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第三篇:破灭的前奏曲 - 022.蔷

一和≪数据次元≫  - 发布于2017-06-14 11:59:41am

奇幻·玄幻


与暴力巨人的激战,因着巴卡立的守护灵——超里马的加入,扭转了整个战况。在夕雨、阿紫、羽歆和超里马的联合攻击之下,巨人的体力值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接近零。

“最后的王牌”于此刻出现了。

“你就是那个欺负我儿子跟女儿的大块头吗?竟敢在老娘面前如此嚣张,亚丝丽雅,把这大块头给切成一半!”

女人的出现,改变了整个空间的气氛。巨人感受到背后传来极大的压迫感,它的动作因恐惧而停止了,那份恐惧并非源自敌人的数量增加了,而是因为巨人知道自己惹恼了一个不能惹的人——名为母亲的女人。

亚丝丽雅手中的金黄色宝剑,闪烁着异样的光芒。不单只是暴力巨人,其他的守护灵都能从这把剑上感受到强大的能量。亚丝丽雅即将使出的这一击,恐怕是破坏力超强的攻击,守护灵们都做好了随时闪避以免于被波及。

巨人的体力值已所剩无几,挨下这一击铁定会灰飞烟灭。它基于本能逃跑了,目的就是让自己有时间使用再生能力回复体力值,进入万全状态后才向他们报复。

“月光审判。”

亚丝丽雅迅速挥剑,划出的巨型冲击波使公路产生一道大型裂痕,巨人的身体完美地对半分开了。仅剩的少量体力值,最后由羽歆的攻击将其归零了。

整场战斗耗时约一小时。暴力巨人的再生能力不算很强,倘若真的有更强的巨人族出现,想必战斗会更激烈,耗时更久,对守护灵的主人们更加不利。不只是黎空,参与战役的人都清楚这一点。

羽歆在空中飞行了好长的一段时间,开始觉得疲惫,故回到了地面。

桑晴与巴卡立各自从一家餐馆出来。桑晴看见母亲后马上冲过去拥抱他;巴卡立则走向黎空,开始了他们的话题。

“你母亲的守护灵,好强。”

“据她所说,医院有给护士及医生们的守护灵一个特别的空间进行训练,即使没有出来打怪物都能在里头变得很强。听说我妈的守护灵还是全医院最强的。”

“这个功能真方便,很可惜学校没有。看来我们只能脚踏实地地打怪物,累积经验值让他们变强了。虽然这一战耗费很多时间,但终于告一段落了。”

巴卡立拉直双手伸懒腰,伸展长时间处于静态的筋骨。对巴卡立来说,这场战役结束了,但对黎空来说,他还有一件事未完全解决。黎空结束了与巴卡立的谈话,往桑晴的方向走去。

黎空向桑晴询问关于晓晨的情况。当初是黎空请求晓晨在远处进行辅助、帮忙对付余酋,但余酋早在一个小时前离开了大楼,因此黎空认为自己有责任确认晓晨是否已经安全到家。

另一个原因则是黎空在不久前才知道余酋是黑帮的儿子,害怕他会对晓晨不利。

“刚才我有请她来帮忙,打通了却没有人接听,我也不清楚现在她在哪里。”

桑晴的回答,让黎空脸色瞬间变得铁青。没有人接听并不能代表晓晨发生了什么事情,说不定她在忙着补习而不得空,可是黎空心里却莫名其妙地感觉到不安,不安的缘由是什么,甚至连他自己也不清楚。

“那条鱼鳅好像找他老爸派人去灿华街的犀跃补习中心去搞破坏,那一家补习中心应该不会是晓晨的补习中心吧?”

“这是真的吗?”

黎空忽然大喊,转过身抓住了大龙的双肩。黎空的反应吓着了大龙,恐慌、不安、焦虑等的感情通过他的表情与声线明显地传达了给大龙。这样的黎空,大龙也未曾见过。

负面的情绪淹没了黎空的思绪。明明可以借用纸飞机来缩短移动距离,可是黎空的脑海里自行将这个方法给遗忘了。他只是一味地奔跑,拼了命地奔跑,祈求着在他赶到现场时不要发生任何事,而不断地奔跑。

僵尸还是到处可见,可惜的是它们还未接近黎空之前就已经被子弹解决了。正因为有夕雨,黎空才能专注往前狂奔。

抵达灿华街入口,黎空停下来,并不是为了调整呼吸,而是四处寻找这里是否有流氓的存在,以确认晓晨是否安全。

施工用的告示牌与障碍物凌乱地放置在地面,街道的中心位置停放了数辆警察车、救护车,以及遭到破坏的补习中心门口等景色逐一收录在黎空眼中。黎空不愿往最坏的方向思考,但是眼前的现实无法让他这样做。黎空无力地跪在地上,眼神显得有些恍惚。

“为了保护妹妹,却伤害了妹妹的朋友,这算什么啊?”

黎空很后悔,后悔当初没有调查清楚就拜托晓晨进行如此危险的任务,后悔自己没有看透后果就作出了如此草率的决定。

若桑晴知晓身边的人受伤了,桑晴会因伤心而封闭自己好长一段时间。为了不让桑晴伤心、不让她自我封闭,黎空都尽可能隐瞒自己受过的一些伤、以及保护着桑晴身边的人免于伤害,可是这回却搞砸了。

黎空举起右拳,愤恨地将拳头重重地打在柏油路上,部分的手皮因此磨损了。

肉体上的疼痛抹不去黎空心中的悲痛。他再次举起右手,打算重复同样的举动。第二次,不知名人物抓住了他的手,阻止他这样做。

黎空轻微侧过头,眼角中看见的人是艺朝。黎空脑海里浮现的疑问,并非是艺朝为何会在这里,而是要如何才能挣脱艺朝的手。

“放手。”

艺朝通过黎空的那如同死鱼般眼睛,看见黎空不断在内心责骂自己。望着这样的黎空,艺朝只能叹息。艺朝什么都不说,只是示意黎空往他所指的方向看去。

街道旁站着一位身穿校服的女孩。那女孩只是脸上贴了一块胶布,受到的伤势并不是黎空所想象那般严重。女孩的出现,黎空在心中对自己的憎恨马上挥发了、释怀了,脸上沉重的表情不复存在。

艺朝捕抓到黎空表情变化的一瞬,紧抓黎空手腕的右手因此松开。

这时,黎空才想起要向艺朝发问的问题:“话说回来,你怎么会在这里?”

“跟我来吧,我带你去我们的基地。”

*****

蔷事务所,这就是艺朝口中的“基地”,其位置坐落于灿华街古老店铺的一角。事务所内外几乎时常被整理以及粉刷,其外表与其他店铺比起来略为崭新,但却因位于二楼而显得不起眼,只有少数人知道事务所的存在。

正因如此,艺朝让黎空联络大龙并与他汇合后,才开始引路,带领他们到达事务所。

事务所里有一位披着白色大袍的男子正在打扫。其白袍背后印有一朵红色蔷薇,和艺朝现在披上的白袍一模一样。

“欢迎来到蔷事务所,我是‘蔷’这个组织的开办人,卓乐实。”

男子停下手中的清扫工作,转身面向他们,以着热情的语气欢迎他们的到来。据目测,黎空猜想乐实的年龄应该不少于35岁。加上对他的第一印象,黎空在心里为他取了一个称呼——清洁大叔。

晓晨和乐实算得上老相识了,毕竟乐实是犀跃补习中心所雇佣的清洁工,两人每周都会碰上三次之多。今天的危机,若没有乐实出手相助,想必晓晨真的会受重伤。

补习中心的结界,设定为“没有人能在里头召唤守护灵”,可是流氓们早在外面召唤了守护灵,因此并不受结界的影响,依然能闯入补习中心里头。这光景把登记处的书记给吓着了,她顿时不知所措,只能触动警铃惊动大家,好让他们能通过预定好的逃生路线逃离补习中心。

乐实将厕所洗干净后,看见补习中心里头一片混乱。他大致上了解情况,便马上去寻找能对结界功能作出调整的书记。

“书记小姐,你可以尝试调整结界的功能,强制召回他们的守护灵,然后再让补习老师们将守护灵召唤出来,把他们给打跑。”

乐实的冷静判断,将书记的冷静思绪给唤醒了。眼看一切事情变得顺利,乐实就拨电把艺朝与警察叫来,好让他们能够制服这群流氓。救护车的出现,则是为了将不小心被打伤的流氓送往医院治疗,尔后再将他们送去警局问话。

晓晨脸上的小伤口,并非流氓的行为直接造成的,而是混乱中被掉落的纸张割到而造成的。搞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后,黎空才是真正地放下心头中如石般沉重的忧虑。

“感谢清洁大叔你的出手相助!”黎空夸张地向乐实敬礼。

“少年,不必这么夸张。帮助你们年轻人是我这些上了年纪的人应该做的。话说回来,我还没正式向你们介绍‘蔷’为何物。有兴趣听吗?”

三人纷纷点头,黎空和大龙是三人中最用力点头的。说实在的,他们不单只是对蔷的存在感到有兴趣,对于艺朝为何会加入、其他的会员是什么人、为什么叫“蔷”等都是他们想要知道的事情。

蔷的存在,起初是为了保持社会的整洁而存在的。雷灾后,蔷成为了阻止罪恶、消灭怪物、帮助弱者的存在。至于艺朝加入蔷的动机非常纯粹,那就是他觉得帮助人蛮有趣的。

其他的成员都有其他的工作,目前并不在事务所内,很遗憾的黎空暂时没有认识他们的机会。话虽如此,艺朝留下了一个线索:圆桌骑士其中一人是蔷的一员。

“至于为什么叫‘蔷’,时机成熟时自然就会告诉你们了。”

乐实贼笑道,留下一个谜团,让黎空自行去探索。乐实这样说必定有他的原因,因此黎空没有追问下去。

闲聊好一段时间后,一通电话中断了这一切。乐实接过电话后,表示自己必须要准备去下一个地方工作。黎空知道现在已经不适合打扰他们,故识趣地告退了。事务所因着三人的离开,变得清静了许多。

“卓哥,感觉上你对他们隐瞒了不少事情呢。”

“蓝发少年还不适合知道那么多。时机到了,我就会告诉他了。”

事出必有因,艺朝并没有对乐实的决定过问太多。

蔷没有特定的工作时间,成员们皆是收到委托才出动。对艺朝而言,今天的工作已经结束了。他将白色外袍脱下,折好并收入背包里,离开事务所,往自家门前走去。

乐实关闭事务所的电源与大门后,拿起惯用的扫把,哼着歌走向下一个工作地点。

*****

黎空觉得自己亏欠了晓晨许多,还险些让她处在极度危险的状况中,为了弥补她,决定作为一名护卫,把她安全送回家。

“真的很抱歉,我一直拜托你做那么多事情,却没有好好的回报你。”

路途上,黎空向晓晨致歉。对晓晨而言,这并不算什么,自己能为好友的哥哥帮上忙,是值得让她觉得光荣的事。而且晓晨知道,黎空拜托她的所有事情,都是为了桑晴而做的,晓晨更没有理由去拒绝。

晓晨扑哧地笑了,对于黎空太介意这些小事而笑了。

“回报早就有了,你们的出现就是最好的回报。”

晓晨细声嘟囔,脸上的笑容是如此地纯粹,是如此地灿烂。

细小的声量只让黎空的双耳捕抓到一小部分的内容,为能够清楚晓晨到底说了什么,黎空请求晓晨重复那一番话。遗憾的是,晓晨的双亲已经站在门口迎击她的归来,黎空只好挥手向她道别,目送她进入家门后,迈步走向自己想要去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