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辉启城之录 - 父子心结

夏血瞑≪神眷术士录≫  - 发布于2017-06-08 11:13:35am

奇幻·玄幻


司湫语是在下一节车厢找到窝在最角落处的谭楚唯。

看到这样闹脾气的谭楚唯,司湫语感到有些新鲜。他很少看到谭楚唯这个样子,但果然他最想要知道的是谭楚唯跟盛卿源之间的真正关系。

方才的话语,司湫语不可能听不懂,他又不是白痴。再说了,都说得这么明白了,估计三岁小孩都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了吧。

并没有打算用强硬的手段把人给拖回去的司湫语静静地坐在谭楚唯对面,淡定自若地盯着面孔朝向窗口的谭楚唯。但他越看就越不淡定了,因为谭楚唯明明就四十几岁的人却看起来跟二十几岁没啥分别。

当然,司湫语不可能拿谭楚唯跟宣清凛来做比较,柯水竹也不可能,因为那两个人比较特殊,而谭楚唯跟那两个人不一样,是个绝对正常的人……除了那张该死的娃娃脸。

最后司湫语还是叹息了起来,努力让自己淡定下来。

“谭老师,我是你的养子,对吧?”司湫语很认真地问道。

一听到这句话,谭楚唯怎会没有反应?好歹他可是他的养父,一直都很小心翼翼地照顾并保护这个可怜的孩子,他当然会听司湫语的话。

“你当然是我的养子啊!”谭楚唯有些紧张。

“那你也知道我无父无母是个孤儿,一直渴望有父母在身边的那种感觉。我啊,其实很羡慕有父母在身边的人哦,不管是父亲的父亲还是母亲的母亲,又或者是孩子的父亲,孩子的母亲,还是兄弟姐妹,或者是表亲也好,那终归也是一种‘亲人’。明明就是有亲人在身边的话,就应该好好珍惜,好好爱护,至少还可以吵吵架之类的,总好过亲人全都不在世上,不是吗?”

司湫语很少表露自己渴望亲情。要不是今日盛卿源的出现,还有那一番话,他还真不晓得原来谭楚唯也有亲人,更不晓得谭楚唯那么排斥自己的父亲。毕竟本身没有任何亲人还在,司湫语自然是不希望看到谭楚唯不认自己的亲生父亲。

要好好的把这些话听进去的谭楚唯在心里挣扎了许久。

是,他明白司湫语想要告诉自己什么,但是他一想起病逝的母亲,他就无法原谅抛弃母亲和自己的那个可恨父亲。终归就底,他也不过是个私生子,根本就没有资格认祖归宗什么的。

哪怕他偏偏继承了盛家的能力,却也不想要到盛家,更加不想被冠上“盛”这个姓氏。

从母亲病逝,被盛家的人欺凌的那天起,他就发誓绝对不会回到盛家,更不会认盛卿源这个父亲。

“谭老师……或许,家家有本难念的经,我没什么资格劝你,但……至少跟老爷爷好好的谈一次,让他老人家百年归老之时,不带遗憾地离开,不也挺好的吗?或许,你会认为你的母亲病逝前都没有见到老爷爷,可能会带着怨恨或遗憾离开人世间,但也有可能……你母亲根本就不怪老爷爷,不怪你的父亲。”

看出谭楚唯的正在纠结,司湫语继续说道,但他也只能慢慢地说,让谭楚唯可以自己想清楚。这种事情,外人是帮不上忙的,就算是他这个样子,也不过是个外人,不太能帮上忙。

听到这里,谭楚唯也逐渐的冷静下来。他沉默着,认真地思考司湫语话中的道理。

打从有记忆以来,他鲜少看到母亲的笑容,偶尔母亲外出回来会面带笑容,还会带一些好吃的好穿的回来哄自己。有时候,跟着母亲外出时,会看到父亲,但是父亲总是跟另一个女人和孩子在一块儿,母亲却什么都没说,脸上的表情依然柔和。

那个时候父亲看到外出的母亲和自己时,到底露出了什么表情,年纪尚幼的他,已经不太记得了,也不记得那个女人还有那个孩子的事情。

仔细一想……自从母亲病逝、成为荣誉术士、成为执行长,他都没有好好地跟父亲谈谈,也不给父亲一个机会。

其实那是一种自我逃避吧……

“小语,你真的很会劝人。”谭楚唯还是想通了,泪水都落下来,眼眶都红红的。

“那是开导。嘛,也算是在劝呗~”司湫语很可爱地笑了笑。

于是谭楚唯和司湫语回到原本的车厢,司湫语和艾玛莉亚识趣地让开,把这对父子留在这里好好谈谈。至于内容嘛,无所谓,反正他们是外人,听了也没用。

走出这节车厢,在另一节车厢坐在一块儿,司湫语和艾玛莉亚面对面却无话可说。

司湫语是有点疲倦所以不太想进行聊天活动,艾玛莉亚则是不太认识司湫语故此找不到适合话题聊。

而且,司湫语的身份她也是方才才知晓啊!!

“呃……那个……”结果她还是打破沉默。

“嗯?有事吗?”司湫语虽然疲累,却还是保持原有的风度。

好歹他前面坐着一名美丽的女性。

对待女性,就必须温柔体贴,要很有绅士风度才行。

“你真的只有十七岁?”

“噗哈……这问题很有趣耶?我看起来不像十七岁吗?”

“啊,不不,毕竟唯的那个长相,还有宣清凛和柯水竹都那个样子,我实在无法判断一个人的正确年龄。”

艾玛莉亚说的是真的,毕竟娃娃脸见得多(其中两个不正常),所以没有自信一口咬定这就是其年龄的她才会那么的不要意思问出这种奇怪的问题。

丝毫不介意的司湫语倒也不觉得什么,所以他就乖乖地回答,“放心,我真的是十七岁。”

“很年轻的荣誉术士呢,称号‘神眷’对吧?”

“是老爷爷跟你提起我的吗?”

“嗯,他说你是神眷术士。不过,你真的很年轻。这么年轻就成了荣誉术士,就代表你是个天才。”

闻言,司湫语轻声一笑。他也知道自己在这种年龄就满阶级已经是很不对劲的事情了,但无奈他也没得选择,毕竟这也不算是他的错还是什么的。

后来他们俩也就随意聊了几句,算算时间差不多了就回去,谭楚唯和盛卿源也解开了多年的心结,能够稍微的和平相处。只是盛卿源偶尔会说想让谭楚唯认祖归宗,但不会强迫他,也没说认祖归宗后必须换姓。

于是他们四人一起乘着这趟电车,继续朝着辉启城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