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黑之序章 - 三十一黑章 黑之挑戰

漆黑副司令≪黑魔使≫  - 发布于2017-06-26 7:47:00pm

奇幻·玄幻


因為亞晴那些話。我為自己的無力感到自責,做任何事都毫無動力。

反正我的一切都是白費心機。

要是我昨天沒有趕走隊長。

要是隊長能繼續保護妹妹的話,隊長一定能瞬間解決一切問題。

所有的錯都是我。

「哥哥,哥哥!」妹妹不停推我身體呼喚

對不起,妹妹。

現在我就連陪自己最疼的妹妹玩的心情都沒有。

由於昨天的事情,所有的學校停課幾天。她也已經完全不記得昏過去前發生的事情。

所以妹妹你就趁這機會自己好好去玩一番吧。

沉重的東西哥哥我來背負就好了。

「哥哥!」

妹妹跳上床上壓在我的身上,我痛得慘叫。

「哥哥很奇怪!一直躺在人家的床上不離開!」

因為我想要試看圍繞在治愈之物(玩偶)之中能不能讓我得到一絲治愈。

可惜什麼效果也沒有。

我拍了拍躺在我身上的妹妹打算弄走她,讓她暫時不要管我。

「哥哥不走人家就不走!」

妹妹開始和我交易起來了

「……好啦好啦。」

結果我被妹妹的堅持打敗,不得不將床還給她。

我掀開了一直蓋在我臉上的枕頭望向妹妹。

妹妹正張開雙手坐在我身上。

完全不知道她打算做什麼。不,是想要我做什麼?

「看哥哥最近不開心,可以把人家當做姐姐隨便向人家撒嬌哦。這是【妹妹福利】!」

可是要當姐姐的話不是要叫姐姐福利嗎?……

望向妹妹那得意的表情我非常明白,一旦我一拒絕妹妹肯定會心情不好,嚴重的話可能還會導致她嚎啕大哭。

我非常不願意看到妹妹哭泣。特別是因我而哭。

即使我不想撒嬌,我現在也只能按照妹妹的慾望行動。

我聽從妹妹的話,緊緊抱著她的腰。

盡情撒嬌。

妹妹擺出姐姐風範,不停安撫我。

說起來妹妹平常說她是偏冷體質

但每次我接觸她身體的時我都感受到無比溫暖的溫度流入我的體內。

真的真的非常溫暖,還有淡淡的花草香讓人安心下來。

我平常這麼疼愛妹妹的原因說不定就是為了守護這讓人安心的溫度與味道。

不想讓她消失。

那麼我現在到底能做什麼……?

【()——黑魔使基地——()】

亞晴與旋契受收到了緊急召集令而回到了基地中。

其實緊急召集黑魔使已經是昨天的事情,但由於他們昨天為了保護昏迷的幻神·滅還有圍依,兩人因此在緊急召集中缺席了。

「真虧他能找出最近那些【恐怖襲擊】的犯人。」旋契對基地的工作人員歎息道

「石能當時在那附近巡邏,偶然就發現了。」

「所以這就是【偶然】的下場嗎?」

旋契望向躺在白色病床上纏著大量繃帶昏迷不醒的石能。

女醫生多次嘗試使用她的能力治療石能,但她的治療能力完全無法用在其身上。

這應該也是敵人能力的效果吧?

「也不全是壞消息,石能他在昏迷前說了一些他得到的情報。」

基地人員翻了翻手中的報告書,對旋契報告石能的發現。

「【他在挑戰強者】。」

「……就這樣?有必要弄成報告書嗎?」

「這…老習慣了。」他苦笑著

旋契對於這超級無敵短的情報顯得有點無法接受。

但畢竟石能是帶著傷拼死將情報帶回來。最終還是勉勉強強接受了這情報。

「不是【他們】,而是【他】嗎?難道說敵人只有一個人?」在一旁的亞晴憑著這短短的一句話進行了簡單推理

「憑這點情報還不夠,沒有監視器拍到犯人的臉嗎?」

「媽媽也注意到可能敵人只有一個人。但監視器嘛…這邊比較損失慘重。當我們注意到的時候我們所有的監視器已經一個不剩全被破壞,任何記錄都沒留下。」

「所有的?在僅僅一天內?!」

「這也是圣植法律的所作所為。也因為這樣,黑魔使的巡邏也加強了許多。」

「我和旋契才離開一天,想不到會變成這樣子……」

圣植法律最近的活動太過活躍,肯定是加入了很厲害的黑魔使否則也不會這麼猖狂。

「亚晴,現在該怎麼辦?」

「我對復仇這種東西完全不敢興趣。不過……」亞晴望向昏迷的石能說

「石能他提過那個人正在挑戰強者吧?這我倒是有點興趣想要會會他。」

亞晴想要確認自己的實力到什麼程度,充滿興趣想要和那傷了石能的人較量較量。

「亞晴,你別想著獨自去找他。這可不是什麼遊戲!」見亞晴打算幹危險的事情,旋契忍不住憤怒制止

「單幹有什麼不好的?」一道低沉的的聲音對旋契問道

「誰?!」

聲音的主人從門後走了進來。

上半身披著一件背心的他身高目測少少都有兩米半高。加上他長著比摔跤選手還要健壯的肌肉。這誇張的身材使人第一眼就懷疑他真的是人嗎?

「我只是想要挑戰強者而已,這裡有強者嗎?」他微微笑問

他想對亞晴和旋契以微笑表示禮貌,但臉上的鬍子卻給他人帶來恐怖反效果。

也因為他的一句話,亞晴和旋契確定了就是他傷了石能!

「【圣植法律】?為什麼會找到這裡?」

「為什麼?這也沒什麼大不了的。。」

噹!

一聲金屬的巨響,亞晴以迅雷般的速度用黑色巨鐮砍向了他。而他早已看穿了亞晴的動作,先早一步用一旁的金屬椅子接下了亞晴的攻擊。但亞晴將椅子完美分割成兩半,還連同那個人一起砍傷了他的身體。

「非常好…非常棒的殺意!就該是這樣才對!」他對亞晴的氣勢感到興奮

「快快快!來戰得痛快吧。」他的氣息、說話口氣變得比剛剛還要有壓迫感,開始的禮貌已經完全消失蹤影。

亞晴和旋契都忍不住退了一步。

「不知道我的能力的話你們肯定會放水來試探我的能力是什麼吧?我討厭那樣,我現在就告訴你們我的能力給我好好聽清楚了。」他的身體冒出陣陣黑色氣息!

「我的能力是【偉大生命】!可以吸收【生命的能量】後強化自己的力量!」

會將自己的能力告訴敵人的人有兩個原因,一個是愚蠢;而另一個則是對自己的力量擁有絕對自信的人!

他的雙眼與雙拳燃燒起黑色的火焰。

那道能量強大得讓在場的人心中所有能戰勝他的希望完全消失。

可見這力量有多麼強大!

一眨眼的時間,他龐大的身軀已經來到他們的眼前。

他驀然一笑,充滿了黑色火焰能量的巨大的拳頭已經揮出!

同個瞬間,人妖叔叔從亞晴與旋契的身後出現,手裡黑光閃現出一把細長的西洋劍以前段一擊撲滅了黑炎還讓男子的拳頭因此停止!

「哦?有兩把刷子嘛~,報上名來。」

「亞洲十一區黑魔使分部所長———清一流。不過,還是叫我【媽媽】人家會比較習慣。」

「媽媽!」對人妖叔叔的出現,在場的人燃起了希望。

「哈哈哈哈!有趣,沒想到這裡有這麼強的人妖在。真希望你在我面前不是一個只會耍耍嘴皮的人妖罷了!」他興致勃勃盯著人妖叔叔

他再一次在自己的體內爆發遠比剛剛還要厲害的巨大能量。

「下一波要來了!旋契、亞晴你們帶著其他人先離開……」

「哈哈哈太遲了,誰都逃不了的!嘗嘗生命的偉大吧!【鼓動命脈】!」

巨大的能量一瞬間從他的體內爆發出來!

觸碰到這股能量的工作人員瞬間蒸發,就連物品也不例外。看樣子所有接觸到這股能量的任何東西都好都會承受不住瞬間蒸發了。

可想而知這威力多麼可怕。

就連人妖叔叔的能力也不知道能不能撐下來!

在絕望的這一刻,鐵布拉帶著御那趕到。

御那瞬間用虛空星夜製造保護屏障抵擋他的鼓動命脈!

虛空星夜的吞噬能力完美消滅了迎面而來的黑色衝擊。

「御那已經可以把【虛空星夜】操控自如了嗎?」人妖叔叔驚歎

「不,這廢物才沒這種本事呢。現在的他頂多只能撐五秒四左右。再多的話我們就危險了。」

果然,保護著所有人的虛空星夜,逐漸變得不穩定。

可御那完全沒有收起自己能力的意思,因為收起的瞬間在場所有人都會直接吃下【男子】的強烈直擊一個人也活不了。

她深怕他人受傷,好不容易可以保護別人,她不想要什麼忙都還沒幫上就退場。

但繼續下去的話,所有人恐怕都會因為御那的能力而死去。

「御那,把能力收起來吧。媽媽我會搞定一切的。」看著御那的努力,讓人妖叔叔做好了覺悟。但面對人妖叔叔的要求御那還是不放心地搖頭拒絕。在人妖叔叔幾句之後,御那才不情願取消了自己的能力。

果然在御那能力消失的一瞬間,【鼓動命脈】以高速接近!但人妖叔叔已經準備好毫不猶豫用自己細長的西洋劍獨自一人擋下鼓動命脈!

西洋劍發出黑色光芒與鼓動命脈碰撞!

碰撞之後,瞬間一陣黑光將所有人的視線覆蓋。

待黑光消失,所有人都平安無事站在原地。

除了為了保護其他人,獨自將鼓動命脈劈成一半的人妖叔叔最終還是受到了鼓動命脈的餘擊,傷痕累累倒在地上。

「哦哦~?為了保護其他人自己硬吃下我這一擊,精神可嘉精神可嘉。」

人妖叔叔他已經無法繼續戰鬥。

如果男子有那個意思要殺了人妖叔叔,毫無疑問人妖叔叔肯定會死。

男子向著人妖叔叔走上前幾步,旋契見狀站在人妖叔叔的面前保護他!

「別想動他一根汗毛!」

亞晴因剛剛那可怕的一擊【鼓動命脈】感到無比的恐懼,到現在還沒恢復過來。

御那也用盡了全力,精疲力盡的她暫時不能使用能力幫忙。鐵布拉也完全沒有要幫忙的意思,只是一味站在旁邊觀看一切。

現在能保護得了人妖叔叔的就只有旋契一人。

男子瞪了旋契一眼,笑了笑說:

「別擔心別擔心,今天的份已經結束了結束了。」【男子】如此說道

旋契還來不及搞清楚事情,【男子】繼續說

「挑戰【挑戰強者】這種事情呢,一天!一次!絕不破例!所以,今天就到此為止!雖然可惜玩的不夠盡興但還是該說再見的時候了。」

「等等!」旋契對他喊道

「你挑戰強者是為了什麼?你們圣植法律的目的不單只是殺光全人類嗎?」

「圣植法律?哦哦你說那個啊,我之前被他們邀請時順便去挑戰他們的【強者】,結果一個不小心把他們所有人給殺光了。就算是我也有點感到不好意思,就直接繼承了他們的組織就當做一個意思了。雖然現在裡面的成員只有我一個人,啊哈哈哈哈很好笑吧。」他爽朗大笑起來「至於挑戰強者這件事也沒什麼啦,純粹只是個人興趣而已。說了這麼多口也渴了。那麼…我還有事情還要辦就先走了,我明天再來找你們玩咯,還有記得準備好【強者】等我,我可是期待著呢,掰~掰~。」

他大笑著瞬間離開了已經形成大坑的基地。

基地已經被【鼓動命脈】蒸發,形成一個巨大的坑洞。

活下來的人,也就只有幾個人——人妖叔叔、亞晴、旋契、石能、御那、鐵布拉、女醫生還有不在基地和深處在人妖叔叔身後方向的基地工作人員和黑魔使。

其餘的人都在鼓動命脈下連同基地一起人間蒸發。

人們紛紛前來好奇觀看這神秘的坑洞,沒多久連記者和直升機都來了。

為避免麻煩,所有人使用黑魔使的隱藏能力【幻影迷彩】降低存在感偷偷離開了坑洞。

沒多久,網上電視報紙都紛紛報道、討論這【坑洞事件】。

網上的人還將這事件稱為【黑洞】。

黑色的衝擊,地下基地的存在等……

政府機關的人找不出任何合理的藉口掩蓋這次的事情。胡亂編個理由的話只會搞大事情。

最終政府機關決定在想到什麼藉口隱瞞黑魔使相關事情之前不給于民眾任何回答便安撫民情。

現在……

能做到的事情也就這樣了……

「他說他還有事情要辦?他能有什麼事?」旋契自言自語

【()——幻神家——()】

在基地那裡發生了這麼大的事情,可我卻毫不知情。

在家和妹妹盡情撒嬌了半天。

不知不覺,精神也恢復得差不多,事情也自然想通了。

「哥哥好點了嗎?」

「嗯,真的非常有用,謝了。」

「嘿嘿嘿。」妹妹聽見我誇獎她,立刻傻笑起來。我摸了摸她的頭之後,立刻打給亞晴想要問個清楚,為什麼我繼續深入這事情會無法回到日常。只要我知道了就能小心提防不是嗎?

可惜的是亞晴的電話打不通,看來只能出門直接去找亞晴問個清楚了。

正當我這麼想的時候,家中的門鈴響了起來。

我以為是亞晴來找我,高興去玄關開門。

但沒想到拜訪的是一位不認識的男子,他的身高目測少少都有兩米半高,非常巨大。

加上他身上長著比摔跤選手還要健壯的肌肉。使我不得不懷疑他真的是人嗎?

「你好。」他禮貌笑著說

「你……你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