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第三篇:破灭的前奏曲 - 025.训练成果

一和≪数据次元≫  - 发布于2017-06-25 8:28:02am

奇幻·玄幻


灿华街中央处,传出连绵不断、此起彼落的巨响。造成此现象的,不是车祸,正是战斗——夕雨和来自于绝死望的守护灵们之间的战斗。如此浩大的战斗,路过的人们皆害怕卷入其中而受伤,纷纷保持安全距离,没有人出手援助。

“这是怎么回事?那家伙怎么会那么强?”

第四位守护灵倒下,夕雨的体力值却没有被扣除超过五分之一。夕雨没有头衔,数量上更是绝死望的优势,在场的守护灵主人们根本无法理解这种事的发生。

“我很强?错了,我一点也不强,只是你们缺乏训练罢了。”

夕雨所说的都是实话。经历了那么多的战役,他深深意识到自己和拥有头衔的守护灵们之间实力的差距,因此他想变强,想要比任何对手都要强。他不断训练、不断去击杀怪物。即便到了晚上,黎空在睡觉的期间,夕雨依旧在外头击杀怪物。

相较之下,绝死望的守护灵几乎没有多少战斗的经验。他们的战斗都是以围攻的方式进行,加上他们自身没有想要变强的动力,一切因素造成了如此的局面。

守护灵们不满夕雨的发言,无可奈何他们没有反驳的权利,实力的差距已经说明了一切。

话虽如此,这并不代表局势对夕雨有利。守护灵被击败,过了十分钟的时间就能再次被召唤出来。通过车轮战与围殴,长期来说夕雨的不利的。除非是根本地将守护灵的主人给打晕、或封锁他们的召唤功能,否则夕雨要完全获胜的几率近乎零。

先前拿到的湖人棍,黎空终于有机会测试它的效力了。

绝死望一众以为靠着守护灵就能打垮黎空,他们因此没有携带任何武器。见黎空凭空变出了一把棍子,还带着阴险的笑脸逐步靠近他们,使他们的心跳频率增加了。

其中一人因思绪的混乱无法作出准确的判断,下令自己的守护灵去攻击黎空,行动后其主人才发现做错了决定,但已经太迟了。

露出破绽的一瞬被夕雨完美地逮到。夕雨将他镇压在地,连续射出六发新子弹——“白银弹”,清空对手仅剩的体力值,削弱敌方的势力与士气。

“怎么了?你们怎么都不过来啊?难不成你们只是挂名的黑帮会员吗?”

黎空表面上很冷静地挑衅敌人,实际上内心是极度害怕的。计谋的效果会因人而异,因此其风险亦相对地高。稍有差池,对方暴怒并叫救兵拿武器来的话,黎空将处于极度危险的处境当中。

话虽如此,因着夕雨陆续解决敌方守护灵,有的人害怕黎空会对他们不利,纷纷狼狈而逃,并宣称之后打算退会,免得再和黎空扯上关系。

仅剩的人,都是对绝死望忠诚、胆子比较壮大的人马。从他们的脸色,黎空知道自己先前作的最坏打算,成真的几率近乎百分之百,也知道自己已经没有退路了,只好硬着头皮上。

黎空将湖人棍交到夕雨手上,将救兵叫过来的流氓们往后退了半步,守护灵们处于待机的状态,等待夕雨的行动再作出反应。

持棍的夕雨正将手枪举至肩膀的高度,却没有任何行动。这让绝死望一众开始怀疑黎空和夕雨到底有何打算,不知道是否要先抢下先机展开攻击。

夕雨扣下扳机的一瞬,守护灵们开始进攻了。

脱离枪口的空气弹,在途中分裂并有规律地往八个方向散射,经历一段时间后以同样的形式二度、三度分裂,这就是夕雨的新技能——拥有广大攻击范围的“散气射击”。分裂后的每颗空气弹威力虽弱,对方能闪过的概率小之又小,能达到强力的牵制行动的效果,给黎空和夕雨开出一条生路。

黎空拿回湖人棍,和夕雨一同狂奔。在彼此辅助与配合之下,他们突破了敌方守护灵的包围网。

绝死望众人这时才意识到,黎空刚才的举动根本没有任何特别的意义,单纯就是在扰乱他们的思绪、混淆他们的判断,使他们的行动因此变得迟缓。他们感到后悔已经迟了,黎空已经冲出了包围网,还打算逃得更远。

“别让他逃掉!我们追!”

守护灵们在一个看似领队的人物号召之下,全部跑在最前线,追赶黎空和夕雨。

对手的行动让黎空的嘴角微微扬起。跑了好一段距离后,黎空停下并拿出《坑人秘籍》,开始念日冕加农的咏唱文。

看着手枪发出的强烈金黄色光芒,守护灵们觉得不妙,但在没有收到主人们的命令不能贸贸然停下来,只好一味前进。

强力火焰弹如海浪那般袭来。流氓们为了保命,迅速伏在地上。至于他们的守护灵,运气好的和他们一样伏在地上逃过一劫;运气差的则正面吃下日冕加农,比较强的还能残留少量体力值,比较弱的立马退场。

事实上,夕雨稍微调高了射击的角度,才得以让绝死望一众留住他们的小命。即便是不小心,若杀了人黎空也是需要去坐牢的。黎空为了避开这种事情发生,才如此吩咐夕雨注意这些小细节。

黎空自己也没想到计划会如此顺利。接下来只要一边逃跑,一边解决对手,黎空可以说是完全安全了。

如此强力的打击,能挫部分人的锐气,却不能让全部人完全放弃对付黎空。

先前被打败的守护灵,再次被召唤出来了。非但如此,招来的支援们已经抵达灿华街另一端,封锁黎空前方的去路,后方则有追兵,黎空可说是处在进退两难的处境。

既然不能前进也不能后退,黎空只好选择另一条道路:往左侧的小巷跑去。那一条小巷是死胡同,流氓们以为黎空被逼上了绝路,命令守护灵们立马进入小巷,一鼓作气将夕雨打败,并消灭黎空。

看似如此,那却是夕雨最佳的反击地点:敌人只能从前方一个方向出现,夕雨能更专注地攻击,把进入巷子的敌人给消灭。

“那家伙不是笨蛋吗?怎么我们会一次两次被他给耍得团团转啊?”

流氓们的疑惑传入黎空的耳中,死胡同造成的回音更是让他确定自己没有听见错误的信息。

“这种程度的策略好像连一般人都能想得出啊。不过这计划在敌人数量太多的情况下会渐渐不管用罢了。”

黎空稍感无奈。和雷灾之前的他比起来,这种策略在那时候连策略都称不上。现在的他不能策划出如那时般天衣无缝、能完全把敌人玩在手掌心中的计谋。这些计谋能把这群流氓耍得团团转,黎空认为这已经是现阶段的极限了。

正如黎空所说,利用狭窄地形来反击并不是最有效的策略,敌人的数量暴增的时候,夕雨单枪匹马是无法将他们全数击退的。说到底,这只是拖延时间的伎俩。

日冕加农在一段时间内是无法再次使用的,而且对手的战斗力并没有弱小到能让夕雨撑到那个时刻,因此依赖这一招来决胜负是不可能实现的事情。话虽如此,夕雨所拖延的时间并非毫无意义,因为黎空早已铺好了胜利的道路。

还未挤入巷子的守护灵,莫名其妙地被别的守护灵给打飞了。此现象引起了部分绝死望会众的注意力。当他们知道那是怎么一回事的时候,心中恨不得马上逃离这个地方。

“怎么回事?我们明明给了钱叫店主不要报警,为什么还会有警察出现啊?”

绝死望一众的行动,因着眼前的疑惑而变得混乱了。

警察与守护灵们加入了这场战役。流氓们手无寸铁,根本没有本事反抗持有警棍的警察,而他们的守护灵则被警察的守护灵们给镇压,一位又一位流氓因此被逮捕。

情势开始对流氓们不妙。危机感强的流氓为了保住自己的自由,马上拔腿就跑,有些甚至抢走了路人的自行车作为逃跑的工具。他们以为逃跑的过程会很顺利,殊不知扫把头忽然扫在脸上,把他们从自行车上给“扫”下来了。

漏网之鱼在这一位清道夫的协助下,纷纷被警察扣押上警车。

绝死望的势力不断被削减,黎空在巷子里头能通过对方那乱无章法的行动得知这一切。

“夕雨,我们差不多要赢了!不要大意,全力以赴吧!”

“这是当然的!”

战斗自警察的加入,优势完全转向黎空。随着最后一位守护灵的败北,绝死望一众全数被警察压制在地上,为了消灭黎空而被余酋派遣的会员们全军覆没。这对绝死望帮派来说是一个很大的打击。

“可恶!明明已经威胁店员们不要报警了,你们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难道是那些店员欺骗了我们?”

败北虽然很不甘,但他们有知晓败因的权利。

“我们是看见大型火焰,才决定过来看发生了什么事。话说回来,你们竟敢还威胁一般民众?接下来就让你们好受了!”

流氓这时才发现自己说溜嘴,后悔却来不及了。这下子他们又罪加一等,更严重的惩罚将在警察局与监牢里等着他们。一些流氓还不愿接受这个事实,反抗警察但还是失败告终;一些则坦然接受,没有任何反抗就上了警车。

漫长且近乎没有停息的战斗终于结束了。黎空保住了自己的小命,正坐在街边的板凳上放松。他揉了揉太阳穴,想必要思考如何让自己活下去真的耗费他不少精神。

“这么疯狂的作战,我绝对不会用第二次,有九条命都不够死啊。”

黎空对着自己吐槽。他依靠在板凳上,将头往上仰,眼睛随之闭上,稍作简短的休息。

不久后,有位男子将扫帚轻放靠板凳,坐到黎空旁边空出的席位。黎空察觉了男子的出现,嘴角不自觉地往上扬起。黎空立马坐直身子,转向男子道:

“你终于出现了。我正在等你呢。”

*****

艺朝对于教务处这个地方,感到无穷的新鲜感。他尚在风月公立中学就读的时候,未曾进入过类似的地方。虽然这是银阳的教务处,今天可是他第一次进入该地方。踏入这里的原因并非触犯了纪律行动,而是协助大龙将可疑男子扣押到此。

起初看见艺朝出现时,王老师的内心还是感到挺吃惊的,无论是在身高方面、或者他与大龙一起行动这一方面。基于公事优先,王老师并没有特意吐槽艺朝的身高。

“所以你是来这里干什么的?”王老师随手拉了一张椅子坐下。

“哼,你以为我会告诉你吗?”

男子嚣张地回应,迎来的就是王老师怒目一瞪。男子仿佛看见了狮子,全身瑟瑟发抖。尔后,他把出现在银阳的目的、幕后指使的人等事,几乎全数从实招来。单靠一眼,对方马上变得像是小孩子那样乖巧,所有反抗的意图都在王老师目光的火焰中烧成灰烬。这不禁让大龙猜想:王老大,你在当教师之前到底是什么职业人士啊?

将情报从男子身上套出来后,王老师马上联络警察,让他们把这名男子带回警局去进行更深入的调查。

男子离去后,王老师一屁股坐到沙发上,扶额的姿势像是在传达事态的发展让他感到头痛。王老师接二连三地叹息,更让大龙能够确定,事件的发生超乎他的想象。

“王老大,发生了什么事啊?”

王老师的右手从额头移开。他仰望天花板,长长地叹息,心中正犹豫是否要当着艺朝面前将真相说出来,毕竟有些事情还是不方便让刚转入银阳的人知道。

可是王老师并不能什么都不说,故他选择性地先将一件要事告诉大龙,另一件则留到下一次才明明白白地告诉他。

“你、黎空还有桑晴,完全被绝死望给盯上了。而且绝死望已经决定,要把你和黎空给铲除。我已经和警方说明了一切,接下来他们会采取一系列的行动,如果能找到对方的大本营那就最好不过,不然你们就要每天过着提心吊胆的生活了。”

气氛变得沉重,大龙刹那间不知道要给王老师什么反应。这几天所发生的事,会带来这种结果并不是无法预料的事,只是一切来得太快了。

艺朝接下来的发言,不单只是让大龙惊愕,连王老师也是一样。

“我知道他们的大本营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