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三头门1】血墙事件 - 二 挑衅

十幂安≪三头门≫  - 发布于2016-11-08 9:20:14pm

其他·同人


南宫蝶走在半熟悉的校园里,习惯性地四处张望观察学校的样子是否有变过。由于她来学校的间隔次数为实太少,虽记不得所有的校园摆设,但大致上的变化还是看在眼里的。

那么久没来校园散步,的确有几处地方更换了模样呢。

“你好……请问你是南宫蝶吗?”

突然,南宫蝶好像听到身后有人在叫她的名字。转过身,只见一个身材微胖的短发女孩正在很热情地向她打招呼。女孩身穿着校规里注明的校服款式,憨厚老实的气质配上接地气的大众脸,实在是无法从南宫蝶的脑库资料间隔里查询到任何有关女孩的半点记忆。

女孩见南宫蝶没有要上前迎合的样子就主动小跑到南宫蝶面前。她胸前那两座丰满的脂肪跟着小跑的节奏舞动着,这让身边几个男生垂涎了几口。

她跑到距离南宫蝶不到半尺的地方停下,由于身体的负担加上常年没有运动的习惯让她到终点时有点上接不接下气。调整好呼吸后,女孩用眨巴眨巴的双眼看着南宫蝶,像是在期待着南宫蝶的回应。

“对不起,我对你真的没印象。”南宫蝶句句属实。她也没有想要为了应酬而说出“好久不见”或者“我记得你好像是……那个谁?”的场面话。

女孩明显地失落了一下。“你不要再好好思考躲一下吗?那么快放弃思考是对一个人的不尊重呢!”她的语气里带了点撒娇的成分。

南宫蝶一开始就没有特别想知道对方是谁,为实称不上放弃思考或者对一个人是否尊重不尊重的。她只想直接果断地幻灭那女孩的期待。

女孩等了半晌都等不到南宫蝶的回应,原本还闪亮的双眼顿时暗淡下来,眼神里还带着水汪汪的泪珠。女孩似乎完全感受不到她这一出自导自演的奇遇情节已经让四周的氛围降到尴尬的极点。

南宫蝶站在原地思考着是否逃走。当她准备把脚转向课室的方向时,女孩拉住了南宫蝶的手腕。“小蝶,你真的太狠心了……我是顾雯敏啊!你忘了吗,我们在开学时见过一次面,你当时还扶了我一把,不然我早就跌下楼梯了!”

眼前的女孩一脸委屈地看着南宫蝶,哭诉着自己与她的一面之缘。

南宫蝶怎么可能会记得住只见过一面的人,更何况她还有轻微的脸盲症,像这样微胖的人的样貌,她最记不住了。

不过被顾雯敏这么一说,还真唤起了南宫蝶对她的少许印象了。她记得这个叫顾雯敏的女孩家境并不富裕,能进来学校也是因为成绩格外优越因此获得奖学金的关系,不然以她的家庭背景,根本支付不了这么昂贵的学费。

“哦,依稀有些印象。”南宫蝶冷淡地回应。她真的很想赶快逃离这个即无聊又浪费时间的碰瓷聊天。

南宫蝶很不喜欢与人交谈,也许是因为自爸爸去世以后就养成了常年待在家里足不出门的关系,导致她如今的个性变得有些孤僻。

“很高兴又再次见到你,那次之后就再也没在学校见到你,我还以为你转学了呢!不过能在这里见到你,我就放心了,我还想了好多报答你的方法!”

南宫蝶被顾雯敏的热情吓到了,还不自觉地退后了两步。她记得当时只是顺手把差点把自己绊倒的顾雯敏扶了一下,并不是因为他人口中所谓的正义感之类的。早知道会在再次踏入校园时遇到她,当时就不应该扶她了。要是有穿越时空回到过去的机会,南宫蝶当时肯定选择躲得远远的。

“对不起,我想我该回去课室了。上课铃声要响了。”南宫蝶假装看了下戴在左手上的手表。那是前几天龙叔新买给她 的。为了让自己的形象看起来稳重一点,只要出门比较长时间,南宫蝶就会戴着它。

“嗯,好的!我还要去找朋友,先走咯,待会儿见哦!”

说完,顾雯敏又屁颠屁颠地跑开了。

南宫蝶看着顾雯敏离去的背影,心里有种奇妙的感觉。眼前这个人土里土气的,简直像极了电视剧里那些经典的土包子。顾雯敏的身上带着乡村女孩本有的傻气,却又不会让人感到厌恶,反而还觉得她有那么一点傻得可爱。

南宫蝶又说谎了。她其实并不打算那么早进教室,而是选择走到学校的小花园的凳子上坐了下来,从书包里拿出刚买的漫画书,津津有味地读着。

“铃铃铃——”

上课铃声响起,南宫蝶合上漫画书准备回教室睡觉。这时,她倏地注意到坐在她对面不远处的树荫下睡觉的男子。对方看起来与他年龄相仿,而他比南宫蝶还要嚣张,听到钟声响了眼睛也没动摇一下,好像并没有回教室的打算。

南宫蝶被男子帅气的样子吸引了眼球,不过半晌,她让自己清醒回到现实,耸了耸肩膀,不再理会那男子。虽然南宫蝶并不是颜控族,但那男子所散发出来的气质让她对他产生了一种莫名的感觉,像是悸动,又像是沉迷。

离开的那一瞬间,她本想偷偷拍几张照片留念的,但想想之后,发现这样的做法实在是有损自己那傲娇得令人发指的个性,索性就作罢。

回到教室,里面一片馄饨,简直混乱的惨不忍睹。她原本的座位依然空着,依稀还可以从椅子和桌子的表面上见到一层薄薄的,灰灰色的东西。

当南宫蝶越过那些活在上流社会的孩子们时,根本没人注意到她。女生们几乎都在讨论着最近哪个名牌的新品和哪个明星的八卦;而男生们都在讨论最近哪个的游戏的高档装备和炫耀自己昨日与哪个美女约会的故事。

不过这样也好,没人会去打扰她平静的世界。每当南宫蝶处在这类自认没有意义的社交环境时,她都会把自己包裹在一个无形的保护层里,不愿让人接近也不愿让自己去与别人扯上关系。她此刻最希望的就是不被任何人注意到,放学时还可以让她像鬼魂一样无声无息地消失在学校的范围内。

可惜啊,今天的老天爷就宛如南宫蝶那般贪玩,好似唯恐天下不乱一样。就在南宫蝶刚把位子整理干净后,都还没把位子坐热,就有三个女孩站到南宫蝶的面前,好像要找茬一样。三个女生中有两个俗气的叉着腰,而另一个则抱胸歪向右边站着。

抱胸的女孩像是为首的,她站在女孩群的中间,一脸不削地看着南宫蝶,而其余两个应该是小跟班,只管安安稳稳地站在抱胸女孩的身后。

抱胸女孩了两下桌子的边缘,嘴角上扬歪头看着南宫蝶。

南宫蝶把耳机塞进耳朵,不想难得的雅兴就这样被吹毁,见老师还没进教室,她打算不理这群女孩,以为只要她们站到闷了就会自动离开。

就这样,一群千金小姐原本是要来欺负人的,可现在又被对方用沉默离开当做回应,简直犹如被对方打了几十个耳光一样。

这么被动的深受耻辱怎么能对得起父母平日里对自己的娇生惯养?绝对不可能啊,不然她们的面子往哪搁,就连回家说给父母当睡前故事都显得不精彩了。

南宫蝶见她们死要面子地在她的位子前站了好久,搞得她的心情开始烦躁起来。在南宫蝶决定冲动闹事之前还是先行离开会比较妥当。

可是那群女生就是敬酒不吃吃罚酒,想必是养尊处优惯了。很显然的,南宫蝶的每个动作都让那三个女生感觉自己像是被人无声地打了好多次耳,次次都威胁到她们的面子。

就在南宫蝶起身的那一刻,她们挡在了她的面前。

“啧啧,你就这么嚣张,难道你不知道我爸爸是谁吗?” 为首的那个女孩被南宫蝶的举动气急败坏。她用了最愚蠢的开场白,先是宣告自己的家庭背景有多厚重,以为这样可以给南宫蝶一个重重的下马威。

“你是新生吧,没钱买校服吗?你家是干嘛的,怎么连校服都买不起啊,还穿得这么寒酸。”站在左边的女孩继续冷嘲热讽。

班上的同学被眼前闹事的女孩们吸引了眼前,全部人都像是在看好戏一般地把目光都投向她们。南宫蝶瞥了一眼,只在他们的眼神中看到了耻笑和鄙视。

“我要是一个穷人,你在这里跟我说这些话,不就是在拉低自己的身份吗?”在南宫蝶眼里,跟她们对话根本不需要经过大脑思考,一点乐趣都没有。

南宫蝶站直身体。“不说了,这里很吵。干爹在家里唠叨我就算了,你们还没那个资格教训我呢。走了,不用送我。”她戴着书包绕过女孩们,敏捷地一个侧身,走出了教室。

临走前南宫蝶还不忘转头对女孩说:“虽然我并不是你口中所谓的新生,不过我还真的不认识你,这是我作为同班同学的失职,真是不好意思。当然,我也没有要记住你的意思,你就不用费心介绍自己了。”

她再补充。“但是,同学你可以帮我个小忙吗?麻烦你帮我转告老师,南宫蝶身体不舒服,要去医护室待一天。病情不严重,无需通知家里人。”

说完,南宫蝶向那女孩深意地笑了笑,接着,她看见那女孩的脸色由红润变得铁青,看来她已经意识到了南宫蝶是谁,而刚才她还对她那般嚣张跋扈,深怕已经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物。

南宫蝶很喜欢这样嚣张跋扈又得来全不费功夫的成就感,既让人气得咬牙切齿又却因自知身份地位的悬殊而不敢违抗。

不过,这还得感谢南宫蝶的祖宗流传下来的显赫地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