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归还之录 - 额外调查

夏血瞑≪神眷术士录≫  - 发布于2017-06-26 2:25:54pm

奇幻·玄幻


根据叶灯蘺这个法医的初步检查,这具尸体还很新鲜,依那尸体僵硬程度推测出死亡时间不超过半小时,很有可能是在他们几个全员集合的时候就死掉。

可问题就在于禁辉区的禁制是不允许任何生物踏入此地。那么,这具尸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小语?”发现司湫语很认真地在盯着尸体看的谭楚唯不由轻声一唤,顺便还得抓住繁枫黎不让他乱跑,要不然把人找回来也挺辛苦的。

司湫语却像是没听见谭楚唯的声音,就静静地看着那具尸体看了许久之后,他便伸出手轻轻摸了一下,表情显得很哀伤又无奈,也不晓得他到底是在哀伤什么,无奈什么。

良久,他闭上双目,一滴眼泪顺着脸颊滑落。

银白光芒乍现,中间有个“魂”字的术式图阵随着他手指挥动自动形成,并直接印在尸体的腹部之处。银色光线缠绕,尸体简直就是沐浴在银白光芒之中,却也无法改变已死的事实。

直到银色光线完全把尸体包裹成木乃伊后,司湫语撤去“魂”字术式图阵,缓缓睁开双目看了看自己的杰作。

“我巩固了它的魂魄,但需要进行净化。”司湫语直接看向白皓敬。

没办法,净结白的特殊之处便是拥有超卓的净化能力。

白皓敬虽然并非术士,却是出身于术士世家白家直系,不当术士反而跑去当刑警的他体内蕴含了少见的庞大灵力再加上他也是拥有神族血统,失落家族净结白的后人,故此他理应也会净化之类的术式。

直到司湫语看着自己的意思是什么,白皓敬重重叹息。

老实说,他并没有把握进行净化,因为他从没试过净化这种事。

“把尸体放下,我试试看能不能净化成功,毕竟我没用过任何术式。”白皓敬一副尽人事听天命的模样,让司湫语很无言。

无奈,他还是得依靠白皓敬。

叶灯蘺乖乖地把尸体放下后,拿出手帕擦了擦手就把手帕放回去。

宛如黎明时东方天色是鱼肚白色灵力缓慢地凝聚到白皓敬的手掌心上,形成某种看似诡异的球状。

感觉是无色的光晕与球状一同融入尸体之中,然后鱼肚白色的光球瞬间把整具尸体包起来,仿佛被吞进了某个不知名世界。

“清净。寂灭!”

伴随着白皓敬念出的四个字,大风刮起,光芒也时而黯淡,时而白亮,直到白皓敬认为尸体已经被净化之后,他便撤去自己的术式,轻轻呼出一口浊气。

原本被光球包裹的尸体此刻就静静地躺在原位,一缕白色的雾袅袅升起,形成了与尸体一样体态但并没有任何伤势在身的幽魂。

睁开瞳眸,一看到眼前的几个人类,对方惊得那对兔耳朵都站了起来,很显然是在害怕他们。

“能否请你告诉我你的种族和名字?放心,我们不会对你怎样的。”司湫语用着温和的语气说道,连哄带骗的,试着从对方身上得知一些事情。

迟疑着,对方微微垂下耳朵,“我是……狮子兔魔,名为多柯萨里耶……”

没想到多柯萨里耶才刚说完自己的名字,眼泪“吧嗒吧嗒”落下,非常的伤心。

“虽然这不算是你们四位的专业领域,不过刑警的知识应该可以稍微帮帮我们术士吗?”司湫语这时看向了楚明臻。

作为鉴识人员的楚明臻倒是兴奋起来,拉着叶灯蘺外加被白皓敬吩咐去保护兼帮忙的胡腾一起去调查现场。

看着他们三个离开之后,白皓敬有点站不稳地往旁边倒,惊得谭楚唯正要伸手扶住他之际,繁枫黎早已眼明手快扶住了他。

“谢谢……”白皓敬的脸色有些苍白,而且感到特别的不舒服,却必须强忍。他不想让那三个只是普通人类的同事好友被牵扯进来,再加上他现在这个样子要是被发现了,那三个家伙会很担心

心里明白白皓敬的顾虑的司湫语并没有说什么,只是难免会感到自责。

无奈论拥有纯粹净化能力的也就只有白皓敬这个出身于净结白的挂名术士,能拜托的也就只有他。

“那、那个……我、我是怎么死的?”多柯萨里耶战战兢兢地问道,他即使死了,作为妖魔的他该是能够感觉得出司湫语跟其他人类不太一样。

那股强烈的神族气息……

要想忽视也难啊!!更别说他现在是幽魂,是所谓的鬼耶!!

“这个嘛,等那三个人类回来先再说吧。”司湫语无奈地说道,毕竟他真心不知多柯萨里耶是怎样死的。

虽然他从多柯萨里耶的尸体身上感觉到了一丝丝的……纯粹恶意。

但那纯粹的恶意究竟代表着什么,他还真是一头雾水。

“我说,已经半小时过去了。”谭楚唯皱眉地提醒道。

这时司湫语也注意到事情不太对劲,因为胡腾他们三个真的去了很久,到现在都还没回来。白皓敬都焦急起来,整个人都显得有些暴躁。

已经好很多的他直接甩开繁枫黎的手,立刻跑开。

“诶,等等啊!白大哥你冷静点!”

没想到白皓敬竟然会如此暴躁的司湫语慌忙追上去,但白皓敬毕竟是个训练有素的刑警,体力上面比起司湫语还要的好,哪怕司湫语天生格斗方面很强,却也追不上素质特别好的白皓敬。

转眼间,司湫语已经跟丢了。

头疼地扶额待在原地,司湫语忽然感到有点不安,脑海之中好像有什么影像呼之欲出。

又是“预知”……?

通常“预知”会出现是因为有危险,难不成有什么危险的事情即将发生?

一想到这里,他就有点不淡定。

“小语!咦?白皓敬呢?跟丢了?”谭楚唯和繁枫黎追上来之后,只看见司湫语一人,不由开口问道。

轻轻颔首表示自己确实跟丢了,司湫语却没有放下按着额头的手。他试着缓解“预知”,想要控制一下,无奈却弄巧反拙,一个不小心“预知”发作,他瞬间被庞大的影像给压到喘不过气来,痛苦地直接倒下去。

谭楚唯和繁枫黎都被吓坏了,可他们帮不上任何忙,只能干着急。

等到脑海中的混乱稳定下来之后,司湫语却脸色越来越难看。

之后,他冷不防地抓住谭楚唯的手,努力压抑心中的恐惧对他说:“快、快点……通知风巽刻……让他……呜……让他去救白大哥!”

“等等小语你冷静点,先把呼吸缓缓!”

“等不了了!白大哥的护身红绳断了,他没有自觉他的灵力一直外泄!”

“……禁辉区混入了什么?”谭楚唯很冷静地问了这么一句。

沉默片刻,司湫语缓缓地吐出两个字。

“深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