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归还之录 - 哟西开工

夏血瞑≪神眷术士录≫  - 发布于2017-06-23 9:05:11pm

奇幻·玄幻


雪晶业跟五大失落家族其实是相同的,只是论地位的话雪晶业是居于五大家族之下,因为五大家族是指王族。依照分类看来,居于五大家族,也就是王族之下便是贵族,血统还是很高贵的。

可惜的是五大家族之下尚且还有的几个家族都没落了,血统不纯正再不就是没有继承到该有的血统和力量。

但问题在于谭楚唯正是闇沭灯所指的那个神族血统稀薄之人,再加上这里是雪晶业的领地,还有“雪晶业”的由来,司湫语几乎可以很肯定谭楚唯真的是雪晶业后人,也是个神族,哪怕是半神族。

让闇沭灯把自己放下去,司湫语决定要好好跟谭楚唯谈谈。至于寻找繁枫黎的这回事就交给反正都跑下来看情况的闇沭灯帮忙找过来,毕竟最熟这里的也就只有闇沭灯。

看到司湫语被一个长着一对羽翼,不似人类的青年搂着从天而降,谭楚唯都不知道呆滞了多久。

老实说他原本还在苦恼为何就是走不出这个地方,同时也准备用通讯器联络司湫语的时候,恰好他就来了。

“呃,首先,那个……谭老师,我能不能请问你是哪个术士家族出身的啊?”司湫语一时间也不晓得怎么开口询问,只好先用其他方式慢慢套话。

见司湫语不急着找繁枫黎,谭楚唯也就靠在碑石上,无奈地摇了摇头。

“不对,我并不是术士家族出身的。我是从一个平民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的,父亲是普通人,母亲则是觉醒术士但资质不太好的区区中级一阶术士。”

听了这有些感伤的话语之后,司湫语心情复杂。他原以为谭楚唯有这种实力,想必家庭也不一般,结果出乎预料的谭楚唯的家庭竟是如此。

“那么你的母亲……姓业?大版谓之业的业?”

“你怎么知道我妈的旧姓是‘业’不是‘叶’?”

谭楚唯最惊讶不过的,正是这件事。鲜少人知他母亲本姓“业”,但不知为何要改成与之同音的“叶”。他的母亲并没有解释,也没有那个打算解释为何,就这样一直到了现在。

一阵静默。

事到如今,司湫语也没法不把话说开。毕竟这种事也无法瞒一辈子,所以他挣扎了一番便决定实话实说。

谭楚唯很安静地在听,心情却也随着司湫语的解说而越来越复杂,到最后他整个人都沉默不语,脸上没什么表情,让人看了实在很担心却又无法说出来。

良久,谭楚唯深深地呼出一口浊气。

“谭、谭老师……”

“我没事,只是心情有点复杂而已。没想到我竟然也有神族的血统,虽然并不是纯正的,但也足以惊人。难怪我母亲到了现在还是显得如此年轻,原来是这样……”

“你也很年轻啊……完全不像是四十岁左右的大叔……”

这一句话让谭楚唯瞬间败下阵来。他总算明白自己怎么到了这个岁数却依然如此年轻,敢情那是血统作祟,刚好遗传到母亲那边的基因。

两个人都稍微冷静下来的当儿,闇沭灯领着繁枫黎回到这儿,并把人放下,满脸写着无奈和尴尬。

司湫语不解地看了看这两个人,最后视线停落在闇沭灯身上。

“呃咳,那个……斔……”

“叫我司湫语或是小语就好。”

“呃好……小语,好好看着这个孩子,他可能会有点不太舒服。”

闇沭灯貌似脸红起来,却反而让司湫语和谭楚唯满脸困惑,完全搞不明白闇沭灯露出这种怪异的表情。反观繁枫黎跟之前没什么两样,一如既往像个孩子般,此时也蹲在碑石前好奇地摸来摸去。

突然司湫语看到繁枫黎抬起手的时候,袖子往下掉所露出的皮肤上有一个显眼的血色印记。

感觉很不好的他立刻抓住繁枫黎的手,把袖子卷起来好让手臂的皮肤露出来。

犹如彼岸花的血色印记不像是被人画上去,反而像是个刺青。

“发生什么事?”司湫语头也不回地问道,声音非常的沉,同时他举止轻柔地抚摸那个怎么看都好,绝对不吉利的印记。

“这块区域之所以无人并不是因为外边的人过不了神族屏障,而是这里面有个家伙深居此处少说千年之久。”闇沭灯额上不断冒出冷汗地回答。

沉默片刻,司湫语这时也摸够了把手抽回来,一脸鄙视地看向闇沭灯,看得他欲哭无泪。

谭楚唯并不晓得司湫语为何突然间露出这种罕见的表情,但他可以很肯定闇沭灯绝对是有做过什么事情。

现场也就只有繁枫黎不在状况内。他疯归疯,却还是很纯真,毕竟心性如同孩子,故此他总是天真无邪到让人忍不住替他捏了把冷汗。

“天皇,你做这种事情都不经大脑吗?”

“等、等等啊那是情势所逼!!”

“枫黎他很单纯的,就像个小孩子……”

“我并没有诱拐他好吗!!”

“但是你等于是在犯罪啊……”

听到司湫语说自己犯罪的闇沭灯很想哭。他是真的逼不得已,只好做了那种事情,要不然繁枫黎真的会死。至少,在那种情况之下是真的别无选择,所以他才会选择那么做。

其实司湫语很清楚知道闇沭灯并非有心的,但自己的好友遇上这种事情全然不知,他就觉得有些生气,忍不住拿闇沭灯发泄一下,即便闇沭灯是繁枫黎的救命恩人,自己还得反过来好好道谢。

“拜托求别闹,赶紧动手好不好?我还得回去啊……”闇沭灯可不想继续被司湫语使用言语攻击,赶紧转移话题。

恶狠狠地瞪了闇沭灯一眼,司湫语冷哼一声,转而站起身走了几步就停了下来。

他站在这个让他比较有感觉的地面上,缓缓合上双目,银色的发丝飞扬,衣袂飞飞。

当他再次睁开双目,银色的术式图阵瞬间形成悬在他的脑袋之上,熟悉的银色轮盘逐渐凝聚成形,开始转动,一个个翠绿色的漩涡自动跳出来,把他们都给包围住,却没有把他们拉进去的意思。

司湫语不急,也没有睁开双目,他保持着双手交叠的姿势,嘴里念念有词,可惜听不见他到底在念什么,因为那是无声的念咒方式。

直到司湫语念完之后,轮盘竟然放大化,而轮盘上所刻的每一个文字符号也清晰可见,可惜没什么人能读懂这艰涩的古语。

接着他忽然睁开眼,冒出了一句,“哟西,开工!”

……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