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闇夜厄臨卷四 - 63、64

妄翔≪闇夜厄臨≫  - 发布于2017-06-06 9:01:02pm

奇幻·玄幻


        祈冷接下來的誦讀一點意外也沒有,平靜地把整份單子唸完後,黑暗同盟的幾個人面面相覷,除了代表以外的三個人開始計算,趁著他們工作的時候,代表率先問了一個所有人都想問的問題。

        「呃!事先聲明,並不是想拒絕這份清單,只是我們想知道,為什麼都是鍊金材料,這玉石是貴族喜歡的飾品素材,還有這一千個鍊金師,這數量是不是……不是不願意給,但是要的東西太過單一的話,我們說不定沒有這麼多……」代表越說越小聲,這句話根本是騙小孩,鍊金材料黑暗同盟內部那麼多人,要湊多少都沒問題,這份清單裡面也沒看到多珍貴的素材,那玉石確實比較難辦,因為這東西只能拿來做飾品,根本沒有人特別去收藏,數量確實難辦,恐怕接下來飾品市場會有好一陣子動盪。

        但整整一千個鍊金師就很不得了了。鍊金材料為什麼會被大家收購囤積?因為那是戰略物資,鍊金師就不是戰略物資嗎?當然是!一口氣損失上千個鍊金師不管哪個勢力都沒辦法接受。雖然做好大失血的準備,這仍舊是無法承受的數字,不談不行啊。

        「鍊金師跟材料都是戰備物資,要你們提供當然會有怨言,還是你們想跟光明教會換?讓他們來準備?」祈冷還沒開口,厄臨已經拿起清單緩慢地看著。

        「當然……能知道,光明教會那群雜種要提供什麼嗎?」

        「他們是抵制冥神殿最強力的元凶,所以付出的當然更多……他們支付的是,旋靈國。」

        「旋靈國?」

        「是的,整個旋靈國教區,從首都開始,將在一百年內逐漸轉換為冥神教的地盤,預計在半年內,首都的光明教會大教堂將改建完成,成為新的冥神殿。」代表震驚地看著厄臨,而他雙眼無神看不出任何線索。「只要黑暗同盟願意,冥神殿不介意去跟光明教會交涉,由他們支付這些鍊金材料與人力,但是,你們付得出來嗎?」

        這句話問的尷尬。既然是黑暗同盟,就是抵制光明教會的多個教會集合體,與光明教會一教獨佔三國比起來,黑暗同盟每個國家裡面絕對塞上好幾十個教派,彼此還會互相看不順眼,要他們騰出一個國度來,根本比登天還難,這樣做完,內鬥花的資源恐怕比真正付出的鍊金材料還要多。

        這麼大氣得賠款方法真的只有光明教會做得到。

        「可是……」怎樣也沒辦法付出這麼多鍊金材料,代表眼珠子一轉,想到了一招拖延的辦法。「要怎樣證明光明教會確實支付了這麼多,我不相信光明教會會放棄這麼大一個國家,這可是他們三分之二的地盤。」

        「他們沒辦法不支付。」祈冷接過話來。「冥神殿需要足夠的信仰,才能行駛冥神的神蹟,冥神的神蹟才能解決天變,信仰需要地盤才能生長,黑暗同盟提供不起這樣的地盤,只有光明教會做得到。」

        「但是……」

        「或者,黑暗同盟有辦法提供非人類的信仰空缺給冥神殿?」是啊,這世界很大,但人類是唯一沒有種族之神,唯一一個任何神進行任何信仰傳遞的種族,只有人類國度才能提供這種信仰之力,最適合冥神。

        誰叫冥神懶到沒有專屬種族,不然這種掌握死亡的神騙一兩個種族絕對手到擒來,看看光明神,除了自己擁有天使族之外,還掌握了雲之國度,人類國度說放手就放手,多豪邁阿。

        「你們決定如何?鍊金材料?」祈冷敲了敲桌子,喚醒陷入沉思的代表。

        「好吧,鍊金材料,但這內容可不可以調整一下?」

        「不行。」祈冷還沒開口,厄臨已經發話。「一個都不能動,那是用來阻止天變的道具材料,鍊金師也是同樣原因,你們可以派學徒來,一輩子只做這種道具。連續、就算連續十代也沒辦法解決天變,闇夜聖騎,這裡交給你,我先回去了。」在祈冷阻止以前,厄臨飛快的離開,祈冷只能暗中苦笑著。

        在場隸屬黑暗同盟的人都傻了,這會議……怎麼荒腔走板,變成現在這樣子?跟預計的差了十萬八千里就算了,神僕的出現、以前的黑歷史被揭出來,還有這堪稱天價的支出,更誇張的是光明教會竟然放棄了一個國度的信仰……

        「那,我們繼續開會吧,接下來來說說有關於金幣的事情,這應該就比較好談了吧?」祈冷淡定的說著,不懷好意的笑容讓代表打了個冷顫,馬上把注意力轉到最有威脅的祈冷身上。

        雖然闇夜聖者很重要,但是這個闇夜聖騎比闇夜聖者不好對付上百倍!闇夜聖者只會挑絕對不能妥協的地方開口,也就是跟闇夜聖者談可以直接看到底線,而眼前這個闇夜聖騎……會是場硬戰!

        確定走得夠遠,厄臨鬆了口氣。他並不是想偷懶,也不是有事情,而是很明顯地感覺到,他在場對祈冷是種壓力,而且他根本不會在正確且適當的時機開口,跟祈冷的默契又很差,這樣下去只會托後腿。

        「根本,不是我擅長的阿……」厄臨摸了摸頭,突然有點懷念莫舅舅,如果是他肯定沒問題的吧,回頭看了看已經看不到的祈冷,確認完畢沒有人敢跟上來追蹤,厄臨緩步回到家中。

        祈冷大約是在天快亮的時候才回到家,從昨天開始準備東西,又通宵沒睡,他幾乎是搖搖晃晃地撞門進屋,就看到厄臨的死板臉。

        「殿……少爺,怎麼沒去休息?」祈冷有些驚訝,這時候厄臨應該在睡覺才對,雖然是不得已,但讓正在長身體的主人熬夜已經讓祈冷想寫悔過書了,更何況通宵。

        "一晚不睡不會怎樣,我是劍士。"厄臨不熟練的補充說明,他從不需要這樣解釋自己的行為。

        「是。」祈冷的回答充滿了疲倦,感覺就是根據習慣與訓練做的回答,意識已經飄到無法捕捉的神秘世界了。「那就請少爺稍坐,我去準備早餐。」

        祈冷放下手上的衣服,就要趕去廚房準備早餐,厄臨連忙開口:「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