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三头门1】血墙事件 - 九 不明白的疑点

十幂安≪三头门≫  - 发布于2016-11-22 11:12:02pm

其他·同人


隔天刚好是周六,一大清早,季晨光和吴皓宇一同到南宫家去。

来南宫府之前,吴皓宇已经偷偷上网看了南宫府是长怎样的,但由于地点太过隐蔽,资料不足,只能看到屋子的一角。

吴皓宇曾在脑海里脑补了一下屋子的画面,可如今看到了实体货,忽然觉得自己的想象力真的很苍白。

南宫府是一间豪华大气上档次得不得了的独立式洋房。

为了确保南宫府不会被发现,屋子外建设了一堵高高的围墙和几棵大树。此外,大门外每天都会派上几个保镖在门前把守并且定时轮班,只要是想进南宫府的人必须要经过被保镖盘查的阶段。

如果有可疑人物经过南宫府,保镖们虽不会立即上前打得对方满地找牙,不过会还是会记住对方的样子,再通报给龙叔解决。至于如何解决,最惨的一次就是把对方的全家暗自解决掉了。

除此之外,屋子的四周也都装了满满的闭路电视。尽管有了人体保护,但有些看不到的角落还是需要机器帮忙监控并且记录的。

季晨光和吴皓宇对为首的保镖报上自己的名字后,两人就被礼貌地带进了南宫府。南宫蝶早已提前告诉保镖今天有两个年龄相仿的男子会来府上做客,并且还附上了两人的照片和姓名。

围墙里面是个花园,花园里种满了各种不知名的花朵,但颜色斑斓绮丽,让季晨光和吴皓宇看得赏心悦目。

花园里还有一个人造的小瀑布,而瀑布连接着池塘,池塘里有好多颜色艳丽的鱼儿。那里还有一大片草地,草地边有两间好比吴皓宇家的厕所这么大的狗屋和猫屋,而屋子后面还有一个露天游泳池。

吴皓宇曾经认为季晨光的家已经让他羡慕的令人发指了,但如今见到南宫蝶的家,他才发现原来是自己太低估了“夸张华丽”这两个代名词了。比起南宫蝶的家,季府简直是大巫见小巫。

季晨光和吴皓宇沿着一条长长的石头小路,绕过屋子的半边,才到南宫家的大门。

管家好比已经在那里等候多时了,见到他们时,就恭敬地帮他们打开门,让他们进到屋子里去。一进屋子,他们必须脱掉自己的鞋子,换上管家为他们准备的拖鞋。

屋子里的装潢跟屋外成了正比,外面有多豪华,里面就有多令人眼前发亮。屋子里的摆设就像皇室的欧美风一样,任何一件家具都是名牌,任何一个装饰品都是古董、名画、名诗等。要是这里不是一间屋子,季晨光和吴皓宇还以为自己误入了一间经典博物馆。

吴皓宇的目光突然被放在橱柜里的一只茶壶给吸引了过去,忍不住冲上前去鉴定一番。他小心翼翼地从橱柜里拿出那只茶壶,眼神不停地围着茶壶游走。

那是隋唐时期所制作出来的青釉茶壶,高有9.8公分,器形规整,釉水一流,整体看起来原汁原味,唯一的缺点就是盖子上的那点小瑕疵。看来这个茶壶的价格并不高,但以外形和色泽来看,那还是很吸引人的。

“怎么?”

季晨光静悄悄地飘到吴皓宇的身边,在他耳边轻声说道,害得吴皓宇差点把茶壶弄掉,还好他平时身手不错,及时把茶壶稳住了。

不过吴皓宇的矫捷也只能用在接文物上,否则以他和吴叔在家平常都有动手动脚的习惯,早就不知道打破了多少古董了。

季晨光不懂古董,所以看不出这茶壶有什么奇妙之处。在他的眼里,所有的茶壶都是拿来泡茶的,碎了就拿去丢掉,像这种有点瑕疵的茶壶还像宝物一样被摆在柜子里的举动,他真的是很不解。

吴皓宇差点把胆子都吓没了,把茶壶放回原位后,恶狠狠地锤了一下季晨光的肩膀,害得他低声哀嚎了一声。

第一次来到别人家就打破人家家里私藏的古董实在是很不应该,也是一个很不礼貌的行为。换位思考的话,要是有人到他家的茶馆来品茶,却不小心打破了摆在柜子里的古董,阿爹一定会大发雷霆,甚至还可能因此过度伤心,让茶馆休息一个星期。

之前就是有类似的事发生,使得他一个星期都不敢去招惹阴晴不定的阿爹,而自从那天事情发生后,他就再也没见到那个打破古董的客人了。

吴皓宇曾一度怀疑是不是阿爹暗地里把对方咔嚓掉了,不然的话,打破了别人的古董,好歹也要有个赔偿还是有个表示的吧?

管家见他们停在橱柜前不前进,赶紧走到那里催促他们。之后,他把他们带到二楼的粉黄色门前,敲了两声,里面传来南宫蝶的声音,叫他们进去。

二楼的装潢跟一楼的装潢全然不同,简直是两个世界一样。二楼是青春派的设计代表,到处都由鲜艳亮丽的色彩填满。不管是摆饰品还是画像,都是由简洁的单色来代替,到处都充满着青春洋溢,活力十足却又不失简单干净的感觉。而二楼每个房间的颜色都不一样,不知道代表着什么,可能这样会比较好认吧。

开门进去后,管家先是鞠个躬,然后就离开了。

季晨光虽然跟南宫蝶一样身在大富人家里,但他家里的佣人并没有这么的拘束,他家里也没有管家。

或许是受到他们三兄妹那种活跃的气氛所影响,他家里的佣人根本不像佣人,更像是朋友或家人,有时佣人们还会像他抱怨一些琐碎的家事之类的。今天来到南宫蝶的家,他总算体验到了电视里常见到的那种富有人家的严肃气氛,并且这种感觉总让他有种紧张的窒息感。

而吴皓宇就不一样了,他从一开始踏进这间屋子里,就有种飘飘然的感觉,发现自己原来这么渺小,南宫蝶的家里简直是古董界的世外桃源!

如有机会的话,他一定要带自家阿爹到这里来开开眼界,让他知道什么才叫做收集古董!就他那茶楼里的那些破碗碎瓶也能叫古董?还是省点别在别人面前丢人现眼了。

进到房里,又再次让季晨光和吴皓宇大跌眼镜,尤其是吴皓宇这个从小就住在茶馆那老楼里,没搬过家,更被住过这么豪华的套房的人。看房里的摆设,一定是书房。这书房就宛如吴皓宇的茶楼大厅这么大,沿着墙壁摆满了一层一层的书,直到天花板去,要看上面的书还需要借助楼梯爬上去才能拿到。

南宫蝶那娇小的身影就被埋在窗边的地上,周围都堆满了各种颜色、各种形状的枕头堆里。她所在那个角落是唯一没有摆书的地方,阳光普照,光线通过透明的白纱,照进房间里,把南宫蝶照得看似半透明的,而她又披着一头黑色长发,穿着一身的白色雪纺连衣裙,看起来就像落入凡间的天使一样,甚是绚丽。

季晨光痴痴地注视着南宫蝶,感觉自己此刻真的是太幸福了。

南宫蝶微微抬头看了他们一眼,手指继续在鲜红色的键盘上敲打着。她的身边不止一部电脑,还有几部是关闭的,但电脑都是赤色系列,看来她相当喜爱赤色,就像鲜血一样。

“别站在那里,快过来,给你们看一样东西。”

南宫蝶在键盘上敲打了几个字,再把电脑转向他们。

季晨光和吴皓宇停止了震撼的心理,压抑住了不可思议的感情,让自己尽可能的进入备战状态里去。

他们走到南宫蝶的身边坐下,看着电脑屏幕里显示的东西。那是一个视频,但视频里只有黑幕。南宫蝶把音响调至最高,因为声量较小,她让他们凑近耳朵仔细听清楚。

视频里一直都是黑屏,通过音响里所播出来的声音,隐约可以听到有几个人在对话,但音量实在是太小声了,就算凑近听了还是听不出什么眉目。这种感觉就像是一个人躲在一个黑暗的角落里录制了这段视频,又像是录像机被谁摆在了一个被遮住的角落里,偷偷录下了这段视频,但那几个对话的人离录像机有些距离,声音录起来很模糊。

“听得出他们的对话吗?”

视频播完后,南宫蝶问道。

季晨光和吴皓宇同时摇头,他们根本听不出对话的内容到底在说什么,就算是听力再好的季晨光,他也只能勉强听出一两句的对话。

“我叫颖姐帮我仔细的过滤过了,不过她也只能清楚的听出几句,而其余的都是用猜的。”南宫蝶一面说着,一面把整理好的对话打印出来递给季晨光和吴皓宇。

对话是这样的,

A:哟,你们好啊!

B:你是谁?

C:哼,你是想要加入我们的帮会吗?

A:不是,我是来想要成为你们的老大的。

C:啧,异想天开!你知道我们是什么帮吗,竟敢如此口出狂言!

A:你们不是黑蛇帮和残狼帮吗?也没什么了不起的。我留意你们很久了,你们不就是那位大爷派来考验一个人的吗?不过就你们这点智商还想在这里混?

B:你少啰嗦,给我滚开,不然我叫小弟们伤了你,可别怪我们没警告你!

A:我要是怕你们,我就不会孤身寡人的来这里了。

(一段打斗的声音,听到其中一个人的惨叫声,好像是被A逮住了。)

A:去把他们都杀了。

D:是的,主人。

(再是一连串的惨叫声。)

**备注:B和C或许是两个帮会的带头,而D或许是其中一个小弟或者是B和C的其中一个。

看完后,季晨光和吴皓宇不约而同地望向南宫蝶,她却没看着他们,在忙着自己的事。

南宫蝶感受到他们向她投来的目光,再回看他们,与他们对视,像在问他们“怎么样?”之类的。

“这视频是怎么来的?”季晨光问道。

“早上起来时,有个匿名人士通过email寄给我的,暂时还不知道是谁,不过我已经叫颖姐帮我查询发出email的地点了。这是一个重大的线索。”

南宫蝶的眼神里闪烁着宛如饿狼的眼神。那种带着贪婪,凶险和那些不明感情的神韵,让人不禁感到敬而远之,摸不透她此刻内心的想法。

“我觉得这是在巷子里拍的短片。”吴皓宇深思了一番后,说出了一个至关重要的重点,但他只是猜测,并毫无根据。

“我也这么觉得,而且拍这个影片时,正是造成血墙的那天。”南宫蝶也把自己的猜测告诉他么们。

可她就猜不透了,为什么那个A要杀了所有人,而其中一个老大怎么在瞬间就服从了A的命令,难道在打斗的期间发生了什么意想不到的事,让原本站在下风的A逆转成功?

如果B和C真的是两帮的老大的话,那他们的伸手必定不凡,而A能够拿下并操纵其中一个,那他也一定不是泛泛之辈。

现在南宫蝶只想到这几个疑点,然后她把这些疑点一一记录在一张纸上并且还把终点标记起来。

第一, A是谁,为何要杀了那两帮的人?从他们的对话里来看,双方好像都是初次见面,不像是之前结下了什么深仇大恨的人啊。

第二, 拍影片的人是谁?是谁把录像机放在那里的?

第三, 寄影片过来的是谁?目的何在?

第四, 最后那声惨叫声后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何留下了那么多的血迹?

第五, 黑蛇帮和残狼帮的幕后支持者是谁?而A的幕后支持者又是谁?

第六, A所说的大爷是谁,而那大爷又是要来考验谁的?

这件事中,到底牵扯了多少个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