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三头门1】血墙事件 - 六 茶馆

十幂安≪三头门≫  - 发布于2016-11-16 12:56:37pm

其他·同人


走进茶馆,茶香味霎时扑鼻而来。茶馆里的桌椅都是上等的红木制作而成的,木的味道极为清香,既可以提神,也可以定神,常年呆在这里的人绝对可以修成神仙。四周的橱柜都是这种木头制成的,看起来古色古香,很有感觉。橱柜上摆着几只摆美的花瓶,看色泽与花纹,像是上等的古董,卖出去可能还可以赚上好几十万呢。

南宫蝶看着这些,心里很是敬佩,这家小小的茶馆,竟可以那么阔手,买下这些绝世古董。她在想,这些或许都是黑市场买回来的走私文物。

馆里只有几个老人在喝茶下棋,一副闲适从容的样子,看来他们是这里的常客。当他们见到吴皓宇时,还会像见到孙子回家一样,随口慰问了几句。吴皓宇很礼貌地回应那些老人家,看起来很尊敬他们的样子,想必这些老人都是一些从小看着他长大的长辈。

吴皓宇直接把季晨光和南宫蝶领到二楼去。

在上二楼的楼梯口上吊着一个牌子,上面写着:闲杂人等误上二楼,否则引火自焚,后果自负。

知情者都知道,二楼是拿来询问情报的,没事的人是不能随便轻易上二楼,否则听到了一些不该听的事,后果不堪设想。

南宫蝶没来过这里,自然不明白牌子吊着的意义在哪里,而季晨光就不同,他从小就在茶馆里进进出出的,茶馆里的规矩他也再清楚不过。

季晨光望了一眼身后一脸疑惑的南宫蝶,向她解释道:“二楼是问情报的,要问什么都可以,只要有钱就行。”

南宫蝶依然不解,不过她相信季晨光的为人,直觉告诉她,他绝对不会骗她的。至于吴皓宇嘛,他看起来虽然风流倜傥了些许,但也不像是坏人,更何况他是季晨光的青梅竹马,总不会害她吧。

走到二楼,又是另一番滋味。二楼的摆设比一楼的来得更加奢华,古董更是比一楼的来得多而珍贵。比如说夜明珠,玉如意,上古宝剑等都能在这里看到,要不是外面挂着“吴家茶馆”四个大字,南宫蝶会误以为自己来到了买卖古董的商店。

“小美女,很惊讶吧?这些都是买情报的人送的古董,都是真货。我家老头子最好这些贵到要死的破烂,也不懂为什么。这些古董摆在这里又不会生钱,我建议老头子卖掉,他又不肯,还差点把我暴打一顿。”吴皓宇看着满地的古董,有种无能为力的累意。“总有一天我会把它们统统偷走然后卖掉的!”

南宫蝶猜他此刻肯定在想自己到底是不是爸爸的亲生儿子,不然为什么宁愿使用家暴挽留住古董也不会心疼一下儿子的皮肉痛不痛。

季晨光放下背包,泡了一壶茶给我们。

“我去叫老头子,你们等一下。”

泡完茶后,他走到一扇门前,打开走了进去。南宫蝶隐约看到门后的摆设,好像是一个小客厅,里面应该是简单房子里的格式。

不久后,门再次被打开,随之走出一个秃头加上身材还微胖的中年大叔。再往里盼了下,却不见吴皓宇的身影。

“吴叔。”季晨光站了起来,礼貌地叫了一声。

南宫蝶见季晨光站了起来,自己也跟着站起来。她跟吴志才第一次见面,不知道要叫他什么,只好向他微笑点头。

吴志才见到南宫蝶时,眼神恍惚了一下,好像透过她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但下一秒,他又恢复了一副慈祥的样子,也对南宫蝶敬意地微笑。他也是个老江湖了,面对意想不到的事时,虽然会走神,但很快又会恢复原来的样子,很难给人察觉到异样。

原本南宫蝶还有些紧张,可一见到吴志才对她微笑后,她总算可以松一口气了。

吴志才坐下后,季晨光和南宫蝶才跟着坐下。在道上,这是规矩,只有长辈坐了,晚辈才可以依序坐下。

吴志才知道他们前来的目的,也不拐弯抹角,直接开门见山地说道:“老规矩,价格依据情报的多少和机密程度来计算,你们可以用古董、上好的茶叶、现金或者刷卡来付款,别担心,这里有刷卡机。我先提醒一句,请用自己的名义交钱,不得让别人代还,还有,拖款在这里是不提倡的,最多延期一天,否则你将列入本馆的黑名单内。”

吴志才说话的语速很快,好像早就把这句台词当做生活中的口头谈,根本不需要停顿或者思考的时间就可以一字不漏,快而顺畅地把话一口气说完。

之后,吴皓宇从门里走出来,手中拿着两张纸。

他把两张纸分别放在南宫蝶和季晨光的面前,还为两人贴心地准备了原子笔。“读完条规后就签字吧,这是规矩。”吴皓宇对他们笑笑。

南宫蝶有种感觉自己好像在签什么卖身契似的,心里很不是滋味。她仔细阅读了纸上写的条件后,发现这家茶馆不仅仅是外表看得那么简单,没想到老板做事那么严谨,还要他们在交易之前签下契约,方便做记录,也为了保全个人利益。另外,他们这样也是避免以后发生事故后自己会被供出来,以招来不必要的杀生之祸。

契约的内容很简单,

第一,不得欠款。

第二,情报价格以情报的机密程度和知道多少来计算。

第三,可以以任何形式的回报当做酬劳,只要代价相同。不过本管建议最好是以送古董或上好茶叶和现金或刷卡的方式进行汇款。

第四,不得让别人代还酬劳。

第五,发生事故后,不得供出是从本茶楼获得情报。

第六,不得把情报告诉除了在场之外的他人知道。

第七,走出茶馆后,任何事都当做没事。

第八,欠款者入黑名单,永不得进入茶馆。

第九,不得怀疑实情的真假,如不相信,可以立刻请回,不过临走前请付钱。

第十,……

上面这几条条件都是比较重要的,而剩下的都是一些无关紧要或者重复的内容,当中重复最多次的就是“不得欠款”这四个字。看来吴家老头和吴皓宇真的很缺钱呢。

看完后,南宫蝶和季晨光在纸张的右下角签上自己的大名,还在那里盖上了拇指的掌印。

“好,你们可以开始问了,想知道什么,尽管问,要是有我知道的,我必定会如实回答,绝不欺瞒。”

吴志才见他们把名字签了,眼睛里顿时闪了闪,仿佛看见了金光灿灿的大生意尾随着一大笔的钞票“叮叮”声地跑进了他的户口里。

吴皓宇的手里也拿好了计算器,准备好计算问题次数与同等的价格。

南宫蝶还没想好要问什么问题,毕竟这是她第一次来这里,而且是在没任何的心理准备的情况下被带到了这里,所以她现在脑袋一片空白。

“最近这里是不是发生了一些骇人的事件?”季晨光像是有备而来一样,一开口就直接问了重点。

南宫蝶望了他一眼,有些佩服他此刻的镇定。她现在只要回想起刚才所看到的血墙,还有心有余悸,心里毛毛的。她在想,今晚她肯定要做噩梦了。

“这里吗?”吴志才顿了顿,回忆到近况时,他皱了一下眉头。“骇人的事件嘛,倒是没有,不过烦人的事就有一大堆。”

“怎么说?”季晨光听到有些眉目了,继续追问。

这算是第二个问题了吧?吴皓宇一边记录,嘴角上扬得更高了,宛如饥饿了好多天的猎狼终于遇到上钩的小绵羊一样。

“怎么说嘛……”吴志才再次陷入一番思考。他好像有什么难言之隐一样,说话时吞吞吐吐的,有屁又不敢放。

南宫蝶开始在怀疑对方是不是为了获得更多的酬劳而在这里在忽悠自己,带着他们绕更大的圈子才肯把实情说出来。但她不能马上揭穿吴志才,因为刚才他们签下了契约,而且这里已经是她最后的希望了。在没有任何线索的情况下,她无从下手展开调查。

南宫蝶已经开始有些不耐烦了,她看向季晨光,只见他的表情依旧淡入静湖,没有任何情绪。她用手的大臂推了推他,提醒他。

当季晨光准备安慰南宫蝶,要她有点耐性时,吴志才突然开口说话了,“前些日子,这里来了两帮小混混,不知道是从哪里来的,喜欢在茶馆的后巷闹事。两帮小混混的头目看起来不像是本地人,应该是刚到这个城市不久罢了。不过这两帮混混也不敢太嚣张,只在后巷打架赌博,并没有做多余的事。。”

吴志才继续说道:“最奇怪的就是,他们每次打完架后都会像没事发生一样到我的茶馆来喝茶。要说他们是在打架嘛,那还不如说是在切磋武艺。更让我惊叹的事,这两帮会的会员人数几乎一天比一天还要多人。依我看,如果帮会的会员一直这样以惊人的速度增加下去,不久后这两帮必定会成为J市的十大帮会之一了。不过,被你这么提起,我才想起好久都没见到他们了,要是加上今天的话,他们已经有五天没来过这里了”

吴志才说完,并喝了一口茶来解渴。

既然吴志才说了,那两帮的小混混只是在切磋武艺,那刚才南宫蝶和季晨光在墙上看到的大量血迹又是怎么形成的?难道打架也可以让血流成河?

这里头必定有些蹊跷,绝对不只是切磋武艺这么简单。

看刚才吴志才犹豫了一段时间后才把事情说出来,一定是自己先在脑子里整理了一些资料,把比较无关重要的事说出来,而那些更加隐秘的资料就先暂时不说。

南宫蝶就奇怪了,她继续问道:“那巷子里墙上的大量血迹是怎么来的?打架会流那么多血吗?”

南宫蝶对血流量和受伤程度并没有太多的概念,但基本常识还是有的。能够把巷子的墙壁染成一片红,这证明对方一定受了很大的伤才会有如此庞大的血流量。

打架这个说法,并不成立。

吴志才听南宫蝶这么一说,皱了皱眉。“巷子墙壁上的血迹?”看他的反应,很显然的,他并不清楚墙壁上面沾了血迹。

吴志才虽然是老江湖了,但没经过修饰做出来的反应绝对骗不了南宫蝶的火眼金睛。心理学书上也说过,人用本能反映出来的第一个表情是最真实的反应,就算对方很快就掩饰了过去,但只要有人够细心,那些微表情还是可以被察觉到的。

南宫蝶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解释道:“巷子的墙壁上有一大片的血迹,我想这件事或许不只是淡淡切磋武艺那么简单了。”

季晨光对吴志才的反应有点狐疑。染满血迹的血墙就在吴家茶馆的后面,他怎么可能不知道这件事?他刚才也检查过了,血凝固的迹象,事件应该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

看来墙上的血迹是在这两帮人离开后留下的,也就是说,这件事很可能是在这五天里的其中一天发生的,不然就是在这两帮人打架时,发生了一些变故,以致这两帮人不敢再出现在后巷里。

吴志才瞥了一眼身边的吴皓宇,吴皓宇像是也不知道此事,无辜地耸了耸肩膀,头也不停地左右摇摆。

“这事我真的不知道。因为那两帮小混混的到来,我也好久都没到后巷去了。不过我可以保证的是,这几天真的没什么惊人的动静,要是有人在后巷杀人灭口,必定会有惨叫声和哀嚎声,不过这几日真的安静得我都有些不习惯了。”吴志才叹了一口气,眼神直看着窗外,像是在想着什么事。

季晨光瞥了一眼墙上的时钟,现在已经要接近过来放学时间好久了,他必须赶快把南宫蝶送回学校。

“既然这样,那我们只好自己查了。谢谢你,吴叔。”季晨光礼貌地答谢吴志才后又转向了吴皓宇。“阿宇,结账吧。”

季晨光从椅子上站起来,南宫蝶则依旧呆呆地坐在椅子上,还在思考着事情。

整件事有太多疑点了,就算今天在这里听了吴志才的解说,南宫蝶还是一点天头绪也没有。

难道这是老天爷对她的测试吗?南宫蝶的智商向来很高,这件事本该很容易就解决了,但现在巷子的墙壁上又多出了一滩干了好久的血迹,她真的想不明白,那滩血迹到底从何而来?

当季晨光要拿出钱包准备付款时,却被吴志才阻止了,“我给了你们情报,同时你们又给了我不知道的消息,所以你不用付款了,我们都没欠谁。不过这件事我会去查清楚的,到时再告诉你们,你们再付款吧。”

吴志才说完,转头走回刚才出来的房间里去。

临走前,吴志才背对着南宫蝶说道:“南宫家的新当家,帮我跟阿龙问个好,叫他有空记得来我这里喝茶,我们好久没一起下棋了。”

南宫蝶听了,有些奇怪。还在慌神的她并没有挺清楚刚才吴志才说的话,只是隐约听到他说到龙叔的小名,这是那些比较好的兄弟叫他的称号,好像还说什么喝茶的事。

吴皓宇把南宫蝶和季晨光送出茶馆,他的表情显得有些失落,好像原本咫尺在手的大生意就这样随风而去了,心中残留着不甘心。

留在茶馆外看守的司机见他们出来了,赶快下车帮他们打开后车门。

道了别后,车子往学校扬长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