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归还之录 - 远来之者

夏血瞑≪神眷术士录≫  - 发布于2017-06-27 1:21:56pm

奇幻·玄幻


深渊,指的并非是很深的地方,而是代表着某个人物的名字,也可以说是一种代号,一种带来深刻绝望的危险,足以毁灭一切的存在。没有人知道深渊从何处来,也不知何时会离去,但大家深知深渊是无法消灭的。

此时此刻,禁辉区这种只开放给特定人物的区域都可以被深渊闯入,更别说禁止什么的能够牵制住“他”。

前提是他们也不晓得该如何解决深渊,跟别说是战斗。

话虽如此,知晓深渊此刻就在禁辉区徘徊的只有司湫语等人,但现在的问题是白皓敬和他的三个普通人类同伴失踪了,尤其白皓敬情况不太妙。

灵力外泄很容易变成攻击目标,深渊想必会效仿杀害多柯萨里耶的手法,除掉白皓敬。

谭楚唯在司湫语的拜托之下,已经是第一时间用通讯器联络风巽刻,一股脑儿地把司湫语的“预知”告诉给他知道,并且拜托他帮忙找人。

“等等……先不要让其他人知道……梓珩他们的话就无所谓,让他们帮你也行……”司湫语不忘补充,接着就摇摇晃晃地站起身,悄声对繁枫黎说些什么。

按照司湫语说的话都转述给风巽刻之后,谭楚唯便挂断了通讯,正当他回眸看过来,繁枫黎已不见踪影,只剩下司湫语靠在一处站着,一副正在等待他的模样。

额上挂了一排黑线,谭楚唯扶额叹息,却没有那个打算过问。

“接着下来要干嘛?继续找人,还是拔碑石挖碎片?”

闻言,司湫语微微抬眸望向谭楚唯,很认真的思考起来。

最后他说:“找人要紧,毕竟深渊可不是什么善男信女,他们随时都会有危险。”

谭楚唯想了想,接着问道:“深渊出现的时机感觉有点不太对劲。”

司湫语愣了几秒,沉思片刻方才续道:“是啊……居然趁凛不在的时候跑出来……不好!是调虎离山!”

立刻想明白的司湫语脸色一白,马上动身回到“净结白碑石”那儿,不再拖延时间地就动用“时间之力”把碑石拔起来,迅速收起碑石之下的碎片。

接着,司湫语带着谭楚唯前往下一个地点继续用相同的方式拔碑石。奇怪的是他连续去的三个地方都没有人负责调查,让谭楚唯不得不怀疑禁辉区是有多么的辽阔。

收集了大约六块碎片,司湫语的前世记忆也恢复了一些些,恰好那六块碎片之中有包括了他想要找到的某个记忆。

能够跨越所谓时空障碍的强大通讯器,由冥府的冥王副官亲手打造出来的通讯器。

依着记忆瞬移来到通讯器的收藏处之时,司湫语和谭楚唯都无语了许久。

敢情前世的他竟然把东西收藏在神眷司的领域……

之后他和谭楚唯合力挖出收藏在超隐秘场所的银白色花纹通讯器,司湫语立马拨通某人的通讯器。

远在所谓“破晓”的某个地方,宣清凛很意外自己的通讯器竟然响了,稍微困惑了一下下就接通,反正他现在也不急。

等到通讯器通了,双方互相说道:“喂?”

司湫语其实并没有太大的把握可以联络到宣清凛,所以在通了之后,他有些懵圈。

“调虎离山!!你们中了调虎离山之计!!”

“什……小语?你……不……讯号……”

断断续续,听得很不清楚的宣清凛声音让司湫语烦躁起来,他可以猜得到这是干扰,而且能够干扰这特殊制造出来的通讯器的估计也就只有一个人。

不,严格来说不是人,而是妖魔,真面目尚未明了的妖魔。

“喂喂?凛?!”

“……断……干扰……犯人……”

司湫语很努力地在猜宣清凛的话语,但可惜的是到最后他还没来得及把该说的说完,通讯就干脆被切断,很明显有什么东西恶意切断了他们的通讯,阻扰他们的联络。

在心里暗骂一声,司湫语果断选择跟谭楚唯一起行动,开始了寻找深渊的行动。

可是他们就是找不到。

很努力地锁定白皓敬外泄的灵力,司湫语和谭楚唯却是一直扑空,直到有个完全陌生,半张脸用黑布蒙着的青年凭空出现。重点是那穿着打扮……与他们每一个人格格不入,仿佛来自某某地方。

“谁是……神眷司?”好听到让人差点腿软的声音让大家瞬间被迷倒。

司湫语可说是完全呆滞住,一脸的难以置信,因为他认识眼前的青年,尤其这青年可说是难得一见,虽然本是黑暗代表却能够使用光明之力,却偏偏不食人间烟火的特殊人物。

除了青年,他身边还跟了一个应该是某种神兽幻化成人形的男子。

“呃咳,那个……圣殿使者,您找我有何事?”

“……我……过来帮忙。”

对于青年的回答,司湫语实在哭笑不得。他都忘了,这位圣殿使者寡言少语,极少跟别人沟通,所以说起话来也需要组织一下。

“啧,深渊果然偷跑过来了。我稍微看看情况,你……你给我乖乖待在这里别跑。”那名男子准备离开之前,恶狠狠地警告青年,确保他不会乱跑后才真正离开。

看着男子远去,一眨眼就不见人影,青年叹息。

那,现在要干嘛?

“谁被杀死了?”青年忽然开口问了这么一句,让他们都愣了好几秒。

但既然都问了,司湫语便指了指忧郁中的多柯萨里耶,示意他就是那个被深渊杀害的人(?)。青年也就瞄了眼,好看的眉头微微皱起。

只见青年默不作声地走过去,伸手轻轻摸了摸多柯萨里耶的脑袋瓜,用着他那双漂亮的黑瞳盯着他看,看得多柯萨里耶居然满脸通红到身体干脆完全变透明,让他们都看不见他的身影。

司湫语倒是明白了发生什么事,不得不赞叹青年真的很厉害。

“谢了,圣殿使者。要是你不在的话,多柯萨里耶恐怕永远都到不了冥府。”

“举手之劳,不言谢。”

接着下来现场安静了下来,谁也没有开口说话,即便谭楚唯很想询问青年和男子的身份也没真的问出来,大家都保持了彼此的沉默,繁枫黎则是一个人在旁边玩。

片刻之后,那名男子带着风巽刻一行人回到这儿,当中明梓珩身上负伤,整个人都陷入昏迷状态。

看到这现状的瞬间,司湫语连忙跑过去帮忙。

把明梓珩放下来后,司湫语第一时间就是划出银色的术式图阵,算是停止了伤口恶化的时间。

“巽刻,发生什么事了?这伤口恶化的时间我没法持续下去,我需要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司湫语一脸的愠怒,让风巽刻下意识地敬畏着。

不等风巽刻开口,那名青年已抬眸看向某处,缓缓地说:“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