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辉启城之录 - 女帝陛下

夏血瞑≪神眷术士录≫  - 发布于2017-06-10 10:16:25am

奇幻·玄幻


庞大先进的城镇有很多形形色色的人们与妖魔,基本上那些妖魔都是无害且具有智慧理性,否则是不可能被允许逗留在辉启城。到处可见的术士、武者,与其他城镇相比完全不能比,或许只有圣月城有资格跟辉启城比较一番。

不算是第一次入城的四人利落地处理好入城手续后,第一时间便是前往辉启城最高的大厦——辉启总议楼,因为这里是负责开会用的高楼大厦,也就说某位城主是住在这里。

司湫语第一次进入辉启总议楼,对于里面华丽的装潢、精致的雕塑只能发出哗然的赞叹,却有某种过于奢华的错觉。他并没有说出自己的这份感觉,乖乖地尾随大家搭乘电梯上楼。

他们这是打算是最后一层楼。

召集令发出之后,所以收到召集令的术士、武者就必须立即赶到辉启城,然后就是来到辉启总议楼,上到最后一层楼,因为这一层只有收到召集令和负责发出召集令的负责人才能进去。

拥有结界保护的这层楼,是会对应其来者身上的召集令,开放给获得召集令者。

“意外的人数不多。”艾玛莉亚有些叹息地直接跨过结界走进去,随意找了个舒适的座位就坐下来享受茶点。

谭楚唯则是负责带着初来乍到的司湫语一起进去,然后就把司湫语放在一边去找人。

被留在一边的司湫语也就乖乖的,顺便扫视了一下这个场地,发现这里与楼下不同,意外的朴素,但有一个看着挺眼熟的雕塑伫立在正中央,下面好像还有石碑模样的物体,上面似乎刻了什么字。

在好奇心的催使下,司湫语便走过去,弯腰大致上看了一遍,意外发现那是古语,顺其自然的就翻译出一个大概……

“小语。”许久不曾听见的声音来自身后。

司湫语当下高兴得不得了,立刻站起来转过身保住对方,笑靥如花,整个人仿佛闪闪发亮的,大家几乎把视线放在他身上,眼神带着探究的意味。

早就知道司湫语会如此热情的宣清凛只是微微一笑,轻轻摸了摸那软软的头发,不经意地扫了其余还看着他们的人们各一眼,结果那群人都不敢再看过来,也不敢乱乱盯着司湫语看。

这时柯水竹也走了过来,看到司湫语的时候他好像愣了一下,很快的就收拾心情跟他握手。

“真是好久不见了,二位。是说,柯大哥你真的没事了吧?我一直很担心你耶!”

“放心,我没大碍了,就只是单纯地偶尔会觉得很累。”柯水竹就知道司湫语会很担心自己,所以他早就准备好一个答案给他。

见柯水竹都这么说了,司湫语也不好意思抱怨,三个人于是站在雕塑前自个儿聊起天来,直到谭楚唯带着周琴和端木蔚礼过来为止,他们都不知道到底在聊什么鬼。

先不说随便聊天聊到一半谭楚唯带了两个人过来,司湫语挺在意某个不知何时已经站在宣清凛身边大约五把短尺距离的年轻男子,尤其身上的穿着怎么会是清裝,头发长长的扎成好看的辫子。

“我觉得我们应该换个地方……”司湫语苦笑着说道。

然后宣清凛负责带头,把他们一并带出去,躲在没有人的地方进行谈话。

清装打扮的男子——寻忆并没有加入他们的话题,他就静静地站在一边,像是在帮忙把风,让人萌生一种此人深不可测的错觉。

“嗯……先声明,召集令不是发的哦~”宣清凛笑笑道,澄清一下自己的嫌疑,因为他知道他们绝对会怀疑自己。

闻言,谭楚唯倒是保持着半信半疑的心,不太相信宣清凛的解释。但这都不是重点,重点在于为什么他们要特地找个这么偏僻的角落聊天?虽说会议应该没这么快开始……

“凛,除了你之外,还有谁拥有这种权力可以发布所有的召集令?”周琴思考片刻,忽然问了这么一个问题。

“呵呵,我刚好也想告诉你们这件事呢。除了我之外,拥有发布所有召集令权力的也就只有全大陆的统治者,也就是人类的帝王……呃不对,应该说是女帝,因为咱们现在的统治者是女的。”

要不是宣清凛告知他们原来全大陆的统治者是女帝,而非帝王,他们还真不晓得女性也能成为帝王。

“所以就是那位女帝陛下发布了召集令?”司湫语恍然大悟般地问道。

耸耸肩,宣清凛并没有正面回答这个问题,毕竟他已经把话给说清楚了。

现在陆陆续续聚集在辉启总议楼的的基本上都是收到召集令前来的,而且收到的召集令不是“荣誉召集令”就是“血级警报召集令”,还有其他高等级的召集令。

“呜……我完全不想见到女帝啊……”端木蔚礼一副想要哭的模样,看起来还真的是不太愿意见到这位全大陆的统治者。

当然,实际上真正见过全大陆统治者的人少之又少,宣清凛和柯水竹是肯定见过的,毕竟他们身份特殊,再不就是术士管理总协会长乔治应该也见过女帝。至于端木蔚礼,他为什么会见过女帝,还真是一件奇事。

结果他们几个仿佛小团体般在那边闲聊,看得其他人都感到羡慕嫉妒恨,毕竟召集令可是紧急发布下来的,明明应该紧张的事情却被他们几个搞到看起来一点都不紧张。

“差不多人都快到齐了吧。”瞄了眼目前的场合,粗略计算了一下人数,宣清凛冷不防地冒出了这么一句。

“若月城的荣誉术士都没来耶?”端木蔚礼认得所有荣誉术士的脸孔,要不然他也不会这么说。

要不是端木蔚礼指出若月城的术士不在,司湫语还真没发现到自己的熟人没有过来。就他所指,第二临和第一惗是荣誉术士,按理说应该出席这种场合,毕竟召集令可是发布到全大陆。

“这次的召集令是不可能发布到若月城。别忘了,若月城差点遭到屠城,女帝即使发布召集令召集全大陆的术士武者都好,也不可能在这种时期去对一个元气大伤的若月城人民下达指令。”柯水竹代替宣清凛解开了他们的疑虑。

确实,若月城目前元气大伤,要是真的收到召集令,恐怕会觉得很痛苦。

就在他们一时间有点陷入悲伤之时,龙凤雕刻的大门缓缓地往外推开,一名优雅高贵,脸上带着薄纱遮住半张脸孔,只露出额头部分、碧绿狐媚眼与挺直秀气鼻子的女子身着绣有淡金花纹的翠绿罗裙从里面走出来,“哒、哒、哒”的高跟鞋声音,大家都听得见。

这就是全大陆的统治者——

女帝陛下,艾尔艾歌妮丝·沙·芸霓·沃尔兰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