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XXI - XXI

Whichonemi≪依与她伙伴的记事本≫  - 发布于2017-06-07 6:11:48am

其他·同人


因为中五要考SPM的关系,学校把所有中五学生的放学时间延长到三点拿来授课。唉,还以为学校不是很注重学生成绩的说。小学毕业的时候姐姐说到她上班的学校读吧,有人照顾而且比较注重品行和课外活跃度所以妈妈就答应了。结果现在说要延长授课时间,挂羊头卖狗肉啊!

也不能这么说,听姐姐说是因为家教的人要求校长才会这么决定的。家教的人是看学生不爽吗?算了,我们只是学生,斗不过他们。而且重点不是这个,而是我们不知道应该怎么处理眼前的麻烦人物。

本来我和娜资会在这里与公孙她们一起等到姐姐下班的,但是公孙她们说有点闷所以就搭嘉盛的顺风车先过去事务所那里了。

之后就突然跑了一个人出来,大概是在旁边等很久了吧,公孙和嘉盛他们一走他就跑出来。

找我们的是班上新来的学生——吴非凡。说真的,这名字听起来就会觉得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出生的人,这种古董级别的名字到底是谁给的啊!虽然说曹孟德的名字是几千年前的但至少也有个理由啊!

算了,不纠结这个了。他来找我们的话是没什么大碍的,但是语气也应该好一点啊!

“喂,一个问题想那么久吗?我很赶时间的,快点。”他不耐烦地说。

明明才来一分钟而已!什么叫那么久!

这家伙出现以后连招呼都不打直接一句‘喂,那个什么推理社团的社长,我要进。’丢到我们这里,娜资一下就被吓愣了,不知道应该怎么反应才好。

“喂,想好了没啊?”

态度那么差,谁会要你啊!

“那,那个,要先填申请表格然后交给——”

“麻烦,你们帮我弄就好。”他无礼地打断娜资的话说道。

“喂,妳姐呢?”

哥哥不知为何出现在这里。他朝着我们的方向走过来,瞥了吴非凡一眼后看着我们又问了一次一样的问题。

“没看到我在和她们说话吗?找孩子的话——”

“闭嘴,我没问你问题。”哥哥狠狠地瞪着吴非凡说,“成年人说话轮不到幼稚的人插嘴。”

哥哥骂得好!

“你——”

“依,不是放学了吗?怎么她还没出来?”哥哥不理会吴非凡的顶撞说道。

“我们放学了不代表姐姐下班了啊。”我摊开手说,“她的工作也是很多的好吗,你又不让她休息。”

“什么我不让她休息,我劝过了的,妳别乱说。”他无奈地说。

确实,开学的时候哥哥就劝过姐姐了但是姐姐怎样都不答应,哥哥见状也只能妥协了。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大吵大闹?”里面的老师走出来问。

那个老师看了哥哥一眼,打了个招呼后看着我们问:“你们怎么还不回去?”

“我和她在等徐老师。”我指着娜资说。

“你呢?”老师听我们解释以后望向吴非凡问。

只见他支支吾吾的,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哥哥见状便调侃道:“哎呦,刚刚有人话说得挺大声的怎么现在就不出声了呢?”

“不好意思江先生,给你惹什么麻烦了吗?”

诶?认识的?他们俩怎么认识的?

“认识伴侣的同事很奇怪吗?”哥哥说完以后转向老师问,“千夏很忙吗?”

“今天有件事情需要她处理所以一整天都很忙,什么事情的话……”老师顾忌地看了吴非凡一眼,说:“.…..不方便说。”

“也是,工作的事情怎么能随便让外人知道。”哥哥抓了抓头问,“校长呢?”

怎么找着找着就要找校长了?

“哥,你想干嘛?”我不安地问。

我刚问完,随即感觉到两道讶异的眼神朝我看来。不用说,这是来自对我们一无所知的老师和吴非凡那里。

“用说的没办法,只好用些手段了。”哥哥不以为意地回答。

果然如此,哥哥想要瞒着姐姐向校长交涉。

“会被赶出去哦。”

“不试试看——”

“你有种就给我试看。”

姐姐的声音从后边不远处传来,略带一些怒气,在这样下去他们会吵架的吧。

“妳说的啊。”哥哥不理会姐姐的威胁,看向一旁的老师说:“带路。”

姐姐听哥哥说完,怒瞪了老师一眼。那位老师被夹在中间实在不好办事,这种心情我能理解的。

“要吵回去才吵。”娜资不知哪里来的勇气,突然拉着他们的手说道:“不会丢脸吗?”

“不会。”他们同时回应道。

这简短的两个字足以把娜资打入深渊。她放开两人的手后独自一人走到远处的椅子上坐着,大概是感到十分挫折吧。没办法,她的对象错了。如果是一般的夫妇的话或许会听取娜资的建议,但这次吵架的,是一对因为吵架才结婚的夫妇。这种方法有用才怪。

“柯依,他们是妳家人吧,不阻止他们吗?”老师担心地问道。

会这么问是正常的,娜资第一次遇见这种状况时也问了这种问题。但是‘阻止’这个方法在他们身上是不会奏效的。都到了恶言相向的程度了,大概只有拿出最终手段了吧。

“放心,没事的。”我挥挥手说,拿出在背包里的哨子准备吹哨。

老师一脸疑惑地看着我,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放心吧老师,待会会更加混乱的!

只见他们俩越说越难听,越吵越大声,最后忍不了了,姐姐提出用老方法解决问题,

果然如此,每次吵得那么凶的时候都是姐姐提出这个方案的。但在我的记忆中姐姐好像只赢了第一次,之后就没赢过了,所以这次大概也会输吧。

“奉陪到底。”哥哥这么说着,把外套的袖子卷了起来。

老师见状,以为他们两个要打起来便向前阻止。结果可想而知,是失败的。这么简单就成功了的话就不是江氏夫妇了。

“是妳说老师的工作不会很忙我才让妳来的,现在变成这个样子就不要怪我了。”哥哥做好准备后如此说道。

“我们早就说好的事你却想反悔,不是你的错难道是我的错吗?”姐姐不甘示弱地回嘴说。

这两个人真是……明明只是一件小事情,用了这样的修辞结果变成了一件非常严重的事情。还让旁人误会,这种情况我也不知道应该怎么解释,也只能让事情自然发展了。

结果就和之前一样,我拿起哨子使劲地吹了一下,说:“石头对剪刀,哥哥获胜。”

姐姐看到这样的结果,态度马上来了个一百八十度转变,低声下气地央求哥哥说:“别这样嘛,我在家里没事做,至少让我出来这里继续干活,还能挣点外快呢。不然孩子的——”

“闭嘴。”面对姐姐温情攻势的哥哥一点面子都不给,大声地说:“妳们两个,去把她的个人物品收拾干净然后搬上车。”

“诶,诶,不,不要这样。”姐姐慌张地说,“期中考的试题还没出来我不能休假。”

诶!现在准备期中考的试题会不会太早了些!

“那个,你们的家务事我不方便插手。但是……”老师顾忌地说,“……我们现在的确有点欠人手,而且有些事情还得让徐老师亲自处理。我也想让她回去休息但是目前的状况的确不允许。”

“看吧,就说现在学校很需要我,不管怎样我都不会休假的。”姐姐得意地说。

学校会不会忙我不知道,就今天早上突然开会一事来看的话确实是如此。而且开会的老师只有在我们班授课的,看来是我们这一班出了什么问题。

应该不可能吧。我们这一班同学都一起过了四年了,有问题的话在前些日子就会提出来了,怎么拖到现在呢。况且我们也蛮乖的……有时是会蛮吵的啦……有时是会违抗老师的命令啦……难道是因为这些事?

应该也不是。这种事情在前些年时不时就会发生。到最后有几次是因为我们反抗的理由实在是太过合理,老师无言以对所以只能退让。虽然是有几次因为太吵而全体罚站但是也没严重到需要特地开会来研讨吧?

这么说来就是因为某件事情介入我们班导致老师们需要开会商讨这件事。突然介入……啊,是那个态度差到极点的新生。难道他有什么见不得人的过去?

“是要和我争到底就是了对不对?”

怎么又吵起来了?不是已经解决了吗?

我回过神来,往周围一看发现校长也来了。手上领着公事包,大概是准备回家的时候路过的吧。

又在吵架,又在猜拳,结果也当然一样,又是哥哥获胜。我吹响哨子,宣布获胜者以后姐姐一如既往地放下身段向哥哥求情。

姐姐啊,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呢?

“再吵就直接辞职。”哥哥不留情面地说。

看来是姐姐尝试延后服役的时间结果又吵了起来,结果现在闹到了辞职的程度。

“唉,年轻人真的是太过冲动了。”我摊开双手,模仿大人的语气说道。

“小鬼,给我滚上车。”哥哥瞪着我说,“和校长谈好这件事以后我还看到妳在这里就准备睡楼梯。”

唉,哥哥以为恐吓这一招还有用吗?开什么玩笑,当然……是有用的。

我听从哥哥的话把娜资也一起拉上车。奇怪的是那个态度很差的新生似乎走了,走了也罢,不想再看到他。

******************************************************************************************************************************

“不了,待会有客户要来,妳载她们回去吧,小心一点。”

睡意浓厚的我无意间听到了这一句话。刚才大概是睡着了吧,在学校那里睡到现在吗?不会吧?

“有客人——”

“滚回去,妳们已经下班了。”

公孙她们都到时间回去了……原来才睡两个多小时而已,没事没事。但是哥哥一般来说是不会把人赶回去的,尤其是在这里工作的人。有客户的话通常都会要求加班的吧,有点奇怪哦。

过了不久哥哥就走到了附近的椅子坐着。

如果我现在起来的话大概也会被哥哥赶上楼吧,就这样继续装睡呗,动作不太大就不会被发现了的。

过了半响,我听见门把转动的声音。

“进来,里面没人。”哥哥说。

哥哥说完以后就响起了脚步声。脚步声越来越近,到了附近大概一米处才停下来。大概是因为我被那个人指着的关系,哥哥解释说:“没事,她在睡觉,不会听到的。”

哥哥也看不穿,这招行得通。就这样继续偷听吧!

“真亏你找得到我。”一把陌生的声音如此说道。

说是陌生,但总觉得有点熟悉,好像是之前见过一样。声音听起来像是男人的,或者是声线超级低的女人。后者的机会非常的低所以就先锁定对方是男的。

“线索那么多,找不到的话就丢脸了。”

这么说的话就代表哥哥也认识。而且是哥哥特地去找的,会让哥哥自发去找的肯定不会是什么简单人物。

“那种细节就不用告诉我了,找我有什么事?”

“你突然失踪以后我们找你可找得辛苦了。”

突然失踪以后找得很辛苦?那么肯定是熟人,而且是我们大家都认识的熟人。

“报章不是说死了吗?怎么——”

“你真的以为假死可以应付得了我们?说真的,只要认真点看就能看出疑点。”

“果然是我一手提拔的。”

“是啊,如果被自己一手提拔的人逮捕的话又会怎样呢?社长。”

社长?难道是哥哥他们之前隶属的侦探社社长?那个脸上没有丝毫表情的大叔?但是为什么要逮捕他?

“什么意思?”

“二十面相,博物馆,动机不明。”哥哥停了一会后继续说:“各种各样异常古老的潜入方式,能让我想到的也只有一个人而已。”

“仅凭这些——”

“仅凭这些是不够的,这点我知道。所以我就再思考了一下,我也想要推翻这个想法但是很遗憾的,我更加确信那个人就是你了。社长,不对,现在应该称呼你为‘二十面相’。”

诶?那个社长是二十面相?哥哥你玩笑开得太过火了吧?会被告诽谤的哦,我们的事务所会名誉扫地的哦。

“为什么会觉得是我?”

“这个年代已经没有出版一百年前的书,上几个年代的动漫因为版权问题越闹越大的关系全数下架。能够知道‘二十面相’这号人物的人必须是看过小说的人。

“然后是在医学博物馆那一次的事。伪装成管理人的你因为没有想到警察会把这件事交到私家侦探手上所以花了一点时间增强自己的伪装。更加惊人的,是接到那个案子的是我们。惊讶的表情我看得一清二楚,只是没有想到会是因为这种事情惊讶。我会得知那是假的,也只是因为隔天早上和对方通话的时候被告知的。不然我也不会知道那是冒充的。

“再来就是那天晚上的事。伪装成我的样子跑到监控室那里企图对孩子们不利,程度好到依需要用我说话的语气来分辨。那就代表伪装的人知道我的惯用手是什么。认识我的人不多,知道我的惯用手的人更少。我平时都没在客户面前用手写字,有机会看到我写字的只有在大学时期的人。排除掉所有女性和已经死去的人后就只剩下你。

“当然,只靠这些是不够的。从千夏那里得知大学时期的社团是什么时间成立以后我拜托远在加拿大的露妮尝试骇进本地所有银行的资料库看看那个时间点前后几年有没有比较可疑的资金流动。花了好几天求千夏帮忙说服她查出来,查过以后得知,那个名字是你的。

“这也不足以定你罪,所以就花了一点时间查一查旧新闻。‘无名大盗连盗名画’这八字标题蛮适合你的,不是吗?你可以否认但银行户口的金钱流动否认不了。再次麻烦她查了几次,几经转折以后查出一部分的画到底在哪里。然后顺藤摸瓜地查着银行户口查到你身上,也解释了为什么你有那么多资金撑起那收入不多的事务所了。

“一开始只是怀疑而已,之后的证据就让我确信了。不过你的动机和目的是什么我就无从得知了,有兴趣告诉我们吗?”

哥哥把长篇大论的推理说了出来,现场陷入了一片沉寂。

说真的,要我相信那个脸瘫大叔是犯人还是有点难。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因为他是之前的那个社长吧。从一个有份帮忙打击罪犯的人变成一个犯罪者,有点不可思议。最令人想不到的是他在开侦探社以前也是犯罪者,虽然没有直接证据证明这件事但从哥哥那里听到的间接证据就已经足够让人相信了。

只听见那位大叔浅笑几声然后说:“还是一样特别依赖其他人呢,这样很不健康。”

“没办法,不靠她的话就只能跑遍马来西亚的银行,一间一间问。我没那个时间。”

“确实,你也只能这么做。听说你之前还想拉拢她加入的是不是?”

“是千夏要这么做,但听说露妮要去加拿大后就打消了这个念头。毕竟是人才一个,就这么放弃的话就太可惜了。”

“是啊。”

说完以后,他们就一声不哼的,不知道在干嘛。

“虽然还是有点粗略,也比较碰运气,但就和我说的一样,运气也是实力的一环。”那个大叔突然开口说道,“以后不要再碰运气了,很容易出错的。”

“已经很久没这么做了。”哥哥沉默了一会,说:“要走就趁现在,千夏回来以后就没得走了。”

“是啊,不打算抓人吗?”

“现在暂时放过你,我们今天是以好友的身份见面。下一次的话也希望如此。”

啊,丢狠话了呢。

哥哥话刚说完,就听到脚步声慢慢地离去。听见关门声后哥哥随即说:“起来,帮忙收拾。”

嗯,哥哥忘记了我‘睡着’了吧。

“别偷懒,给我起来。”

事不过三,再装一下吧。

“再装啊,我知道了的。”

我轻叹一口气,坐直身子说:“明明就很完美。”

“是啊,直到妳身体抖了一下。一开始以为妳发冷但是之后每说到关键地方就抖一下,谁都会发现的吧?”

原来我会这样吗,下次必须改善才行。

“别打坏主意了,边收拾边解释。还有,不要告诉妳姐这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