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失去的古時候 遺產篇 - 第一百二十七話

月下影≪游戏的真实世界≫  - 发布于2017-06-27 7:55:43am

奇幻·玄幻


傳說

歐絲雷王國,天空的異變令人民們感到懼怕,橙色天空雲朵間那雷電交加的雷聲,王國里的人民是處於恐懼的心態。

城堡裡的城門附近看得見士兵們驚慌的四處奔跑,有的如失神那樣看着天空,嘴上不知嘀咕着什麼,不對勁就是了。

蕾姆戴着眼鏡不慌不忙的經過。她戴的眼鏡眶是小圓圈眼鏡,看似更加斯文的感覺。蕾姆用左手推了下眼鏡框,看了士兵們驚慌的神情不禁低下頭,水滴落地面,下雨了。

蕾姆伸出左手掌向天,數滴雨水滴在她的手掌上,她望着左手慢速的握起拳頭後,望向那橙色的天空。

那個笨蛋又做了什麼事嗎?連天氣都被他影響了...

蕾姆心裡責備似的道,搖了搖頭離開那裡進入城堡裡,走廊上也如城門情景那樣,女僕們都失常,蕾姆視而不見擦過她們身邊,走了大廳,走上樓梯,穿過了數道門來到了一道比其他門不大一樣的門前,門上雕刻了一位女士,雖說已過了許久而且還是人手雕刻出來的,但卻讓人感到栩栩如生,如看到一名女士拿着一個水瓶把水倒進河流般的景色。

蕾姆舉起右手敲了敲門,裡面的人回應。

‘進來吧。’

蕾姆輕輕的打開門,看見麗絲坐在椅子上握着一個人的右手,老人的手,那是睡在床上的盧丹特皇帝的手,看他臉色蒼白,時日不多了,想起一年前還是精神奕奕的他,蕾姆心裡不禁難過。

‘皇上...’

盧丹特聽到蕾姆的聲音,輕微的轉過頭看向門前,那蒼老的的臉微笑着向她招了招手。

‘蕾姆嗎?過來這坐着吧。’

蕾姆聽後向皇帝盧丹特鞠躬,輕輕的關上門,在門旁拿了個椅子來到床邊放下椅子坐上,雙手放在大腿上望着盧丹特皇帝,臉上裝出微笑,但心裡卻難過的蕾姆不想讓皇帝擔心吧?

‘妳們兩個,知道為什麼我叫妳們來嗎?’

皇帝望去麗絲,麗絲搖頭,接着望去蕾姆,蕾姆輕微的搖了搖頭,盧丹特皇帝看了,伸出左手握着蕾姆的手。

‘妳懂的,蕾姆,像妳這麼聰明的孩子怎麼會不懂呢?’

蕾姆聽後笑了聲後,接着說。

‘我沒有皇上想的那麼聰明。’

‘哈哈哈~是嗎?看到那天空的顏色,以及人民們的舉動,不懂嗎?’

‘...大概是刃月那傢伙搞了什麼大事吧?等他回來後我會去問清楚的。’

‘不,不需要,可能連問的機會都沒有。’

‘嗯?為什麼?’

蕾姆不明皇帝的意思而問道,盧丹特看着天花板說。

‘傳說,天空不再是藍色,而是橙色,加上雲朵間可用肉眼看見的雷電流動,那就是世界即將迎接死亡之時。’

‘世界死亡!?怎麼可能!?那只是傳說而已吧?’

盧丹特皇帝咳了數聲,麗絲擔心似的伸出右手摸了摸皇帝的胸口說。

‘那傳說是真的嗎?覺得不太可信...’

‘那傳說是我們人族代代相傳的故事哦,英雄王迪安的故事,妳們看過吧?’

麗絲和蕾姆臉上頓現開朗的表情同說。

‘當然有!帥氣的英雄舉起劍號令軍隊討伐不死國的故事,還有其他冒險的英雄故事我也有看噢!’

話幾乎一樣的兩人看了看對方不好意思的望去一邊,麗絲想了下問。

‘可是沒有什麼橙色天空那些啊。’

皇帝盧丹特笑說。

‘哈哈哈~我就知道妳會問,其實...那些故事是被更改過寫出來的,英雄王他啊,在和魔神混沌,想要毀滅世界的神戰鬥後就死去了...’

麗絲和蕾姆同時感到驚訝的‘誒!?’了一聲。

皇帝盧丹特望去麗絲身後的窗外,眼中帶着許多疑問和期望,接着說。

‘麗絲,蕾姆,妳們認為刃月會像英雄王那樣嗎?以自己的命...封印魔神混沌,為了這個世界...’

‘生命!?’

麗絲和蕾姆驚訝的說,隨後蕾姆思考了下說。

‘可是刃月先生不是不死族嗎?生命...’

‘靈魂,命和靈魂,我也不清楚,但是英雄王的確是犧牲了自己,給了我們這世界的延續,而且傳說裡還記錄了一件事。’

麗絲和蕾姆兩人等待着那是什麼事而望着皇帝,盧丹特皇帝一臉憂傷的看着自己右手上的戒指,蕾姆看後如知道是什麽而說。

‘皇上說的難道是...異世界人?英雄王是異世界的人?’

盧丹特皇帝點了點頭望向窗外的天空。

‘真可笑,這世界的命運竟然是落在異世界人的手上,但是...刃月啊,你會怎樣做呢?讓世界毀滅嗎?還是拼死和魔神戰鬥?和英雄王一樣。’

2

一條巨大火柱射到地面,火柱照射過後地面凹了下去,還發出炎熱的煙。

‘搞什麼鬼!?魔法杖!?什麼真相!?’

刃月往一方跑動是說,不知是誰在自己腦裡說話而懊惱。

‘哈哈哈~別那麼生氣嘛~慢慢的,我會慢慢的教會你...魔法。’

腦裡又響起那奇怪的聲音,握着刀的左手輕輕的敲了下額頭怒道。

‘什麼!?魔法?嘖!!’

話還沒說完,混沌那裡發出的紅色火柱再次往刃月襲來,刃月以翻滾快速閃避後望去前方,見到守護者和老人赤在一起躲在居民房屋的牆壁後面,刃月望向在半空中的混沌。

沒有辦法接近嗎!?可惡!!飛行飾物!?

心裡思考後的刃月左手放下刀伸進背包空間,拿出了一個項鍊,戴在頸上。

‘飛翔!’

沒有動靜,刃月覺奇,拿起項鍊一看,項鍊那奇形怪狀如鐵牌那樣的東西裂開了。

‘什麼時候壞掉的?’

‘噢~魔法道具啊,看來你以前就有使用魔法道具來使用魔法的吧?’

腦裡的話再次說起,刃月拿下項鍊丟掉了。

‘噢!好浪費啊!!如果真的能讓人飛翔的話,那項鍊值得修理啊。’

‘要你管!’

刃月怒道,就在那時候,魔神混沌的羊頭骨好像注視着刃月那樣發出了紅光,一道由火焰形成的刀從天上往刃月那落下,刃月來不及閃避,左手撿起刀舉起擋住了,但是身體卻往下蹲,那火焰形成的刀沒有消失,還往刃月壓下去,刃月所站的地面開始逐漸凹下。

這!這重量!!別開玩笑了!!

內心怒喝下,刃月站起來了,勉強下把那火焰刀隔開拉倒去其左方,火焰刀一下地頓發生爆炸,猛烈的火焰四射,刃月被炸飛撞破居民房屋的牆壁,倒下。

‘哈哈哈!!看你現在的樣子,怎能算是個王啊!!’

‘囉嗦!!我不懂你是誰!這右手!你幾時才肯讓我動!?’

‘嗯?我沒有實際控制你哦~畢竟我在你的靈魂裡~’

‘哈?’

‘嗯,正確來說~我就是你,就是我~哈哈哈~’

‘什麼鬼東西...’

刃月不想理會的站起來,感到左手有異感而望去,燃燒着,燃燒着真紅的火焰,連盔甲也被溶掉了,只剩下他那骷髏手,但卻燃燒着混沌的火焰。

‘這?’

‘啊?怎麼了?只不過是紅色火焰而已~’

‘什麼紅色火焰!!這可是會溶掉...’

刃月還沒說完就被腦裡的聲音覆蓋了他要說的話。

‘可惜溶不掉你啊。’

刃月呆看着左手上的火焰。這樣下去不是辦法,無法飛翔就只能單方面的挨打,如果我能飛的話...也不一定,那魔法的威力,可不是說笑的...沒有辦法呢...

調整了心情,背靠著牆壁,有點絕望了。

‘你...到底是誰?說什麼魔法,我能嗎?’

‘當然能~嗯~大致上的信息大概弄好了。’

‘信息?’

‘我魔法使生涯的知識,現在就給予你吧。’

就在話說完的一瞬間,刃月呆站着,一動也不動,因為他腦裡在那時候如被強制記起東西那樣,無數的話語,無數的景象不斷的切換,直到...第二把紅色火焰形成的火焰刀往他的所在處砍去。

巨大物體砸碎東西的聲音,巨大火焰刀砍過石頭做的牆壁往刃月那降下,就在快砍中的時候,巨大火焰刀停住了,見刃月身體無意識的舉起右手的法杖形成了魔法護壁。

‘這就對了,想起吧。想起我的記憶,我的魔法,身為不死之王的我,繼承我。’

刃月身邊出現了人影,那是誰?隱約看得見他穿着魔法師的法袍,右手持着魔法杖,他舉起了魔法杖。

‘刃月啊,別害怕,就算對手是神,也一定有辦法的。’

魔法杖發出強光,火焰刀頓時結成冰,重重的落下地。

‘在我的記憶裡尋找吧,尋找可以應付目前狀況的魔法,就如你在王國裡是一樣,為了保護他們...’

話一說完,那人影就走進刃月的身裡,刃月才清醒回來,他看着右手上的法杖,腦裡好像想到辦法,望向混沌。

‘冰嗎...’

第一百二十七話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