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三头门1】血墙事件 - 十一 爸爸的坟墓

十幂安≪三头门≫  - 发布于2016-11-29 10:02:44pm

其他·同人


刚走出网吧,吴皓宇再也沉不住气,刚才为了不让管吧阿姨怀疑而忍气吞声了好久的他,终于可以向南宫蝶套一个公道了。

“为什么我叫春花!”吴皓宇很在意这个名字。

是的,任何一个男子被名为“春花”,都会怨恨为他取这个名字的人一辈子,就算是父母,也不例外。

南宫蝶很沮丧,根本没心情跟他吵,有气无力地对他解释道:“原本你是叫‘青化’的,可是那些小弟不识字,拿去印刷名牌时,就看错写成了‘春花’。”

吴皓宇依旧很不服气,“是哪个小弟,我我直接把他的子孙切了,让他一辈子叫‘春花’!”

季晨光见南宫蝶的脸色憔悴,连忙安抚正在气头上的吴皓宇。“就一个名字,算了吧,这也是为了查案。”

吴皓宇哪能吃这个亏?毕竟叫“春花”的不是季晨光,说话当然轻巧。

“你又不叫‘春花’,你哪知道那种感觉!”

“反正这个名牌以后都不会用到了,现在你可以拿去毁掉了。你不说,我不说,她不说,网吧老板娘不说,在这个世界上就不会有第五个人知道的。”季晨光继续劝说。“如果还有下次的话,名字由你自己定咯。”

他的表情永远都处于镇定的水平,就算是内心已经生气得冒烟了,但他依旧会表现得没什么事一样。世界上很难有事会让他把生气挂在脸上,这也是他跟随父亲行走江湖时磨练出来的技能之一。

“好,到时给我换一个帅气一点的名字,好让可以配得上我玉树临风的气质!”吴皓宇总算是气消了些许。

气消后,他们三人坐上车,南宫蝶吩咐司机把他们各自送回家,然后载自己到爸爸的墓前。

南宫蝶想念爸爸了,不知道如果爸爸遇上这种事,会如何处理?她希望到了爸爸的墓前,可以让她眼前一亮,醍醐灌顶,想通一些至今都还弄不明白的事。

南宫蝶把一束彩虹玫瑰放在爸爸的墓前,她坐在墓碑的身边,疲惫地靠在墓碑上,仿佛自己正投入爸爸的怀抱里。

她好久都没如此安逸的感觉了。以前只要有爸爸在,她就风雨无阻,有什么天大的事,爸爸都会帮她扛住。但现在爸爸离开了,她变得六神无主,任何事情都要自己承受。

少了支柱的感觉,就好比漂浮在空中的房子,住着都不安稳。

来到爸爸的墓前,她终于可以放松自己。这里离爸爸最接近,所以南宫蝶有事没事,只要觉得身心疲惫到不行了,都会来让自己紧绷的心情暂且放缓。

南宫老爷的坟墓坐落在一个世外桃源的山上,那也是属于南宫家的群葬地。在那片土地里还有好多南宫家代代相传的人物,功劳比较大的就被埋在山上,功劳越低,埋得越底层。

南宫蝶的爸爸是南宫家的第N代继承人,所以与之前继承人的地位平等,被埋在半山上,如果南宫蝶死了,也会被埋在此地。

“爸爸。”南宫蝶闭上眼睛,晶莹的眼泪从眼角落框而出。

她的心里有好多好多的话想告诉爸爸,可是却不知从何说起。她好想念爸爸,希望他不要再眷恋天堂的美好,赶快回来。

他唯一的女儿此刻真的很需要他。

南宫蝶擦掉眼角的眼泪,抬头望着天空。她在强忍着眼泪,因为如果她继续哭下去,就会一发不可收拾,她知道此刻自己必须坚强起来。

南宫蝶一直坐在墓碑前,直到手机铃声响起才打破了沉默。

接通电话,里面传来季晨光的声音,他说他刚才又去了她的家,但是管家说她还没回来,有点担心,所以就打电话给她慰问一下。

“别担心,我没事。”才怪。

此刻南宫蝶最想要的就是有个一个辽阔温暖的肩膀出现在她的面前,让她依靠。一个从小娇身冠养,被小心翼翼地捧在父亲手掌心里的千金小姐在一夜之间失去了父亲,失去了依靠,同时,她又必须接手父亲留下来的一大摊子,那个不为人知的重大产业。

此时,她又不能露出过于悲伤的表情,以免被南宫门下那些野心勃勃的帮会老大们趁虚而入,所以她必须在众人面前表现得充满威严、冷血、狠毒。但这些都不是她的强项,她只能在龙叔的逼迫下,硬着头皮撑下去。

“你在哪里,我去找你。”

季晨光虽然只跟南宫蝶相处过几天,但自从在南宫老爷的追悼会上与她初次见面,看到她暗自伤感的表情后,他就决定开始每天偷偷地关注她的一举一动。

他不是跟踪狂,他只是想要留在她的身边,默默地保护她,哪怕她永远都不知道,他也从不后悔。

事到如今已经过了两年,他是这个世界上除了龙叔以外,最了解南宫蝶的人了。南宫蝶说没事,怎么可能就真的没事了?

南宫蝶的个性跟南宫老爷一样,色厉内荏,都把心事藏在心里的深处,然后利用金刚不坏的躯壳掩饰着这份忧虑,最后让它们随着时间的流逝,腐烂在内心。

“不用。我现在就要回家了,你好好休息,明天我会再找线索的。”南宫蝶想都没想的就拒绝了季晨光。

她已经习惯自己一个人面对问题,喜欢宅在家里,现在突然有个男子闯进她封闭的生命力,还真让她有点不知所措。

“明天,我再去找你吧,三个臭皮匠,总会胜过一个诸葛亮的嘛。”季晨光风趣地说道。他只想要逗她开心。

“再看吧。不说了,手机信号不好,先挂了。掰掰。”

南宫蝶在手机里听到一些杂音,或许是在山上的关系,所以手机讯好不好。她匆匆跟季晨光道别后就把手机挂了,因为杂音实在太刺耳,继续说下去,她怕自己很快就会耳聋。

挂了电话,南宫蝶看向四周,天空的颜色已经渐渐由橙红色转为灰色,成群结队的鸟儿们也一一归巢。

南宫蝶有点不可思议,看了一眼手机上显示的时间,现在已经是傍晚七点钟了,原来自己在爸爸的墓前坐了将近三个小时的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