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失去的古時候 遺產篇 - 第一百二十五話

月下影≪游戏的真实世界≫  - 发布于2017-06-25 8:58:23am

奇幻·玄幻


同為異世界人

‘刃月...真身嗎?哈哈!!你還真有趣啊~竟然把自己的靈魂分出一部分創造出另外一個自己。’

狂氣,艾伊身上散發着狂氣,那淡淡的藍黑色的狂氣看在刃月的紫色火焰裡。沉默,沒有回答的刃月輕輕一躍,身體如子彈般出現在艾伊面前揮動右手上的刀往艾伊左手臂砍去,但是艾伊沒有抵擋反而貼近刃月以左手壓制住他的右手臂,看得見那力量和力量比拼的抖動。

‘那麼想殺我嗎?哈哈哈~’

‘我只是向快點搞定這事回去罷了。’

‘太快結束的話,不覺得有點可惜嗎?嘻嘻~’

艾伊鬆開左手同時右腳重重的踢開刃月,身體稍微浮起的刃月被踢開了一點距離後腳落地,摩擦着後退了數十米。

此時老人赤大聲道。

‘刃月!!小心他的影子!!’

艾伊聽後一臉不悅伸出右手指向老人赤,身後那些黑影隨即往老人赤衝去,野獸的叫聲,黑影其實就是野獸,黑狼,一大群的黑狼,少說都有三十只以上。

迅速的黑狼瞬間就包圍老人赤,刃月看見那情形想要上前去幫忙他的時候,艾伊出現在他面前。

‘你的對手是我~嘻嘻。’

見到艾伊另一隻手上也握有一把匕首,他身上那狂亂的氣息如激動起來那般鼓動了起來,艾伊快速的往刃月身上揮舞雙手上的匕首,刃月則以雙刀一一的格擋下。

在不到六擊下的時候以刀擊飛了艾伊右手上的匕首,露出了一個大空隙,雙手握着的刀看着往艾伊左放砍去。

【呯】一聲,槍聲,刃月右手腕中彈,刀跌落地面,不知是哪裡來的槍擊令到刃月忽然的驚訝,但是艾伊沒有給予刃月思考的時間,左手上的匕首隨着子彈擊中後的時間往刃月後腦處刺去。

刃月察覺到艾伊的左手揮動的方向時急忙蹲下身子,艾伊的匕首攻擊雖然被察覺到了,但是他再一次踢出右腳,狠狠的踢中刃月的頭部,刃月頓時被踢退數米。

站穩後的刃月怒視艾伊,看向右手那被子彈擊中而凹下去的護腕,疼痛嗎?左手上的刀輕輕的丟往右手,右手接過刀後,緩慢的舉起刀,慢慢的擺出雙手握刀的姿勢。

艾伊右手握有手槍,那就是槍聲的來處吧?左手握着匕首,面具後傳來了他那詭異的笑聲,挑撥刃月那樣擺動了下右手上的手槍。

感覺到刃月不悅的哼了聲向前踏了一步,身影消失了。

‘哈!!在這裡!!’

艾伊發出笑聲的同時往他的右方開槍,刃月出現在他右方同時間揮出一刀把子彈分成一半,但是艾伊並沒有打算只射出一槍,他接着連發了六槍,但是和第一槍的子彈不同。

每一槍發射前都看得到小小的魔法圈閃現並且如附加在槍身那樣縮小後消失。第一發紅色,刃月同樣的揮刀砍下,一砍中子彈的時候頓時發生爆炸,爆炸的威力並不是很大,但足夠把刃月的刀反彈回去,但是刃月使力的握緊刀拉回來,往艾伊右腹部砍去。

第二發,青色,射在地面上,形成了一個巨大盾牌擋下了刃月的刀,如砍到牆壁的刃月一時失意。

‘什麼!?’

當時艾伊迅速的伸出右手上的槍指在刃月頭部,出現了紅色的魔法圈,【呯】的一聲,刃月頭部中彈,頭被一條紅線衝撞出十米那樣的距離後就爆炸了。

‘你...還真行啊。’

頭部冒着煙刃月伸出左手擺弄了下,拿下了頭盔,那紫色的火焰更加明顯,艾伊看見是心理突然感到莫明的寒冷感,看到在刃月左手上那被他擊毀的頭盔,他再次笑起來。

‘噢~還沒死啊?那頭盔還真堅硬啊~’

刃月左手一扔,扔掉頭盔時聽到了響亮的鐵碰擊聲,轉頭望去,是他剛才丟的頭盔剛好擊中之前脫手跌落地面的刀,刃月沉默的走去撿起那刀。

‘哼嗯...你那雙紫色的火焰,代表着什麼呢?’

在那期間艾伊不解的說,刃月撿起刀後望去艾伊。

‘詛咒。’

‘詛咒?不死族還會被詛咒!?哈哈哈哈~你別說笑了。’

艾伊大笑後,不悅的說,面具後面的雙眼如刀鋒那樣往刃月飛去。刃月不當一回事的問。

‘說笑嗎?我可沒打算說什麼笑話。’

‘不死族擁有紫色火焰?被詛咒?壓根兒都沒遇過,沒聽過,你這個異類!!’

刃月聽到【異類】笑了。

‘也對,我這異世界來的人,不是異類的話算什麼?’

‘異世界?哼...’

艾伊情緒穩定下來,望向刃月說。

‘和我一樣呢...來自地球的那個世界。’

‘甚!?你!也是!?’

刃月感到驚訝的問,艾伊旋轉右手上的手槍沉默的思考着,把手槍收進衣服內的他伸出了右手。

‘同為異類的我們...要不要和我合作?’

‘合作?’

‘消滅這個落後的世界,然後創造!你,不也是有那個想法嗎?’

刃月低頭,視線望去一方,見到赤老人看似很吃力的對付着黑狼群。

也對,魔法師對近身戰的確非常不利...刃月再次望向艾伊,思考着他的問題。

破壞後創造,可以說是我的技能呢,呵呵...但是破壞的話,就是奪取了吧?奪取他人的自由,以及生命...

思海裡想起歐絲雷王國的人民,以及模糊的戰鬥,那讓他感到痛心的戰鬥,殺死自己尊敬的人,被自己心愛的人殺死...也許破壞掉這世界也不錯...過後他搖了搖頭。

‘也許吧...也許破壞這個世界是其中一個選擇...但是。’

‘但是什麼!?這世界不值得我們愛惜,讓破滅的神消滅,摧毀掉才是最好的結果!!’

艾伊憤怒的揮動右手大聲道,刃月望向他握緊雙刀擺出架勢。

‘我還是放不下他們,那些相信我的人。難道你...沒有想要保護的人嗎?’

艾伊看見他的架勢,右手摸着面具,慢慢的脫下面具。

‘保護嗎?最後得來的只不過是背叛,我這張臉就是證據,被背叛的證據!!’

露出了他那已被火焰燒毀了的臉,破爛得讓人覺得恐怖,但是他卻是笑着。

‘信任?為他們着想?保護他們?呵呵呵...當他們不再需要你,認為你是絆腳石的時候,你也會跟我一樣,被他們背叛!’

刃月腦海裡飄過同伴,跟隨自己的人,還有經過的事情。

‘被他們背叛嗎?也不壞。’

艾伊聽後驚訝的右手拿出手槍指向刃月。

‘不壞?你當背叛是理所當然的嗎!?’

‘當然,因為...我也背叛過他們啊。對於你的遭遇,我只能說,你太相信他人了。’

‘你!果然和我合不來呢...’

艾伊右手拿着面具慢慢的戴上,其身後的影子出現異樣,影子慢慢的形成了手,數十隻手都握着一把手槍。

‘消失吧,從我的眼裡...’

數十把槍同時往刃月射擊,刃月立即往左邊跑動起來閃避槍火,艾伊向奔跑的刃月連續開火,同時自身的雙手也拿着手槍,閃耀着紅色魔法圈的效果,連發炸裂彈。

但卻沒有一發擊中,不悅的他把雙槍往天空丟去,左腳用力的往後踏一腳,他所站的地面出現了一個巨大紅色魔法陣,剛丟去空中的雙槍變成了光後形成了一把大砲類的武器掉落在艾伊手上,瞄準刃月。

‘給我消失吧!!’

不到兩秒的時間,大砲洞口射出的不是砲彈,而是【火焰彈】,只見刃月那骷髏臉似乎露出微笑,舉起雙刀往火焰彈砍下,在碰擊的那一瞬間,發出巨大爆炸聲,爆炸了。

燒毀的地面露出了濃煙,看不清前方的艾伊不敢放輕鬆注視着濃煙內,某物體閃亮的時候,艾伊急忙以砲身護着前方。濃煙內一把刀往艾伊砍去,擊中了砲身,濃煙慢慢的散去,看見刃月無傷的握着雙刀砍在砲身前的艾伊驚訝。

‘什麼!?無傷!?’

‘當我看到大砲的時候還真的有點害怕,但是看見那火焰魔法的加護,就知道威力一定不一樣的了,而且以刀消除魔法這種方法還是有的。’

‘怪物嗎!?以武器來擊消魔法這種事只有不怕死的傢伙才會去做的!'

‘嘻嘻~我原本就已經死了,不是嗎?’

刃月說罷連續往艾伊揮舞雙刀,艾伊則以砲身勉強的擋下所有攻擊。

‘你這傢伙!!’

‘怎麼了?那已是你的全力了?’

艾伊聽後不悅的使力揮動砲身把刃月逼退,呼吸急促的吸氣怒視刃月,砲身閃光後變回了雙手槍掉落在地面。刃月見他的情況右手持刀指着艾伊。

‘放棄吧,解開封印這種事情還是忘掉吧。在我還沒殺死你之前...’

艾伊聽後反而大笑起來,刃月覺得有點奇怪。

‘有什麼好笑的?’

‘你真的以為只有我在解開封印嗎?’

刃月驚覺急忙望去神殿處,神殿裡發出了紅光,爆炸了,一條巨大光柱往天空伸去。在一旁被黑狼玩弄得滿身傷的赤老人驚訝的大呼。

‘是誰?是誰解開了最後一道封印!?’

天空變成了黃色,黑色的氣體逐漸堆積在神殿的上空,慢慢的形成了他們見過的那物體---【混沌】---

第一百二十五話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