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第三篇:破灭的前奏曲 - 024.迫害

一和≪数据次元≫  - 发布于2017-06-21 11:26:30am

奇幻·玄幻


一如既往的闹钟,一如既往的早晨,一如既往的上学道路。只是今天,这位学生并没有踏入校门内。

“别露出这种表情嘛。我只是被停学一周罢了,不是被退学,之后会回来的。”

黎空用平日那淡定的表情掩饰内心的不放心,为的就是安慰露出忧伤神情的桑晴,希望她不要因此而不想去上课。黎空知道这样做,无论是他还是桑晴都会感到伤心,但是黎空不得不这样做。

黎空对大龙示意,大龙点头表示清楚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黎空对刚到校的王老师打个招呼后,他的身影又再次地消逝于银阳的范围里。

看似毫无去处,实际上黎空可以去的地方多如草,只要有怪物出没的地方就是能看见他的地方。平日的这段时间,黎空都被束缚在沉闷的课室内,今天可以出来大闹一番,可谓是他久违的发泄时间,亦是他长久以来求之不得的美好时光。

少了阿紫的助阵虽然会降低击杀怪物的效率,以夕雨现在的战斗力,单挑三等兵等级的妖怪族怪物并不是大问题,只是时间消耗的长短罢了。

夕雨的数据库里有三个储存经验值的瓶子,其功能就是守护灵每一次获得经验值的时候,其中的十分之一将会储存在瓶子里。储蓄满经验值后可以选择两个功能使用:一为让瓶子永久消失,守护灵获得双倍的经验值;二为消耗瓶子里所有经验值,得到另一个全新的瓶子。话虽如此,主人也能在经验值储蓄满之前将所有经验值转移到守护灵身上,但只能获得原本的经验值,瓶子则保留。

正因为有这个瓶子的存在,阿紫也能在没有战斗的情况下获得经验值,其变强的脚步也不会比夕雨慢太多,黎空的计划才能如期进行。

夕雨与怪物群交锋的期间,黎空都在一旁检测经验值收益、技能栏目以及数据库的变化。

在夕雨解决巨口树妖之际,数据库里多了一支木棍——“湖人棍”。这把木棍对人虽无法造成任何伤害,但对付怪物却相对地能造成一定的伤害。实战中能起到多少作用还有待考察,用来吓唬人还算是不错的道具。

话虽如此,他最终的目的还是要拿到拥有疯狂科学家部分情报的“纸张碎片”。为此,夕雨需要不断去找寻三等兵等级以上的怪物,并挑战它们。

*****

从今天开始,大龙代替黎空,去陪伴桑晴度过这一小时的休息时间。目的其实就是要避免桑晴跟余酋有所接触。即使真的那么倒霉遇上了余酋,大龙都能拿起保护桑晴的责任。

走出教学楼之际,一个花盆从上方落下,若不是桑晴及时推开大龙,想必他的头已经被砸伤了。

大龙将视线往上移动,发现楼上根本不存在任何人的踪影。是意外与否,大龙并无法借此得出结论。

可是桑晴的想法和大龙有很大的差异。照理来说,花盆只放置在底楼的走廊以及庭院之类的地方,绝对不可能出现在上方的楼层。这明显是人为的。至于肇事者为何人,桑晴并不敢妄作结论,毕竟她知道胡乱诬赖别人是不道德的。

“大龙,我们还是小心为妙。”

桑晴的话语,向大龙暗示这是人为的。可大龙听不见背后的意义,只是提高警惕,并没有想到这件事要向王老师报告与求助。

接下来的休息时间完全没有意外发生。大龙不以为然地将这件事当作没有发生过,把桑晴送往三年一班后,便往自己的班级迈步前进。

大龙转弯走上楼梯之际,一桶水冷不防地泼在大龙身上。水桶落地的声音是之后才发出的,这明显是故意找茬,绝对不可能是不小心打翻水桶。可惜的是大龙被水袭击的时候闭上了眼睛,短时间内无法睁开,加上对方泼水后拔腿就跑,因此大龙无法看见袭击他之人的真面目。

对方直接找上门,大龙无法坐视不理。即使不清楚是否与前一个事件有所关联,大龙都认为自己必须去找王老师调查。

前往教务处需要走下楼。就在底层即将步出阶梯之际,大龙遭到了突袭。话虽如此,袭击者掌握时机失误,铁棍只是从大龙鼻尖前方落下,本来想击打大龙头部的计划因此失败了。

袭击者马上扔掉手中的棍子,转身逃离现场。其轮廓虽然没有被大龙的视线逮住,但通过服饰可以清楚知道,那人不是学生。

“这下子又抓住圆桌骑士办事不利的把柄了。”

不管怎么说,大龙都要将该男子给逮住,这能成为动摇圆桌骑士在学校内势力的关键之一。为此,大龙开始奔跑。

对方凭着矫健的身手,即便人群在前方,依然有本事以最少次数的碰撞穿梭于人群中,不得不让大龙佩服。好歹大龙比较熟悉学校的地形,知晓对方的去处后选择了另一条比较轻松,却能迅速缩短距离的道路,弥补了体能上的不足。

男子从人群中突破出来。回首望去,尽收眼帘的是与他反方向前行的学生,大龙的身影并没有收录在他眼中。

男子松懈了,移动的速度比先前慢了许多。

即将接近校门口时,大龙的身影方才展示在男子前方。因着心虚,男子立马转身并再度奔跑。

大龙这时才后悔自己那么快现身。躲在暗处,待男子经过时才扑上去把他压制在地才是上上策,可惜现在已经太迟了,剩下的手段就是只能靠着双脚去追赶对方。

男子抓着一根柱子,利用离心力强制将自己的移动轨道改变,使得他能够以最小量的速度变化拐弯,并爬上了离他不远处的楼梯。大龙知道这样下去会追不上,于是模仿了对方的行动。不幸的是,大龙四肢的敏捷度完全比不上对方。无法抓稳柱子不但让他转弯失败,还使他撞上了不远处的另一根柱子。

“可恶,早知道不要模仿他了!”

大龙抚摸疼痛的头,忍着痛楚迅速爬起,尽可能地全力缩短距离,好让男子的身影不再离开自己的视线。

遗憾的是,大龙登上一楼的时刻,男子早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无可奈何之下,大龙只好放弃追捕男子,并往先前的目的地——教务处移动去。

霎时,充满恐惧的呐喊声传入大龙的耳中,其声音的主人也在不久后从楼梯上慌张地跑下来。男子的脸色十分铁青,仿佛像是看见了幽灵那般,就连下楼梯的脚步都站不稳,摇摇欲坠。

这是一个大好时机。大龙阻挡在男子前方,封锁对方的去路。殊不知男子对他却毫无畏惧,勇往直前,打算以蛮力突破大龙这关。

大龙不甘示弱,同样以蛮力拦截男子。其结果,两人碰撞在一起,一同倒地。错有错着,大龙成功地逮住了男子。

“真是的,我只是长得比较高而已,怎么看见我就好像看见鬼那样啊?”

艺朝无奈的声音传入大龙耳中,其身影随后亦出现在楼梯的台阶上。

事实上,男子并不是因为害怕而逃跑,而是艺朝的身高比男子高出半米之多,男子觉得自尊心严重受伤害、不愿面对这个事实才从楼上往下跑去。正好大龙想要阻挡他的去路,倘若不正面“对战”,会让他的自尊心再次饱受重创,最后反而被大龙逮住了。

大龙将事情经过告诉艺朝后,与他协力把男子给扣押往教务处,好让王老师能对此作出相对的决策。

*****

桑晴现在并没有在班级里头,而是在庭院一处,和余酋会面。会面的原因,莫过于是桑晴再度收到了来自余酋的信函。

“当我的女人吧!”

桑晴的巴掌,直接盖在余酋脸上,没有一丝犹豫。她的眼神,是如此的冰冷,却不失心中对他感到不悦的愤怒感,仿佛在向余酋传达“别再出现在我的面前”的讯息。

这个反应,早在余酋的预想之内,只是刮巴掌一事还是让他颇为吃惊的。余酋脸上并没有失去淡定的元素,反而添加了一分喜感。这让桑晴感到浑身不自在,转身离开此处,却被余酋的手给抓住了。

“别那么快走嘛,我还没把话说完呢!”

“我跟你没有什么好谈的。哥哥的敌人,就是我的敌人,仅此而已。”

桑晴运用自卫术的技巧,轻轻一甩就让余酋的手松开了。为避免再度被余酋的手缠上,桑晴快步离开。

“没关系,你的哥哥很快就会消失了。只要你哥哥消失了,就没有所谓‘哥哥的敌人’,我也不再是你的敌人了。”

余酋这番话让桑晴赫然回头。望着余酋那贼笑的神情,桑晴下意识地打开了守护灵的视窗。即将按下“召唤”的功能时,她才想起学校内是无法召唤守护灵的。逼于无奈,桑晴只能瞪着余酋。

“别用这么恐怖的眼神嘛!这根本就跟蓝黎空的眼神一模一样,不适合你!别因为这个表情而让你丧失了原有的美丽!”

“我不知道你这话有何意图,但可以肯定的是,你不是我应该展现出我最美丽一面的人。”

桑晴这番话将余酋脸上的笑意一扫而尽,残留的只有紧皱的眉头,以及稍微下垂的嘴角。桑晴清楚地表明了自己的立场,更不打算和余酋再多话下去,一度停顿的步子再次迈开,渐行渐远。

余酋眼中,看见的不是桑晴,而是一直在暗地里保护她的黎空。怒意油然而生,余酋决心要铲除黎空。

他还是老样子,靠着一通电话解决了一切。

“老爸,帮我派人去解决蓝黎空,照片我稍后再发给你。”

*****

街上还是老样子,怪物无处不在。即便夕雨曾经将街上的怪物全数击杀,一段时间后还是会冒出来,仿佛就像是网游里面的怪物那般杀不尽。

这对黎空来说未曾是一件坏事。怪物愈多,情报的收获度与夕雨变强的速度相对地提高了。按照这样的进度,作战计划能够提早进行,但安全起见他还是静观其变,毕竟会变强的不只是夕雨,敌人也是一样,只是速度上的差异罢了。

黎空和夕雨再次步入灿华街时,街道上明显地传来了异样的气氛。根据黎空的经验,将另外一条街道的怪物击杀完毕后返回灿华街时,怪物的身影总会挤满街道,但现在却异常地安静,好似暴风雨前的宁静。

这种情况只有两种可能性:怪物群聚集到另一个地方,或是有人和他一样,在这里狩猎怪物。若是后者,则有待考察是否是敌人了。

黎空心中的疑问,在黄色光芒闪烁于昏暗的天空之下揭开了。光球接二连三地落下,逼使夕雨采取防御架势,庆幸的是有护主盾代替夕雨为黎空阻挡这波攻击,免于黎空被光球打垮。

一波攻击结束后,夕雨不必亲自寻找敌人的踪影,对方就自己找上门了。

左边的敌人用长枪,右边的则用西洋剑。夕雨的判断是必须先将攻击范围较为广阔的枪兵给击退,故使出了“旋风之牙”来对付他。这一发子弹可说得上是疾风穿越的强化版,通过旋转的特性加强了攻击力与速度,一击就将敌人给击退。

至于西洋剑士,夕雨先是闪过对方的突刺,顺势抓住剑身后猛地使出头槌,再使用白拳将其打退。

先锋部队双双被击退。他们退到安全距离,重整架势。帮手们陆续出现,将夕雨和大龙给包围了。

“蓝黎空,竟敢招惹我们绝死望,今天就是你的死期了!”

绝死望一众高声呐喊,完全不怕会惊动警察。

被如此多守护灵围攻,这可是第一次。黎空竟然不自觉地露出了亢奋的笑容,体内的血正在沸腾,仿佛像是沉睡已久的战士之血觉醒了。

“先是打怪物,现在就打守护灵吗?虽然和计划有出入,但是可以通过他们来试验你的新招、新道具,还有新作战方式,还倒是不错!夕雨,我们上!”

“社长,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