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闇夜厄臨卷四 - 82、83

妄翔≪闇夜厄臨≫  - 发布于2017-07-02 12:00:32am

奇幻·玄幻


        厄臨抬頭,開口說:「醫生,我確定他們面對的是巫妖等級以上的亡靈法師,而且,他在攻擊我的靈魂時透露出來的東西表明,這個巫妖應該跟精靈關係匪淺,最大的可能是他本身也是一名精靈,另外的小事是這些已經治療好的精靈應該快醒了,醒來以後需要大量的時間臥床,可能會多出一些不屬於自己的記憶但很快就會被排除消失不用擔心,他們以後對於精神類魔法的抵抗會降低,就這樣。」

        厄臨說完接過祈冷手中的手巾,把手擦乾淨,連指甲縫隙中也不放過,雖然裡面一點東西也沒有,然後自己走到椅子旁拿起另一條,一屁股坐下去開始擦汗,祈冷馬上倒水、幫忙搧扇子,還指揮護衛拿出小餅乾放到厄臨身旁。

        醫生看他們安頓好,連忙招呼人手把剛才被治療過的病人從桶子裡搬出來,送到觀察室去密切觀察,等全部安頓好後才走到厄臨身旁,蹲下來維持與厄臨平行的高度後說道:「亡靈聖者的判斷我是相信的,但我無法相信在精靈國度中有一個如此強大的亡靈法師,這種等級的亡靈法師需要多少實驗材料跟性命去維持自己的存在,我們不可能沒有偵測到。」

        「你可以替這件事情辯解,可以假設,但事實就是如此。」厄臨沒有多說話,就算不擅長他也能看出醫生現在的困惑與痛苦。

        醫生安靜了一下,厄臨輕輕從水壺倒出水推給他,他接過一口牛飲乾淨,完全失去精靈的氣度,他左顧右盼確定四下沒有其他精靈能聽到他說話,深吸一口氣後艱難的問:「所以,這些孩子遇到的是一名跟精靈有關的巫妖,送他們來的人說經過長老會檢查只是低等的亡靈法師,這是否可以假設這名巫妖與長老會的某人私交甚密?」

        面對這個疑問厄臨反而搖頭回道:「我不這麼認為,這可能性過低,不可能只跟某人私交甚密,亡靈氣息對精靈而言非常明顯,只要沾上不可能躲過其他精靈的視線,所以應該是與整個長老會都有牽連,精靈與不死生物之間的敵對是天生的,這點是世界上所有生命都知道的事情。」

        就在這時,卡恩達姆匆匆來到醫院,看到聚集在一起的他們直接走過來,醫生抬頭看了他一眼又低下頭,不知該怎麼做才好。

        「怎麼回事?有什麼需要我處理或提供協助的地方嗎?」卡恩達姆的態度一樣溫和,剛才明明是飛奔而入卻連氣也沒喘。

        厄臨沒回答他的問題,他轉而看向醫生,卻更不明白了,最後厄臨瞄了一眼祈冷,祈冷馬上知道是自己上場的時候。

        祈冷清清喉嚨,得到注意後開口直接把話題捅到底:「你們精靈的長老會是不是已經是亡靈法師窟了啊?怎麼病人遇到的不是不成氣候的亡靈法師,是巫妖以上的大怪物?」

        「嗄!這個你們都看的出來?」卡恩達姆的驚訝讓他連口癖都冒出來了。

        「什麼!」醫生的臉色鐵青,身子搖晃好像下一秒就會昏厥過去的少女。「您的意思是長老會裡都是亡靈法師,我們精靈,喔天啊,喔我的母樹,喔精靈主神啊,這……」

        「你在胡說什麼?我只是驚訝闇夜聖者看得出這亡靈法師的力量有多強大,誰跟你說長老會裡都是亡靈法師的。」卡恩達姆白眼一翻,拳頭直接敲下去,終於讓醫生安靜下來。「如果長老會真的全部都是亡靈法師,天變之後不就全死了?就算沒死好了,長老會真的都是亡靈法師的秘密你這樣大聲嚷嚷還不怕被抓去砍了?我說你讀了那麼多書都當上皇家醫療機構的一個負責人,怎麼做事情還是這樣,能不能多想想多用點腦袋?把你花在書本跟知識的時間挪一點到人際溝通跟邏輯好嗎?」

        卡恩達姆覺得這晚輩成功把自己所有臉都丟乾淨了,訓了一通後看著一臉尷尬的祈冷跟毫無反應的厄臨,深深嘆息問:「你很淡定,而且你家長輩跟我提過你非常注重安全,會放任事情這樣演變代表你早就知道不是這麼回事,雖然我家孩子年紀大你那麼多,但他挺笨的,能不能別鬧他。」

        厄臨轉頭看著醫生臉上又青又白又紅,跟個調色盤沒兩樣,尷尬地低頭喝口茶後說:「我只說病人遇到的是巫妖等級以上的亡靈法師,剩下的都是他自己推敲出來的,我只是沒有阻止他而已,看他那樣糾結煩惱的樣子挺有趣的,我還以為精靈每一個都是沒有表情的面癱人。」對於厄臨所說,祈冷強忍住吐嘈的慾望,這面癱二字輪的到你來說別人?

        卡恩達姆強忍住痛揍小孩—不管是精靈還是人類—的衝動,繼續解釋:「精靈跟你們人類確實有一點不同,但如果你想看我也能帶你去看到喝個爛醉倒在路邊的精靈,別在正事上玩鬧了!」

        聽卡恩達姆這樣說,厄臨挑眉回答:「我又不是沒有工作,我只是累了休息一下,順便等那些被治療好的人醒來看看狀況,現在應該差不多了吧?你還不快去看看,看完跟我報告一下狀況。」厄臨猛力揮手,卡恩達姆一瞪眼,最後還是敗下陣來,這世界唯一亡靈聖者外加人類國度王子的身分讓她沒辦法把人抓起來痛揍,只能自己把氣吞回肚裡。為了別在厄臨面前繼續發飆,卡恩達姆用最快速度奔向恢復室。

        「亡靈聖者,您剛才在玩我?」醫生看起來快哭了。

        「闇夜,亡靈聖者是職業名稱,我的名字是闇夜,我只是沒有提醒你而已。」還有一點點的誘導,厄臨突然感覺一種名為愧疚感的東西從心底竄出,然後他馬上無視掉這種會影響生存機率又沒用的東西。

        祈冷默默幫醫生倒杯水,讓醫生坐在另一張椅子上,護衛默默的鬆開武器走到一旁,決定打死不承認自己也是被騙的其中一人這種愚蠢的事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