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归还之录 - 全员集合

夏血瞑≪神眷术士录≫  - 发布于2017-06-24 12:28:54pm

奇幻·玄幻


拿着笔在一定会随身携带的笔记本子上写写画画,把碑石上的徽记清晰画在空白的页面上再抄下古文字,顺便加上现代翻译后,他很快的就不见人影,估计是跑去找其他碑石继续他的记载。

禁辉区非常的广阔,无奈这里算是失落的神族区域之一,传送阵是无法使用的。当然就连妖魔也立入禁止不能踏入此地,哪怕是人类也无法随意进来,因为就算这里是神族遗址,也仍然拥有一定的能量阻挡妖魔与人类的侵犯。

当然,现在身处于禁辉区的三人外加尚未离去的天族天皇闇沭灯并非人类,其中司湫语更是神族第一殿下弒溡斔的转世,神眷司后人,绝对是纯正的神族;繁枫黎拥有特殊属性的术式再加上灵力颜色奇特,并且还是空境繁后人,故此也是纯正的神族;谭楚唯虽然父亲是人类,但母亲是继承雪晶业血统的半神族,所以他即便是神族血统稀薄的半神族也依然能够踏入此处。

只有符合一定条件的,便能踏入禁辉区,这就是禁辉区的死规则。

话说司湫语使用特殊的加速方式,很快的就抵达下一个碑石,很仔细地继续记载这一些失落历史。之后他还得详细地去整理,编撰成正统的历史书,将一切公诸于世。

在那之前,他还得先挖出某个真相,寻回前世的记忆,还有打破缠绕自身的强大诅咒。

如果三千年轮回转世的诅咒再不想办法破解的话,下一次的轮回他会更加凄惨。

这是冥府副官出于好心告诉自己的私密消息。

一边把所有的碑石看了一遍,记载起来,一边不由自主地陷入沉思,想着该如何破解身上的诅咒,司湫语重重地叹息着,下意识地走到了跟自己家族有关的碑石。

当他刚抬眸看了眼碑石,正要动手画徽记之时,他的注意力忽然间被雕刻在徽记之下的古文字给吸引住,脸色也随即变得越来越难看。

“怎么……这种事情……为什么……”司湫语仿佛受到了非常大的惊吓,整个人显得很慌乱且语无伦次,就连笔和笔记本子都掉到地上都没有去捡起来。

寻找失落历史失落的真相,却在自己的家族的代表碑石上发现到了不为人知的秘密,司湫语差点崩溃。

他瘫坐在地上,用手捂着的脸微微仰着。

真相竟然与神眷司息息相关……

难怪当初宣清凛会说必须由他负责启程去寻找失落遗迹,担起归还失落历史的重任。而这一切,全都是为了挖掘出残忍的真相,一个足以颠覆现在的世界,现在这个时代的真相。

发现司湫语迟迟不归的繁枫黎担心地跟了上来,看到司湫语瘫坐在碑石前,他就紧张地跑上去,手足无措,不晓得该怎么安慰司湫语。

“别,难过……”他很努力地挤出这三个字。

“虽然记忆还没恢复,但我现在有点明白黑暗教廷为何要成为这个世界的霸主,明白消灭者一心想要铲除一切与失落历史有关的人事物。所有的一切……都指向了某个‘真相’,某个残忍到让人无法接受的‘真相’。”

司湫语难过地说道,泪水却不受控制地不断流落,浸湿了他的衣领。

到底碑石上的古文字究竟是什么意思?而那所谓的“真相”又是指什么?

就在司湫语难过哭泣着,繁枫黎慌乱安慰的当儿,许久不见,跟他们俩都是失落家族之一,但却活了很久、很久的幽冥封后人风巽刻不知何时踏入了这个他也能进来的禁辉区,并且出现在他们俩面前。

透过指缝看到了风巽刻的瞬间,司湫语便放下了手,静静地流泪,静静地看着他。

“去把你的记忆找回来吧,然后终结这一切。”风巽刻一开口,就是这么一句有点让人摸不着头脑的话语。

“意思?”繁枫黎一脸茫然,他是真的不明白这句话的意思。

“记忆、真相、诅咒、起始、终结……终究密不可分。”风巽刻的话实在太玄乎,可司湫语一听就明白了。

找回记忆就等于找到真相,而伴随真相而来的便是诅咒,诅咒便是起始,而起始之后就是终结之处。

“我明白了。谢谢你,巽刻。”司湫语有点明白了风巽刻的意思,重新振作起来。

他在繁枫黎的帮忙下从地上站起来,三人一起走回到雪晶业的领域范围。

但他没想到说会看到好几张熟悉的脸孔,并且深深怀疑这个禁辉区真的没问题吗?不是说即使一切问题都解决了,哪怕屏障坏了其他妖魔和人类都进不来吗?

那么……他现在看到的是啥?

鸣术高中的几位好友明梓珩、李少贞和刘骐亚;统治狼魔一族的狼魔女王范蒂雅;柔弱却坚强的待霄草妖王夜舞晓;变异狼魔的血狼魔王哈奇夫;以月白狐妖王自称,实则已位列仙班,持有“月白仙尊”之名号的钥月白;同为失落家族之一,司掌“音乐”的音灵迟后人,迟明音;拥有特殊契妖,凤凰守护者,若月城第一家族的继承者第一惗;负责稳定迟明音灵力,若月城第五家族的恐怖少女第五素筠:净结白后人之一的白清蝶与其好友蓝蛟妖黑卡特罗杰:拥有强大灵力却甘愿当一名刑警的净结白后人之一白皓敬与其同事刑警胡腾、鉴识人员楚明臻以及法医叶灯蘺。

这么多人挤在这里……不对不对,他们到底是怎么进来的才是重点所在吧!

幸好宣清凛和柯水竹都没来,也有可能他们有事来不了。

扶额地看着眼前的十几个人与妖魔,最后司湫语还是露出了无语的表情。

“你们这是来开趴的吧!”谭楚唯也很无语,毕竟他可是被突然间跑出来的这么多人给吓了一大跳。

“我记得我只要孤独黑狼和白大哥过来,怎么其他人都跑了过来……”司湫语直接看向风巽刻,因为直觉告诉他这件事绝对跟他有关系。

不容他继续追问下去,风巽刻一闪身就不见踪影,然后熟悉的端木蔚礼硬拉着端木楚仁跑进来,丝毫没有被禁辉区排斥的现象。

于是真相大白,这些人与妖魔……恐怕把他们给集合起来的就是端木蔚礼,也就只有他很喜欢搞风搞雨,根本就是被宣清凛给影响极深。

“小语~~我先声明,是凛要我这么做的哦!”

“所以即使他没有参与也要把其他人拖下水吗……”

“这个嘛你自己去问他?总之,凛千交代,万嘱咐要我把这口信传达给你。”

司湫语突然有一种不太好的预感。

“快说,别停顿下来。”

端木蔚礼嘿嘿一笑,立马把重要的口信转达给他。

“麻烦你暂时帮我看着这个世界,我要去‘破晓’帮忙处理可能会威胁到我们的大危机。”

然后司湫语满脸黑线地爆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