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辉启城之录 - 玩命攻击

夏血瞑≪神眷术士录≫  - 发布于2017-06-12 9:29:25pm

奇幻·玄幻


紫色的雷电镰刀周遭都是电丝,只要轻轻一碰就会被雷电缠身,轻则麻痹倒下,重则死亡。然而现在这里就只有司湫语和三个消灭者之一,那把看起来挺恐怖的雷电镰刀也只会落在司湫语身上。

消灭者那儿已经搜集了各种情报,早已知晓司湫语正是失落家族之一,而且还是失落家族之首神眷司后人,故此消灭者一眼就认得出来,也不需要手下留情,直接杀了便是。

面对这特级术法的司湫语脸色不变。

他冷笑,右手和左手分别一划,银色与红色的术式图阵同时浮现。

“时轮撚杀!!!”

银色轮盘乍现,一道道银色光线形成强力攻击袭向消灭者,仿佛要将之置于死地。同一时间,他也不忘使用那准备好的呈九宫形状的红色术式图阵,艳丽的火焰从图阵之中倾泻而出。

“焔花葬!!!”

无法及时防御的消灭者才刚抵御了司湫语的“时轮撚杀”却又在下一刻被无情的漫天花开般的火焰浇上,裸露在外的肌肤基本上都烧伤,脸部都被烧成焦黑。消灭者隐隐动怒了,只见他抬起了手,不断地用手指转了一个圈又一个圈。

紫色的漩涡逐渐形成,强烈的杀气把森林内所有的妖魔都给逼了出来,动物们仿若感觉到了性命受到要挟,纷纷逃离森林,而妖魔们凄厉惨叫并随着动物们掏出森林。

心里很清楚知道这个消灭者被自己完全激怒的司湫语丝毫害怕的意思都没有。他甚至不怕那强烈的杀气,再一次的划出银色的术式图阵,使用“时殗冰蚀”,任由银色的冰锥刺入消灭者的身体各个部位。

这个消灭者似乎跟其他的消灭者不太一样,很容易脾气就上来,明明应该是面瘫却总是露出各种各样的表情,根本就是个混进来的菜鸟。

即使如此,司湫语亦不会手软。

他不是白痴,他很清楚知道自己对于消灭者而言是一种极大的威胁,更晓得消灭者会为了阻止失落历史的归还,把自己给铲除掉。

“神眷司,是祸害。”消灭者压抑着满腔怒火,说了这六个字。

“去你的祸害!反正对你们消灭者而言,失落家族就是祸害,根本勿需单单只说我的家族。”司湫语不屑地瞪着眼前的消灭者,感觉颇有气势的。

“无知的神眷司。”

“妈逼!你才是无知的消灭者!”

司湫语才刚骂完就火速张开银色屏障把自己给保护起来,而眼前的消灭者已经完成了他的攻击,紫色雷电的漩涡在消灭者的指示下冲了过来,想要把他给吞噬掉。

一波波的撞击让银色屏障逐渐出现叶子般的裂痕,还迅速扩大、散开。

咬咬牙,强撑着的司湫语把屏障给强化起来。他很努力地让自己的精神稳定,运用他的精神力巩固屏障,为的就是等待对方的攻击力减弱。

“小语,帮忙!”

纯净的黑暗力量乍现,熟悉的身影很快的就挡在身前。

繁枫黎划破了空间,跳过不使用挺耗费灵力的传送阵就大老远地从若月城跑到了辉启城,而且完全没有感觉到什么叫做累的意思,游刃有余地划出术式图阵,波纹乍现。

面对这突如其来的繁枫黎,对方都吓了一跳,也知晓繁枫黎是个很难应付的敌手。

即使如此,消灭者并没有逃亡的意思,因为繁枫黎也是来自失落家族,空境繁的后人。

“为什么你会知道我有危险?”司湫语一脸茫然。

按理说应该若月城那边不可能收到消息说知道辉启城如今面对着一个超级大灾难。所以说繁枫黎到底是怎样知道他有危险,甚至还跨过空间障碍,跳掉传送阵跑来救自己?

不善言语的繁枫黎一时之间不懂该怎么解释才好,但现状根本不允许他解释什么的,因为消灭者已经准备好再次进行反击。

一看对方又要攻回来,司湫语也只好放下满满的困惑,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划好紫色的术式图阵。

紫色的九宫图案闪耀的瞬间,九道落雷降下,目标不用说自然是锁定在消灭者身上。面对这霸道的“九宫雷霆”,消灭者难免感到有些吃力。他狼狈地躲开落雷,但落雷却又很快的降下。

完全不给消灭者机会的司湫语当然不可能只使用“九宫雷霆”对付他,于是就再次使用“时殗冰蚀”,配合落雷一起攻击消灭者。

就在此时,森林出现了古怪的震动。

司湫语和繁枫黎几乎站不稳,只能单膝跪着支撑身体不倒下,所有的攻击也只能停止无法继续维持。

然而,这么做反而导致眼前的消灭者有机可乘。

“现在,该轮到你们尝受死亡的滋味。”

消灭者高举起两只手,巨大的雷属性的术式图阵浮现在他们俩头顶之上,宛如瑰丽星座图的紫色图阵隐隐有电丝,发出的“滋滋”声音更带来某种恐惧。

咬牙切齿地瞪着眼前的消灭者,司湫语知道这个震动是其余两个消灭者发动的。

人造地震。

要是不阻止他们的话,辉启城的南部就会被消灭,地图上再也不会有辉启南部的存在。

“住……手——!!!!!”

愤怒的心情让司湫语爆发了。一双银色的瞳孔变成了复杂难解的术式,情绪不算是完全失控,尚有理智的他一瞬间完成了绚丽夺目,无数古代与现代的数字符号浮现,银白光线交错,光点散落,神眷司徽记般的术式图阵。

这个术式,司湫语曾经用过一次,但必须付出很大的代价。

即使必须付出相对应的巨大代价,司湫语也管不了那么多。只要能够救人,保护一个城镇,他是绝对会豁出去,也愿意牺牲自己。

“不要!枫黎,快点阻止小语!!”及时赶到的谭楚唯就在不远之处,身上带伤,但当务之急就是想办法阻止司湫语用这种玩命的术式。

愣了一秒,繁枫黎立刻跳起来,不管那该死的震动,正要碰到司湫语的手之时赫然被弹飞直接落在谭楚唯面前。

跟谭楚唯一起过来的乔治连忙把繁枫黎扶起来,满脸担忧地看着不远处,谁也无法阻止的司湫语。

“来不及了。”乔治叹道。

这时宣清凛和柯水竹在寻忆的带领下也赶到了现场,却只能来得及看到那早已完成许久,准备发动的术式。

在没有任何人能够阻止自己的情况之下,司湫语还是冷冷地吐出致命的发动咒语——

“时滞杀、神眷之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