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番外篇-少年时代 - 10 你是偷窥狂!

天馬≪饼干屑女孩≫  - 发布于2017-06-10 4:19:56pm

都市·爱情


李小三?谁是李小三?是哪位同学的新外号吗?

李瞳心里纳闷着,不由得转头看了看自己身后左右是不是还有别的同学? 没有啊,而且班上姓李的就只有她一个,他们该不会是在叫她吧?平时只有安承烨会叫她“李小瞳”,现在自己怎么又多了一个“李小三”的外号?

李瞳知道这一帮男生平时总是跟安承烨混在一块儿,也和安承烨一样老是幼稚地爱拿同学的名字来开玩笑,因此对于他们的叫嚣没有多加理会,默默走到自己的位置,卸下手里的相机包和背上的背包。

这时其中一个起哄的男同学跑到了李瞳身边,指着相机包上那个系着写上了“林志伟”名字的牌子,大声嚷道:“哇李小三真的很厉害!学长连那么贵的相机都借给她啊!”

“哇哇哇,真是看不出来啊,李小三平时在班上静悄悄一声不吭的,没想到还挺会勾三搭四的,连我们的校草学长都对她那么好!”

“这招就叫装可怜呗,总是装作胆小害羞的模样,就是想博取学长的同情和注意!真是高招!”

“她不是申请教育援助金的吗?不会是穷得家里连镜子都没有吧?长这个样子竟然还跟校花学姐抢男朋友?我妈常说人穷不要紧,人丑也没关系,心地要好才最重要啊。那么坏心眼破坏人家的感情,难道不怕报应吗?”

其他几个爱捣蛋的男同学也一并围了过来,一个个你一言我一句地带着轻蔑地语气说道。李瞳不笨,当然知道他们的指桑骂槐是在讲自己。

“请你们……请你们走开。”

他们人多势众,李瞳虽然被他们说得心里有气,却也不敢大声斥责,也不想和他们纠缠,只是弱弱地吐了这么一句。

“难道他们说错了吗?你难道不是暗恋志伟学长吗?不是每天都像个变态一样在图书馆里、在食堂里、在社团里偷偷看着他的一举一动吗?”

说话的是正斜眼藐视着李瞳的安承烨。

此话一出,不只是那群闹事的男生被惹得“哇哇哇”怪叫,连四周好些原本在静静自习的其他同学也都抬起了头,露出了惊讶的神情。

李瞳一向就是个不会说谎的直肠子,此刻被安承烨一语击中,她顿时面红耳赤,也不懂得否认,只是支支吾吾:“我……我……是……但是……没有……”

她虽然的的确确暗恋着林志伟,可是却丝毫没有要把他从学姐身边抢过来的意思,要她如何说清楚呢?

安承烨冷笑:“心虚了吧?没话说了吧?”

“李小三你也太恐怖了!你竟然是个偷窥狂!难不成你还是个跟踪狂,偷偷跟踪学长回家?”

“我早就猜到她有问题了!你们不觉得她像极了惊悚电影里的变态杀人魔吗?独来独往又阴沉得可怕!”

那群男生越说越离谱,场面开始不受控制。

这时,原本站一旁的班导师见他们几个越说越大声,连忙走过来训话:“早会这就开始了,你们别闹了,快回到自己的位置!”

班导看了一眼快急哭的李瞳,关心询问:“没事吧?”

李瞳只想快快摆脱那群捣蛋鬼的嘲弄,也不知该如何解释,所以只是朝老师强颜微笑:“我没事。”

冷眼看着李瞳脸上一阵青一阵白的安承烨心里幸灾乐祸地涌上一股复仇的快感:活该。谁让你明明答应了今天一早把作业拿给我,却让我白白等了一早上。亏我还特地早到了呢!没想到你原来只是信口开河在敷衍我。

为了跟李瞳拿作业抄,安承烨一早就在课室里等着李瞳。没想到不但李瞳的人没等到,他还听到某某多事的男同学一进课室就一脸夸张地说看见李瞳大清早就在社团室外和林志伟约会的八卦新闻。社团室设在社团大楼,那里早上都不会有人,因为同学们都是在放学后才会到社团室进行活动,所以那个男同学看见李瞳和林志伟两人竟然孤男寡女在那里独处,也不问清楚来龙去脉就开始绘声绘影瞎掰,还给李瞳冠上了一个“李小三”的外号。

安承烨知道这群男同学只是会瞎起哄,他们大概只想闹闹平日沉默寡言的李瞳,并无太大的恶意,但是他却因为心里对李瞳有气,所以就趁机火上添油,把李瞳经常偷偷观察林志伟一举一动的秘密给当众说了出去,故意想让她难堪。

个性内敛的李瞳因为他的爆料顿时成了变态偷窥暗恋者,大家的指指点点让李瞳羞愧得抬不起头来。安承烨见到她的这副模样,心头那口闷气才算是稍稍平复了一些。

不过他依然不肯罢休。

隔天放学后进行社团活动时,点名后有团员随口问:“志伟学长今天不来吗?”

安承烨见李瞳也在场,故意当着大伙儿的面揶揄她:“学长的行踪啊,问李小瞳就知道了啊!学长的一举一动都逃不过她的眼睛,问她最清楚了!”

李瞳一听,涨红了脸, 别扭得只想找个洞钻进去躲起来。

安承烨看在眼里,心里开怀得不得了,本还想继续捉弄她,这时有个学姐走进社团室唤他:“安承烨,韩老师找你,要你马上去教员室见她。”

安承烨暗自叫苦连天。

韩老师就是他们班的数学老师,那天她下了最后通牒让他把欠下的功课在今天中午全部交齐,否则就直接当掉他,让他没法参加大学联考。

一想到这里,安承烨又陡然气火攻心,狠狠瞪了李瞳一眼:枉老子那么喜欢你,你却见死不救!老子真是看错人了!

他拖着不甘不愿的步伐,来到了教员休息室,走到韩老师的座位。韩老师一见他,就厉声责问:“安承烨,我要你今天中午把欠我的功课都交齐,现在已经是下午两点了,我连作业的影子都没看见!”

安承烨挤出一副嬉皮笑脸,正想随便找借口塘塞,身后却有人比他先开口了… …

“老师,其实安承烨约了我教他完成欠您的功课,可是我因为忙着自己的事情,一时忘了,所以功课还没有完成,真的很抱歉。能不能请您再通融几天,我一定会帮他完成作业的。”

安承烨当然知道说话的人是谁,可是他料不到她会这样帮他,根本无法相信自己的耳朵,立刻回头想亲眼看清楚,证实他不是在做梦!

没错!说这话的人正是李瞳!

安承烨整个人愣住,完全反应不过来,只是目瞪口呆地立在原地。

韩老师先是看了李瞳一眼,又看着安承烨,一向严肃出了名的脸上竟然浮出一抹微笑:“首先是因为李瞳帮你求情,其二是因为你主动要求同学教你做功课来补上没交的作业,这证明了你不是无药可救的。安承烨,基于上述两点,我决定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就再给你多三天的时间把作业全部补上。”

原来,刚才也在社团室的李瞳听到了学姐说韩老师要见安承烨,这才想起安承烨要借她的作业来抄那件事,于是就尾随他到来见韩老师,希望帮他陈情,争取多几天的时间来完成作业。

一起步出教员休息室时,李瞳这么说道:“抄作业毕竟是不对的,不如我们就利用老师给的三天宽限期,让我教你怎么做那些作业吧。”

安承烨不知如何是好,只是呆呆地看着李瞳。

长这么大,他还是第一次心里有这样的感觉。此刻的他,心里既感动又懊悔。他因为生她的气,故意说出她暗恋学长的秘密,就只是为了让她在大家面前难堪,没想到她却如此帮他向老师说情!

他在心中暗自嘲笑自己:自己在骗谁啊?被老师当掉就不能参加大学联考,他什么时候在乎这件事了?能不能考大学,他根本不在乎!

安承烨,认了吧!你只是妒忌李瞳和林志伟那么要好才故意把她的秘密抖出来罢了。

安承烨,你根本就是个小心眼的小气男!怪不得李瞳看不上你!

他惭愧不已,想开口向李瞳赔不是,却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被另一把声音喊住:“烨!”

他忍不住在心里骂起了粗话:靠!今天到底是什么鬼日子?为什么每每他一想要开口说话就会有人先插嘴?

他往声音的源头望去,惊见是脸上戴着一副大墨镜、脚踩五寸高跟鞋、打扮的非常时髦的窈窕妇女在教员室楼下的校务处喊他。怪了,这个时候母亲怎么会出现在学校?

“烨!快下来,快!”

见母亲眉头深锁,语气很不耐烦,安承烨知道一定又是发生了什么事,无奈地只好撇下李瞳朝母亲所站之处飞奔过去。

“妈,我还有社团活动,还不能走。”

安承烨的母亲根本不加理会,一把抓住儿子往停泊在学校大门口的一辆房车快速走去:“来不及了,我们必须马上离开。”

对于这种突发情况,安承烨其实早已见怪不怪,可是没想到这一次却如此匆忙。他万分不舍地回头看了一眼还站在原处望着他的李瞳,哀求母亲:“能不能让我和同学说句话再走?”

“烨,没时间了。我们的飞机四点半起飞,现在必须马上去飞机场。”母亲一边说一边径自上了车,在驾驶座上坐稳后立即启动引擎。

他知道再怎么反抗都没用,更不想因为自己的任性拖累母亲,只好无力地上车坐上副驾的位子。待他一关上车门,母亲就立马开动车子,疾速驶出了学校。

盯着望后镜里李瞳迅速缩小的身影,安承烨配合着收音机里正播放那首歌曲的歌词,哀伤地在心里道别:再见了,李小瞳。And you'll be in my heart. Yes, you'll be in my heart, from this day on, now and forever more.(翻译注解:你会留在我心中,是的在我心中,从今天开始,现在直到永恒。)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