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卷三:冒險者公會 - 4-5 討伐

哈爾米≪誰說短命不能當劍士≫  - 发布于2017-06-15 9:11:39pm

奇幻·玄幻


我抬起視線,巨大軀幹遮蔽的午後陽光形成面積頗大的樹蔭將我籠罩其中,宛如置身於夜晚。

眼前的樹人目測20米高。

第一眼看見它時,我壓根沒想過“討伐”這兩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字眼。現在再仔細想想,青銅劍大約90厘米長,我的身高也只有178厘米左右。就算我踮腳拼命將長劍舉高過頭,總長度也不超過3米。

所以說,要討伐這棵高聳入雲、皮如鋼片的巨樹,真是天方夜譚、癡人說夢。

但……現場情況說不上樂觀,周圍頻頻傳來激烈的打鬥聲與讓人心寒的絕望叫喊。視線掃過,只見眾人臉上神情越加凝重。

長時間陷入持續放大招的高強度戰鬥,就算是身經百戰的冒險者也吃不消,更別提參加選拔的三名考生。他們可以撐到現在還不倒下已經很厲害了。

就連大放異彩的大劍男和黃髮男,此時也略顯疲憊。

大劍男揮劍的幅度越來越小,纏繞在劍刃上的火焰如同風中之燭,彷彿一旦強風襲來,火焰便會無力熄滅。

黃髮男閃電般的速度逐漸變慢,也可能是我的眼睛已經習慣了他的速度,漸漸可捕捉他的身影。不過比起普通人,黃髮男的速度還是相當快。

也許,大家心底某個角落可能早就放棄援軍的到來吧,再說是否真有援軍也是個未知數。雪繪離開到現在完全沒消息,我們又沒辦法得知外面的消息。

我甩開無謂的念頭,眼下要擔心的是我能不能做好這件只有我能做到的事。

我站在吉爾指定的位置上。他屈膝,雙掌平穩壓在地面,詠唱著我聽不懂的咒文。

就我所知,吉爾的大地魔法威力雖強,但發動方式極為不便,雙手不接觸地面便發動不了,咒文更是相當冗長,這在分秒必爭的戰鬥裡可是致命傷啊,敵人可不會安靜等你念完咒文後才攻擊。

要是可以不詠唱便發動魔法,那該多好。

在想著這些雜七雜八的事情時,我無視腳下傳來的頻頻震動。短短四十分鐘裡,先後體驗不同級別的地震晃動,身體早就麻木了。

「上咯,啟人。」

我拔劍出鞘,回應:「來吧。」

聽見我的回答,吉爾釋放魔力,雙掌下方激出強光——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什麼什麼什麼!這是什麼啊啊啊啊!四周景物不斷往下墜落……不,是我腳下的土地與周遭土地分離,化成平台獨自以恐怖的速度往上升高!

從上而下的風壓將我固定在平台上,我花了數秒來習慣升高的速度,轉以單膝跪地的姿勢來穩住身子。眨眼之間我便來到超越競技場的高度,視野頓時開闊起來,整座亞尼城的面貌盡收眼簾。還來不及仔細觀看,所有建築猶如螻蟻在我腳下形成排列有序的黑點,唯一仍可辨認的建築只剩下東城門附近的白色鐘樓——

「哇啊!」

持續上升的視線忽然停止,腳下的平台無預警崩塌,我因慣性力滯留在空中半秒鐘,隨後地心引力像是提醒我它的存在,用盡全力把我拉往地面。

我環顧四周,左邊是巨樹的軀幹,其餘則是空無一物的半空。這裡少說都有五層樓的高度,摔下去必死無疑。

我迅速伸手捉住就在我面前的深褐色樹皮,可樹皮像是塗上一層潤滑劑,異常滑溜,完全捉不著。

幾乎是同一時間,右手的青銅劍猛力刺向樹皮,想藉此將劍作為救命的繩子,停止往下墜落的身體。可惜事與願違,耳裡傳來鏗的一聲巨響,從劍柄傳來反彈的衝擊,稍微麻痺了右手。

完了。

腦袋突然一片空白,什麼也想不了。

我背部朝下,雙眸盯著俯視我的那雙黑色瞳孔,瞬間明白。

將平台破壞掉的兇手,是巨樹。

哼哼……頓時覺得自己非常可笑,竟然認為只哼曲不動身的巨樹會乖乖讓我們爬到它頭上去,破壞它的養分管,同時也是破壞它的生命來源。它原本就是魔物,遇上想要對自己不利的敵人,戰鬥是唯一的選擇。

於是,動手破壞平台,讓我這個敵人無法繼續爬往高處接近它的核心。

對自己的輕率感到無言,忍不住再次嘲笑自己……

「啟人!站好!」

「咦?」

細微的吶喊從下方傳來,我往底下看去,一個新的平台正氣勢磅礴地往我升來!

念頭一轉,我使勁力氣改變身體的方向。好不容易面朝底下,正試著以雙腳朝下的姿勢迎接新平台時,胸口和肚子卻遭到猛烈的撞擊!

新平台完全不理我死活,就是一個勁要往上升而已!

我以面朝下、大字型的姿勢,任由新平台將我帶向高處,耳邊呼嘯而過的刺耳風聲,速度比起剛才快了許多,風壓大得我無法起身。

再一個忽然,不意外的,升降停止,感知到危險的巨樹再次破壞平台。我趁平台還未完全崩塌,腳下一蹬,在最後一刻離開崩塌的平台。

新的問題來了。

我跳向空無一物的空中,落腳點是要站哪裡?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毫無疑問,我又墜落了。

此時,我的視線角落瞄到有個黑點迅速往我靠近——是新的平台!

我重新落在新的平台上。

巨樹似乎沒料到我竟會那麼快又來到剛才的高度,它愣了一下,隨即揮動彷彿一棟公寓大小的粗厚手臂往我襲來!

這次我看清楚了!

在它破壞平台的前一刻,我使勁往左上跳,來到他右胸口的高度。

儘管腳下沒有任何立足點,但我知道、我相信,新的平台會接住我!

因為底下不斷使出大地魔法的不是別人,是吉爾!

「喝啊啊啊啊啊啊!」

高空閃過一抹銀光,青銅劍揮出美麗的弧度,特瑞恩樹皮上浮現淡淡紅痕,手中也不再傳來反彈的麻痺感。

看來如鋼片硬度的樹皮只局限於胸口以下而已,我猜測巨樹這魔物或許從沒想過有人可以來到它胸口處,所以越靠近頭部的防禦便越弱?

身體剛要開始墜落,另一個平台再次完美地接起我。

巨樹再次揮動右臂,寬大的面積加上由右往左的揮擊形成強力風壓,迎面襲來。

此時,夢幻的淺藍色光芒溫柔包覆青銅劍銀色的劍刃,我的背部感覺像是裝上了噴氣裝置般被用力推了一把,「音速炸裂!」

青銅劍宛如流星劃破空氣,拖出一道蒼藍尾巴,直擊巨樹深褐色的軀體。

劍尖刺入至一半時停了下來,暴雷的咆哮伴隨暴風轟然響起。我握緊劍柄懸掛在掉下去足以粉身碎骨的高空,接著手腕一轉借力使力,前空翻的同時抽出劍柄將自己往上甩。

來到了特瑞恩下巴的平行高度!

新的平台像是與我產生心靈感應般,恰時出現並把我接住,沒有停下的時間,徑直、迅速地繼續往上延伸。

我的心臟激烈跳動,呼吸開始急促,遠方的白色鐘樓早已消失,映入視野的是亞尼城外的曠闊草原,右邊是茂密的森林,左邊是……斷崖?

斷崖下面怎麼會有雲朵……

「嚕嚕嚕嚕!」

意料之外的景象讓我一時看得入迷,沒注意到身後的巨樹。它放棄一貫的手臂橫掃攻擊,轉而張開如無盡黑洞般的大嘴,欲把我連同平台一併吞下。

生死一瞬間,腦海閃過至今為止回憶起的劍技。

【交叉二連擊】,攻擊面積不大,抵擋不了巨樹直徑超過一米的大口。

【旋風斬】是橫向範圍技,不行。

剛剛想起的【音速炸裂】?不,那是直線型劍技,同樣也無法解救我此時面臨的險境。

特瑞恩張開的大口雖然橫向直徑很長,但上顎與下顎則在我奮力跳起還能勉強攻擊得到的範圍。難道就沒有什麼劍技是往上的嗎……

像是回應我的疑問,青銅劍閃現點點綠色磷光。磷光迅速凝聚起來,噗一聲形成烈焰,環繞在劍刃上……好漂亮。

雖然大劍男也可使出火焰斬擊,但那是勢不可擋的銳利火焰,顏色暗沉卻蘊含強大的破壞力;相反地,青銅劍上的綠色火焰宛如流水般溫柔,不會過於猛烈且讓人感覺舒服,與重視速度與力量的劍士形象相符合。

我想起了……想起火焰劍技的名字,是我現在需要的劍技。我任由喉頭湧出的聲音將其名字隨著揮動長劍的右手吶喊出來。

「昇、龍、斬!」

儘管巨樹的怒吼淹沒了我的聲音,劍刃上的火焰卻不滅反增,膨脹了一倍左右,包覆著熊熊烈火的劍刃在巨樹的上顎劃出一道S型傷口,使它大大往後仰並發出痛苦的悲鳴。

突如其來受到的巨大傷害,它開始胡亂揮動巨大的雙臂,我腳下的平台瞬間遭到瓦解。有了前面的經驗,我早已跳往空中,來到與巨樹右臉頰同一水平的高度,等待吉爾的新平台。

來了,腳尖踩上,沒有喘氣的餘暇,幾乎同一時間平台再次瓦解。

跳起,視線對上那雙骨碌碌的黑色眼珠。

新平台再次接住我,跳起,崩塌,來到巨樹左後方。

這是巨樹的死角,它沒辦法攻擊我。正確來說,它的速度已經跟不上我和吉爾的配合了。

最後的平台。

施術者像是聽見我的心聲,平台微微傾斜,往巨樹頭上伸去。雙腳以平台作為踏板,全力跳起。騰空的瞬間,心情異常輕鬆,身體彷彿不受拘束,在空中自由飛翔。

享受一逝而過的短暫自由,視線往下挪。巨樹頭上中心是空心的,理應是腦袋的地方露出一片鮮嫩綠草鋪滿的空地,在空地的中心處有根粗厚的管子正在散發亮眼光芒。

我落在草地上順勢翻滾數圈,減輕著地的衝擊安全著地後,來到高度與我相去不遠的發亮管子旁。

毫無疑問,這應該是吉爾說的“養分管”。

與巨樹深褐色外表的樹皮完全不同,一層淡黃色的外皮從根部完全包覆養分管,隱約可見數根綠色細管上下起伏,就像是在呼吸那樣。

……總之,破壞養分管就行了吧?

手起刀落……不,手起劍落。

一個斜斬揮出,比我預想還要容易砍進養分管,劍刃從右下角破管而出。

養分管一分為二。

「喔嚕嚕嚕嚕嚕嚕嚕!!」

怒吼,意料之內。

腳下傳來劇烈晃動,也是意料之內。

一大團熱氣從養分管中爆發,將我噴飛至巨樹體外,意料……之外!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