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第三篇:破灭的前奏曲 - 019.情书

一和≪数据次元≫  - 发布于2017-06-04 9:43:43pm

奇幻·玄幻


翌日早晨,黎空提前半个小时起床,为的就避免被僵尸阻扰而导致妹妹迟到。他的时间拿捏得恰好,几乎和王老师同时间抵达学校门口。王老师从宾士的驾驶座走下车,见到黎空的瞬间,竟然被吓了一跳。

“我会那么早出现在学校,有那么稀奇吗?好歹我也会尽哥哥的责任,不要让自己的妹妹因为自己的关系而迟到啊!”

“你该不会将妹妹送来学校后就出去打僵尸,直到上课铃声响起才回来吧!”

王老师双手叉腰,仿佛看透了黎空的想法。

“真不愧是王老大,想瞒过你还真难。”

既然被拆穿了,黎空就没有隐瞒的打算。他示意桑晴先到教室去休息,转身并迈步走向校门。黎空本以为一切都按照计划那般进行,没想到在他即将走出校门之际,他撞上了隐形的墙壁,去路被挡住了。

回首望去,黎空发现王老师正通过智能手机输入着什么指令似的,马上判断出多半是王老师动了手脚。

“我将结界设定为‘学生一旦进入校园范围,直到放学前都无法离开’。结界的功能还真方便,以后我校的逃学率铁定能降至零百分比。”

说毕,王老师将智能手机收入裤袋,其狡猾的神情像是在吩咐黎空乖乖地回到自己的课室等待上课时间的到来。逼于无奈,黎空只好举手投降,无力地拖着脚步回到自己的课室准备上课。

*****

度过了无聊的半天,长达一小时的休息时间又来临了。学生会楼阁依然聚集着十二名圆桌骑士进行会议,不同的只是今天有两个不速之客的出现。

两位少年各往大门踢了一脚,借此打开会议室的木门。在场所有人的目光马上聚焦在他们俩身上,各自在内心揣测他们出现在这里的理由。

“我们正在开会。你们有什么事吗?”

谢夏的语气中掺杂了冷淡与不悦。其不悦感源自于黎空与大龙就忽然闯进来,中断了她的发言之故。

“因为你们没有交代清楚任务完成后要在何时告诉你们,所以我们就直接闯进来了。是你们骑士办事能力有限,说话说一半不说完,没有交代清楚,才会造成这种局面,所以你不能怪我啊。”

黎空的言论,给在场的骑士们带来了各种不同的反应。特别是詹主任一派的,他们多半都被气疯了;孟曏与花泽一向实属冷静派,并没有太大反应;英季则在心里面想:给你们俩的任务果然是太简单了,希望你们不会怪我吧。

谢夏与曼棋并不相信黎空与大龙有本事在一天之内完成被赋予的委托,要求他们将守护灵的战斗记录展示出来。

即便如此,她们还是不相信黎空与大龙真有这个本事,便开始质疑派发任务的英季将极度容易的任务委托给这两人了。

“怪老子我咯?明明是谢夏你办事不利,将一周前的守护灵资料给我,我才会委派相近水准的任务给他们!我哪儿知道他们的守护灵忽然变得那么强?亏你这个样子还能当圆桌骑士的首领。”

英季趁机发泄自己平日对他们累积下来的不满,数落谢夏一顿。话音落下后,英季不停在内心奸笑,重复着“活该,活该啊!”的心声。

谢夏觉得英季的发言侵害她的尊严,立马站立起来,下意识地打开守护灵的视窗,打算将缃蕾召唤出来好让她能把英季教训一顿。可是她忘了,即使是圆桌骑士,也无法在学校范围内任意将守护灵召唤出来。

“所以你们是打算赖账,还是肯接受这个事实啊?”大龙不耐烦地发问。

事实摆在眼前,如果谢夏一行人否定这件事,绝对会败坏圆桌骑士的声誉。即使她心里不承认这一切,但她还是需要在口头上认同黎空与大龙已经完成委托了。

待黎空与大龙心满意足地离去后,谢夏因按捺不住内心的怒气,宣布今日的会议就此解散,英季因此在心里乐透了。

话虽如此,解散只是表面功夫,真正的目的是要将不关事的人物驱赶出去。留在会议室里头的,正是詹主任一派的六人——谢夏、黄曼棋、余炜纹、欧拓刃、庄碧汶与黑崎国子。接下来进行的,就是他们的私人会议了。

*****

走出学生会楼阁后,英季终于压抑不住心中的欢愉,放声大笑了。他的笑声满溢着疯狂与销魂的元素,加上那笑得崩坏的表情,这一幕若被不相干的人看见,铁定会把他给当成疯子。

忽然,英季觉得自己笑得太浮夸,马上收敛,恢复到平常那个略为冷酷的模样。

“明明平时这幅模样挺帅的,为什么你总喜欢大声说话,又喜欢用言论挑战人呢?难得的帅气形象都被毁了。”

声音传入耳朵之际,英季知晓声音的主人是“卯之席”的何花泽。

“这样做,就可以避免时常被那群疯狂的追星女包围住了。”英季转身,推了推眼镜回应道。

这个理由对于花泽而言是极度荒唐的,使她不禁“扑哧”地笑了。英季能理解花泽会有这等反应,毕竟现今多数的少年都喜欢被女生所围绕,以便能彰显自己是多么有吸引力。对英季来说,这只会让他觉得浑身不自在。

“原来是故意的,我还以为是天生的。不过这都不是重点,受欢迎的人,不管变得怎样,都还是会受欢迎的。拿去吧,这是我朋友给你的信。”

花泽走过英季的身边,将一封蓝色的书信递给英季。虽然不知道对方有何意图,但英季还是将信件收下了。

“谢了。为什么你的朋友不要直接交给我呢?”

“谁知呢?说不定你读了就会知道。”

花泽留下这番神秘的言论,身影就离英季愈来愈远。书信的内容,英季必须将其翻阅才得以知晓,故他在花泽离开后便往电脑室移动去。

*****

把曼棋给气了一番,心情爽朗的黎空和大龙正哼着歌,踏着轻快的脚步回到了自己的课室,甚至连他们还未吃茶点一事都忘了。他们走在中五课室的走廊上,不难发现桑晴正站在五年理科二班的门口外面。

桑晴会出现在这里,可是一件很稀有的事。看见她,黎空的移动速度马上翻上数倍,一眨眼功夫就站在了桑晴后方。

“我亲爱的妹妹,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呢?”

“我早上时收到了一封情书,不知道要怎么处理。”

桑晴话音落下之际,黎空的左脚迅速抬起,一个侧踢将站在桑晴前方的巴卡立给踢飞了,想必他是误以为送情书的人是巴卡立。

黎空瞬间缩短了与巴卡立的距离。黎空揪着倒地的巴卡立的衣领,让他的双脚暂时脱离了重力的拉扯,悬浮在半空中。黎空的眼神,燃烧着如太阳那般灼热的火焰,随时想要将巴卡立烧成灰烬。

“冷冷冷冷静!黎空你保持冷静啊!送情书的人不是我!桑晴只是来问我,你去了哪里罢了!我说的是真的!”

巴卡立为了保命,辩解道。桑晴作为当事人,最清楚巴卡立是否有说谎。黎空通过桑晴确认巴卡立的话实属事实,便放开了巴卡立。

“抱歉,我太冲动了。为了赔罪,我会踢写情书的人两脚的。”

“你这是哪门子的赔罪方法啊?”巴卡立吐槽,但被黎空给无视了。

黎空从桑晴手上接过了情书。他跳过书信的内容,直接寻找写信人的名字。果真,对方在信纸的左下角留下了“转校生余酋”五个字。这下子要调查对方的底细,完全不成问题了。

调查对方底细的重任,自然就落在艺朝身上了。尔后,黎空将视线移动到书信内容的第一段,开始了“审查”的过程。

“至我亲爱的桑晴,从看见你的第一眼的开始,我就想对你——”

读到这里,黎空双目冒火,耳朵冒烟,怒火驱动着他的双手,将这封情书撕得支离破碎,如雪花那般散落在地面。他的举动,使大龙明显地感觉到黎空的杀意从骨子里透彻地散发出来,大龙因此急速往后移动。

会让大龙害怕的黎空,是极度少有会出现的。此刻的大龙只能在心中为余酋祈祷:不知名的人啊,希望你能够活下去吧。

“啊,我忘了看他来自哪一班。无所谓吧,反正他已经准备进医院了。”

黎空平淡地嘟囔,为了不让桑晴听见而特地压低了声量。

“哥哥,他约我放学后到附近的卢因商业大楼去见面。”

话音落下之际,一阵敲打墙壁的巨响传入众人耳朵,不单只是五年理科二班一众学生,连隔壁班的同学亦被惊吓了一番。

黎空知道自己不小心吓到了桑晴,亦知道不能让她看见黎空现在的表情,他在瞬间就转换成平时那一副看似什么都不在乎的表情,并以一番“刚刚有只蚊子飞过”的言论将这件事忽悠了过去。

黎空绝对是想把那家伙给宰了,如此恐怖的黎空还真是差不多五年没有见过了。大龙在心里面想道,冷汗一颗接一颗地从脸上划过。

“别担心,我陪你去。”

黎空轻拍桑晴的肩膀,好让她能放松下来。那之后,黎空把桑晴送回三年一班,并把晓晨给叫了出来,想要向她探求一些内幕消息。

可惜的是晓晨并不知道送信人的真面目,毕竟情书在桑晴抵达学校前就已经摆放在她的桌子上,晓晨知道的仅有对方的名字,以及对方是转校生而已。虽无法探求太多情报,黎空寻找晓晨还有另一个目的。

黎空将委托内容交代完毕,回到了自己的教室,将另一个委托交给艺朝处理,便与大龙展开了一系列的作战会议,看来他真心是想把余酋给“灭”了。

*****

宣告放学的铃声响起之际,黎空以前所未有的速度收拾好书包,其身影比教师更快速地消失在五年理科二班当中。

正当艺朝转过身,想把自己收集到的情报向黎空传达时,已经太迟了。

“黎空跑到哪儿去了?”

“卢因商业大楼,他要把性骚扰他妹妹的人给送入医院去,严重的话搞不好还会动员警队。”大龙耸耸肩地回答,表示现在的黎空不是他能阻止的存在。

“他一个人去吗?如果是真的话,你们应该要招揽人手去帮忙,因为这个叫余酋的人很不妙,他是黑帮‘绝死望’老大——余丹的儿子。我无法预测出盯上黎空妹妹的他会有何等举动,安全起见还是找一些帮手吧!”

这个消息惊动了大龙。起初黎空告诉他余酋的名字时,他觉得这个名字让他觉得很耳熟的原因终于解开了。

“不妙”二字不停地占据大龙的脑子。庆幸的是他还能冷静下来,收拾好书包后立马往教务处移动,希望能从王老师那儿寻求到一定程度的帮助。途中,他慌张地将讯息发送给黎空,甚至手机屡次险些掉落在地面。很可惜,黎空的手机处于零电源的状态,即使大龙能将信息发送出去,黎空都无法收到。

先是黎空,现在连大龙的身影都消失于教室中。眼看其他同学陆续离开了教室,艺朝嘴角上扬,整理桌子后带着不知名的笑容往下一个目的地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