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三头门1】血墙事件 - 三 初遇

十幂安≪三头门≫  - 发布于2016-11-09 11:58:07pm

其他·同人


南宫蝶并没有到医护室去报道,而是回到刚才的公园,找了原本的位子坐下。她的目光下意识地四处张望,好像打从心里希望还能能附近找到男子的踪影。

不知道为什么,她很在意刚才那个在树下睡觉的男子,总觉得以前好像在哪里见过他。可这种错觉很快就在心里散去了,不管她怎么回忆,记忆里就是缺少了那部分。

找了一会儿,期待的身影早就不在原地,就连附近也仿佛感觉不到了气息。见树荫下空荡荡的,南宫蝶的心里不禁有些失落,那种感觉难以形容,她甚至不知道为什么对这陌生男子会有如此的感觉。

这种感觉简直像极了该死的毕加索图画。

南宫蝶从来没有纠结这些莫名感情的习惯,很快的变忘记了此事。她再次捧着还未读完的漫画乐滋滋地读了起来。

等南宫蝶再次抬起头看世界的时候也不知道是过了多久,只是隐约听到学校的钟声响了几声。她每次只要一读漫画或者小说就会废寝忘食,根本不在乎周围的世界是怎么运转的。

她盖起漫画,双手朝天伸展,做出一个最舒服的伸懒腰动作。此时,有个熟悉的身影闯进了她的眼帘。南宫蝶在不远处再次发现男子睡觉的身影。

但这次男子换了位子,选择躺在另一棵更茂盛的树下休息。搞笑的是,男子的姿势保持不变,依旧宛如身上被一层保护层覆盖一样,安全又香甜地睡着。

这时,南宫蝶的脑海里闪过一个画面,树影下的男子,好像真的在哪里见过?南宫蝶仔细地在脑海里回忆起有关男子的记忆,结局却又是落空。

南宫蝶不喜欢这种暧昧的想法,嫌弃了自己半秒后又很快的被一股邪恶点子荼毒了整个思想。她打算恶整男子一番。首先她先把位子搬到距离男子最接近的的长凳坐了下来。可当她开始注视着眼前的男子时,暧昧不明的感情又再次向她袭来。南宫蝶的思绪就被不明所以的感情带到了千里之外。

不知道过了多久,男子微微挪动自己的身子,好像早晨刚醒来一样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然后一脸惺忪地坐起身,恰好与南宫蝶四目相接。

男子奇怪地看着坐在面前那个像着了魔一样看着他发呆的南宫蝶。他原本想要直接走到南宫蝶的面前去打断她的幻想,可见她呆滞的模样还有些可爱,自己也看得入神了,就没打算去吵醒她。

看着看着,南宫蝶完全没有注意到男子已经起床,反而轮到她感到深深的睡意,不自觉地就倒向左边,整个人像是被金针刺到的睡美人一样美美的躺在长凳上睡去了。

要是南宫蝶倒向右边的话,剧情就会往搞笑小说的路线发展了。她会一头栽下地上,像鸵鸟一样。

男子在远处见到南宫蝶倒下的身影,以为发生了什么不得了的事,赶快站起身来小跑到她的身边,习惯性地先用手指试探性地检查了太阳穴。

结果发现南宫蝶只是累了睡着罢了,根本无需紧张。此时,男子的嘴角不禁上扬,心里莫名地松了一口气。

男子看了一眼表上的时间,现在是数学节,可他却不想回去上课,就坐在南宫蝶的身边,把她的轻轻地头放在自己的大腿上,以免她醒来后颈项酸痛。

其实,男子早就认出了南宫蝶。他们在两年前就有过一面之缘,可当时的情况有些庄严,南宫蝶不记得他也是理所当然的。

那可是在南宫老爷的追悼会上。但那时他们有缘无分,男子的身份还未有资格对南宫蝶送上慰问,以致他们从未交谈过。

他记得,在追悼会上,南宫蝶显得特别的淡定坚强,并没有因为父亲的去世而表露出日后那种即将变得无依无靠的崩溃情绪。致辞时,南宫蝶委婉地感谢到场的所有嘉宾,言谈举止中格外优雅大气而又成熟,完美地体现了南宫老爷在平日里对她实施的严格又优良的教育。

不过男子还注意到了,每当过一段时间,她就会躲到无人的角落里。他甚至隐约察觉到她那坚强的眼神里所透露的淡淡忧伤。

男子听爸爸说过,南宫家之前给过他们极大的帮助,要不是南宫家当年的雪中送炭,他们也不会有今天的地位,所以今后无论南宫家出了什么问题,他们都要负责协助南宫家,就算是牺牲自己也在所不惜。

当他第一次见到南宫蝶时就已经对她产生了兴趣,就算爸爸不这么对他说,他也暗自决定了只要有缘再见到南宫家的小姐,他就一定会在暗中保护她。

等南宫蝶醒来时已经是休息时分,不过他们的所在位子比较偏僻,所以没什么人会到那里,更没有人会注意到他们。

当南宫蝶意识到了自己是睡在某个人的大腿时,不由一惊,再看到对方的样子时,再是一喜。也不能说喜,就是一种莫名的惊讶感觉,却又不感到厌恶,反而有点害羞。

南宫蝶不认识眼前这个男子,前几分钟还在偷看人家睡觉,后几分钟就从人家的大腿上醒来,世间缘分果然让人匪夷所思。

南宫蝶赶快坐起身,随便整理了一下凌乱的制服和头发后面带尴尬地看着男子。

“那个……呵呵,不好意思,你的脚没麻痹吧?龙叔说过我的头很重……”

南宫蝶原本想要打圆场,可是一开口,气氛忽然变得更尴尬了。她不禁低下头懊恼着如何度过这难熬的阶段,她真想就地挖个坑,直接跳进去把自己埋起来算了。

“嗯,没事。”

男子也感受到了空气中的尴尬,不过他并不觉得有什么别扭的地方。反而见到南宫蝶苦恼的样子,嘴角又不自觉地上扬了一下。

男子的肚子又饿了,打算起身离开公园到食堂去吃东西。刚才南宫蝶找不到他也是因为睡醒后感觉到肚子饿,去食堂买东西吃了。

他转过头来问她:“肚子饿吗?一起去食堂吧,我请客。”

听到有人主动要请客,南宫蝶当然是义不容辞,恭敬不如从命了!再加上南宫蝶刚才急着出门,都忘了带钱包和身份证了。

南宫蝶跟在男子的身后快步地走着,这时,她这才注意到男子其实跟自己差不了多少,都没穿上整齐的校服。男子的上衣虽是指定的白色衬衫,可是下面却穿着一条军绿色的牛仔裤,色泽跟校裤差不多,没去刻意注意也不会发觉到那是一条牛仔裤。

“你没穿校裤?”南宫蝶想都没想的就把疑虑脱口而出。一说出口,她立马就后悔了。想想他们现在的关系又不是很熟,人家穿什么裤来学校关自己什么事。

“裤子被Johnny咬坏了。你不也穿着T恤牛仔裤吗?”男子看起来并不介意南宫蝶的好奇心,还故意反过来嘲笑她。

不过Johnny是谁,宠物吗?

“哦。”南宫蝶再次懊恼起来。

她开始有些不明白今天的所有举动了。平时的她在外面总是一副冰山公主的形象,就算别人想要与她交谈,她也未必会赏脸。然而,今天她竟然跟一个素未谋面的男子产生了兴趣。这简直可以写进世界奇闻录里去了。

在吃饭的当儿,他们俩谁都没说话,这让气氛不由变得更加尴尬了。南宫蝶不喜欢这样的气氛,又不知道该如何有效的破解,只好埋头赶快吃完面前的食物。在这样尴尬的气氛与一个陌生男子供餐的感觉实在不好受。

这是南宫蝶第一次在学校食堂吃东西,以前她都只在考试时出没在教室,考完了又很神奇的凭空消失在校园里,根本没机会品尝到学校的食物。

倏地,食堂的末端传来餐具砸碎在地上的声音,顿时引起了在场所有人的注意。当然,这也包括了南宫蝶,但却排除了男子。男子依旧一副不管己事地吃着饭,他见南宫蝶走神的样子,用手敲了敲桌子,意思叫她继续吃自己的东西,别管他人。

“别看了,最近几个月他们每天都在吵架,可是却只是互呛,没人先敢动手。周围的人都是抽热闹的,谁都希望他们真的打起来,然后赌看谁会赢。”男子若无其事地说道。

南宫蝶没在学校见过这样的场景,自然是感到不解。以前这些场景都是跟着爸爸混的时候常见到的。在社会上,这种场面她是见多了,可是在这所贵族名校也会发生,那还真是不可思议。

“老师都不管吗?”南宫蝶不明白。

男子的眼睛一亮,“你才注意到吗?”终于问到重点了啊。“他们的身世背景都是一些惹不起的帮派,老师算什么啊,只是领薪水教书罢了。他们背后的势力都没有这些孩子的雄厚,没有人愿意为了小孩子闹情绪的事摊上这种不必要的纠纷。”

南宫蝶见眼前这个男子如此淡定,想来是在学校见多了这种场面,不然就是跟她一样,都是从很早开始就因为家庭关系,在道上混的。

“看来贵族名校只是一个挂号。”

南宫蝶耸耸肩膀摇摇头,把自己的目光拉了回来,继续吃完在这学校的第一餐饭。后来,她好像意识到了什么,刚才她说的那句话是不是太不客气了,她怎么能对一个陌生人说话那么直接,这不是她的习惯,更不是她平常会有的表现。

“对,其实这间学校早就跟平民的学校没两样了。只要有钱,谁都能进来,那些垃圾一样的顽固子弟一年比一年还要多。在学校里,成绩靠前的几位都是用钱买回来的成绩。”

男子不以为意,很显然他并不在乎南宫蝶对他的说话态度,反而觉得能跟她这样交谈会比之前在追悼会上见到她时更加的放松。

南宫蝶听到这里就有点不愉悦了。谁说成绩靠前的都是买回来的?她可是考试的常胜军,每一次的考试都是凭实力考回来的!

“你说错了哦,不是每个人的成绩都是用钱买回来的。”

男子意识到了什么,马上道歉。“哦对,除了你 ,全年成绩的常胜军——南宫蝶。”

在学校,关于神秘又高智商的奇女子的传说众所皆知,可是都没有一个人真正知道对方是谁,除了董事部和在学校任职比较久的老师知道。同学们都把南宫蝶的身世当做神话来诉说,每年的说法都不一样,屡说屡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