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卷三:冒險者公會 - 4-3 不詳的旋律

哈爾米≪誰說短命不能當劍士≫  - 发布于2017-06-07 6:05:57pm

奇幻·玄幻


天齊之羽第10代會長——艾瑪·希爾。

三十年前,當時只有十六歲的九代會長之女,年紀輕輕便已成為人人稱羨的傳說級冒險者,實力自然毋庸置疑,據說外界還賦予她【鬼神艾瑪】的稱號。

艾瑪雖長得如花似玉、沉魚落雁,但總是不修邊幅、邋邋遢遢,除了戰鬥以外對其他事物一概毫無興趣,平常一副大叔行徑,遇上不暢快的事連開口理論都嫌麻煩,直接開打省事。

在一次S級任務中,艾瑪無意間發現受了重傷且奄奄一息的初生特瑞恩,二話不說將它帶回公會治療,並難得地給予無微不至的照顧,讓眾人嘖嘖稱奇。據當年的公會成員(目前已退役)說,那是大家初次見到如此溫柔的艾瑪。如果有世界末日的話,那幅畫面絕對就是當時細心照料特瑞恩的艾瑪。後來說出這話的人,有很長的一段時間都躺在加護病房中。

特瑞恩恢復生機後馬上就和公會成員打成一片,時日一久,大家自然而然視它為天齊之羽的一份子。

樹人可哼唱控制魔物情緒的技能,是眾所周知也是與生俱來的寶貴技能。但發動此技能的成功率並不是百分百,遇上高級魔物甚至有可能完全無效,可艾瑪卻發現經過訓練的特瑞恩可以百分百控制所有魔物。

下至E級上至S級,只要是魔物,無一逃過特瑞恩的魔法旋律。於是,招募新成員的選拔考試,便增加魔物戰這一環,此舉為冒險者公會寫下新的歷史,轟動了全大陸。此後,其他大型公會紛紛效法,在招募考試中增添魔物戰一環,一來可過濾掉弱小的冒險者,二來也不讓天齊之羽獨占鰲頭。說實在的,這不過是公會之間莫名其妙的虛榮之爭而已。

過去,特瑞恩只有兩次巨大化的經驗。一次是艾瑪不小心施肥施到睡著了,手中三個月份量的肥料全部倒在特瑞恩的土壤中。吸取過量養分的特瑞恩巨大化至兩米高並毀了公會的後庭院,受罰的自然是當時還未接任會長一職的艾瑪。

第二次則是艾瑪與三位夥伴帶著特瑞恩到野外收服魔物,以應付即將到來的第三十八屆招募選拔賽(順帶一提,目前是第五十八屆)。過程中遇上SS級大型魔物——血炎龍,艾瑪與夥伴不敵,眼看血炎龍即將射出口中的烈焰吐息時,特瑞恩忽然巨大化並哼唱魔曲,成功馴服該魔物。

***

「大致上就是這樣,所以我們視特瑞恩為家族一份子,別隨便說要把它殺掉之類的話.」凱瑟琳一口氣說完特瑞恩的故事,臉色略顯疲憊。

在大劍男身旁的綠小孩雙手叉腰,不屑道:「現在一心是問怎麼解決巨大化的小恩,妳花了那麼長時間講述它的由來是要幹嘛?」

「我就是愛說,你管我!」凱瑟琳吐舌還擊。

兩人又開始吵了起來。公會其他人似乎早就適應這類狀況,就連三名考生也一樣,直接無視在我們身後開始扭打成一團的貓與小孩。

大劍男走到愁眉苦臉的黃髮男身邊,低聲說:「據說樹人巨大化後會隨著時間流失養分,最後恢復原狀。要不我們就讓它……」

「不。」

大劍男話還未說完便遭到黃髮男冷冰冰的拒絕。

「樹人巨大化的大小與流失養分的時間成正比,現在的特瑞恩……」黃髮男抬起頭看向突破天際的特瑞恩,嘆了口氣:「至少也要一星期左右才可能恢復原狀吧。這事攸關公會名譽問題,加上天魅之魎那群混蛋最近的虎視眈眈……不行,選拔賽不能中止,最遲明天必須如常舉行。」

眾人再次陷入沉默,除了我們身後互相追著打的兩人。

「那個……」

黃髮男和大劍男同時看向彷彿小學生舉起手請求說話的吉爾。

「理論上來說,樹人頭上有一根稱為養分管的條狀物,只要破壞掉養分管便可強制使它恢復原本的大小……」吉爾對上黃髮男如鷹般的銳利眼神,說話的聲量不自覺越變越小。

「可是我沒看過你說的養分管,妳看過嗎?」大劍男別過頭去問冷艷的雪繪。

「沒。」

「因為……」吉爾戰戰兢兢地說:「養分管只有在樹人巨大化後才會顯現出來,正常大小的情況下,肉眼幾乎沒辦法看見。」

「你叫什麼名字?」黃髮男問。

吉爾先是呆愣了一下,隨即回應:「吉爾,特拉法拉加·吉爾。」

黃髮男微微睜開彷彿可看穿人心的金色雙眸,接著低頭喃喃道:「了解植物型魔物……特拉法拉加……難道……」他猛然抬起視線對上吉爾的眼睛,「你是德魯伊一族嗎?」

吉爾的肩膀明顯地抖了一下,臉上表情恢復成平常想要掩飾身為德魯伊、卑微的自己,不情願地點了點頭。

「抬起你的頭。德魯伊是個非常優秀的種族,你該為自己感到驕傲。」黃髮男的語氣中有些許責備的成分。

大劍男用他那結實的二頭肌夾著吉爾的肩膀,大力搖晃:「對啊,我們公會也有個超強的德魯伊呢!啊……你該不會是擔心我們歧視德魯伊?別怕啦!公會的首要守則是——」

「公會守則等他通過選拔自然便會知道。」黃髮男打斷大劍男的話,並用嚴肅的眼神慎重地問吉爾:「破壞養分管會危及特瑞恩的生命嗎?」

吉爾從大劍男的搖晃中掙脫而出,滿臉痛苦答道:「雖然會讓它元氣大傷,但絕對不會危及生命,只要休養幾天就好。可問題是……」

吉爾幾乎仰成九十度抬起頭,眾人隨著他的視線望向穿過朵朵雲層的特瑞恩。

「嗯,小恩目測超過二十米,確實沒辦法輕易爬到它頭上破壞養分管。」大劍男來回撫著有些鬍渣的下巴說道。

「凱瑟琳、英明,有辦法爬上去嗎?」

聽見黃髮男的呼喚,正亮出貓爪的凱瑟琳和拿出精緻木杖的綠色男孩戛然停下動作,紛紛小跑步來到黃髮男身邊。

從成員們的互動來看,我相信黃髮男應該是公會裡數一數二的領導者人物。先不論其他人看似非常服從他的命令這一點,單就外表看來,黃髮男舉手投足間無不散發出領袖的英氣,以及一股實力深厚的氛圍。

凱瑟琳往特瑞恩靠近,仔細觀察了一番,接著搖搖頭:「應該沒辦法喔一心。小恩的樹皮現在和鋼片一樣平滑,沒有立足點或支撐點讓我們爬上去。」

「我的青魔法裡也沒有騰雲駕霧的招式。」綠色男孩同樣表示沒辦法。

「雪繪。」

「是。」一直默不作聲的冷艷美女以沒有感情起伏的聲音回應。

「回到公會試著聯絡吉特,我曾見過他變身成貓頭鷹的魔法。要是聯絡得上,請他盡快趕過來。」

吉爾的身體顫抖得非常厲害,表情異常緊繃……怎麼了嗎?緊張?

「是。」冷艷美女依然惜字如金,回答只有那麼一個字。

當雪繪猶如化作一道風從我們面前消失時,我才發現觀眾席上已經空無一人了。

——難怪從剛才開始便沒再聽見人群吵雜聲。

凱瑟琳似乎看見我的疑問,噠噠噠來到我身旁,雙手疊在身後,笑著說:「剛才我們先疏散人群再趕過來,所以才會遲了一些,不過也因此讓我見識到你的強大。那一記強力的劍風真的好帥。」

她笑的時候臉頰兩旁浮現淺淺的酒窩,頭上的貓耳抖動了一下,樣子非常地……可愛。

一個偶然的動作使我臉紅心跳加速,愣在原地不知所措,看得入迷。

「嚕嚕嚕……嚕嚕嚕……嚕嚕……」

所有人猛地往同一方向看去,靜止不動一段時間的特瑞恩突然再次哼起旋律。雖然非常悅耳,但我的直覺這不是一件好事。

「這旋律沒聽過啊……」凱瑟琳的眉毛形成擔心的弧度,雙手同時化成鋒利的貓爪,進入戰斗狀態。

「剩餘的魔物撤離了沒?」

「已經讓雷斯利他們運送回公會了。目前競技場內除了我們,沒有其他生物。」綠色小孩答道。

突然,大地再次激烈搖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