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闇夜厄臨卷一 - 卷一之九十一、九十二

妄翔≪闇夜厄臨≫  - 发布于2016-11-05 6:36:36pm

奇幻·玄幻


1-91

「然後老爸你就要走了。」慈輕輕補充,所有人停頓了下來。「是吧?」

「當然,我也該走啦!也不想想我已經多大了?更何況,總覺得有什麼人一直在催我走。」瑟西抬手,又輕輕放下。

「傳說中的那個召喚嗎?聖階後就會被世界趕走,那個傳說是真的?」雷吼吃驚的問,瑟西搖頭:「我也不能確定,但總是沒問題的,別忘了我是誰?我可是你老爸。」

討論持續進行,知道瑟西要離開後還帶著沉重的氣息,永遠離開。

噹!噹噹!噹!響徹雲霄的鐘聲在凌晨準時傳遍整個城市,渾厚的鐘聲洗滌了一切,過去的困境、不滿,都將隨著鐘聲遠離,對人類是如此,但對於早已沒有了未來的亡靈,這又是另一場酷刑。

“嘰!吼!嗄!阿!”厄臨這輩子聽過的慘叫聲很多,但滿城同時響起這樣的聲音,甚至連鐘聲都掩蓋過去,那是打從心底掀起的夢魘,足以讓聽見的人全數崩潰,這是靈魂被強行淨化的悲鳴。

鐘響了整整三分鐘,而哀號也隨著鐘聲的浪潮不停起伏,鑽入耳中、心底,尤其靈魂之音本來就作用在心靈之上,這些共鳴的靈魂之力不停的敘述著臨死之前的痛苦、不甘,讓厄臨只能躲在被窩裡面,徒勞的蒙住頭捂住耳朵,卻怎樣也躲不過那催魂的哀鳴。

「呼!呼!呼!」直到鐘聲過去,厄臨才從被子裡爬出來,滿身的汗水,攤在柔軟的被子上,全身無力。

”出來吧!聖音結束了。”雖然手下的幽靈已經不會被普通的陽光影響,但是這種附帶著強大的光明法則的鐘聲也不是他們可以抵禦的,這也是為什麼明明城市人口那麼多,卻沒有變成鬼城的原因。

但只有城市才會有洗滌的聖音,也因為這個可怕的聖音激起了全城沒有本事凝聚成型的靈魂最後的哀號,才會讓現在這個應該是世界上唯一一個亡靈聖者願意乖乖工作,天知道,厄臨一開始根本不想管這些亡靈的事情,但多送走一個亡靈過年的時候就可以少聽一種哀嚎,讓厄臨不得不好好努力工作。

“辛苦了,闇夜聖者。”助手幽靈蘭自桌上的盒子中竄出,拿起毛巾幫厄臨拭去汗水,其他幽靈各自回歸本位工作。

“小子,你怎麼了?”劍靈納悶的問。”阿剛才怎麼會搞的這麼可怕,那聲音真是夠了”

“以前,那些亡靈聖者怎麼處理的?”厄臨滴著汗,虛弱的問。”再這樣下去,我會瘋掉。”

“誰像你這麼笨?他們都躲到沒有聖音的地方去過年啊!反正亡靈聖者陰森森的,根本不適合住在城市裡面,而且城市裏面有聖音,代表這裡是光明神大人的地盤,雖然不會因為這樣有什麼不良影響,但是光明魔法對幽靈處理的方式一向很粗暴,所以跟冥神大人很不對盤,連帶著亡靈聖者也很少跟他們有關係,而且,以前也沒這麼吵。”

1-92

翻翻白眼,問也是白問,能走他早就走了,誰還要在這裡每年來一次?而且聽說在過兩年後的新年會有一次大祭典,每十年一次的大祭典,到時後一定會有更可怕的影響,厄臨現在已經開始計畫該怎麼逃走了,這誰受的了阿!

“你怎麼都不會被影響?”厄臨不甘心的問,就連幽靈也會被影響,所以厄臨才找了一個大玉讓他們躲進去,玉可以保存他們的靈魂力量,也就是隔絕了內部的靈魂能量與外界的交流,當然也可以讓他們躲開這些哀嚎,只可惜他是人,不能跟著躲進去,只能每年怪罪自己為什麼還沒死,要受這種折磨。

“什麼沒影響?那個聲音吵死人,怎麼沒影響?”劍靈抱怨,厄臨只能忍住暴怒繼續問話。”我是問,你怎麼沒有像我一樣?”

“哪樣?”劍靈真的不明白,為什麼每個亡靈聖者都怕聖音怕的要死,雖然噪音好討人厭,但有必要這樣嗎?

“算了!你不知道算是什麼生命,沒感覺到這種程度真是太過分了。”厄臨抱怨,然後癱軟在床上一動也不動,突然,蘭與劍靈同聲提醒,看向窗戶的表情是那樣凝重,厄臨也察覺到窗外那濃郁的黑暗之力以及其中混雜的靈魂之力,這就是那些傳說中的死靈法師?到想見識看看跟亡靈聖者有什麼不同。

迅速的站起來,拖拉著睡袍走到窗戶旁,輕輕推開窗戶讓外面冰冷地、夾帶的雪的風吹進來,也帶來了一束髮絲,定睛一看,門外飄著的是今天在路上預到的那個女人,頭上綁的髻早以亂了,而那具詭異的小孩臉上正拉出同樣詭譎的笑容,坐在那女人往旁伸直的手臂上。

「你喜歡跳舞嗎?要不要與我同行一段路?在夜中。」女人開口,平靜的聲音有如銀鈴響起,清脆悅耳,夜才是他真正自由自在的世界,精靈女子拉著小孩人偶,在空中跳起了舞蹈,那一瞬間,似乎可以看見一個森林中的美麗精靈帶著孩子在泉水旁跳舞,臉上樣起唯美的笑,在晨曦中、嗅著森林的芳香,但這樣的美好現在卻只能在夜晚中,在這人類的城市空中,讓舞者臉上的笑容蒙上陰氣,自由的髮不再隨風飛舞,而孩子也不能露出可愛的笑容,只能四肢僵硬有如提線木偶,踩著僵硬的舞步。

沉默了半晌,厄臨點點頭,抄了一張紙在上頭隨意寫了句話後,人跳上窗沿,踩上那女精靈操控的衣帶,在風中對女精靈彎腰邀舞,女精靈笑了起來,聲音更佳悅耳的將手交給厄臨,三人在空中一面跳著舞,有精靈的舞蹈,有人偶僵硬的跳著那來自祭典,野性的舞,也有優雅的華爾滋。

詭異且危險的舞蹈在城市的夜空中盤旋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