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XXIV - XXIV

Whichonemi≪依与她伙伴的记事本≫  - 发布于2017-06-25 10:50:19am

其他·同人


先把违规者锁定为低年级生,他们的放学时间为一点四十分。这期间有很多事情可以做,包括在那里等待建筑工人离去。但是今天都被训导老师拿出来在早会上说了,按照常理来说的话应该会停手才对。这么说来对方是想要挑战训导老师,所以把违规者锁定为低年级生这项决定是对的了。因为在这里读了一两年的都明白那位老师有多恐怖……

校长说为了方便我们所以允许早退,但我觉得没有那个必要,这么做反而会引起事端。不过他们似乎不是这么觉得的……

“所以我们必须站在远处,看到有人进去以后就跟进去,把证据拍起来,了事。”孟德说。

首先,我们的跟踪技巧还没好到跑上楼梯也不会被发现。第二,拍照的话必须靠运气,角度不对的话很容易就找到借口辩解。第三,如果他们辩解成功就只会被记一个小过,而我们的下场会比他们更严重。

“驳回。”公孙她们说道。

“嗯,驳回。”班长也附和道。

小依因为睡着了所以没有做出任何回应。但是依我对她的了解来看的话她应该也会反对才对。

回到事务所已经几个小时了,什么都想不出,这下该怎么办?总不能什么都不做吧?答应好了的事就应该要全力以赴,不是吗?

“不然我们应该怎样?”孟德不耐烦地说,“点子最多的睡了,你们又什么都不说。”

“是你硬要我们跟去的,所以这件事是你惹来的,应该由你来处理。”灵珑开玩笑说。

“妳不也赞同了吗?”孟德反问。

唉……我还是再想想吧。像这个样子的话说不定到我们毕业都找不出呢。

“不如江先生你帮忙想——”

孟德话没说完就被先生无情地打断了。

“想得美。”先生躺在安乐椅上看着资料说,“你们接下来的,自己解决去,我又不是你们的工人。而且我现在有委托,把他们让给你就已经很好了。”

这么说也是。

和校长谈完以后我们一行人去到了办公室那里等老师。就和她说的一样,是演绎社出生的。不止把通报一事推得一干二净还装成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说谎不眨眼啊!

然后,然后就和现在一样,不知道应该做些什么。五个人想了半天都想不出个办法,这下事情可严重了啊。

“你们五个是时候滚回去了。”先生一如既往,毫不留情地说道。

我望向时钟,才发现现在已经七点了。

“话不能说得好听一点吗?”老师训斥道。训斥完以后转过来说:“收拾东西吧,我——”

“妳留下来关门。”先生打断老师的话说道,“我把那小鬼拖上去以后再送他们回去。”

这也太不留情了吧!

老师似乎觉得先生的话有其它的意义,想了一会后也没说什么就答应了。

把东西收拾好以后我们先行下楼。到了楼下以后班长就先回去了,剩下三人在讨论着应该要用什么样的方法把人找出来。我是觉得如果实在没办法了,不妨试一试孟德的。虽然有些风险但是‘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是这样用的吗?大概吧。

我们在回去办公室的途中其实遇到了建筑工人,我把人截下来以后问了一大堆问题。原本以为会被他误会成我是在找麻烦之类的但没想到他意外的人很好,对于我的问题他很耐心地全部回答了。

从他口中得知,做他那一行的有抽烟很正常。量尺寸钉钉子这些沉闷的工作不找些事情来解闷根本就干不下去。但他也知道这里是学校,所以就连烟都不带来,以免烟瘾作祟。他也告诉我们这几个星期应该不会过来了,下次来的时候就是拆除工作。说是拆除工作,其实也只是把窗口拆下来而已所以不会影响到我们上课。

会不会影响我们上课对我来说其实一点意义都没有,倒不如说其实我有点希望会被影响到。但是如果会有影响的话校方就会把工程放在我们假期的时候,所以也没什么差别。

“想睡这里吗?”

我回过神来,看见先生坐在车上,才发现原来只剩我还没上车。

“对,对不起。”我慌张地道歉以后便上车了。

每次都这样……

*

就好像老师说的一样,先生是典型的刀子嘴豆腐心。归途半路忍不住了所以就给了些意见……其他人貌似听不出。

听不懂也是正常的,先生给提示的方式简直是异于常人。一开口就问了个问题:

‘香烟是合法的还是走私进来的?’

刚问完就被那三人围剿,说什么‘根本分不出来’或者‘没有意义’之类的话。

但这至少会有些用处吧。先生特地提起的话多少会有点帮助才对。这么说来,走私烟一直都是国内的一个重大课题。国内产的香烟价格一直在涨导致越来越多人买走私香烟,难道这就是先生的用意?

既然是学生,那么经济能力多少都会受到限制但也不能排除有一些家境富有的学生买合法烟来抽。通过辨认香烟合不合法来缩小目标范围,说不定还能得知对方取得香烟的途径。就算是合法烟我们也能得知是哪间商店卖的。

因为过度涨价的关系许多零售和杂货店都以负担不起的借口停售部分香烟。这里的消费者协会就做了一项措施,就是让不同的店家售卖不同品牌的香烟。这样一来可以减低店主的成本,又可以让烟客有多一些选择,至少不会跑了几家店还找不到自己习惯的品牌。

虽然我不知道具体上要在哪家店买哪种烟但这种事情爸爸应该会知道。他不抽烟,但是他的客人抽。他每次回家都会带着一阵恶心的烟味回来,而且我可以百分百确认这不是油烟味,有时会在厨房里帮忙准备晚饭嘛。不过他知道应该要怎样分辨吗?

这才是最核心的问题,烟蒂会有足以让我们辨识出他的‘身份’的标志吗?如果有的话是没问题,没有的话——

“喂,要下雨了还坐在外面。快进来啊。”

爸爸在房子里面大声地喊,催促着我快点进到屋子里面。

傍晚时分,独自一人坐在院子里已经可以说是我的例行公事了。有时只是看着夕阳发呆,有时则是和现在一样,满脑筋都在想着问题。差别只是在这些问题有没有意义而已。

爸爸不说我还没注意到呢。天空有的,是一层一层的乌云,时不时会有闪电,但出奇的是没有雷声。我不怕打雷,但如果我聚精会神的做着某件事情时突然打雷的话还是会吓一跳。如果有打雷的话我应该就会注意到今天是阴天了吧。

算了,这种事情也没什么需要去在意的。

我回到屋子里,打算把电视的遥控器拿过来。只是打算而已,因为爸爸已经抢先一步把遥控器夺走。

“今天星期三,有足球赛,别和我抢。”他得意洋洋地说道。

“每次都这样,我只是想看看有没有什么有趣的节目看而已。”我抱怨道。

“国家地理频道没纪录片,动物频道有的是英文配音的,我知道妳讨厌这些。”

什么啊,什么都没有吗?就算是重播也行啊!

“什么都好,就是不想看足球。”

我不是讨厌足球,只是觉得有点沉闷。在可以建起数十家小房子的草地上围着一颗球跑来娱乐大众,真的那么有趣?明显的,这对于足球爱好者来说是的,不然我怎么会说‘娱乐大众’呢?

对我来说,在那里建起一些小房子给贫困家庭有地方住更好。不然他们每天都日晒雨淋的,怪可怜的。但如果真的这么做的话大概让一分之三的人发怒吧,尤其是巴西人。

这也不是我的事,想了那么多也没用,我终究只是一个还在学习的小孩。小孩一词大概已经不适合套用在我身上吧,都已经十六岁了,哪来的脸叫自己小孩啊?

“干嘛啊?心事重重的。”爸爸看着电视说道。

“被威胁了……”

啊,说错了。

“哪个混蛋?”爸爸突然大喊。

“不,不是你想的那样啦。”

为了避免再次滋生任何误会,我把今天所发生的事都交代得一清二楚。得知了事情的来龙去脉以后,他平静地说:

“那是妳应得的,为什么要多管闲事呢?还闯入工业地区,受伤了怎么办啊?照我看来就算妳把事情解决了还是得记过。”

这差别也太大了吧!

“所以,妳需要帮忙吗?”爸爸说完以后接着问。

‘父女连心’一词得到了验证。

“完全没有头绪。”我轻叹一口气说道。

要说完全没头绪嘛……不算,毕竟先生也给了一些建议。要说有头绪了嘛……也不算,毕竟我们什么都不知道。

“偷偷抽烟,话说回来能把烟带进去就很强了吧?”

“怎么说?”我疑惑地问。

“妳真的以为是因为妳的要求我们才送妳进去那间学校的吗?那就大错特错了!其实是因为妳妈妈看中了那间学校的严格程度,要把违禁品带进去可以说是不可能的事情啊!”

爸妈原来你们心机那么重!

“但现在却发生了,不是吗?”我有气无力地说。

“应该是有人帮忙的,也可能是他收得够隐蔽。”爸爸说,“所以,牌子是什么?”

“不知道。”

“没有烟蒂?”

哦,会这么问的话就代表确实是可以从烟蒂来辨认出香烟的牌子。

“不会分辨。”

“很简单而已。明天我带些‘样品’回来给妳。”爸爸笑着说。

会被妈妈骂得狗血淋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