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三头门1】血墙事件 - 八 消失了

十幂安≪三头门≫  - 发布于2016-11-20 11:07:55am

其他·同人


果不其然,半个小时后,季晨风驾着一辆劳斯莱斯轿车停在巷子的前面。开门,从车里走出两个人,一个是季晨风,另一个则是他的法医朋友,Andy。季晨光跟Andy不是初次见面,他对他还是有些熟悉,礼貌性地对他点头致敬。

季晨风扫视了一眼周围的兄弟,数量不少。

“什么事,那么严重吗?”

季晨风觉得事情已经超过了自己想象中的范畴。看来这次季晨光真的是遇到了什么大事,不然以他平时低调的处事习惯来看,他是不会轻易地带这么多兄弟出来的。

季晨光把今天所看到的解释给季晨风和Andy听,希望他们可以帮忙。这件事可大可小,想想自己如今的处境,又不能报警。

据可靠的消息传出,事情可能跟南宫家有关联。如果他们这样贸然交给警方处理,在证据不足的情况下殃及了南宫家就不好了。

季晨风和Andy听完季晨光的诉说之后,二话不说地就朝巷子里走去。在巷子里,他们看见两个身影——是吴志才和吴皓宇。

吴志才和吴皓宇听到脚步声,同时转过头来看着季晨风和Andy。吴家父子的眼神里竟是猜不透的言语,很犹豫,又有点苦恼。

随后,季晨光也走了进来。他把目光放在那堵血墙上,发现墙上的血迹已经消失不见了!季晨光马上冲上前,用眼睛像扫描机一样不断地重复检查那堵墙。

太奇怪了,墙壁就好比从来没被血沾染过一样,没有任何的血迹残留,也没有刚被清理过的痕迹,仿佛刚才他和南宫蝶所看到的一切只是一场梦一样。

“怎么可能!”季晨光开始怀疑起自己。

吴皓宇走近季晨光,“季二少,我跟我爸来的时候,这里就已经被清理干净了,简直不留痕迹。我们并没有看到你所说的那些血迹。”他并不相信季晨光会说谎,但他也没办法证明血迹是曾经存在的。

“不可能的,我跟南宫蝶明明看到那里有一大片的血迹!该死,早知道就把它拍下来,现在死无对证,我要怎么继续查下去,要怎么向南宫蝶交代!”季晨光生气地敲了好几下墙壁,把手都敲红了。

吴皓宇拍拍季晨光的肩膀,叹了一口气,说道:“别纠结了,我和我爸看了好久,真的一点血迹都没有,仿佛这里根本就没有你说的那回事。不过我相信你不会说谎,这一定是有人趁我们在谈话的那段时间把这里清除了。我看你先回去吧,我跟我爸再查一下。”

季晨光很后悔,失望地看着吴皓宇,他并不想废然而返。早只如此,他当时就应该再坚持一下,再机灵一点,或许还可以找到一些细微的蛛丝马迹,还不至于像现在这样,无功而返。

季晨风走到季晨光的身边,拦着他的肩膀,给予他一点安慰。他不像季晨光,从小就跟爸爸一起管理帮会的事。因为家庭因素,他的爸爸几乎不理他,所以他很自由,不被这些帮会的事约束着。

季晨风不懂季晨光如今的执着,也不知道该如何安慰他,只希望他的拥抱可以传播一些能量给他。

等了好久,季晨光终于点头,整个人像泄了气的气球一样,无精打采的。他让兄弟们各自散了,然后自己跟着季晨风走出巷子,坐上他的车一起回家去。

回到家后已经是晚餐时间了。季晨曦在客厅一面看卡通,一面等着两个哥哥回来。她的肚子早已饿到不行了,爸爸又总是早出晚归,自己又不想一个人孤零零的在餐桌上吃饭,所以只好忍饿等着哥哥回来。

季晨曦是季家的小千金,还在上小学。个性鬼马又机灵,总是爱闯祸捣蛋,但始终保持在季老爷设定的界线以内。她是个爱笑的女孩,所以也很深得长辈们的爱戴。

季晨曦从小就有两个哥哥守护着,所以季老爷也并没有想要把家族生意的内容告诉她。如果可以,季老爷希望季晨曦永远都活在自己的童话世界里不要长大。

可是季晨曦还是很聪明的,就算爸爸不告诉她,他们家里是做什么的,她都可以猜到一二并且很识相的惹出大事。

季晨曦此刻坐在沙发上,脑子开始动起了歪脑筋。

二哥晚回家已经是常有的事,可是今天怎么大哥那么迟了还没回家,难道大哥的诊所出事了吗?

不过身为一个心理医生,不需要开刀动手术,应该不至于拖到那么迟吧?哪有人那么夜了才去看心理医生呢?

还是说……大哥有了女朋友?嘻嘻,这最有可能了。

骤然,大门被打开了。

季晨曦兴奋地转向大门,见到季晨光和季晨风回来了,马上跳下沙发冲到他们的怀里去大肆的撒娇。

“你们怎么那么晚了才回来啊,你们不知道季大小姐的肚子好饿了啊……你看晨曦的小肚腩都跑去睡觉觉了……”

季晨曦像无尾熊一样挂在季晨风的身上,但季晨风早已习惯如此娇气的妹妹,只好继续放纵她。

季晨风和季晨光从小就很疼爱这季家唯一的小女儿,而季晨曦也已经习惯了被两个哥哥溺爱的滋味,所以就算她现在已经十二岁了,她偶尔做噩梦时还是会偷偷地跑到两个哥哥的房间去,要他们陪着她睡觉。

尽管季晨风已经告诉过她好多次,自己已经长大了,而且她现在正是发育期间,应该要懂得一些男女之间的禁忌了,但她还是不听,喜欢死赖着自己的两个哥哥。

在季晨曦的朋友圈里,所有朋友都觉得她特别的幸福,而她自己也这么觉得,并且她很享受被朋友投来妒忌的眼神。

不过,家丑不能外扬,谁都不知道,季晨风、季晨光和季晨曦是同父异母的兄妹。季晨光和季晨曦才是真正同父同母的兄妹,可他们的妈妈却不是季家的少奶奶,而是季家老爷在外的情妇,同时也是季老爷此生唯一爱过的女人。

而季晨风的妈妈,虽然是季家的正牌少奶奶,但这也只是一个挂名罢了。季家老爷并不爱这个正牌少奶奶,当初还不都是因为双方为了达到某种利益才建立的联姻关系。

在某一年,算命的人告诉季家老爷,因为他的过失,会让两个与他关系和好的女人在那一年里同时丧命。季家老爷从小就在刀子上混,根本不信邪,他只相信实力和势力可以改变一切,包括生命和命运。

就在那年,季家唯一的一场大火灾,把季晨光、季晨曦和季晨风的母亲同时烧死在里面。

因为那次的火灾,季家损失惨重,也亏有南宫家的帮助才让季家成重振家业,所以季家老爷很重视与南宫家的交情,不管以后南宫家遭受什么困难,他们季家都会二话不说的帮助他们,以报答当年的雪中送炭之情。

季晨光板着脸站在季晨风的身边,一脸心事的样子。季晨曦很狐疑,那是她第一次见季晨光这样,她担心地问道:“二哥,不开心吗?”

季晨光苦笑摇头。不过就算是瞎子也知道他这个样子怎么可能像没事,更何况是他亲爱的妹妹。

他不知道要怎么对季晨曦解释今天他所遇到的事,以往他都是随便编一个小故事忽悠她,但今天他真的没那个心情。

季晨风见季晨曦如此,只好帮他解围。“你二哥今天告白失败了,让他好好静一静吧。”

季晨曦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也不再敢去招惹季晨光。

其实季晨曦心里有数,二哥根本没有喜欢的人,就算有,他也会告诉她的。他们之间还没有秘密呢。

她继续抱着季晨风,“大哥,晨曦肚子饿了,我们去吃吧……”然后,她小心翼翼地拉着季晨光的衣角,“二哥,你也一起,吃饱了就不伤心了!嘿嘿,我在电视上看过一句话,‘你何必为了一枝花,放弃整片森林呢?’”

季晨光深深吸了一口气打起精神,不想让自己的妹妹再担心。他重拾微笑,用手揉乱她的头发,说道:“你才十二岁,看的都是什么戏啊,你还是继续看你的卡通片吧!”

季晨曦见二哥变回以往的开朗调皮,接着松开了拴住季晨风的手,跳下来去追季晨光,以报复他刚才揉乱了她的头发。

这三兄妹回到家后,家里总是变得热闹起来,家里的佣人们早就已经习惯了,甚至还很享受这种氛围。

吃完晚餐后,季晨光逃离季晨曦的魔掌,把自己反锁在房间里,说有重要的事要做,不能陪她玩了。

季晨曦有点赖皮想去作弄一下季晨光,但十二岁的理智还是拖住了她。她从觉得二哥从回家到现在的行为举止都怪怪的,好像有心事一样。她心想,事情是不是很严重啊,那她还是不要去打扰他比较好。

不过,换个角度想的话,刚才大哥和二哥难得在同一时间到家,想必二哥应该是坐着大哥的车一起回来的,所以如果二哥有什么不开心的事,绝对逃不过身为心理医生的大哥的慧眼。

有什么心事的话,在回家的路上时,大哥也理应帮二哥化解了,所以二哥应该不会再胡思乱想,做出一些伤害自己的事。

想到这里,季晨曦稍微安心了些。

季晨光的房里。

季晨光赶快拨通南宫蝶的手机号码,把今天所发现的事与她回报。

“喂。”

电话拨通后,里面传来了一个女生虚脱的声音,那是南宫蝶。不过她的声音听起来好像有些沙哑,应该是哭过,不然就是感冒了。

“我是季晨光。”

“嗯,知道。什么事?”南宫蝶的声音听起来好像很疲惫的样子。

“关于血墙的事,放学后我又回到巷子去了。很遗憾的是,那堵血墙已经被人清理掉,简直不留痕迹。对不起,我并没有查到什么。”季晨光懊丧地说着。

他觉得自己好没用,当南宫蝶需要他的帮忙时,他竟然一点也帮不上。

南宫蝶停了半晌,回应道:“没关系……那张帖子突然就在论坛上消失了。我已经把链接发给你了,你也去注册一个用户吧,我已经叫颖姐特别让你加入的,我们或许可以在那里找到一些蛛丝马迹。”

“好。”

季晨光一面答应,另一边也已经按下电脑的开机按钮,一刻都不敢怠慢。

“还有,明天来我家一趟,详谈事情。你也可以顺便叫上吴皓宇一起来。”南宫蝶的沙哑声音依旧在,不过这次里语气里带着顽钢不劣的热血。

南宫蝶是因为刚在论坛上看到了新的咨询,从而燃烧起了“继续加油”的斗志。

“好。”

挂了手机,季晨光动手也很快,已经注册好了用户,他也看到了南宫蝶看到的帖子,那是一个名为“炼狱之曜”的用户人所发的一篇名为《两帮派消失案》的帖子。点击进去帖子一看,才发现里头说的内容是关于两个无名的帮派在某天突然出现,又再某天突然消失的事件。

季晨光立即把帖子剪接下来保存到硬碟,以防之后帖子又被删除了,这样他们的消息又会断去。

新闻里唯一没有提到的事情就是血墙。真是不幸中的万幸,至少血墙的事还没有在道上大肆传开。

季晨光知道纸包不住火的,没过多久事情肯定会被传开。暂且能隐瞒多久就隐瞒多久吧,等东窗事发事再来见机行事。

季晨光虽是这么想,但其实他心里早已定制了几个脱离关系的方案。事情怎样都不会牵连到季家的。

至于南宫家嘛……事情本来就与南宫家有关,再怎么脱离关系,到最后还是会查到南宫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