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黑之序章 - 六黑章 黑之交戰

漆黑副司令≪黑魔使≫  - 发布于2016-11-06 10:07:22pm

奇幻·玄幻


我馬上就要開始和這種怪物戰鬥。我到現在還是不敢相信這種事情的存在。這超出我理解的事情實在是太過真實,真實過頭,太瘋狂了。

要是一個意外或是不小心我會死嗎?

我為什麼這麼聽話要聽人妖叔叔的話來這裡幫忙消滅什麼幻魔。我只是一個普通人而已。我根本沒有義務在這裡幫忙!

沒錯!我完全沒有義務還有理由在這裡幫忙消滅幻魔。

好想逃走。好想馬上逃走。然後當做什麼事情都沒發生那樣回家回到床上睡個大覺。不,我還和妹妹約定過要陪他睡!

我真的做得到嗎?

我能逃走嗎?

「滅,你走吧。這裡交給我就行了。」亞晴她感受到了我的顫抖,她明白我在害怕。她知道我無法在這時候維持著自己的理智面對眼前的狀況

「真的……可以嗎?」我再次確認

「嗯,現在的你只會礙手礙腳罷了。所以你走吧。這種程度的幻魔有我和旋契就夠了。旋契他的【幻界】也只到你的身後罷了,只要你退幾步就能離開【幻界】。」她一臉平淡地告訴我她能應對眼前的狀況

「可是妳……」我擔心她的傷

「好了你給我走!」亞晴將我推向後面。因此離開了【幻界】的我現在已經看不見黑霧。當然連幻魔都看不見。一切回歸了平靜。如果安靜下來細聽的話搞不好還能聽見悅耳的蟲鳴聲

亞晴在幻界隻身一人勉強拿起槍瞄準。由於槍身實在是太重了,亞晴的手不斷抖動。就連好好瞄準都做不到。

我這樣逃走真的好嗎?真的好嗎?

我的心好痛。一定是我的道德心在責備我當個臨陣脫逃的膽小鬼。可是我又不想再深入這事件裡面。

我到底該……

【()——幻界——()】

「煩人的人終於走了。」亞晴看著旋契正用大量的蔓藤觸手在遠處抵擋著幻魔的攻勢。可旋契不過是一味用蔓藤擋下了一波又一波幻魔的攻擊。旋契不能逃走也不能躲,只能在這劣勢下等待亞晴用巨型手槍一擊了結幻魔的生命!

因為旋契躲開的瞬間…可能就這瞬間幻魔就能一口氣破壞醫院造成上百人的死亡。這是最首要要避免的!

幻魔的攻勢越來越激烈高速拆除著觸手接近旋契。相對眼看旋契的蔓藤觸手越來越少,旋契就快要進入幻魔的攻擊範圍!當到了那個時候無疑就是旋契的死期了。

「亞晴,差不多要進行作戰了,你們準備好了嗎?」

「嗯。」

「很好。」

旋契利用了耳機和亞晴打出了暗號之後,立刻用藏在地底的蔓藤觸手從幻魔後方的地面鑽出。出其不意將幻魔的四肢給捆綁。

幻魔不斷掙扎,蔓藤觸手也一個一個地被扯斷。無論再怎麼增加觸手也趕不及幻魔弄斷觸手的速度。

「亞晴,大概還有幾秒他就會脫困。你們瞄準好就射擊吧。」

「兩秒就夠了。」

亞晴終於勉強瞄準好之後馬上扣下扳機射擊。威力強大的子彈射出,強大的後坐力迫使槍從亞晴的手中脫手飛去後方離開了【幻界】的範圍。而射出的子彈不偏不利一瞬間貫穿了幻魔的身體,將它的身體轟出個大洞來。

幻魔一聲慘叫,毫無反應地躺在了地面。身體逐漸崩壞。

看來是射中了幻魔中心必定存在的弱點———【核心】。那個核心只要被破壞,幻魔就不能再生。也就是已經打倒了它。

「哈……哈…沒問題的。我不會死的。所有幻魔都被我消滅前我是不會死的。」亞晴按著自己的胸口,大口的喘著氣邊默默自言自語。

「亞晴,看來戰術奏效了。是我們的勝利。回去報告后你就去好好療傷吧,別再勉強自己了。」

「嗯……」

旋契等待著幻魔的身體自行完全消滅才準備關閉幻界。免得留著這東西被其他人看見。

正當旋契盯著幻魔看去的時候,發現了異樣。這正在消失的幻魔,竟然不過只是一層外皮!這幻魔脫皮逃生了!旁邊還殘留著幻魔的腳印,但旋契并沒注意到有幻魔的身影。這些種種的事情只能解釋一件事,它還能隱形!?

「亞晴小心點,那隻幻魔還沒死!剛剛的只不過是外皮!我們被騙了!」

就在這時,幻魔的身影在亞晴的面前解除了隱形逐漸現身。

「現在還來得及,說不定幻魔正過去你那裡!亞晴快點讓滅帶你離開!亞晴!」旋契緊張喊道

「……不,太遲了。」在亞晴注意到幻魔的瞬間已經為時已晚,因為在召喚出黑鐮之前就已經被幻魔一擊重擊擊飛撞向某棵樹。強大的撞擊,讓亞晴剛剛才處理好的傷再度地裂開。

外套上受到了幻魔的詛咒。詛咒逐漸成型,很快便化成許多的尖銳觸手將亞晴的四肢貫穿定在樹上。

幻魔沉重的腳步聲能聽出它正生氣地接近亞晴,看來剛剛的偷襲完全激怒了它!

在微弱的月光照亮下,能看出幻魔的核心有被剛剛的攻擊受到了些許的損傷,所以幻魔現在的狀態也不能說很好。它的身體只崩壞了部分,雖然是那樣但它殺死亞晴和回復的餘力還是有的。

「亞晴發生什麼事了?亞晴!快點回應我!亞晴!」

無法確定狀況不能擅自離開的旋契只能不停反復問亞晴的狀況。而無法動彈的亞晴自然也無法按下耳機回報狀況。

「詛咒隱形力量加上敏捷特性的幻魔嗎?太棘手了,如果我離開這裡的話幻魔可能會破壞醫院……可惡,到底亞晴那裡發生什麼了?那個混蛋到底有沒有在保護亞晴?!」他憤怒地咒罵著

幻魔將旁邊的一棵樹連根拔起,它打算用這樹直接貫穿亞晴的身體來報剛剛的一箭之仇。

「亞晴!快點將我拉進去【幻界】!快!」就在此時,我的聲音傳入了亞晴的耳中。聽見了我的聲音的亞晴立刻用僅剩不多的力量將周圍的所有事物拉進【幻界】中。進入了【幻界】的我,立刻用手中的手槍往幻魔那巨大的身影射擊。

可惜這偷襲還是被幻魔發現了。幻魔迴避了偷襲后隱形并融入黑暗之中。而我趁著這機會立刻撿起因後坐力太強而脫手的手槍前去搭救亞晴。可是在快要接近亞晴的時候被她制止了。

由於我的接近亞晴身上的詛咒觸手又開始四處破壞,傷害亞晴。要是我再往前一步的話也會遭到這些觸手的攻擊。

「亞晴!」

「別過來!為什麼你……」

「這個嘛……原本是打算離開。可是見這把槍掉在了地上。我就有一種不好的預感。等了一會就在想妳們為什麼沒有離開幻界是不是發生了什麼所以就碰碰運氣看妳們在不在,有沒有危險……。不過!看來趕上了真是太好了。」真是感謝我不好的預感沒錯

「……這個笨蛋…啊,小心!」

幻魔在我的身後瞄準我的頭攻擊。我在亞晴及時的提醒成功閃躲了幻魔的致命連擊順便反擊它!

幻魔為了避免再受到更多的傷害,再一次隱形回到黑暗中。

這次我已經習慣了手槍的後坐力,沒再輕易脫手了!為了以防再次意外脫手,我撕下了自己的衣服部分將自己的手和手槍綁在一起。

「滅,你走吧!繼續這樣下去的話遲早你會死的。」

「不行!我怎麼可能丟下妳逃走!」

我大聲回絕亞晴。

「要是我逃走的話我就不是男人了!」

「……老套的台詞。」

「要妳管!」好不容易想到的帥氣台詞卻被念作老套……

就在此時幻魔在一聲怒吼之後,我和亞晴的四周瞬間被黑暗籠罩!看來這也是幻魔的能力嗎?

我立刻將注意力再一次放在黑暗中,看看能不能發現幻魔的蹤影。畢竟我不是什麼黑魔使,不過現在處在能對幻魔可視的【幻界】中我只能盡力去尋找出來。

可惡,我果然還是害怕。槍都抓不穩,一直在發抖。

我很清楚要是我分心的話我就會死。

要不打倒幻魔一起回去;要就全部人一起死在這裡。

有什麼?有什麼可以利用的?現在有什麼能用來突破狀況的?

我身上除了槍什麼都沒有。快想想,一定有東西能夠找出幻魔的……

對了。

「亞晴,有什麼方法能聯絡上旋契嗎?」

「…有,你腳下的耳機。」

我撿起了跌落在地面的通訊器立刻按下按鈕喊道!

「旋契!快點將你的所有觸手伸向深林!越多越好!」

「別這麼大聲,我耳朵都要聾了。不過為什麼?」

「別管這麼多了,快點!」

「……我明白了,如你所願我的觸手已經在路上了。」

沒多久,旋契的觸手已經來到我們這裡。看來除了風景之外,都能在黑暗中變得可視。

我讓旋契的觸手開始四處亂伸。

「冷靜下來,冷靜下來,沒問題的……」

我注意著這上百條觸手的行動,等待著【反應】。突然,有一條的觸手明顯被彈了一下。

「在哪裡嗎?!」

我瞄準著那明顯是碰到了【什麼】的觸手,在那裡很明顯就是幻魔的位置。可我這時的手指卻偏偏動不了!?是因為連續勉強開了機槍的後果嗎?!

可惡!可惡!偏偏這時候!!

「滅,冷靜點。」亞晴來到了我的旁邊,輕輕撫著我的手

「亞晴?為什麼?」我好奇亞晴不應該是被觸手定在了樹上嗎?怎麼會在這裡?

「一個外行還比我努力,我這專業的面子該擺哪裡?雖然她神氣地說,但我注意到她為了幫助我而不顧一切勉強自己拔出了固定自己的觸手而讓自己的手受了不少的傷,還脫下了被上了詛咒的黑魔使制服外套前來這邊

「滅!」她再次讓我準備好做射擊準備!

「我知道!」

我們是生是死就看這邊了!

幻魔知道自己的位置曝露了,正想離開時才發現到自己的雙腿已經被旋契的觸手重重地捆綁了起來無法一時間脫逃!

而這時的我們我們已經做好準備朝著這觸手的末端精準地開了一槍。

幻魔的中心成功地被我精準開了一個大洞。它在不斷悲鳴掙扎之後身體開始崩壞。巨大的慘叫和它的身影隨著它完全崩壞之後化成黑霧消失得一乾二淨。

而再確認了幻魔被消滅之後,旋契也趕到了我們這邊。

「觸手有異樣的瞬間就是幻魔的具體位置。用觸手來碰運氣想法不錯。要是我的觸手找不到幻魔的話你打算怎麼做?」旋契驚歎這我臨場想出的辦法

「呃……這倒是沒想過。」

「我說你啊。」旋契為剛剛還在佩服我的自己感到了愚蠢

雖然也談不上很有把握,但……

「因為我相信是旋契你的話一定會找到的。」

「……哼。」

是我說錯了嗎?旋契好像有點不爽。

失去了幻魔詛咒的亞晴,緩慢站了起來。見她隨時會倒下,我立刻前去扶穩她。

「亞晴,怎麼樣?我打倒幻魔了誒。我們活下來了」

「……嗯,那麼該來談談另一件事了。」

「另一件事是指?嗚啊!!!」亞晴全力往我的臉上不留情地來了一拳。

我鼻血都因挨了這一拳噴了出來倒在草地上。

「就是胸部的事情。我說過之後再說的吧?還有你看你,你一定是想到我胸部的事所以流鼻血了吧?看你這個人挺正經結果果然還是色狼一個對吧?」

「不對,這是你剛剛那一拳弄出來的。還有你不是受傷了嗎?!」

「少說廢話,這種傷忍忍就好了。倒是你,做好覺悟了嗎?」

「誒?不只一拳嗎?」

「當然了。」

「住手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就算我打倒了幻魔,結果還是迎來這麼慘的結果。

但至少沒死,這算是萬幸了吧?

這時候通過監視器看著遭遇亞晴暴打的我。人妖叔叔深深歎了一口氣。為我默哀。

「真是的,亞晴就算不擅長表達喜悅也別這樣粗魯嘛。不過,滅這可愛的小子加入我們的話我們這裡說不定很有趣呢,呼呼呼。真是期待啊。」

人妖叔叔露出了微笑。并給了監視器后的我一個愛的飛吻,同時我因此感到了一陣寒意不禁讓我不寒而顫。

不過,我想這不可思議的事件大概一輩子都無法忘記吧?

這種事情我可不想再遇第二次了!

回家睡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