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XXII - XXII

Whichonemi≪依与她伙伴的记事本≫  - 发布于2017-06-13 6:18:11am

其他·同人


某日夜里,一位中年男子走在人来人往的街上。路上的车辆为了避免发生意外而慢慢地行驶。这个城市的夜间生活与其他地区不一样,这里晚上特别多人。

城市里头光是大学就有四所以上,所以晚上的人会很多是正常的。在街上逛的都是学生,与他形成了一个强烈的对比。

他漫无目的地在街上闲逛,脑里想着的都是一些奇怪的东西。有多奇怪?要说奇怪的话也算不上吧。只是在回忆一些成年往事罢了。上了年纪的人都会这样做不是吗?

从事务所出来以后,他就一直在回忆着往事。从二三十年前开始所犯下的罪行到十几年前因某些原因在大学设立了侦探社,再到今时今日必须重新拾起犯罪者的身份。

想到这里,他的脚步停在了一间酒吧前面。他困惑地看着招牌,想着一些看似奇怪但是却很有道理的问题。

‘为什么学校附近会有酒吧?’

对于时下青年来说其实是很正常的,平日上课累了或者把分组报告赶完以后来这里喝一杯放松心情。但是对于他来说,这是无法理解的。在他脑里,学生就应该守本分,就算想要放松心情也没必要喝酒。

他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这时才想起时代已经变了,现在已经不像以前一样,必须跟随着各种各样隐形的规则了。现在只要你达到基准就能做些在以前只有大人才能做的事,当然,那必须是合法的。

他把口袋里的铁盒拿出来,抽出一支香烟,想要点燃的时候才发现他没带打火机。算了,里面的酒保应该会有吧。

他这么想着就把香烟叼着走了进去。才刚走进去而已,就被眼前的画面惊呆了。

一群青年围在舞台中间随着那堪比雷声的音乐起舞。他盯着舞台那里看了一会后意识到在一旁的年轻人在瞪着他。也对,一个上了年纪的人还来这种场所就已经够奇怪了,还一直盯着跳舞的人,不被当成怪人才怪。

为了避免滋生事端,他快步走向柜台那里,选了一个偏僻的位置坐下后用一口流利的俄罗斯腔英语点了杯威士忌,刚想要开口向酒保借打火机的时候酒保就离开了。面临这种情况他也没有办法,只能把香烟收起来。

他把手伸进口袋想要把铁盒拿出来的时候身后就突然有个人拍了一下肩膀。他下意识地回头一看,是一个年纪相近的男子。

“又忘了带打火机?”那位男子这么说着,从口袋里拿出打火机递给他。

一开始还不知道是谁,但听到这句话以后,他确信了对方的身份。声音的主人是一个和他关系很近的人,至少之前是如此的。

他浅笑了一下,像是在取笑自己的愚蠢似的。难道不是吗?第一次见面的人会说‘又忘了’之类的话吗?

“自从那件事以后就没见过你了。”他接过打火机,点燃烟头后说:“近来可好?”

“洗清身负的罪,跑到一个小城市娶了一个漂亮的老婆——”

“还生了两个孩子,只可惜令夫人因为某件事故英年早逝。”他边吐白烟边说道。

“不愧是旧时的搭档,对我的行踪了若指掌。”对于被打断未说完的话,借出打火机的人并不在意,就好像是已经习惯了一样。

那个人点了一杯酒,喝了一口后严肃地说:“同样的,我想要知道的事是不可能查不出的。比如说是谁在她的车底加装自燃器具……”

他说着的期间还带有一股杀气。当然,任谁遇见杀妻仇人都会这样的不是吗?

话音落下,现场陷入了沉默。就算酒吧的音响多么的高级,音乐的声量多么的大声,在这两个人的附近就好像有某种隐形的力场在阻隔声波的传播。

打破沉寂的,是借出打火机的人。

“算了,事件已经过去了。警察的调查结果为汽车零件损坏引起自燃,我也不想追究下去。毕竟你也是接到上头的指示才这么做的,不是吗?天丰。”他盯着那个叫天丰的人说道。

天丰,也就是从千夏事务所里出来的中年男子。他完全没有被那个人的气势撼动到,倒不如说他已经习惯了这种情形。进行走私交易的时候这种气息是最常见的,只是与此人见面之时特别浓厚罢了。

“都六字开头了杀气还那么旺,你孙子不怕才假。”他调侃道。对于这昔日的伙伴,他没必要嘴下留情。

“不会,还特别亲呢。”

天丰想了一想,也是呢。他是高手,杀气什么的能够自由收放才对。

天丰浅笑一声,说:“不是还有一个还没出生吗?”

“说的也是,毕竟是那家伙的。”他笑着回应。过了半响,他用了比较严肃的语气问:“我是为了过上一个普通的生活才退出组织的,你又是为何退出?然后又是为何选择继续为首领效力?”

那个人往天丰脸上丢了一堆问题,然后静静地等待答案。他知道,他肯定会得到解答。

天丰轻叹一口气,喝了一杯酒后说:“如果继任首领没有谋朝篡位的话,我可能还会待在里面吧。”

“这种事情到最后还是发生了呢。”对方就像是在模仿天丰似的,轻叹一口气后把杯子里剩下的酒一口喝光,说:“然后呢?”

“继任首领得到权利后想要杀鸡儆猴,所以就拿你来开刀。命令我前去杀害你的妻子,我尝试着搬出前任首领的话但是被警告了。没有办法之下我只能照做,然后……”

“然后你开始质疑你所做的到底是不是对的,并且开始受良心谴责。这是你第一次有这种遭遇,所以就决定离开组织。然而,在暴君的管理下要全身而退是不可能的。隐姓埋名过了十几年后还是被找出来了,然后就尝试以诈死一计来躲避追杀。结果还是被找出来,被逼偿还所谓的‘退会费’,不然就拿你家人开刀。所以必须要偷取值钱的东西然后转卖来凑钱。”

他一口气把话说完,留下天丰一脸震惊地坐在那里。过了半响,天丰开口说:“还是和以前一样呢,不愧是御用调查员。但是还有一件事你猜错了,就是我的目的。”

说完以后,双方陷入了沉默。但这份沉默维持不久。

“那么,你的目的是要把我找出来。如果一开始就只是要偷取古物卖钱就不会特地留下犯罪声明,这么做只会引起警察注意为之后的行动带来麻烦。但这就是你的目的,这起事件不是警察解决得了的,警察必须借助其他人的力量才能完全破解这起案件,这个‘其他人’就是私家侦探。民间侦探那么多,很难会找到你要的人但除了这个办法以外你无计可施,所以就碰一碰运气。没想到警察找来的就是千夏事务所的人。之后为了留下足够的线索你特地再偷一次。没想到那群小伙子的能力比想象中的好,逃跑路线被完全预测出来,逃到门口处还被人拖着。情急之下只能丢下刚到手的东西独自逃跑。事后想想觉得不甘心所以就乔装一般回去看看能不能拿到手,再次失败以后才想起自己的目的不是偷取物品而是引出我。也知道那小妞在你口袋里放了追踪器,所以就将计就计把他们引到你的藏身所,终结。”

说完以后,他把脸转向天丰想要观察他的表情。可惜的是,天丰脸上什么表情都没有。他失望地摇了摇头,说:“这么久没听我的推理,就不能摆一个惊讶的表情吗?”

“已经习惯了,没必要惊讶。”天丰把烟丢进柜台上的烟灰缸,再点了一杯酒后说:“那么你应该知道我的目的是什么了吧?”

天丰理所当然地说出这一番话,就好像对方能理解是理所当然的事一样。而事实上,确实是这样。

对方从裤袋里拿出一封信。大小和一般政府部门寄出的信函一样,只是稍微厚了点。

天丰接过信后打开来看,一叠叠的钞票就静静地躺在信封里。他把信收起来后说:“谢了。”

“没事,欠你的人情迟早要还。我也理解你不想变卖这些贼赃。”对方无意间瞄到了天丰的手表,急忙地说:“一个不小心就聊到现在。”

他站起来匆忙地往门口走去。天丰见状大喊道:“江世宗,有缘再见。”

“下次再叫全名就把你的刹车换成油门。”

“敢换的话就把你的微波炉改成定时炸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