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第二章 - 第二章

夏血瞑≪實與夜陰陽錄之藏書閣≫  - 发布于2016-09-19 10:41:39am

灵异·鬼怪


來到陰陽寮的藏書閣附近,只見有個全身火紅頭戴赤色僧帽,身著赤色僧服的生物手裡拿著寺廟的吊鐘。在他的四周圍,基本上都是受傷的陰陽生,而且有些甚至失血過多導致休克。

無奈沒人敢靠近,就連那些陰陽師都不知該如何是好。

這是赤坊主,但每個傳說都不一樣。話雖如此,會拿著吊鐘的赤坊主,也就只有那個犯下無數罪行,被稱為“新潟縣的赤坊主”。

“妖氣好重……煞氣更重,而且殺意滿滿。”橫臣迅速地給出了這麼一個判斷,眉頭皺得很深,因為這個妖怪有點不太對勁。

按理說赤坊主應該沒有這麼重的妖氣甚至不會有如此之重的煞氣和殺意。

這究竟……

豈知那本來一動也不動的赤坊主在橫臣和丙和他們到來的時候,稍微動了動身子,並慢慢轉過來看著他們。結果他們都被赤坊主恐怖的面貌以及那雙完全赤紅的眼睛給嚇到,連話都說不出來。

仔細一看,赤坊主的視線是停落在兩個人的身上。而那兩個人恰恰就站在最後面,也就是跟在最後面的某二人。

注意到這一點的只有橫臣和丙和。他們倆雖然感到疑惑為何赤坊主會把目標說定在兩個沒有陰陽眼,不懂得使用陰陽咒術的小孩身上,但是該出手還是必須出手。於是,他們一起動手,施展​​各自擅長的攻擊型術法。

“安倍……安倍晴明……不能留——!”赤坊主忽然大叫,然後就衝了過來。

眼見赤坊主居然就這樣衝過來,橫臣和丙和一時反應不過來就被他越過他們,筆直地朝著兩個完全不懂如何攻擊或防禦的姐弟倆飛去。

在那一瞬間,詠實只好——

“臨兵鬥者,皆陣列在前!”沒辦法,只好亮出真正的實力。

清澈通透的藍色靈力形成了一道攻擊,並狠狠地穿過赤坊主的身體,迫使他不得不停下,而眼裡所帶的憤怒卻是如此的明顯。儘管如此,他還是不放棄,就是死都要攻擊他們兩個。

見姐姐都出手了,那麼身為弟弟的他也不能默不作聲。但是詠實阻止他,用眼神示意咲夜先不要亮出底牌。

他們的陰陽術法絕對不能隨便暴露,這是陰陽頭的吩咐,所以一直以來他們都在隱藏自己的實力。重點是,他們的實力不但強,甚至還有另外一種身為陰陽師應該具備的能力。

靈視之眼。

俗話一點就是所謂的陰陽眼。

擁有靈視之眼,又有如此靈力,他們的潛能可不容小覷。這也是為什麼當初陰陽頭會領養他們,並把他們帶入陰陽寮的真正原因。

話題扯遠了,回到現在。

“安倍的……後人,不能留——!”赤坊主不死心,再次撲過來。

見赤坊主居然想要以命相搏,目標就是鎖定在這對姐弟倆身上,橫臣和丙和豈能袖手旁觀?

“以名縛名……縛——!”

“恭請玄武降世,除去妖物,水之鏡!”

橫臣負責鎖住赤坊主的行動,丙和則是負責攻擊。

五星的陣法之中,一條條鎖鏈赫然鎖住了赤坊主的四肢,讓他動彈不得,只能掙扎再掙扎卻怎麼都無法掙脫。當丙和念出攻擊的咒語之後,一道藍色光芒凝聚成水一般形狀的攻擊就這樣穿過赤坊主。

淒厲的叫聲,隨即響起。 “嗚啊啊啊啊啊——!”

“大膽赤坊主,你闖入陰陽寮究竟為何事?”橫臣並沒有打算直接收拾這只妖怪。他要知道赤坊主的目標,還有……

他那不斷重複的話語,以及所提及的“安倍晴明”。

赤坊主怨恨地看著橫臣,然後再看向詠實和咲夜,忽然咧嘴一笑。

那笑容,是如此的可怖,嚇得其餘陰陽生呼吸一滯。

“呵呵呵……呵呵呵呵呵……逃不了的,你們逃不了的……安倍晴明的後人……必須死——你們必須死——!”

沒想到赤坊主說完這如此激憤的話語之後,身體發出紅色的耀眼火光,接著就是在他們眼前自爆。

全場一陣靜默。

這是……自殺嗎?

就在橫臣思索的當兒,詠實和咲夜也出了一些狀況。他們居然當場昏過去,臉色蒼白難看,彷彿妖氣入體。

見狀,橫臣只好先把所有傷者送去他們的私人醫院。

沒錯,是私人醫院,屬於陰陽師的醫院。

至於赤坊主的出現以及那所謂“安倍晴明的後人”還有櫻宮兩姐弟的事情,就暫時擱在一邊吧。

南關東,東京,陰陽寮總部。

身著紫藍色狩衣,蓄留一頭烏黑長發並紮成馬尾的青年停下了手中的動作,微微扭頭看向某處。他所看的地方,正是北邊,也就是北關東某處。

心裡有種不安的感覺,彷彿在北關東的陰陽寮分部發生了什麼事情。

“梅。”

話音方落,一名嬌小玲瓏,身著粉色裙子,身上纏繞著細長的透明白絲綢布條,綁著雙馬尾的女孩就這樣出現在他的身後。

“不好意思,麻煩你替我去北關東的陰陽寮一趟。如果我的猜測無誤……那兩個孩子,恐怕被‘他們’發現了。”

“誒?這怎麼可能?你不是每一年都會親自替他們下封印,封住他們的氣息不外洩的嗎?”

“恐怕……那個封印,在他們不知情的情況之下,遭到損壞了。”

“這樣啊……那麼我先去了,有什麼消息的話,我就用風術傳給你。”

梅一說完,就變成一道龍捲風,瞬間消失。

看著自己的式神走了,青年便緩緩站起身,來到窗邊。

他是真的很想到那兩個孩子身邊,但是……東京這裡,正好是鬼門開的時刻。要是他沒有在這裡坐鎮,那群該死的妖魔鬼怪就會攻擊這東京,並帶來災厄。

一想到這裡,他不由苦笑。

“你大可以把我們留下鎮守東京,然後自己去北關東看那兩個孩子。”

一名有著大約一米九身高,身材偏瘦,有著一頭赤色短髮,額頭戴著冰藍色頭箍的男子雙手環抱胸前,背靠著門口,用那與髮色相異的冰藍色眼瞳望著一臉哀愁的青年。

有時候作為式神的他真無法理解主人的思想。

“噯,這可不行。鬼門開的時候,如果陰陽頭不在這裡坐鎮,那可是很麻煩的吶。再說了……那兩個孩子只要待在一起,就不會有事。”話說到這裡,他卻有點失去自信。

說到那對姐弟,果然他最擔心的是——

男子也不再多說,就這樣消失。

青年無奈嘆息。

他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留在這裡,為他們祈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