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卷三:冒險者公會 - 4-4 絕境

哈爾米≪誰說短命不能當劍士≫  - 发布于2017-06-11 9:37:55pm

奇幻·玄幻


地面忽然出現大小不一的裂痕並迅速蔓延開來。

我和吉爾當機立斷,立刻往後跳開數公尺,其他人也靈巧地往後跳開了一段距離。

樹人哼唱的旋律有種說不出的怪異,像是低鳴又像是哭泣。無論那是什麼,絕不會是歡愉的曲子就是了。

我慣性地往吉爾看去,發現吉爾抿緊嘴唇,褐色雙眸深處像是思考著什麼,表情嚴肅得彷彿另外一個人。

記得凱瑟琳說過,公會成員已經清楚了競技場內暴走的魔物。既然樹人的技能是控制魔物,那現在就算讓它開起演唱會應該也沒威脅才對……吧?

我忍住甩自己巴掌的衝動,搖晃了頭甩開雜念,斥責依然抱著這種吊兒郎當態度的自己。

我重新審視四周,大家的臉色說不上是好看。黃髮男對夥伴下達了命令,接著凱瑟琳、綠衣小孩和大劍男便分別站在樹人的東、西、北方,形成包圍網將它困在中間。

地面搖晃的強度越來越弱,最後像是垂死掙扎般,晃了最後一下便恢復平靜。

「那首旋律……」我循聲看向終於開口說話的吉爾,可是現在他的臉色更難看了,「似乎是召喚樹人的旋律……」

「召喚……!」

霎那,前方地面轟的一聲隆起,許多身高如孩童的小樹人撕開土地,陸陸續續爬出地面,原本空曠的競技場,瞬間擠滿了米褐色的小樹人。

我的視界除了身旁的吉爾,其餘皆被小樹人浪潮給淹沒。

「吉爾,別離我太遠。」

聽見我的低語後,身旁傳來嗯的一聲回應。

「嚕嗚嗚嗚嗚嗚嗚————!」

小樹人驀然仰天齊咆哮,接著忽上忽下的蹦蹦跳跳,枯柴的身體發出嘎唧嘎唧的聲響。

此時,一直低鳴的巨大樹人停止哼唱。下一瞬間,它發出至今為止最大的咆哮,所有小樹人像是著了魔,骨碌碌的雙眼閃現猩紅的殺氣,一舉往我們進攻!

我立即劃出一道銀白色的弧線,劍尖掠過兩隻小樹人,劍刃劃開的傷口噴出的不是血液而是木屑。我無暇探討木屑是否代表樹人的血液,因左邊另兩隻猙獰著臉孔的小樹人揮動由枯柴組織而成的手臂往我背部襲來。

咚!

千鈞一發之際我以青銅劍將攻擊格擋開來,枯柴手臂卻沒有如我預期般彈開,反而出乎意料地沉重。枯臂與青銅劍互相角力導致我的背部正處於毫無防備的狀態。

三隻小樹人見機不可失,同時將各自的手臂分解並重新組合在一起成為一顆巨大枯木拳頭,隨著小樹人們撲嚕嚕嚕的叫聲,枯拳猛然轟向我的背部……沒辦法閃躲,只好吃下這擊了。這還是我醒來後第一次遭受攻擊,希望不會太痛。

「岩石砲彈!」

在競技場中橫飛而來的岩石,以橫向的角度將三隻小樹人撞飛,我捉住一瞬而逝的時機將青銅劍往上用力一推,眼前兩隻小樹人因攻擊被彈開而露出短暫的破綻,我立即補上一記劈砍,枯柴瞬間化為碎片。

吉爾來到我身旁與我背靠背,互相守護對方視線的死角。

「謝啦!這數量實在太多……喝啊!」我使出交叉二連擊,一口氣消滅湧上來的五隻小樹人。

值得慶幸的是,小樹人只是在數量上佔據優勢,實力卻普普。只要攻擊確實命中,基本上普通一擊便可解決一隻小樹人。

吉爾面前懸浮著兩顆岩石。隨著他的手臂往下揮落,岩石便以雷霆之勢往左右兩邊疾馳飛去,一路碾過飛行軌道上的小樹人。然而岩石硬生生開出的兩條小路,一下又被餘下的小樹人給填補起來。

「啟人,我有個方法,但需要些準備時間。」

「好!我忽然想起有個大範圍的劍技,應該可以爭取數秒,你跟緊我的動作。」

說完,我腰身下沉,將劍舉至齊肩,以右腳為軸心,身體使勁往右旋轉,劍刃將空氣一分為二,瞬時捲起一圈暴風。

吉爾和我一起站在風圈的中心點,因此暴風圈沒有波及到他。而將我們團團圍住的小樹人,不是天命歸零成了劍下之魂,就是遭風圈彈飛至數米外。

「就是現在!」

聽見我的喝令,吉爾以最快的速度雙掌壓地,低語快速吟唱咒文。

「地之鳴,土之怒,大地羈絆聽我令,破!」

以我倆腳下為圓的中心點,附近原本踏實的地質變了個樣,如同流沙將所有踩在上面的小樹人像是誤入陷阱的獵物般吸到地底下,任憑它們死命掙扎,也無法逃離這流沙地獄。

由於我的周圍都成了流沙般的地質,而我目前回憶起的劍技都是近距離攻擊型,所以只能靠吉爾像個狙擊手般,一手射出一顆岩石,消滅徘徊在流沙外的樹人。至於先前我在一氣之下爆發的劍風,現在無論怎麼試都不再成功。最後我乾脆將劍收入劍鞘,坐在地面抱著雙膝,看著吉爾和各人的戰鬥。

倖存的樹人數量還有很多,凱瑟琳和她的夥伴散落在競技場的各個角落,一人單挑三十來只小樹人也沒問題,不愧是正式公會成員,實力都很強。

撇除回到公會報告的雪繪,餘下四人的冒險者中最引人注目的就是黃髮男和大劍男。

大劍男裸露的雙臂揮舞著如同他巨大身軀的大劍,每一次的撈擊與劈砍都會伴隨大量碎片,作為他揮灑汗水的酬勞。

相比起以壓倒性力量作為武器的大劍男,黃髮男則從場上消失了。

用消失作為比喻似乎有點不太恰當。

正確來說,我的肉眼只能勉強捕捉到他的黃色殘影。

他以閃電般的速度在場上來回奔馳。每當黃色閃電越過小樹人身旁,慢個兩拍,樹人才會化成耀眼的多邊形碎片。

我甚至無法看見他的攻擊方式。

綠小孩也不呈多讓,手中的精緻魔杖發出刺痛眼睛的光亮,天空驟然冒出數以萬計的銀針!針之雨以滂沱大雨的氣勢轟然落下,將範圍內的小樹人變成刺猬樹人,輕易便解決近百只的魔物。

另一邊廂,三名考生圍成一個圓,穩紮穩打地攻擊小樹人,和公會前輩相比是遜色不少,但至少還算得上戰力的一部分。

話說,現在最沒貢獻的人是我……

即使一開始湧出的小樹人數也數不清,但在大家持續肆虐了十分鐘後,看似海量的樹人也漸漸受到控制——雖然有一大半都是大劍男和黃髮男陸續放大招解決的,綠小孩則是只放過那一次大招而已。

正當我懶洋洋地指著十點鐘的方向,告訴吉爾那邊還有三隻小樹人時,這場騷亂的源頭——巨樹特瑞恩,開始晃動它巨大的身體,頻頻造成地震。

然後,快要消失殆盡的小樹人再次從地底一擁而上,就連吉爾製造的流沙地質也變回了正常的踏實地面。

「到底有完沒完啊……」我邊抱怨邊站起身,抽出身後的青銅劍,再次投身到這場混戰裡頭。

۞

我的汗珠如豪雨般落下,呼吸急促,口渴難耐,心臟猛力撞擊胸膛,身體開始有些遲鈍了。

時間過去三十分鐘,縱使我們已經消滅至少上萬只小樹人,但數量依然不見減少。漸漸地,眾人體力開始虛脫,就連公會成員的四人也開始面露疲憊。

最早離開的雪繪像是一去不復返,再也沒見到她的身影,更別提救援的到來。

忽然,我的背部撞上某個硬繃繃的東西,視線一轉,原來是大劍男的背部。連我在內的九人,竟被小樹人團團包圍,逼到巨樹的底下。

——名副其實的逼到絕境。

「被小樹人打倒真是我從來沒想過的死法啊……翔太,你有沒有可以一次放倒所有小樹人的大招?」綠小孩像是放棄般轉用魔杖揮擊小樹人。

「喝呀!」大劍男怒吼一聲揮出一擊火焰撈擊,喘著大氣回應:「怎麼可能?要真有這種逆天大招的話,我早就升上傳說級了。」

「別放棄,救援一定會到的……雪繪不可能拋棄我們!」凱瑟琳聲調中掩藏不住其過度損耗的體力。

「只能殺死特瑞恩了嗎……可惡!」黃髮男低語,臉上掙扎的表情漸漸轉為咬牙切齒。

其實樹人的致命弱點是火攻,只要放場大火就可徹底把它消滅,這是吉爾說的。但為難的是,這棵樹人是他們的同伴。

「不行!小恩是我們的家人啊!」

「但我不能因為它而讓大家死在這裡!」

「大家努力撐下去!救援肯定會來的!」

「別傻了翔太,都過了那麼久,外面肯定發生了什麼,不然會長早就第一個衝來了!」

「我不想死不想死不想死!」長槍男考生猙獰地喊道,手中的長槍拼命刺向小樹人。

「好不容易撿回一條命,現在又……」流星錘女孩雙眼通紅,看來短時間內面臨兩次生死關頭讓她的心靈承受不了了。

這時黃髮男嘖了一聲,像是下定決心般說:「……所有的罪和愧疚讓我來承擔!你們繼續阻擋小樹人,我來結束特瑞恩的……」

「慢著!」

吉爾的喊叫暫停了黃髮男的動作,後者向他投以疑惑的視線。

「我或許……不,我有辦法爬到特瑞恩的頭上破壞養分管,但需要一個人的協助。」

「快說!」綠小孩回過頭來囔道。

吉爾憂心仲仲看了我一眼,接著視線在特瑞恩腳下的土地來回掃描。

……吉爾,你想幹嘛?

「我可以用大地魔法製造一個往上升的平台,或許可以在不殺死特瑞恩的情況下,利用平台爬到頂端破壞養分管。但……我剩餘的魔力不確定能不能製造超過十米高的平台……」

眾人像是忽略吉爾最後一句沒自信的話語,臉上紛紛重新燃起了希望,凱瑟琳甚至笑了出來,眼角還滲出淚水。

「你想要誰的協助?」黃髮男背對著吉爾說道,雙手放射出十道細長的雷鞭,數十個遭到鞭擊的小樹人立馬燒成灰燼。

「啟人,幫我。」

「什麼!」我驚呼,但依然沒有停止手中揮砍的劍。

吉爾解釋:「特瑞恩的養分管如無意外應該很堅硬,沒有一定的力量值恐怕難以破壞,而且論攻擊與機動兩者兼優並和我有高度配合默契的人,這裡恐怕除你之外,別無他人了。」

「我……」

「時間無多,就這麼決定!交給你們倆,別再羅嗦!其餘的人將小樹人阻擋在外,別讓它們靠近!」

「喔喔喔!」眾人整齊劃一高聲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