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归还之录 - 各种的乱

夏血瞑≪神眷术士录≫  - 发布于2017-06-28 11:06:08am

奇幻·玄幻


不知从何处刮来的风,冷飕飕的带着满满的恶意,纯粹到了极点的恶意。风之中,有什么东西深藏其中。然后他们看到风慢慢地化为带子分解开来,一身黑,有着铁灰色头发的男人缓缓地降落在他们面前。

第一时间司湫语就挡在圣殿使者身前,不让男人的视线落在他身上,可是男人频频散发出来的威压实在诡异到让他们根本受不了。

司湫语咬咬牙,决定搏一搏。

他手指轻轻一划,银色的术式图阵迅速形成并且发射出银白色的冰锥,尽数射向男人。

然而冰锥并没有真正成功射中男人,反而被看不见的墙壁挡了下来,他还微微勾着唇,似笑非笑的,让他们看了都心生惧意,连靠近都不敢靠近。

即使如此司湫语也不怕男人,因为这个男人就是深渊,来自另一个世界,哪怕是到了其他世界,也是最大的危机。

“艾尔许,你到底想怎样?”圣殿使者这时开口了,声音依然动听得令人迷醉 。

男人赫然停下了所有的动作,很认真地看向青年,眼神和表情都显得格外复杂。

发现有机可乘的司湫语立刻连续画了五种不同属性的术式图阵,五种颜色的光芒闪耀之中,银色的光线与光点却极为显眼,绚丽夺目,甚至让人眼花缭乱。

红色、蓝色、绿色、紫色、白色……五种攻击性的术式就此形成,五色光束形成螺旋状直击男人。

“五之攻·螺旋击!!”

咒语落下,螺旋以笔直穿过男人的躯体。与此同时,青年的同伴立刻招呼大家离开此地,远离男人。无论是青年还是男子,即使是负责发动攻击的司湫语都清楚晓得男人并不会如此轻易就被打趴。

在司湫语的坚持之下,风巽刻很快的就带着明梓珩三人离开,而谭楚唯负责抓着繁枫黎跟在后边撤离。紧接着,青年不知道做了什么事情,一片光亮覆盖在男人身上,男子趁机把司湫语拉走,大家一起离开了。

等到光亮消散之后,发现眼前的人们都不见了,男人发出了疯狂的笑声。

没用的……没用的……不管是逃到哪里,他都不会放过,绝对不会放过任何生灵,包括植物!!

***

“呼……谢天谢地,你们都逃出来了!”

某类似山洞的地方,意外的失踪的白皓敬四人竟然都躲在这儿,虽然白皓敬好像昏迷不醒,不过另外三个普通人类倒是没什么事,就除了心情好像不太平静,或许是看到了什么还是有所发现。

司湫语原本是很想问个明白,但是明梓珩的情况越来越严重,伤口完全恶化,时间停止什么根本无效!

此时的他,已经束手无策。

看着大家似乎都在为明梓珩即将死去而陷入了感伤,圣殿使者倒是掏出基本上跟他们差不多一样的通讯器联络了某人,然后就拉着自己的同伴在一边等待。

如果他找来的人都没有办法救明梓珩的话,那么就真的没辙了。

“于情于理,我是不应该随便离开冥府的。”

熟悉的白发赤瞳少年再次现身,满脸挂着无奈地看了眼圣殿使者后,他立刻注意到濒死的明梓珩以及昏迷不醒的白皓敬,脸上露出了错愕的表情。旋即他把视线放在司湫语身上,眼神带着询问的意思。

司湫语一开始有点反应不过来,但当他注意到炽翼眼角余光有瞥到圣殿使者便了然。

把事情的原委都解释清楚后,炽翼沉默着来到明梓珩身边,仔细检查伤口后,他都倒抽一口气。

要不是炽翼解开了明梓珩的衣物,恐怕他们都不会发现倒伤口有很明显的黑暗物质,并且正在侵蚀周围,伤口也因此逐渐恶化。再这么下去,细胞就会坏死,血液完全被感染,人就会死掉。

“炽翼大人,有什么事是我可以帮得上的吗?”司湫语忍不住问道,他很想帮忙,真的很想帮帮忙替明梓珩治疗。

略略思索了一下下,炽翼从袖子里掏出一个小罐子,里面装的是紫棠色,也就是俗称的黑红色不知名液体。

“替我注入时间之息,这样可以加快伤口的愈合度。”

“好。”

二话不说就小心接过小罐子,将自身的气息灌入其中之后,他又把罐子还给炽翼。

此时,外边传来了邪恶的黑暗气息,让他们都有点神经紧绷。

“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还有其他人还在外边调查。”谭楚唯担心的是其余不知情的人们。

或许非人的,就像钥月白、哈奇夫、夜舞晓、范蒂雅这四个可能不会怎么样,但迟明音、第五素筠和第一惗是人类,就算第一惗有凤凰加持,也无法对抗代表着深渊的男人。

还有最没有战斗力的白清蝶和黑卡特罗杰也可能会因此丧命……

“笨啊你们几个?!通讯器是用来摆饰的吗?”男子干脆吐槽起来。

“潋夕。”青年淡然地轻声叫道,示意男子不要太激动。

“啧。”

经男子这么一提醒,司湫语连忙掏出通讯器联络范蒂雅。他真该庆幸范蒂雅有通讯器这种玩意儿,所以他可以拜托范蒂雅留意男人,并且提出警告。

可是通讯器响了好一会儿都没人接听。

不安之感,迅速涌上心头。

该不会出事了吧?

这时已经被大家所遗忘的天族天皇闇沭灯狼狈不堪地飞了进来,羽翼多处有洞,鲜血汩汩地流着。

“可……恶……!”

“别说话,你伤口会恶化。”炽翼冷然道,迅速掏出另一个小罐子,直接开盖倒在上面,然后把药交到叶灯蘺手上,“法医也是医师,你替他处理一下。”

无法拒绝的叶灯蘺只好选择听炽翼的,赶紧帮忙上药之类的。

司湫语看着洞内的惨状,紧抿着嘴,不发一语。

他就是想要归还失落历史,想要将真相公诸于世,想要把前世的记忆找回来,为何深渊就偏偏选择在这种时刻出来捣乱?

苦涩一笑,司湫语趁着没人注意自己的当儿,偷偷溜出洞外。

第一个发现他不见了的反而是青年。

虽然发现司湫语偷溜,青年也没那个打算告诉所有人,他只告诉了他认为唯一能够帮得上司湫语的忙的谭楚唯。

当然,得知司湫语跑了,谭楚唯生气了很久。他向青年道谢之后,直接抓着繁枫黎就往外跑,跑的时候并没有人发现到。就算是发现到了,估计也帮不上忙吧……

现在也就只有靠司湫语他们三个想想办法,救救在场的每一个人,每一个非人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