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辉启城之录 - 石板之谜

夏血瞑≪神眷术士录≫  - 发布于2017-06-12 8:19:26pm

奇幻·玄幻


全大陆统治者的宫殿与一般的建筑完全不是一个级别的。华贵的吊灯、雕刻精致的金色柱子、光滑上等的大理石地、龙凤雕刻的墙壁、宏伟且很有气势的座椅,一眼望去这宫殿实在大又漂亮,却隐隐带着寂寞的感觉。

艾尔艾歌妮丝带他们过来,自然不是为了让他们对自己的宫殿长见识,她的主要目的是解读“神之文字”,那个纠缠了她很久,让她始终无法释怀的“神之文字”。

古语古字已经算是最古老,也算是属于一种失落语言文字,但至少还有办法可以解读甚至达到精通……呃,真正精通的正常人类也就只有司湫语一人,宣清凛倒是不能算在内,因为他不是正常人类。

那么,比起古语古字还要神秘的“神之文字”又怎么样?那可是完全没有人会的语言文字啊!

在艾尔艾歌妮丝的引领下,他们一行人穿过了大厅、廊道,接着就拐入一个角落,她伸手在墙壁上摸索了一番,“喀嚓”一声,一道暗门自动拉开。

“为什么宫殿里会有暗门……”谭楚唯实在无言以对。

“呵呵,这个问题嘛,你们不妨问问凛?”艾尔艾歌妮丝呵呵笑道。

然后他们一起走进了暗门之内,暗门瞬间自动关上。里面非常的暗,伸手不见五指。不过他们都是术士,所以端木蔚礼随手就划出光属性的初级术式,一颗不算太亮或是太黯淡的光球悬浮在他的手掌心之上。

伴随着光球的光照耀之下,他们勉强看得见前方,同时也留意到这个暗道笔直地延伸到某处。艾尔艾歌妮丝一脸无谓地让端木蔚礼站在最后边,继续带着大家往前走,直到抵达像是遗迹却又不像是遗迹的地方。

没有残垣断壁,只有一块有些岁月,从中间开始往外延伸的裂痕的石板伫立在不知从何处射下来的两道朦胧鹅黄色光束照耀。

石板之上,雕刻了满满的文字,一种看不懂的文字。

“这个、这个不会是——!!”

“就是你们所想的那样。没想到我居然还有那个机会看到这个呢……真是意外呀。”司湫语似笑非笑地看着那块石板,旁若无人地迳自走向石板,纤长的手指轻轻地抚上石板上的文字。

看到这样的司湫语,再配合那语气,谭楚唯的内心被一亿只草泥马碾过,整个人都很不好!!

为什么偏偏要在这种时刻跑出来啊你这个该死的神族殿下弒溡斔?!

“所以我才说让小语是负责解读‘神之文字’的最好人选。”宣清凛笑得那一脸奸诈,根本就是早就知道司湫语的情况。

瞥了眼宣清凛的弒溡斔礼貌性地笑了笑,毕竟他可是最了解宣清凛的“人”。

“好久不见了呢,澄枂阁下。”

“停停停——我已经不用那个名字了,麻烦你称呼我‘宣清凛’,谢谢。”

“宣……?原来如此……凛,你还是跟以前一样,一点都没变。”弒溡斔像是明白了什么,轻声一笑也不打算追问下去。

其余人直愣愣地看着画风突然一变的司湫语好一会儿,最后把视线停留在谭楚唯身上,那眼神就像是在说“你到底是怎样照顾孩子的”、“为什么司湫语会变了”的模样,让谭楚唯实在欲哭无泪。

丝毫不在乎其他人都用惊悚的表情瞪着自己的弒溡斔很欢乐地浏览石板上的文字,很快的他的表情变得越来越严肃,甚至连一丝玩笑的意思都没有。

喃喃自语了一番,弒溡斔闭上双目,发出冗长的叹息声。

“艾妮丝,你确定你真的想要知道石板上到底写了什么吗?”宣清凛突然开口问道。

“我很确定,也很坚持。”艾尔艾歌妮丝一点犹豫都没有就断然回道。

摇摇头,宣清凛不再多言。他抓着柯水竹到一旁去,也不知道在跟他说什么,柯水竹的表情变得有些怪异,时不时还会瞄瞄艾尔艾歌妮丝和弒溡斔,却在最后显得无可奈何,仿佛在惋惜什么。

此时弒溡斔缓缓转过身来,银色的眸子闪烁着一丝说不清的光芒。他有点明白宣清凛为何要指名道姓让“司湫语”过来解读,因为石板上的文字……是某个记载,而且记载的还是神族的事迹,神族第一殿下的事迹。

除此之外,石板上也记载了一个女人,尤其那个女人就在他眼前,更让他心情复杂得很。

“女帝陛下……是吧?如果我是你的话,我是不会想要知道这块石板到底记载了什么,也不会愿意挖掘这个秘密与真相。”弒溡斔很悲伤地说着,右眼角有一滴眼泪自脸颊滑落至地。

看到弒溡斔露出了这种表情,谭楚唯很惊讶,但重点是为什么弒溡斔会这样。

到底石板上的文字,所记载的究竟是何等惊人的真相,又为何让人感到如此悲伤?

“我……我其实也不是很愿意想要知道石板上的‘神之文字’到底是什么意思的啊!但自从我发现到这块石板之后,我就夜不能寐,即使入眠了,脑海里就会不会不断浮现这块该死的石板!”

艾尔艾歌妮丝十分激动,激动到连眼泪都流了出来。

看到她这副模样,弒溡斔反而看向宣清凛,似乎是在获取宣清凛的同意。

“这件事可以不用问过我的,因为……一切因你而起,也因你而结束。”

一听到宣清凛说的最后几个字,弒溡斔露出了像是在哭的笑容。

最后弒溡斔像是妥协了般,直接告诉艾尔艾歌妮丝自己的真实身份,把端木蔚礼和她给惊得几乎说不出话来。在他告诉他们有关自己的真实身份之后,他再缓缓地把石板上的记载给道出来。

“那块石板是神族的遗物,上面记载的是我跟我的妹妹,神族小公主弒奫(yūn)霓的事迹,以及我妹妹奫霓……是如何被人类无情背叛惨死的真相。石板会出现在这里,并不是没有原因的,因为石板是会对应自己的主人。”

“石板会……对应自己的主人?”艾尔艾歌妮丝似乎捕捉到了什么,脸色渐渐发白。

“……你就是我的妹妹,神族小公主,弒奫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