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辉启城之录 - 电车之上

夏血瞑≪神眷术士录≫  - 发布于2017-06-07 5:01:59pm

奇幻·玄幻


辉启城,九大古老城镇之首,全大陆的首都,同时也是术士管理总协会、武者总部、国际学府管理处和总审判所的据地,而这里也是出产众多荣誉术士或是单纯满阶级术士的城镇。

原本谭楚唯是不想要来这里的,但是所有的荣誉术士都收到召集令,因此他只好带着司湫语回到辉启城。只不过,司湫语的状况时而好,时而不好,让他有些头疼。

就像现在,电车上,司湫语又变成了那位据说是神族第一殿下——弒溡斔的状态,而且还活像个好奇宝宝般不断看看这边,看看那边,根本就是第一次搭乘电车的模样。

坐在他对面的谭楚唯心里面其实很清楚这位殿下会如此好奇,面带兴奋意思是因为根本没有接触过这种高科技。

谭楚唯忽然觉得,其实弒溡斔挺可爱的,有时候顶着司湫语的那张脸孔摆出那仿佛不食人间烟火的模样,感觉挺新鲜的。

“呃咳,请你冷静点。”

“我给你带来麻烦了吗?”闻言的弒溡斔立马看过来,还眨着一双眼,带给人的感觉特别无辜又天真无邪的样子。

心里“喀噔”一下,谭楚唯发现自己竟然会对这样的司湫语心动!

……不对不对!这家伙不是司湫语,而是弒溡斔!!

“虽然不是麻烦,但会让我感到十分困扰。”

见谭楚唯真的一脸困扰的模样,弒溡斔倒也安分下来,乖乖坐在座位上,看着窗外的景色,同时也在感叹电车的速度还算是挺快的,然后他又想到了此次目的地是辉启城,心里五味杂陈。

没有注意到弒溡斔的心情,更不可能从那那种表情上看出他的心情的谭楚唯见他真的安分下来了,不由松了一口气。于是,他一边监视弒溡斔,一边浏览手中的一些资料。但过没多久,他就从空气中感受到了某种邪恶的气息,当下皱起了眉头环顾四周。

发现谭楚唯突然露出这种严肃的表情,弒溡斔难得的正经起来。

“怎么了吗?”他困惑地问道,同时也放开自己的感官,然后就感觉到了那邪恶的气息。

“该死,又是黑暗教廷!”谭楚唯很快的就分辨出这种气息,心里却带着满满的不安。

黑暗教廷的人忽然在电车上光明正大释放出自身的邪恶气息究竟有何意图?是想要引出术士,趁此机会干掉任何前往辉启城的术士吗?若真是如此,那么这个“荣誉召集令”就真的是有问题了,毕竟“荣誉召集令”只有术士管理总协会长、辉启城的城主、全大陆统治者,以及某位特殊的术士以外,就没有其他人可以召开这个召集令。

让弒溡斔乖乖待在这里好好顾着司湫语的身体后,谭楚唯很快的就消失在弒溡斔的视野里。

被留下的弒溡斔沉默了好一会儿,最后却是发出叹息声,缓缓闭上双目。

——暂时,还是让你保持自我吧。

——你我意识融合之日,尚未到来。

——这个世界,就暂时让你帮忙守护咯。

紧接着,弒溡斔的意识消失,司湫语就这样重获身体的主控权。他也发现到,弒溡斔是真的完全把自己的意识给封锁起来,可能暂时都不会用自己的身体。

虽说方才身体是被弒溡斔控制了,但他还是知道具体上电车里发生得事情,想也不想就追上谭楚唯,为的就是帮忙。

再怎么说都好,他好歹也是个荣誉术士呢,而且称号“神眷”,总不能对不起自己的称号,对不起自己的家族。

说是追上去,无奈他找不着人。

既然找不到人,那么就帮忙找出那个释放邪恶气息的黑暗教廷成员。

胆敢释放自身气息,说不定这个黑暗教廷成员很强、难以对付。不过,为了电车上人们的安危,为了辉启城的安全,司湫语是必须逮住对方。当然,最主要的是逼问出混在电车里的真正目的。

不知为何,司湫语就是觉得很不安,有种不祥的预感。

“少年,你怎么一直走来走去的?找人吗?”

看起来心慈面软的亲切老爷爷关心地问道,身上频频散发出和蔼的气息,亲和力也很高。

司湫语忍不住停下脚步,看着这位老爷爷。

“对不起打扰你了,我是在找一个可能会危害电车的人。”司湫语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居然会在一个老爷爷面前,吐出真话。

真是奇怪……

和蔼地笑了笑,老爷爷轻轻地招了招手,让司湫语过来。毫无防备之心的司湫语直觉上认为老爷爷是无害的,于是就凑过去,老爷爷冷不防地就把手放在他脑袋上,很温柔地抚摸起来。

这就是传说中的摸头吗……?

“辛苦你了哟。”

“不、不辛苦。”

司湫语脸红了起来,眼眶也红红的,很感动。他没想到说老爷爷的一句话,竟然能够让他如此高兴,如此感动到几乎说不出话来。最主要的是,那个“摸头”行为,真的令人感到很温暖,很想哭。

之后司湫语就这样红着眼眶继续在一节节的车厢搜索黑暗教廷的踪影,然而却总是莫名走回到这一节车厢——他和谭楚唯以及老爷爷所在的车厢。

“咦?少年你怎么又回来了呢?”老爷爷似乎也很惊讶。

“奇怪……我明明是顺着气息去找的啊?”司湫语一脸茫然。

“少年你要加油哟!”老爷爷倒是继续鼓励他。

司湫语腼腆一笑,旋即脑海闪过一丝什么,表情忽然变得有些严肃,同时也挡在老爷爷面前,脸上慢慢地露出冷笑。

难怪他会下意识地走回来。

直觉这种东西,果然可信度很高。

“让我来猜猜~~嗯……执事级别的?”

冷不防冒出的一句话,仿佛就是在对这一节车厢的所有乘客说话。司湫语已经张开了银色屏障,但他刻意把屏障弄成了透明状态,所以对方绝对看不出他已经留了一手。

伴随着司湫语的话音方落,某个笑声便随之响起。

年纪大约二十五左右的男子缓缓地从座位上站起来,似笑非笑的模样很欠揍,然而偏偏生得如此貌比潘安,俊美得让人舍不得毁了那张脸。

司湫语一眼就认出这名男子的身份,因为恰好他也掌握到一部分黑暗教廷的成员特征和级别,名字则有些是真名,有些不过是单纯的称号。

眼前这个男子,是黑暗教廷的成员没错,而且级别不低。单凭那张脸孔,司湫语就已经知晓这名男子大致上实力到了什么地步。

此男子正是黑暗教廷的潘安执事,“潘安”是称号,真名不详。

无需继续谈话,司湫语于是出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