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辉启城之录 - 仅存神族

夏血瞑≪神眷术士录≫  - 发布于2017-06-14 6:08:26pm

奇幻·玄幻


久久未能回神过来的三人只能用着震惊无比的表情瞪着眼前理应是残垣断壁、几乎风化的遗迹才对。然而出乎预料的,他们所看见的仿佛是另一个世界,一个让人感觉特别美好的异世界。

要不是他们所站着的这类似入口的地方有五块雕刻清晰,十分眼熟的徽记如石碑般的物体伫立着,说不定他们真的会以为他们闯入了所谓的异世界,另一个次元空间之类的地方。

先不说这,重点在于这里他妈的根本不是什么失落遗迹!!

不,应该说这他妈的是失落遗迹没错,但不知道为什么这里有人居住,而且还有什么云雾缭绕、绿茵草皮、五彩花朵……最离谱的是还有一座类似宫殿却不怎么繁华,感觉就特别朴素又显得格外庄严。

身着白色衣裳,宛如祭司袍但比起祭司袍要复杂一些,外面还加了一套类似外衣的衣料的青年一双夹杂灰色的白色眼瞳怔怔然地看着他们三人好一会儿后,慌忙地从袖子里取出竹筒往上一抛。

“碰!”

像是烟花但又不像是烟花的火花四射。

那是一种警示。

“该死的消灭者真的找上门来了!大家,立刻开启遗迹大阵,把石像护卫都给叫醒!”很明显身份是重量级的青年随便的挥挥手就张开了跟司湫语类似的屏障,警惕地瞪着他们三个。

完全没有那个机会辩解的司湫语三人很快的就被待在这里的人们给包围住,其中有几个似是核心人物的人正在准备启动某种阵法。

璀璨的五色光线连接起来形成某个图形,宛若帘子般撒下来连同宫殿在内都保护起来,一群熟悉的遗迹护卫全都蹿了出来,准备对他们下杀手。

“石像护卫听令,立即歼灭这三个人!”

青年发号施令,对石像护卫下达了死命令。

深晓石像护卫能耐的谭楚唯别无选择,只好划出他的冰雪术式,试着用自身的天赋暂时抑制对方的攻击。

冰蓝光芒闪耀,些许的寒意不算冷得透骨。

此时原本精神方面有些虚弱的司湫语才闭上眼一会儿,意识立刻被取代。但由于司湫语用了不该用的术式,所以身体方面可能不会好到哪里去。

“你……?”繁枫黎第一时间就注意到司湫语不是司湫语,而是弒溡斔。

刚获得身体主控权的弒溡斔先稍微适应了一下这还有些虚弱的身子后,轻轻用手指虚空点了一下,一个被荆棘缠住宛若王冠般的银白徽记自动成形,悬在空中一动也不动,就那银芒闪耀得让那一群人都瞪大双目,满脸写着难以置信。

完全没见过这个徽记的谭楚唯却皱起了眉头,神色复杂地看着弒溡斔。他大致上能猜得到那是神族的徽记,而且应该是王族的徽记,要不然徽记的图案不可能是王冠。

“殿下……是斔殿下!!”

“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

“神迹啊……这就是真正的神迹!”

“吾等的殿下终于归来了!!!”

喜悦与伤感交加的人们都跪了下来,行的还是从未见过的礼,估计是所谓的古礼,毕竟古礼的传承不完整,所以真正会行古礼的人并不多。

在听到那群原本想要攻击他们的人们提到了“殿下”之后,谭楚唯已经搞清楚这个原本应该是遗迹,而且还很有可能是他们有史以来找到的最大的失落遗迹里住着的这群人究竟是何等身份。

传说中消失的神族。

没想到神族竟然还存在于这世上,虽然人数不多,但神族的的确确是真实的一个存在。

“诸位请起,勿需多礼。”弒溡斔作为神族殿下,说话的时候也要端庄严肃点,不能随随便便,更不能有玩笑的语气。

他很清楚神族的毁灭给仅存的神族带来的后果,所以在面对眼前这些幸存的族人,他多少也会感到悲伤。

神族在如今的世道上,也就是个传说,更不会有多少人知晓神族的存在。不过,即使没有神族,还是有稀少的天族代替暂时掌管仙班。

接着下来弒溡斔出面替谭楚唯和繁枫黎解围,然后询问为何这处遗迹会变成这样以及还有多少神族尚且存在于这世上。

如同村长般的青年把其他人的都叫下去,亲自迎接弒溡斔三人到自己的小屋,奉上茶水侍候并缓缓地道出这个失落遗迹以及他们这人数不过二十左右的神族幸存者的事情。

一开始这里的确是失落遗迹,甚至遭到了严重的破坏。所幸的是这个遗迹比较大,被派遣过来的消灭者恰恰只有一位,故此破坏得不完全,需要花上一些时日才能真正消灭这个失落遗迹。

就在那消灭者很努力地破坏遗迹之时,负责带领大战之后侥幸活下来的二十几个神族的青燐将神,昧鴲(zhī)燐打算躲到他们神族成了遗迹,那座最大也是最重要的祭祀殿堂。

没想到才刚从漩涡踏入就遇到消灭者正在大肆破坏,昧鴲燐当下就直接号召仅存的二十几个神族把消灭者打趴,甚至把消灭者给除掉。否则,被放走的消灭者会带来更多的消灭者来摧毁这里。

由于他们需要一个安全地方,再加上流落在外实在太久、太久,久到都不记得时日,差点都忘了本身是神族这回事的昧鴲燐等人就这样在这个失落遗迹安定下来,顺便还为漩涡下了强大的禁制,让消灭者无法进来。

即使进的来,恐怕也出不去就是了。

听完这一整个经过时,弒溡斔有些乏了。他本来就不能长时间控制这副身体,必须不断地跟司湫语交换意识。尽管说还有更多事情想要详细问清楚,但弒溡斔已经带着司湫语的身体倒下,熟睡过去。

昧鴲燐愣了许久,一时间还真是反应不过来。

“抱歉,他累了。呃,虽然这事情不应该由我来说,但我想还是告诉你一声,好让你有个心理准备。”谭楚唯无奈地搂着昏睡中的司湫语,静静地看着昧鴲燐如此说道。

困惑地看着很显然是人类谭楚唯好一会儿,昧鴲燐已经笃定这个人类是无害,也不具有任何危险性。

“请问你想告诉我什么?”昧鴲燐很有礼貌地问道,尽管他其实对有点不在状况内,感觉疯疯癫癫却有着孩子般心性与纯净黑暗力量的繁枫黎较为感兴趣。

略略迟疑了一下下,谭楚唯露出了一抹苦笑。

“你们的殿下弒溡斔还没完全恢复,待会儿醒过来的也不会是你们的殿下,而是神眷司唯一后人,司湫语。”

此言一出,昧鴲燐整个人呆住了,满脸写着难以置信,但这难以置信似乎有些微妙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