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辉启城之录 - 屠城前夕

夏血瞑≪神眷术士录≫  - 发布于2017-06-17 12:31:52am

奇幻·玄幻


天际出现了一条条由银白光线形成的某种诡异唯美图形。仔细一看,那仿佛是一种世人不曾见过的徽记,哪怕是妖魔都认不得,除了一些活了很久、很久的妖魔方才认出那是属于谁的徽记。

黑暗教廷这里,神秘的教皇一抬头就看到了那个银白徽记,当下震惊得弹跳起来,心里一阵慌,更多的是难以置信。

他没想到说会再次见到这个足以令他濒临崩溃边缘的徽记,属于那个人……那个神族的徽记、象征!

不行……不能再拖了,必须立刻进行那个计划!

“教皇陛下?”负责侍奉教皇的总司铎有些心惊地唤道,因为她从未见过教皇这副模样。

“传我令下!!立即进攻辉启城,毁掉术士管理总协会!!!毁掉辉启城!!!!!”

教皇疯狂地大叫,但下达的指令是如此的清晰,也让所有成员们都听得见。

无论如何都好,他都不会再让任何一个人或妖魔或该死的神族妨碍他的野心,绝对不会再犯同一个错误!

***

深藏在险峻深山某处,消灭者组织都注意到了天边的异象,更认出了那是一个徽记。

身为消灭者的首领,他知道事情不妙,更知道无法继续进行最初的计划。

“首领。”

“我知道,他回来了。”

皱着眉头,仰望天边那熟悉的徽记,他只能紧握双拳,眼里写满了不甘心。无论多少次都好,消灭者存在的意义就是消灭任何与失落历史有关的一切。

为了消灭失落历史,为了不让这个世界所埋藏在最深处的真相曝露,消灭者是必须存在的。

如果要阻止这一切,就只能先消灭最重要的那个人。

“行动吧。黑暗教廷那边,估计也开始进行他们的计划。”副首领淡淡地说道,也不知道那张无表情的脸孔后面想的到底是什么。

冷哼一声,首领披上了灰色的披风,拉上面纱遮住半张脸孔。

“全员出击,前往辉启城。这一次,吾等必须屠城。”

只要阻止那个真相被挖掘出来,就能保护这个世界。

对,只要消灭那个人,那个知晓失落历史的真相,同时也是失落历史的开端的——

神族第一殿下弒溡斔,必须死。

***

辉启城南部,还留在这森林里的宣清凛和柯水竹可说是亲眼看着那道银白光芒直射入空中再形成某种徽记。那是宣清凛许久不曾见过的徽记,也是一个他最怀念的好友专属象征。

完全没见过也不认识这个徽记的柯水竹不解地看着宣清凛,因为他认为他的这个搭档绝对知道这是什么。

“弒溡斔回来了,神族也会跟着一起回到这个世界,然后我就可以安心离开。”宣清凛平静地说道,眼神之中却带着淡淡的哀伤。

柯水竹沉默,伸手轻轻把宣清凛拥入怀中。

就在此时,翠绿漩涡出现了古怪的裂痕,裂痕逐渐扩大。柯水竹一看到这古怪裂痕,第一时间就是搂着宣清凛远离这感觉不太对劲的漩涡。

果然,漩涡爆炸,翠绿的碎片飞散开来。

紧接着,一个小村子冲破迷雾般地出现在他们俩眼前。当迷雾散去之后,一群穿着显然与这现代不太相同的人们茫然不解,似乎不太明白为何他们会被森林包围。

“哟……我回来了。”司湫语顶着一头貌似会发光的银色碎发,身体轻盈地落在宣清凛和柯水竹身前,脚仿佛没有碰触地面。

闻言,宣清凛抬眸对上司湫语的眼眸,轻轻一笑,“嗯,欢迎回来。”

紧接着司湫语就直接把宣清凛拉走,不让柯水竹跟在身边,两个人到一边去不知在聊什么。反正柯水竹也不怎么介意,他反而来到谭楚唯和繁枫黎身边,用眼神询问发生了什么事情以及这小村子又是怎么一回事。

先不说这小村子,那很明显是祭台的东西又是怎么一回事?

“说真的,我也有点懵。不过,小语还是小语,只要记住这个就好。”谭楚唯无奈地说道,然后就去把昧鴲燐拉过来介绍给柯水竹认识认识。

昧鴲燐一头雾水地被拉过来,看到柯水竹的时候他立刻发现到什么,惊诧不已,却没解释他到底从柯水竹身上发现了什么。两人握手当作互相认识后,昧鴲燐正打算介绍这小村子给他了解一下之时,宣清凛忽然跑过来抓住柯水竹的手臂。

突如其来的状况不仅仅是谭楚唯他们被吓到,就连原本还跟他聊着要事的司湫语都吓了一跳。

宣清凛这是怎么一回事?

“……不要太亲近。”

“凛……你这是在吃醋吗?”

“吃醋又怎样?”

“真难得可以看到你这副样子呢。”一把一开始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声音响起。

几乎是同一时间,他们齐齐朝着同一个方向看去,但所看见的是个白发赤瞳的少年,而且身上频频散发着与这个世界不符的特殊气息。

在看到这少年的那一瞬间,宣清凛和司湫语都愣住了一下下。

他们俩脑子里都在想着同一件事……

“为什么你会在这里?!”司湫语有些惊恐地问道,毕竟这少年并非普通人啊。重点是,这少年身份特殊到了极点!

微微歪着头,少年便道:“灯火重新点燃,我顺道过来看情况。”

“这种事貌似不是你负责的吧……”宣清凛的额上挂了好几条黑线。

“你家冥王又跑去风花雪月了?”司湫语也明白了什么,苦笑不已。

少年轻声一叹,扫视了其余人各一眼,最后视线还是停落在司湫语和宣清凛身上。

“友情提供的情报,要听吗?”

“诶诶?不会吧?炽翼你当真……要透露小情报给我?”司湫语满脸写着难以置信,毕竟眼前的少年的性子,他也是很清楚的。

好歹在冥府的时候也是有交情的,再加上跟宣清凛关系匪浅,故此他在冥府里也有一定的人脉。

少年无视司湫语的难以置信,淡然地说出黑暗教廷和消灭者准备进攻辉启城,打算进行屠城之举,把这原是神族祭祀殿堂遗迹的小村子直接摧毁。

得到这情报后,司湫语沉默片刻。

然后他看向宣清凛,而宣清凛也沉默地点点头,就这样抓着柯水竹扔了一个传送阵就离开这里。至于司湫语心情沉重地看着自己的族人,还有养父与友人,良久之后,他诚心诚意地拜托大家帮忙保护辉启城。

神秘的少年也不知是在何时不见踪影,但他已经带来了非常重要的情报。

现在,就得看他们如何保护辉启城,不让这个城镇惨遭屠城的命运。

而这场护城之战的结果,鹿死谁手,仍未揭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