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三头门1】血墙事件 - 十 网吧的线索

十幂安≪三头门≫  - 发布于2016-11-25 8:49:44am

其他·同人


“你知道黑蛇帮和残狼帮的存在吗?”季晨光问南宫蝶。

只见南宫蝶摇摇头,她对这两帮的名字很陌生。

季晨光本是来自季家的二少爷,也是季家未来的继承人。从十岁开始,他的爸爸就已经在严格的训练他成为未来理想的继承人,不管是学术,武术等,他都被爸爸苛刻地监督调教着,这也是为了锻炼他的意志力和成为未来继承人的觉悟。

他处理帮会的事情比南宫蝶经验丰富多了,道上不管规模是大还是小的帮派名字他都一一记在脑子里了。但他今日却对这两个帮派毫无头绪。

是什么时候开始这两个帮派介入了世道?

季晨光初步判断这两个帮派是来自同一个家族的,因为在对话里,A说了,那两个帮派是属于一个被称为“大爷”的人。至于能在短时间内同时建立起两个已经足以壮大到可以出来惹事帮派的家族肯定也来头不小。

如果对话里的黑蛇帮和残狼帮都不是来自南宫家和季家的,那就只剩下安家了。但安家最近不知怎的,在江湖上的活动都减少了,变得低调了许多,更别说传来新增两个帮会的消息。以现在的情况来看,或许不久后安家就要中落了。

既然都不是来自三头门的,那会是来自哪里的呢?如果是独立的两帮,也不是没有可能的。不过这样做的话的风险会比较大一些,毕竟没有大家族的呵护下,新创立的帮会很难在社会上混。

这个道理就像一个国家首相竞选者一样,独立人士不是没有机会中选,只是机会渺茫,几乎没有可能,除非上天垂怜,奇迹出现。

后者的设想会比较渺茫,毕竟刚才A说了“那位大爷”,这也就证明了,黑蛇帮和残狼帮是有幕后支持者的。

“我觉得最重要的是幕后的支持者,只要找到这股势力,我们就有方向了。”

季晨光很了解这些道上的事,如果是季家门下的小帮派搞的鬼,他身为未来的季家继承人,更这个必要继续把此事查下去。找到幕后黑手后,他一定饶不了对方!

“对。我们要不要回到现场去,再查看一次?”吴皓宇豁然热血沸腾气来。

在吴皓宇眼里,他跟他爸爸不一样。他认为爸爸做事一向胆小怕事,不管做什么都会给自己留一条后路,在这社会上谁都不敢得罪,比较偏于苟且偷生。

但吴皓宇不一样,他正是在年少轻狂的年龄,天不怕地不怕,兄弟的事就是他的事,所以只要季晨光决定继续查下去,他也会奉陪到底!

南宫蝶摇摇头。“你昨天跟吴叔查了那么久都一无所获,我们再去也是徒劳无功的。吴叔在社会上人称‘老江湖’,他绝对会每个角落都看得很仔细,任何蛛丝马迹都逃不过他那尖利的眼睛。”

就在这时,一封邮件传到南宫蝶的邮箱里,那是唐颖发来的。她的动作很快,不到几分钟的时间,就已经把地点查出来了。

视频是六天前录的,从一个叫做“Paradise Kingdom”的网吧寄出来。这个网吧在G市,是那里的其中一个地头蛇所开的连锁网吧,听说还很出名。

南宫蝶就觉得奇怪了,G市离J市有一段距离,坐车的话需要两个小时以上才能到达,那为何视频会从那里寄过来?

在J市拍下的视频为何要从G市发过来?难道这个视频里所要表达的不是有关血墙事件发生的事,而是在G市发生的其他事件?

这两者有关系吗?

南宫蝶快速地打了这几个问题发给唐颖。不过两分钟,唐颖就回信了。

——暂且不要胡乱行动,或许只是调虎离山之计。

唐颖就只回复这短短几个字。这就是她的处事风格,她很讨厌用手机打字聊天,因为她觉得打字又既限制字数,又浪费钱和时间。如果要讨论长篇大论的东西,她更希望能与对方用语言沟通。

作为新科技的高手,唐颖的工作需要每天用到电脑做事,如果电脑坏了就等于断送自己的前程一般。

她认为,自己的手就像音乐家的手一样珍贵。音乐家的双手离不开他们的乐器,而唐颖的手也离不开电脑,根本没时间去信息聊天。

不过要是用口聊天的话,唐颖却又可以跟你耗上一整天的时间都不觉得累,因为讲话比起打字更为简单。此外,她最擅长的还是一心二用。她可以一面动手用电脑,一面专心写程序,既省时又可以做更多的事。

季晨光和吴皓宇从踏进书房起就一直坐在南宫蝶的边上无所事事的,与在一旁忙碌得不得了的南宫蝶恰恰相反。他们除了看南宫蝶递给他们的资料以外,就只剩下你看我,我看你,不知道要做什么。

乍然,南宫蝶站起身来,对在研究视频对话的季晨光和吴皓宇说道,“走,我们去G市。”她并没有听唐颖的劝告,而是打算直接行动。

然而,那两人还沉浸在视频的对话世界里,试图想要听清对话里的真实内容。他们一面看着南宫蝶给的稿子,一面在脑子里模拟当时的情景,希望可以透过脑补的方式找到当时可能会发生的状况,并从中加以假设。

他们并没有听到南宫蝶说了什么。

“喂。”

南宫蝶有些不耐烦了,各踢了他们一脚,害的他们直接从椅子上跌坐在地。她以前曾跟泰国师傅学过泰拳,所以踢人的功力不是盖的。如果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被她踢上一脚的人,几乎都要等个一两分钟才能站起来正常行走。

南宫蝶昨晚为了调查事情,熬夜上网找资料直到凌晨两三点才去入眠,而早上六点就起身了,整个人一直都在睡眠不足的状态,脾气自然暴躁一些。

现在睡眠对她来说就是一种比用钱就能买得到的名牌还要奢侈。只要一天不解决血墙的事,她就寝食难安。

等了半分钟后,吴皓宇和季晨光才搀扶着一旁的书橱,歪歪倒倒地站起身来,刚才脑海里模拟的画面也都在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坐了两个小时多的车程,他们三人根据唐颖通过视频查出来的地址来到了G市的Paradise Kingdom网吧。

网吧外停泊着几十辆密密麻麻的摩多车,各类品牌,颜色各异。

走进网吧,里面传来一股难闻的香烟味,味道在开着空调的网吧里盘旋着。长时间被臭烟味熏染的封闭空间是很难把那股臭味排出去的,因为臭味待在空间里的时间久了,味道会被吸入墙壁内。如果真的想要拍出味道,那就必须拆掉整栋建筑物,把墙壁的砖块都换了才能去除味道。

南宫蝶最讨厌的就是香烟味,因为这股香烟味犹如毒药一样,可以在短短的几分钟内把她芬芳的衣服和头发熏成臭味。而这股味道却又相当顽强,必须要洗几次才能彻底消除味道。

为此,南宫蝶打算速战速决,不管在这里看守的人只不知情,她都要立即得到答案。如果对方知情却不肯老实回答,她也就只能把这单重任交给另外两位男士,而自己则负责出去让头发和衣服透透气。

南宫蝶走在前头,而季晨风和吴皓宇则一左一右地跟在南宫蝶的身后,像个贴身护卫一样,唯独只差穿上护卫的穿着。

他们三人来到柜台前,南宫蝶尽量保持心平气和,忍住气,不让自己的心情在此刻暴走。

“你好,我是私家侦探,这是我的两个助手,我们想要向你查询一件事。”

南宫蝶在出发前就已经想好了要如何编制一个开场白,毕竟他们必须要在不能打草惊蛇的情况下进行这次调查。

在她的计划里,她给每个人都另外编了一个身份,这样一来就算他们被怀疑了,也没人会知道他们是来自J市南宫家和季家的人;二来,这也可以比较容易的让他们行调查。

管吧的人是个中年妇女,她看起来是那种习惯老谋计算的人物,绝对是个不容易对付的角色。她看南宫蝶他们年纪轻轻的,可能连奶都还没断,怎么可能是私家侦探,所以她不相信南宫蝶的说辞。

南宫蝶就知道会有这种事发生,所以她早就做足了准备,从口袋里拿出一张名牌,交给管吧阿姨过目。

名牌是南宫蝶之前吩咐下人帮她搞的,毕竟这事她并不想让龙叔知道,不然她一定会被龙叔抓回家里,恨恨地教训她一顿的。这不仅会让她的面子丢尽,还会让她有了把柄在龙叔手上,以后说什么都没威力了。

名片上写着南宫蝶的化名——Finny、季晨光的化名——Sunny和吴皓宇的化名——春花。

季晨光和吴皓宇都是第一次看到这个名牌,季晨光倒是挺满南宫蝶为自己取的英文名字,听起来很有个性。可吴皓宇就不一样了,好端端的一个硬汉(他自认为),为何就被取名一个这么娘爆的名字?!

吴皓宇瞪向南宫蝶,眼睛都快要掉下来了,而她则装作没发现一样,继续一脸诚恳地祈求得到管吧阿姨的配合。

管吧阿姨看了名片后,姑且相信了,但她却始终没放松心情。她在担心着是不是网吧出现了什么事故,以致有人拍了私家侦探来查询?

这种事情不常在网吧里发生。打从网吧开业以来她就坐在前台处帮忙打理网吧的来往客人和一些简单的金钱出入,都快要五年了。但招来私家侦探这这种事她还是第一次碰见,心里难免有些忐忑不安。

她看着南宫蝶,马上露出一张敬畏的表情,其实心里是在盘算着如何脱身,然后找个机会通报老板。

南宫蝶看出了管吧阿姨的心思,对她露出莞尔一笑,“别紧张,我只想问,不久前有没有一个可疑的人到过这家网吧?”

管吧阿姨看了南宫蝶的微笑,有种被治愈的感觉,心里的防卫线渐渐地在向安全的指标掉去。

她思考了一会儿后,摇头。“没有。”不过半秒后,她好像想起了什么,立即反悔道:“等等,好像有,就在今天早上。今天早上我刚到这里准备开门时,就看到有个男子蹲在门外,好像很着急的样子,见我开门后,他就直接冲进网吧,跟我说他有急事要用到电脑,叫我快一点打开电源。之后他做完了事,付了钱,很快地就离开了。”

听完管吧阿姨的解释,南宫蝶、季晨光和吴皓宇同时陷入了深思。管吧阿姨不像是在说谎,那这个男子又是谁呢,会不会就是给南宫蝶发邮件的人?

视频是今天早上五点半左右发来的,那时南宫蝶还在睡觉,会不会就是这个男的在网吧开门营业的第一时间冲进网吧发给她的?

可是这又是为什么呢?他为什么急着把视频发给南宫蝶,难道有什么难言之隐,还是有什么人在追着他?

该死!原本以为到了发视频的源头就能够找到什么线索,可是以现在的情况来看,他们只是在不断地增加问题罢了,什么线索都没有,现在思路又再被中断了。每个疑点都差了一个关键的重点,以致所有的一点都无法连接起来成为一个完整的故事。

南宫蝶再向管吧阿姨寻求更详细的解说时,管吧阿姨却都无法回答,她好像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最后他们三人向管吧阿姨道谢,给了她点情报费后就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