。

“看这情况,暂时性失忆的可能性会比较高吧。”直接说出这个结果的是祁旭。

“如果不是暂时性的话,那该怎么办?”谭楚唯担心的正是这一点。

其实他们都担心司湫语可能会永远都恢复不了记忆。暂且先不说记忆的问题,能力方面又怎么样?还有……黑发变成银发?虽然很漂亮,但是这实在不对劲啊!

知晓某些事情的钥月白和哈奇夫下意识地相互对视了一下,稍微用眼神沟通一番后便迅速移开视线。

总而言之,大家都得想办法照顾这个失去了记忆的超强战力,还有负责挖掘失落遗迹的重点大人物。

“看来,我们也只能去找咱们若月城最强的医师替小语瞧瞧咯~~”第二临冷不防地冒出这么一句话。

…………静默一分钟。

谭楚唯认输了,他这也是毫无选择的余地,毕竟司湫语的事情是最重要的,也总是摆在他心目中的第一位。

“走,咱们去会会那位医师。是说,那位最强的医师究竟是指谁啊?”谭楚唯有点抓错重点地顺口问了这么一句。

露出了有些神秘的一笑,第二临缓缓地吐出一个足以让人类与妖魔,甚至钥月白这个仙尊都傻掉了,因为这位医师很出名,出名到快把人们都给逼疯。

这位医师,便是大名鼎鼎的“最强医师”——

程旭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