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归还之录 - 归还开始

夏血瞑≪神眷术士录≫  - 发布于2017-06-23 9:05:44pm

奇幻·玄幻


整个禁辉区开始震动,地面摇晃到让他们几乎站不住只能勉强抓着身旁的东西维持重心力不至于摔倒。

唯有司湫语一人坦然自若地站在原地,神情看起来有些庄严肃穆,带给人一种圣洁的感觉。

震动持续了大约五分钟后就自然停了下来,然后在场的三人齐刷刷地瞪向绝对是造成这场震动的祸首。

“所谓的开工是指人造地震吗!”谭楚唯气急败坏地叫道。

“当然不是啊~不过我到没想到说会地震耶?”司湫语一脸的无辜。

放弃跟司湫语对话,谭楚唯索性背靠碑石坐下想要一个人静静。他真心觉得自己拿现在的这个司湫语越来越没辙,甚至开始怀疑司湫语的前世弒溡斔怎会养出这种古怪的性格。

暂时无法离去,必须确保禁辉区的安危的闇沭灯只能选择默默站在一边,虽然他时不时会瞄向蹦蹦跳跳不知在干嘛的繁枫黎。

至于司湫语……他从震动之后就开始在地上画着一个看不懂的图阵。

闇沭灯承认他从未看过这种线条乱七八糟,然后还写满了没有规律、无法组成句子的文字符号,泛着黯淡银芒的术式图阵。

所以这到底是什么?

“我说,这位天族的天皇,你打算在这里待多久?”谭楚唯冷不防地开口问道。

“直到这家伙搞定所有的事情为止,我都不能离开。”闇沭灯苦笑不已地答道。

于是谭楚唯不再多问,继续闭目养神。

反正现在他们什么都做不了,只能干等,除了繁枫黎还是那么的精神奕奕。

司湫语专心致志地绘制图阵,每画好一条线他就会注入灵力,不过这个图阵看起来好像特别大,真要注入灵力的话恐怕会耗费过多灵力,严重一点或许还会昏死过去。

即使如此司湫语也无法停下手中的动作,他必须尽快绘制完毕,启动这个图阵,让这个区域解禁。这样一来,失落历史就会归还。

这时谭楚唯再次睁眼,他瞄了司湫语的方向一眼后,眉头不由微微皱起。

好歹相处久了,他可以从司湫语细微的表情上不戳到一些什么。就像现在,他很肯定司湫语绘制这个图阵绝对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容易,而且他看起来好像很难受。

“小语,你到底在干什么!”他忍不住站起来,有些愤怒地问道。

充耳不闻的司湫语依然绘制着那个未完成的图阵。

同样也发现到司湫语不对劲的闇沭灯立刻走上前去,正要跨过图阵的圆圈之时,一股电流“滋滋~~~”作响地击中他,把他整个人给弹飞出去,并恶狠狠地摔在地上。

赶紧过去把闇沭灯给扶起来,谭楚唯此刻满脸挂着担忧地看着司湫语。

他百分之百肯定司湫语绝对画不完,这个图阵绝对无法完成。

“该死……这可是玩命的啊!”闇沭灯气急败坏地叫道,可是他没办法阻止司湫语。

原本还在自己玩的繁枫黎注意到他们这边好像情况不对劲,不由困惑地看过来。当他看到闇沭灯好像受了伤,再加上谭楚唯那一脸的愠怒,他立即察觉到事情不对劲,想也不想就冲过来想要跨过那个圆圈到达司湫语身边。

按理说繁枫黎应该会跟闇沭灯一样被弹飞摔出去,然而事实上他并没有像闇沭灯那般被弹飞,反而还跨过圆圈抓住司湫语的手,不理他的挣扎,硬是把人拉出来,原本就处于半启动状态的图阵便自动关闭,但图形依在。

“别打断我啊!”司湫语有些生气地说道。

“危险!”繁枫黎却一脸认真道。

“不会危险的啦……”

“不行!”

繁枫黎坚决不让司湫语去冒险,再者,如果司湫语出了什么事,他会很难过,很伤心的。

轻声一叹,司湫语便不再挣扎。

“那么我幻化一次给你们看,你们都来帮忙,这样总行了吧?”

“……我帮不上忙……”闇沭灯一副无语问苍天。

“帮忙把风。”

语毕,司湫语已经幻化出那个图阵给谭楚唯和繁枫黎看,接着三个人就继续开始绘制图阵,而这一次未完成的图阵虽处于半启动状态,却泛着三种不同颜色的光芒。

银白、霜白、冰蓝……

各颜色分别对应他们三个。

“小语,你为什么要布置这个……这个到底是什么术式啊?”谭楚唯忍不住问道,因为他是真的从未见过这种术式图阵啊!

就连属性都不懂的图阵……

难不成是禁咒吗?

“真要问这是什么术式的话……失落的禁咒级别术式?只有神族才能绘制、使用的术式。”司湫语一边回答,一边继续绘制,一心二用。

谭楚唯也就不再多问,继续专心绘制图阵。

令人大跌眼镜的反而是繁枫黎,他居然很快的就画好几乎一半的图阵,那速度简直是出乎预料的快!

“为什么明明这个术式是我创造的,枫黎你却能用这么快的速度画好一半……”司湫语都无语了。

繁枫黎眨眨眼,好像不明白他在说什么。

“会不会是……枫黎本来就有这方面的天赋?”谭楚唯想起繁枫黎是以绘制术式图阵速度为快而出名的前黑暗教廷三巨头之一。

“那个……空间属性的术士通常绘制图阵比较快。”在外边负责把风的闇沭灯当然有把他们的对话给听进去,不由开口回答他们的疑问。

司湫语都尴尬地笑了笑,他忘了空境繁的特殊能力。

不知不觉的,他们三个已经把图阵给画完,三种不同颜色的光芒逐渐亮了起来。

“是不是应该退出去会比较好一点?”

“对哦……”

“……?”

然后谭楚唯和司湫语分别伸手抓起不在状况内的繁枫黎,三人一起从图阵退出去。同一时间,三色光束冲向天际再散开,几乎把整个禁辉区笼罩在三色光之下,保护禁辉区的无形屏障也在这一刻自动瓦解、碎裂。

紧接着,伫立在四周的碑石也在三色光之下,逐渐修复,还原碑石上的徽记以及用古文字刻出来的文字。

即使如此,归还尚未结束。

这,不过是刚开始的归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