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三头门1】血墙事件 - 五 巷子的异常

十幂安≪三头门≫  - 发布于2016-11-14 3:10:38pm

其他·同人


当季晨光走到校门前时,南宫蝶早已消失在学校附近。

季晨光很好奇南宫蝶的真实个性到底是怎样的。她给他的第一个印象就是外刚内柔的女子,可今天却感觉她的外表看起来其实也并不是像在追悼会上看到的那么理性,甚至他还感觉她有时机灵古怪,有时却还有点傻乎乎的。

季晨光跟爸爸一起出来道上混的时候他也才十岁,爸爸曾经教过他如何从外表上去看一个人的内心和本性,以免以后被别人蒙蔽了双眼。

可这些理论怎么都无法实践在南宫蝶的身上呢?她的心情像天气预报一样变幻莫测,凭着自己所有的技巧和经验都无法看穿她。这是为什么呢?

不久,一辆银色轿车停在季晨光的面前,他打开后车门坐了进去。

“到吴家茶馆旁边的那条巷口去。”季晨光用冰冷的语气对前座的司机说。

“是。季二少。”

司机二话不说就把车开到季晨光指定的地点去。

果不其然,到了茶馆的巷口前,季晨光一眼就看见了正准备鬼鬼祟祟,像做贼一样猫着腰走路的南宫蝶。

季晨光让司机在不远处停车并且等候。交代完后,季晨光则下了车,放轻脚步走到南宫蝶的身后,与她保持一尺的距离。他不想那么快被南宫蝶发现,也顺便考验一下南宫蝶的警觉性。

走进巷子前,南宫蝶转头过来四处张望,确保周围没有可疑人物之后才放心走进巷子里。

被南宫蝶这么一扫描,季晨光吓了一跳,快速地躲到一个售卖饮料的机器边才没被南宫蝶发现。

季晨光见南宫蝶走进了巷子里,自己也无声无息地紧跟在她的身后。到了巷子里的转弯处时,季晨光貌似听到了细小的争吵声,赶紧拉住走在他身前的南宫蝶,阻止她前进。

南宫蝶被惊了一下,条件反射性的想要大叫一声,却被季晨光用手盖住了嘴巴,然后他把另一只手的食指放在嘴边,做出一个别出声的姿势。

南宫蝶看到季晨光的出现,更是感到惊讶不已。她的脑海里正闪过许多可能性,不知道季晨光是一开始就一路跟着她到这里的,还是他也刚巧到这里,跟她一样好奇关于论坛的新闻的真实性以致也想要一探究竟。

不管怎样,这两种情况都有可能。

南宫蝶对季晨光不了解,不知道他有着怎样的背景,相反的,季晨光仿佛早就知道南宫蝶是什么人,就连她不告诉他名字,他也知道她叫什么。

季晨光见南宫蝶冷静下来后才缓缓地放开了盖住她嘴巴的手。

“你怎么在这里?”南宫蝶用极为轻细的声音对季晨光问道。说完后,她还一度怀疑自己刚才到底发出声音了没,因为巷子里的吵杂声太大了,就连她都没听到自己在说什么。

季晨光的耳力很好,完全不受杂声的影响。

他回复:“跟着你来的。你一个人来到这里,又不熟悉附近,我怕你会有危险。”他把双手压在南宫蝶的身上,把头探出巷子的拐弯处。

南宫蝶的全身忽然僵硬起来。第一天与季晨光见面就做出这样亲密的举动,实在让人有些别扭。

不过半晌,吵杂声消失了。南宫蝶想起了此次前来后巷的目的,马上拉回了满是少女情怀的思绪。

她转向季晨光,发现他的出现实在解释不通。不过暂且先撇开这些疑虑,南宫蝶学起了季晨光的样子,小心翼翼地把头探出墙角。

“没人在。”季晨光说着,稍微放松了戒备。

季晨光还是有些顾虑,试探性地走进拐弯处,来到巷子的死角里。

巷子里的灯光不强,从远处只能看见墙壁上被抹上一层黑黑的东西,很容易被误解为是污渍。走近一看,墙上并不是被抹上了黑色污渍,而是已凝固已久的黑红色血。

季晨光见了表现异常冷静,只是不由自主地蹙了一下眉头,好像把这种场面当做司空见惯了。而站在一旁的南宫蝶可就没那么淡定了,她第一次见到这种大场面,吓得躲到季晨光的身后,用双手盖住嘴巴,注视着这骇人的一幕。。

血迹沾满了整堵墙,甚至还蔓延到了墙角的一处。暗红色的旧血解释了事件发生的真是日期已经过了有好一段时间了。

“怎么会这样?我在论坛上只听说两小帮打架,并没有听说过有谁受重伤之类的。不就是打架吗,怎么会流那么多血?难道死人了?”

南宫蝶一时无法接受眼前的一切,说话的语气都因慌张而变得咬字不清了。她的全身都在瑟瑟发抖,整颗心都凉了。

虽然她已经在道上混了五年,可是每次这些帮派的事都是归龙叔管的,而南宫蝶只管爸爸生意上的事。不过,她偶尔也会出现在帮派会议上露个脸,镇住混乱的场面,至于帮派内所发生的事她都知道,龙叔都会定期向她报告,不过她并不没有陷入太深。

季晨光看着眼前的血迹,用手指摸了一下,再放到鼻子边上嗅了嗅。“看来事情并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告诉你情报的人或许还隐瞒了一些事实。又或者他只知道了表面,并不知道事情原来还有后续。”他严肃地说着。

“会不会是帮派打架留下的血迹,并不是那天所留下的?”南宫蝶依旧不想承认这是那天打架所留下来的血迹。

依看这样的流血量,绝对不可能只有打架这么简单。

“不会,这一定是那天留下来的。”季晨光看了看四周,眉头皱得更厉害了。

南宫蝶最怕就是看到别人的脸上挂着这样的表情,因为这种表情就仿佛预示着即将会有更不详的事要发生。

季晨光再看一眼墙上的血迹,宛如从血迹里看到了当天所发生的事。

“我们还是先离开这里吧,等放学后我再带上几个比较信得过的兄弟一起过来,这样比较安全。我们两个现在单枪匹马的,不安全。”

季晨光看向依旧还没缓过神来的南宫蝶,等待她的决定。就算她现在还不打算回去,想要继续留在这里调查,他也会陪着她。

等了晌久,南宫蝶才缓缓地张开嘴巴。“……好。”

南宫蝶很不甘心,可是她又害怕见到下一的情况会比现在的还要更恐怖。

还是另选时间再带多一些道上身手较好的兄弟和一些调查工具再回来这里吧,这样南宫蝶也比较可以壮胆。

走出巷子,季晨光遇到了他的总角之交,吴皓宇。吴皓宇是这条巷子隔壁的吴家茶馆的老板——吴志才的独生子。若向来生意惨淡的茶馆还未倒闭,他就是茶馆未来的继承人。

吴皓宇跟季晨光和南宫蝶就读同一所学校,但吴家子嗣不才,总是学人家天才逃课,所以成绩不济,只能退到放牛班。尽管他跟季晨光所属不同的班级,但他们的关系依旧好到让人误以为是好基友。

吴皓宇家开的只是个小茶馆,平日里到茶馆喝茶的客人也不多。在外人看来,吴志才的收入也只在一般的水平,但实际上他背地里做的生意早就让他日后的生活衣食无忧,修个水晶棺当死后箱子也搓搓有余。

一方面呢,吴志才的茶馆可以收集到许多关于黑道或白道的资料。就算那些没被世人提起过的,还是早已没人埋没在时间里的资料,都可以在吴志才的茶馆查询到。只要有钱,就没有吴志才不知道的情报。

以吴志才的茶馆规模和平常的客人流量来看,他根本无法维持家里的生计,都是靠着这些资料才有现在衣食无忧的生活。

不过吴志才也是个很会做人的老头,不然以他手中握着的众多隐秘的资料,早就被人砍上好多次了,至于还活不活在这世上,这很难说。

“呀,什么风把你这个季少东家吹到我这小茶馆这里来啦?”吴皓宇背着书包走着,看样子是刚从学校回来。

吴皓宇瞥了一眼南宫蝶,发现竟有个倾国倾城的大美女跟在季晨光的身边,眼睛不禁亮了起来。“哟!这是谁啊,我们季少东家谈恋爱了?初恋吗?是个大美女呢!恭喜啊……”

季晨光锤了一下吴皓宇的肩膀,“别乱说,她可是好人家的女孩。”吴皓宇的肌肉结实着,才没在意这些,继续用调戏的眼神看着南宫蝶。

南宫蝶被看得很不舒服,身子往季晨光的身后躲了躲。要不是对方是季晨光的朋友,她早就一脚踹开对方然后自己逃开了。

不过季晨光刚才说到南宫蝶是好人家的女孩时,南宫蝶在暗地里偷乐了一下。至今为止还没有一个人这么说过她。

听刚才季晨光的朋友称他为“季少东家”,难道他就是那个季家未来的继承人吗?对呀,季这个姓氏本来就很少人拥有,她怎么就没有联想到呢?亏她的智商还被测验出比常人高,怎么就这么不小心呢!南宫蝶懊恼着。

“啧啧,人家姑娘的气质非凡,果然跟你的很不搭。既然你们没有关系,那小美女不如给我做女朋友吧!最近我还在纳闷怎么周围的人都交往了,而我却依然挂着光棍的牌子到处乱摇晃。我长得不比他们差,这未免也太没天理了吧!”吴皓宇油嘴滑舌,说话没有一句是正经的。

南宫蝶觉得吴皓宇说话的语气有点像龙叔年轻的时候,因此对他的厌恶值稍微减少了一点。奇怪的是 ,减少厌恶值的当儿,她居然对吴皓宇产生了少许的亲切感。

不过吴皓宇与龙叔终究还是有所差异的。不管是年轻时候的龙叔还是现在的龙叔,他都不会像吴皓宇这么胡乱调戏女孩子。

“你就得了吧,继续油腔滑调,小心连男朋友都没有。”季晨光也不是省油的灯,与别人贫嘴,他除了斗输妹妹以外,还真没输过其他人。如果硬要说吴皓宇是长老级的贫嘴者,那季晨光就是元老级的了。

不过两个黄毛小子在龙叔面前,简直算不上什么。

“好吧,不说这些,说些正经的,二位客官千里迢迢地从J市贵族名校来到这里,不会只是单单来翘课约会吧?来我们茶馆约会,也真太会选地方,太有品位了。”吴皓宇立马变成典型的店小二,把我们带到茶馆里去。

季晨光与还在对面等待的司机对视了一下,叫他等多一会儿,或许没那么快会出来,总之随时做好准备。司机点点头,坐进了车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