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三头门1】血墙事件 - 七 季晨光的求助

十幂安≪三头门≫  - 发布于2016-11-18 6:11:16pm

其他·同人


回到学校后,南宫蝶依旧心怀疑虑。她对刚才所发生的一切感到十分的不解和匪夷所思。虽然她的人生本来就已经很不可思议了,但刚才所看到的一切,就像做梦一样。一个毫无预兆的噩梦。

走进校园,南宫蝶浑浑噩噩地走回自己的教室。从上车到现在她一直沉默着,一句话都没说,就连礼貌的跟季晨光道别的话也省了。

自从爸爸去世以后,南宫蝶已经习惯了独自面对挫折,很多时候,她都是自己一个人承担压力,就连龙叔也没说过。

南宫蝶继承父亲临终前留下的产业时,她才十五岁,还未成年,但她是父亲唯一在法律上合法的继承对象,所以就算她不想要接手那份庞大的产业,她也不想祖传留下来的心血就此败落在她的手上。

她的妈妈早在她五岁时就离家出走了,可她当时还小什么都不懂,也不知道在那个年纪的孩子应该懂些什么。

在南宫蝶的印象里,爸爸和妈妈从未在她面前吵过大架,每天都是一副很恩爱的样子,所以她对妈妈的离去感到无比的不解。一开始她只是单方面以为是不是自己做错的什么事惹到妈妈不高兴了,而妈妈只是出去旅行过几天就回来了。

可没想到的是,南宫蝶等了妈妈一年又一年,心里一直坚信着只要自己乖乖的,妈妈就会回来。最后也是她在爸爸的书房找书时,偶然看到了书橱里有个隐秘夹子,里装着爸爸和妈妈的离婚协议书才知道妈妈再也不会回来了。

最终,她开始记恨于母亲。

你南宫蝶讨厌妈妈并不是跟爸爸离婚,而是为什么离婚后都不来看她。

十二岁以前,南宫蝶完全不知道祖宗留给爸爸的到底是怎样生意,竟然能在各界受到大家的尊重和敬仰,还能享受用不完的荣华富贵。爸爸只是告诉她,想要什么就告诉爸爸,爸爸一定会想办法实现的。

十二岁生日那年,一帮穿着一身黑色西装的男子闯进她的生日派对上,把她和她的小伙伴们都吓得惊呆了。

南宫蝶记得那时,那群黑色西装的男子把所有的鸡翅和炸薯条都翻倒在地上,为首的那个男子带着墨镜,对着四周不停嚷嚷着爸爸的名字,吵着要爸爸出来见他,可那时爸爸正在赶回家的路上,没在现场。

叫了大约十分钟后,男子终于气急败坏,用一只手粗鲁地抓着南宫蝶的衣领,直接把她瘦小的身子令起来到外面去,一边等待着她的父亲大驾光临。不久后,男子接到一通电话,应了一声后看向南宫蝶,狡黠地冷笑一声后准备把她丢进驾来的黑色轿车里去。

在派对上的所有家长和孩子们都被吓坏了,根本没有一个人有勇气去阻止那群黑衣男子,而南宫蝶就这样被强行带走了。

后来,爸爸派人去把南宫蝶救了出来,但具体情况怎样,她已经不愿再去回忆。那次之后,有些当时在生日派对上的孩子因为个性比较胆小,从此对那件事产生了阴影。

也是直到那天南宫蝶才只知道,祖先留给爸爸的是一个庞大而又黑暗的事业,而这一切,将会在爸爸离开人世后,由她来继承。

十五岁那年,一场车祸,夺走了她最敬爱,最无可取代的爸爸。警方说,那场车祸出自于意外,各大报纸也都借此大肆报道了一番。

但南宫蝶知道,那场车祸并不是意外,而是被预先计划好的谋杀案。

车祸当天,爸爸刚从国外出差回来,车子正行驶在从机场回家的路上。还差五分钟就可以安全回到家的南宫老爷在拐弯处被一辆货车撞翻了。车子四轮朝天,车形扭曲不堪,而在车里的司机和南宫老爷当场毙命。

货车司机受重伤,在医院躺了好几个月才可以出院,不过从此成为残疾人士。就算货车司机残废了,南宫蝶还是觉得他是幸运的。

龙叔曾私自去找过货车司机谈话,但不管去了几次,结果还是一样。货车司机不知道是收了敌方多少钱才能让他即是成为了废人也不愿说出实情。

爸爸离开后,世界上只剩下南宫蝶一个人了,而她必须在那难熬的一夜里瞬间长大成一个思想成熟的小大人。

这不是她想要的,但她却必须这么做,因为在这个冷酷无情的世界上已经没有人可以保护她了。她知道,如果她依然软弱,那么不久后她必定会到阎罗王那里去报道,又重新与爸爸聚在一起。

“蝶蝶!”

倏地,南宫蝶的前方传来一个熟悉的女子声音,把她的思绪从回忆里拉了回来。

抬头一看,原来是早上遇到的顾雯敏。她背着背包站在教室的外面,好像早就在那里等着南宫蝶回来似的。

四周围已经没有了学生的身影,南宫蝶才后知后觉的发现原来学校早就放学了。

南宫蝶暂时先收拾好心情,用官方的微笑来迎合她。

顾雯敏被南宫蝶的微笑弄得心花怒放,以为南宫蝶已经把她视为朋友,蹦蹦跳跳地来到南宫蝶身边,挽起她的手臂。

南宫蝶被顾雯敏突兀的举动吓了一跳,条件反射地用力甩开顾雯敏的手,不料却被她抓得更紧了。南宫蝶开始为那个不经意的微笑感到后悔了。顾雯敏就像不小心被踩到的泡泡糖一样,想要使劲拉开却反而粘得更紧了。

南宫蝶甩了好久,终于对她感到厌恶,冷冷地说道:“放开。”

顾雯敏不知道是太傻了,还是以为南宫蝶在对她开玩笑,死死地拽着南宫蝶,用娇嗔地语气说道:“不嘛~人家就喜欢赖着你嘛~”

此时,南宫蝶突然严重怀疑眼前这个顾雯敏到底是不是一个同性恋了。虽然她不歧视同性恋,但她绝对可以很肯定地对全世界的人说,她绝对不是同性恋!

南宫蝶从小就知道自己长得好看,但她从来不知道自己的容貌原来已经达到了男女通吃的境界。

顾雯敏是不是太自信了点,为什么只要人家对她好一点她就以为别人已经跟她好到可以一见面就手挽手的境界了?

早上还觉得顾雯敏傻得可爱,怎么现在反而觉得她烦得想要揍她?要不是为了维持她的偶像包袱,冷艳高贵的女神形象,她早就痛扁她一顿了。

“南宫蝶!”

远处,又响起了另一个男生的声音。

顾雯敏和南宫蝶同时把目光投向声音传出的方向,发现那里站着季晨光。顾雯敏立马就从季晨光的身上感到向她发射的敌意。为了不让自己的气势变弱,顾雯敏也恶狠狠地瞪回季晨光。

而南宫蝶一看到季晨光就顿时感觉找到了救命稻草一般,不断用眼神和嘴型向季晨光发出求救信号。

季晨光看了好久才知道南宫蝶要表达什么。

他走到南宫蝶的身边试图把他们分开。不过拆散顾雯敏和南宫蝶谈何容易,顾雯敏像是受过什么缠人训练一样死死地拽着南宫蝶的手不放,而季晨光也不想南宫蝶的手因此脱臼所以也不敢太用力。

最后还是在南宫蝶的配合下,终于扒开死缠着南宫蝶不放的顾雯敏,然后马上把南宫蝶护到身后。

季晨光虽然觉得这并不是什么很绅士的举动,但眼前这个顾雯敏的缠人功夫也实在太夸张了吧,就连他身为一个男人都忍不住想揍她。还好平时他都有修身养性,所以才勉强的忍住了快要发狂的心。

“走吧。”

南宫蝶弱弱地拉了拉季晨光的衣角,意思要他赶快带着她离开。她总觉得顾雯敏好像怪怪的,仿佛中邪一样,跟早上看到她的样子完全不一样了。

季晨光点点头,让南宫蝶先走,自己跟在她的身后。

再次回到校门口时,龙叔的车已经在外面等候着了。他见到南宫蝶从学校出来,心情甚是大好,以为南宫蝶终于肯乖乖在学校上完一天的课,完全不像之前那样等到傍晚都不见她的身影从学校里出来。

离开前,南宫蝶与季晨光交换了手机号码和电子邮件,方便以后联系。他们对视一眼,各自苦笑了一下,然后南宫蝶坐上龙叔的轿车离开了学校。

季晨光目送南宫蝶回家后,自己也坐上私家车回家去了。

回到家后,季晨光并没有停下休息,反而赶快收拾好一些用具和叫上一些比较信得过,身手又较好的兄弟,连凉都懒得冲了,就直接来到吴家茶馆的巷子前。

季晨光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接过身边最得力的助手大凯递过来的啤酒,往嘴巴里灌了一大口,给自己壮胆。他的酒量不是很好,原本这个时候应该要用烈酒的,可是如果他喝了这么一大口的烈酒,还没走进巷子,人就先倒了。

“两只老虎,两只老虎,跑得快,跑得快,一直没有耳朵……”

霎时,一个小女孩的声音从季晨光的裤袋里响起,那是他妹妹的歌声。不用想也知道,这一定是他那爱恶作剧的妹妹,季晨曦搞的鬼!

肃穆的气氛顿时被这可爱的铃声破坏了,所有的锐气也一扫而空,就算季晨光刚才喝酒壮胆了,但随着铃声的响起,胆量又缩回去了。

身边的兄弟听到这搞怪的铃声,忍俊不禁,但还是用手遮住嘴巴,强忍着破声而笑的冲动。

季晨光瞪了他们一眼,脸则红得像红鸡蛋一样,觉得自己好丢脸,不知道以后继承爸爸的事业后,要怎么严肃地统领他们。

季晨光整理好心情,划开青色的接听键。“喂。”

“又去哪里鬼混了?放学了还不回家吗,难道要等着被打屁股?”电话里传来季晨光的哥哥,季晨风的声音。

季晨风说话时总是很风趣,潇洒倜傥,做事总不喜欢跟着制定好的规矩走,但面对弟弟和妹妹时却又宛如邻家哥哥一样,总是对他们呵护有加,所以从小到大,季晨光和季晨曦都很喜欢依赖他。

季晨光听到是季晨风的声音,整个人豁然开朗起来,仿佛找到了希望。如果把大哥叫来这里帮忙,事情一定可以事半功倍。

“大哥!我在吴家茶馆的巷子前,这里发生了一些事,我想来查清楚,你可以过来吗?我想这里的事你应该很擅长。”季晨光在等待季晨风的回应时,突然又想起了什么,补充道:“对了,你看你有什么朋友可以帮忙的,这里需要验血。”

季晨光没头没脑的要求季晨风,搞得他如今一塌糊涂,根本不知道季晨光到底在干什么。

季晨风用试探的语气问他:“干嘛要验血?你杀人了?”

他是不可能相信自己的弟弟会杀人的,不过如果是他现在看到了什么渗人的血景,用这种话吓吓他也是不错的。

不过很失望的,季晨光却显得特别的淡定。他回答:“你才杀人!大哥,你快来,事态紧急。”

季晨风见自己的弟弟难得会用那么严肃的语气对自己说话,那想必事情必定是严重到了一定的限度才会把他紧张成这样。他知道季晨光从小就被爸爸带在身边,总是跟着爸爸进出帮会,处理帮会的事情,要不是有严重得让自己如法独自处理的情况下,他是不会要求自己去处理的。

季晨风不再玩弄季晨光,“好,我半小时后就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