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第三篇:破灭的前奏曲 - 023.处分

一和≪数据次元≫  - 发布于2017-06-18 8:53:36am

奇幻·玄幻


今天本应是风平浪静的一天,本应是一如既往的早晨,本应是黎空久违地和桑晴一起享用早餐的日子,但圆桌骑士并不允许黎空这样做。

一通响彻银阳公立中学的播报,呼召黎空立马到学生会工作室会见圆桌骑士。按照这种情况,黎空认为这个呼召多半不是什么好事。即使他不愿意,都不能反抗,只好无奈地踏入这个令他觉得厌烦的地方。

“蓝黎空,你被退学了。”

未等黎空开口发问,这番话就从谢夏口中奔出来了。不单只是黎空本人,包括英季在内的数位骑士都对此感到讶异,毕竟这件事根本没有通过开会商讨。

难得的兄妹时间被打扰已经让黎空很不悦了,谢夏这番无厘头的言论更是召唤出埋住黎空骨子深处的青筋,让它们渐次浮现在黎空脸上。黎空久违地锁紧眉间,双眼直瞪谢夏,表达自己的不满与怒意。

“你这小孩又说什么梦话啊?你睡醒了吗?做这种重要的决定之前,你根本没有开会寻求全部骑士的意见,别以为你是骑士之首就能滥权,擅自作出决定啊!”

“酉之席,请注意你的发言。这是校规第五十二条:在校外引起打斗事件的学生将受到退学的处分。这是被列为‘严重’的纪律问题,一旦有人触犯了,无需开会便可以给予处分。”

“别跟我开玩笑了,这些事何时轮到你们这群骑士决定了?王老大还未吭声,你们就大吵大闹?你们知道什么叫规矩吗?”

黎空勉强地压抑着怒火。若这里不被结界包围,黎空早就把夕雨召唤出来,在这里大闹一番了。

谢夏以着一个嗤笑回应黎空。谢夏的眼神,像是在诉说着“你才是不知道规矩的那个人”,使得黎空内心的怒火提升到下一个层次了。

“骑士之首有权力代替纪律老师下达处分,这是骑士之首的手册里写的。”

这么荒唐的事,非詹主任一派的骑士们也是第一次听说。此话是否真实,还是谢夏说了算,因为看过手册的只有她和詹主任两人而已,加上手册在第一次会议结束后就被詹主任回收,根本没有人能确认里头的内容,更没有人知道内容是否有被篡改。

不管怎么说,黎空可以说是无力回天,现场根本没有任何人能够驳回退学处分的发言权。

谢夏在心里笑得见牙不见眼。黎空从选拔期间就妨碍她,还在昨日让她一度颜面无存,今日终于能将积累的怨恨一次性清空,没有比这件事更值得让她高兴了。只要黎空乖乖接受这个处分,一切都结束了。

说到底还是黎空,要他如此轻易就接受这个处分,几乎是不可能的事。

“难不成有人性骚扰我的妹妹,我就只能眼睁睁让他继续,而不能教训他一番来保护妹妹吗?难道你们圆桌骑士就只会听片面之词,而不知道何谓详细调查吗?”

谢夏听后,觉得自己的立场再次受到挑战,其表情透露出她内心有少许不悦。

“那你有何证据证明有人性骚扰你的妹妹?”

“那你又有何证据证明没有人性骚扰我的妹妹?”

黎空习惯性地反问谢夏,瞬间让谢夏哑口无言。

黎空要提供证据是极度容易的,因为情书的信封目前正放在他的背包里,里头还装有情书的“残骸”。只要将证据拿出来就行了,可是这样却消除不了他心中的不满,故他特地挑衅谢夏一番来发泄。

“这么说的话,我们应该先对性骚扰的犯人下达入狱的处分吧!连办事的秩序都搞不清楚,所以老子我才说小孩子不适合当骑士之首。”

“同感,还是先把性骚扰的犯人揪出来处置后,才决定要如何处理黎空。性骚扰可是最严重的纪律问题,应该优先解决。”

身为巡察员的伊丽莎白比在座任何一个人都要熟悉校规。这番发言可谓是最强的助阵。预料之外的发展,把谢夏的计谋给推翻了。即使是这样,她也不会放弃,不会放弃这个能够将黎空铲除的大好机会。

“那么,就投票决定吧!认为先处理性骚扰者一事的请举手!”

走投无路之际,谢夏使出的伎俩完全在英季的预料之内。即便他知道,却没有任何阻止谢夏的强力手段。唯一能做的,就是举手,然后瞪着坐在他对面的花泽,逼使她一起举手。

花泽感觉到英季那炽热的视线,本来想要投废票的意图马上被烧成灰烬,乖乖地举手赞成这件事。英季已经尽人事,剩下的就是听天命了。

投票的结果,其实在投票之前就已经出炉了。十一人的骑士中,只要詹主任一派的骑士全部放下手,不论花泽是否有举手,反对的票数绝对会比赞成的票数多。英季早就知道结果,但他还是想要尝试改变现状,不要让一切都如同詹主任的计划那般进行。

“哼,反对票比较多。那么性骚扰者的事件就延后处理!赞成现在就对蓝黎空进行退学处分的人,请举手吧!”

花泽本来就没有要举手的打算,这回不必英季“提醒”,她都能作出相对的判断;孟曏清楚知道现在的情况,况且黎空对他来说是能对付詹主任一派的一个存在,决不能让黎空就这样被退学,放下手是他作出的决定。

算上花泽与孟曏,放下手的只有仅仅五个人,还需要多一个人才能够让黎空不被退学,可惜剩下的人都是詹主任一派的,会回心转意的人恐怕没有。

英季再次瞪人,希望可以给予其中一人压力,逼使他放下手。

“这怎么可能?”

不可思议的事发生了。举手的人比预想中少了一位,这意味着反对票有六票,黎空被退学的处分无法实施。

并不能将一切功劳归于英季,没有举手的人不是英季所怒瞪的炜纹,反而是坐在他左侧、一直被他忽略的国子。从第一次会议到现在,国子的发言次数为零,一直都是保持沉默,不对任何骑士的意见作出回应。她在会议期间只有数个举动:聆听、举手、放下手。她的存在几乎早已被众人所遗忘了。

谢夏对国子的举动感到不满,心中满是“为何国子会倒戈”的疑问。会议期间并不适合将这些私人的疑问抛出了,谢夏只好在会议过后再去质问国子。现阶段要处理的,还是要让黎空消失于这所学校。

“所以,我现在可以离开了吗?我跟妹妹的吃饭时间可是很珍贵的。”

黎空还未等谢夏回应就已经转身了。正要迈开步伐之际,被谢夏的话给叫停了。

“你涉及在校外打架的事件暂时延后调查,现在我要勒令你暂时停学一周,好让你在家里反省自己的过错!”

黎空搞不懂要摆出臭脸表示不悦,还是要摆出惊愕的神情表示无言以对。

英季终于对谢夏滥权的举动忍无可忍,打算站起来徒手大闹一番之际,孟曏对英季使了一个眼色,希望英季能冷静行事。孟曏有这判断,也是基于黎空脸上并没有表露出要反抗的打算。

“我有一个提问。”

“尽管发问。还是你要交代遗言都没问题。”

“暂时停学的期间,理科生每月一次的‘特权’还是有效的吧?”

谢夏一震,她必须谨慎回答,因为这将决定黎空会如何使用这个特权——“圆桌骑士必须答应并实行学生所托付的委托内容”。以现在的局势,若谢夏回答不,黎空多半会马上使用特权,将暂时停学的处分撤回;若回答是,黎空接下来的行动也难以猜测了。

英季嘴角扬起了,低声嘟囔:“还有这一手,难怪你从一开始就那么从容。你还是如此擅长于有效使用这些规则,看来你并没有完全变成笨蛋啊。”

黎空不断通过视线给谢夏施加压力,希望借此让谢夏作出错误的判断。

“还是有效的。”

谢夏瞬间觉得轻松多了。黎空的视线在谢夏作出回应后,不再那么锐利。相反地,谢夏从黎空的眼中看见了重重阴谋,那张笑脸毫无疑问是在盘算着什么似的。

黎空潇洒地离开了会议室。

*****

“所以,你怎么不在第一时间叫我去骂他们呢?”

教务处里,王老师正在泡茶,招待这一位放学后没有去处的黎空。

王老师把茶端到黎空面前,黎空便将记录簿合上,并摆放在桌上。这记录簿是记录黎空曾经触犯过的校规,可是簿子里头还是留空,证明了谢夏对他下处分一事完全没有经手于王老师。

“如果我在那时叫上你的话,说不定我心血来潮而想到的计划就不能进行了。”

“你不是变成笨蛋了吗?怎么还有那么多鬼点子啊?”

王老师那不留情的吐槽,促使黎空将含在嘴里的茶都喷出来,难得在早上清洗干净的桌子又变肮脏了。

“谁说笨蛋不能有鬼点子的?我的坏主意是不需要用脑袋思考的,因为已经深深铭刻在骨子里了!”

瞧黎空那副理直气壮的模样,王老师只是以一个无奈的眼神回应他。尔后,王老师找了一块抹布,作为清理桌子的紧急措施。他随意将抹一抹后,将中断的话题延续下去:“这就是今天大龙没有跟你一起来的原因?”

“我拜托他帮我送桑晴回家。不过,我稍后才把计划告诉他,因为首要通知的人物,是王老大你啊。”

“所以你需要我做什么?”

黎空脸上的笑容是如此地诡异。黎空请王老师将耳朵凑到他嘴边的举动,更是让他的计谋显得更神秘。将作战的主要内容告诉王老师后,王老师脸上的笑意,几乎和黎空一模一样。

*****

除了教务处之外,詹主任的办公室里有着不为人知的另一场会面。

詹主任脸上满是不悦,倘若这次的计划成功,黎空这种时常带来不安定因素的存在就能永远从学校消失了。对詹主任来说,一切都是因为国子没有支持谢夏才导致的后果,故她在放学后将国子呼唤到自己的办公室里头问话。

响亮的巴掌声响彻狭小的办公室。詹主任的愤怒,通过这一巴掌清楚地传达给国子。国子知道自己犯下了失误,只能沉默地抚摸红肿的左脸。

“为什么不举手?”

詹主任咄咄逼人的语气,压迫得国子喘不过气来。国子自身并不清楚为何当时她没有举手,因此想不出一个很好的答案来回应詹主任,依旧缄口不言。詹主任高举左掌,国子因恐惧而下意识闭上眼睛,其身姿在詹主任眼中此刻就像是弱小的仓鼠那般。尽管如此,詹主任的手还是毫不留情地落在国子右侧的脸上。

“哼,即使你不从实招来,并不会改变我的计划。下一次可别失手了,想必你也不希望因为你自己的失误,导致家人再度陷入危机吧!”

国子的神情像是看见了骇人的事物那般,眼中传出无尽的恐惧,身体亦不听使唤地颤抖着。

国子的恐惧就是她不敢反抗詹主任的最好证据。知晓这一点后,詹主任不再追究国子今日所犯下的错误,但稍作提醒还是必要的。

“下一次蓝黎空进入学生会室的时刻,将会是他永远离开银阳的时刻!到时候,你可别失手了!”

“……是。”

国子柔弱的回应,詹主任能从中得知国子还无法完全清楚自己应该在圆桌骑士中站在什么立场。只要再多进行数次会议,国子一定会完全顺服于谢夏,詹主任是这么想的。

詹主任将国子打发离开办公室后,她在学校的一天就此结束了。

“谢夏,我们回家吧。”詹主任锁上办公室的门,对站在门口的谢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