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辉启城之录 - 什么关系

夏血瞑≪神眷术士录≫  - 发布于2017-06-08 11:12:38am

奇幻·玄幻


映入眼帘的是乱七八糟的车厢,座位几乎被破坏得很严重,行李什么的都被轰炸到体无完肤,地面上还有奇怪的焦黑痕迹,唯一安然无恙的就只有左边倒数第四个座位。除此之外,还有一群差不多就是这个车厢里的乘客都被捆绑在一边,各个嘴里被塞了一块破布。

毫无损坏的座位上,司湫语和老爷爷玩起了扑克牌,旁若无人的模样还真有点气人,但看在司湫语那笑得很开心的份上,谭楚唯实在懒惰说什么。

而且看看这车厢的情况,谭楚唯大致上可以猜到把自己关起来,然后意图袭击这趟电车的黑暗教廷成员已经尽数被捆绑在那边。

“哟,潘安执事。”艾玛莉亚这时倒是出声了,同时也把方才的愕然给收起来。

要不是艾玛莉亚忽然提到这名字,谭楚唯还真没发现到那群被捆绑起来的人当中,还真有个他们名单上必须逮捕的人物。

原本这种时刻应该好好问一下黑暗教廷的人混在电车里究竟有何贵干,不过谭楚唯决定先问问司湫语这车厢到底发生过什么事情之类的,还有这个老爷爷又是何方神圣。

“小语,你能解释的吧?”谭楚唯指了指那群被绑起来的黑暗教廷成员,再指了指这个被破坏得很厉害的车厢。

一看到谭楚唯问了这问题,司湫语有点不好意思地低着头,还瞅瞅那位老爷爷。

司湫语是真的不好意思解释这情况,毕竟那群被绑起来还有嘴巴被塞住的事情都不是他干的,他唯一做的事情就是用“时殗冰蚀”把他们给打趴。谁知道老爷爷深藏不露,都不知从哪里抓出一条看似不凡的绳索便把这么多人给绑在一块儿扔在一边,顺道塞了快破布封喉。

注意到司湫语瞅着老爷爷,谭楚唯便顺着视线看过去,老爷爷正好抬眸,二人也就对上了彼此的视线。

下一刻,谭楚唯嘴角抽搐。

“谭老师?”司湫语不解地看着谭楚唯,不太明白为何他表情如此怪异。

另一边,艾玛莉亚欲言又止。她想告诉谭楚唯那个老爷爷就是自己遇见的那位圣月审判所的最高审判员,但是谭楚唯的表情突然间变得这么奇怪,让她实在说不出口。

颤巍巍地指着老爷爷的谭楚唯整个人显然有些激动,而老爷爷丝毫不在意谭楚唯如此无礼地指着自己,还笑了起来。

“我说啊楚唯,你还太嫩了呢,看到我就这副模样,是想让你的养子看笑话么?”老爷爷说话的语气简直就像是认识谭楚唯。

司湫语和艾玛莉亚都困惑不已,完全搞不懂到底谭楚唯跟老爷爷之间是什么关系。

勉强地定下神来,谭楚唯用力地瞪着老爷爷,总之就是不礼貌地瞪人。

“老、爷、子、您、为、何、在、此、啊?”

一字一句,像是在努力忍耐什么的谭楚唯很显然不太想要见到老爷爷,但现在不想见都见到了,他也只能乖乖地使用敬语并好好询问来意。

此时,艾玛莉亚也赶紧走过来,连忙替老爷爷解释。

“唯,他就是我说的那个收到跟我一样召集令的圣月审判所最高审判员,侍奉……”话还没说完,艾玛莉亚就被抢白。

“侍奉神明,主持祭祀,拥有神圣净化邪物之力的古老世家,盛家现任家主,盛、卿、源、大、人。”谭楚唯有些咬牙切齿地念出老爷爷的名字。

面露惊诧之色的艾玛莉亚愕然地看着谭楚唯,有点不太明白为何谭楚唯如此不喜欢老爷爷——盛卿源,甚至还故意在一些字句上加重语气。

司湫语倒是呆滞住,全然不明白到底现在这是什么情况。

看看盛卿源还有谭楚唯之间的互动,司湫语就觉得这两个人其实有点相似,就长相而言非常相似。

“哎哟,别害羞嘛楚唯,你称呼我为父亲大人或是爸爸哦?还是说,爸比?虽然你不打算认祖归宗,但是你不一定要跟别人一样称呼我大人呐。”老爷爷摇摇头,叹息连连。

然而此话一出,司湫语和艾玛莉亚都石化了。

父亲大人?爸爸?爸比?!

谭楚唯嘴角抽搐不止,就连眼角微微抽搐。

为什么这个人总是说不听?而且,还当着其他人的面都说了什么鬼啊!光明正大地要他叫他“父亲”之类的?这根本就是在暴露他的身世不是吗!

“盛卿源大人,我可不觉得我们之间有何关系。”

“嗳,别这样楚唯,你好歹也是我的孩子,不是吗?血缘关系骗不了人,你也骗不了你自己。”

“够了!!我只有母亲,只有妈妈,没有你这个混账父亲!!!”

谭楚唯直接从车厢里跑出去跑去另一节车厢,被留下来的三人一阵错愕,愣是没反应过来。

盛卿源叹息地坐回原位,脸上满是苦涩的笑。他扶着脸,再也说不出话来,同时也在为自己的失败而沮丧。

站在一边的艾玛莉亚已经很冷静了,但她犹豫着自己是否该离开这里去找谭楚唯。又或者……她什么都不该做?

“不好意思,这位小姐……呃,请问你是术士对吧?”司湫语这时打破了这不太好的气氛,有些紧张地询问艾玛莉亚。

好奇地看向司湫语的艾玛莉亚很快的就被司湫语的那头银发银眸给吸引住,尤其那张清秀的脸孔让人百看不厌,整个人散发着一种干净的气质。

“是的,我是术士,名叫艾玛莉亚。”

“那么请艾玛莉亚小姐你先帮我照顾老爷爷好吗?我得去把谭老师找回来。”

仿佛闪闪发亮的银眸,让艾玛莉亚的心脏漏了一拍。她少有的心动起来,连拒绝都不想拒绝,深怕眼前的少年被自己拒绝后会露出难过的表情。

“没问题。”她还是答应了,毕竟她是真的不舍得看到司湫语难过的样子。

一见艾玛莉亚真的答应了,司湫语毫不吝啬的给了她还有盛卿源一个灿烂的笑容,看得他们都呆了一下,就连盛卿源都暂时忘了谭楚唯的事情。接着司湫语就从他们的视野里消失,赶着去把谭楚唯给找回来。

目送司湫语离去之后,艾玛莉亚想了想,最后还是决定坐在盛卿源对面,顺便扔了个传送阵还有留言,把被逮捕的潘安执事与其收下传送到靠近辉启城的另一个城镇的分协会处理。

这时,盛卿源悠悠地开口告诉艾玛莉亚方才的少年是何人,而艾玛莉亚当场露出了惊悚表情的事情,司湫语只好错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