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卷三:冒險者公會 - 5-2 三大咒族之首

哈爾米≪誰說短命不能當劍士≫  - 发布于2017-06-29 2:38:06pm

奇幻·玄幻


氣氛頃刻間沸騰到極點,數萬名觀眾頓時陷入瘋狂的吶喊中。

我不自覺地將頭壓得很低,低得感覺下巴都快碰到胸膛了。這種氣氛、這種情緒,我有點害怕群眾認出屏幕上的本人就是我,

周遭的人激動得從椅座跳起來並猛力拍手,同時也托他們的福,讓我得以隱藏在人海中。

坐在我左邊這位將頭髮高高束起的仁兄,又是尖叫又是口哨,還要胡亂咆哮,活像個瘋子似的。如果讓他知道屏幕上的第一名,在數分鐘前從他面前經過而不小心擋住他的視線,因此惹來他的不屑白眼一枚的話,不曉得會是什麼樣的心情。

右邊的吉爾則是一副「看吧,零秒出手的人還說什麼別人真強之類的屁話」的眼神瞪著我。

我聳聳肩,一臉無奈的表情像是在述說「當時是身體本能感受到危機而條件反射迎擊,我哪知道計時器還沒開始」來回應吉爾。

吉爾伸出食指,指頭上忽地聚集褐色的土元素,然後憑空出現一顆豆粒大小的小石子,接著吉爾像彈鼻屎那樣將小石子彈向我的額頭……哇靠!很痛啊!大地魔法是拿來這樣用的嗎!

喝彩持續了數分鐘,直到屏幕上的畫面漸漸淡出成一片漆黑才停止。

這時花兒才將粉紅麥克風湊到嘴邊,開始介紹下一環節。

「好了好了,明天中午十二時便會進行選拔的最終決賽,大家先將興奮之情緩一緩。現在要進行的項目是,」花兒深吸一口氣,道:「天齊之羽初級冒險者的『升~級~考~試~』。眾所周知,一名初級冒險者要升上中級,必須經過世界冒險者公會的認可,因此我們特意請來世界公會的三位成員來擔任此次考試的評審,分別是——

九大魔導士,米奈·克洛伊。世界最強魔導士之一,傳聞她是大魔法師克洛伊的後代。魔法實力強得一塌糊塗,得意魔法是空間魔法,蒼白如雪的長髮是她的標誌外貌。

下一個,天鳴七劍士,羅伯森·沃克。荻屬世界公會的七劍士,以妖劍【紫羅蘭】和鬼畜的戰斗方式聞名。據說與另一名同樣擁有七劍士稱號的男人,達成了百戰百敗的恥辱。而那名讓他首次嚐到敗北的男人,是我們天齊之羽的傳說級冒險者喔!

最後,同樣荻屬於世界公會的天鳴七劍士,白智和。據說他的實力與戰斗方式最為接近傳說英雄啟人,平時為人糊塗懵懂,是個百分百天然呆。但只要進入戰鬥模式,整個人的氣場截然不同,據說如果讓他拔出插在身後的藍綠雙劍,現世沒有人可以打敗他。

順帶一提,只有最強大的劍士才有資格得到【天鳴七劍士】的稱號。如字面上的意思,世上只有七人獲此美稱,他們分別在不同的公會效力,其中也有不加入任何公會的獨行劍士喔!」

花兒停頓了數秒讓觀眾消化龐大的訊息,接著說:「相信由實力強勁的他們擔任評審,不會有任何異議吧?那麼,接下來說明考試內容。考生必須同時面對四頭B級魔物及一頭A級魔物,限制時間為三十分鐘。話不多說,讓我們歡迎第一位考生……」

剛開始的數場比賽因為感到很新奇,所以我看得津津有味,意識也會因全身心投入到比賽里,而不自覺地投射到考生身上。當考生陷入險境時,我為他捏一把冷汗;當他消滅魔物時,我和他一起分享勝利的快感。

然而,時間過於冗長使我漸漸感到無聊。目前第三場比賽結束,時間則過去了一小時十八分鐘,幾乎每位考生都在限時的最後幾分鐘才打倒目標魔物。

也許只有我覺得無聊而已吧,其他人包括吉爾依然屏氣凝神地注視場內比賽,絲毫沒有厭倦的感覺。就在我決定闔上眼皮偷睡一小會兒的時候,討人厭的噓聲突然闖進耳膜裡。

場上出現一名從頭套到腳的全黑連帽披風的人,而我身旁這位剛才亂喊亂叫的仁兄則既誇張又浮誇地將大拇指朝下,嘴裡不斷湧出「噁心、滾」的字眼,完美演繹了一名激動、不理智的觀眾角色。

我抬起視線,漂浮在半空的屏幕上有這名黑披風人物的名字、基本資料與照片。再移動視線到黑衣人身上,他有一張慘白瘦削的臉孔、無法忽視的超深黑眼圈,兩眼半睜不開而且嘴唇乾燥龜裂,整個人看起來非常無精打采,名為雷斯利,種族……吸血鬼?

「吉……」

「嗯,他就是三大咒族之首的吸血鬼一族。」真是知我者莫若吉爾,話還未說完就知道我要問的是什麼了,「就如字面上的意思,吸血一族的主要食物是血液。但別因此怕他們,近幾個世紀他們只吸食魔物的血液,有些甚至開始吃蔬菜了,吸人血什麼的少之又少。只是人們的普遍認知上,還是覺得他們會吸食人血而選擇保持距離。」

他繼續說:「那套全黑的連身披風是特製訂做的,有完全阻隔陽光的功效,我們稱之為【吸血魔裝】。因陽光是吸血一族的弱點,會大大削弱他們的力量。」

我吃驚道:「那這場戰鬥不就對他很不利?現在的太陽可是熱得我都受不了了。」

吉爾點頭,褐色雙眸在雷斯利身上遊移,喃喃道:「我也很好奇他究竟可以發揮多少實力。」

播報員花兒透過麥克風宣布考試開始,屏幕上計時三十分鐘的數字開始倒數。

與我們的魔物戰不一樣的是,戰鬥場地是整個競技場,而且每人的場地環境都不一樣。比如上一場的女考生,她的場地是雪山,所以競技場內出現了暴風雪和一片雪白的土地。不過其氣候溫度都不會影響到觀眾席,我想應該是和昨天一樣,有特別施展防護罩保護觀眾,所以才沒有受到影響吧。

吉爾說有可能是天齊之羽特別請妖精一族幫忙,所以場地和氣候才可隨意變化。

而雷斯利的場地現在正開始變化,主題是……這也太過分了吧?太陽都讓他受不了了,場地還要是酷熱的沙漠?

鏘啷一聲,閘門拉起,東西南北四門裡的暗處同時出現四道身影,隨即化身為橘、黃、灰、黑四道光影,往雷斯利身處的中央奔馳而去。

雷斯利以時間差與微幅擺動身體,輕易躲閃雷霆之勢的四記衝撞。

攻擊落空的四道身影聚集在一起,在烈日的刺眼光線照射中顯現其身影。

強壯結實的四肢與腳下鋒利無比的爪子讓人不寒而栗,兩排彷彿可輕易撕裂敵人身軀的銳利尖牙,以及濃密的鬃毛圍著頭部一圈,它們分別是烈焰纏身的炎獅、高壓電體的雷獅、鋼鐵之軀的鐵獅,和漆黑如墨的影獅。

不,還有一隻最後登場的群獅之王——元素獅子王。

獅子王踩著高傲的腳步,緩緩從勉強容下它的洞口顯現身影,王者霸氣瞬間震懾全場。

我在《魔獸圖鑑》中看過,它們是以元素為食糧的獅子魔獸,還有水、冰、風、土、光獅等,而其中則以可自由改變自身元素的獅子王最為棘手。

比如,遇上炎獅,可以使用水魔法制壓;遇上冰獅,可用火魔法抗衡。

但元素獅子王除了可自由變換元素之外,更是擁有讓人退避三舍的強壯軀體與駭人的破壞力。

炎獅等不及自家老大的命令,先是從嘴裡噴出火柱,隨即其餘三獅紛紛一躍而上,攻擊站在原地不動的雷斯利。

雷斯利利用率先撲來的鐵獅為踏板,踩在它的背部往空中跳去,而炎獅噴出的火柱打在三獅身上的同時傳來一陣陣咆哮。

獅子王見狀,一個躍起,揮動它厚如鞭子的尾巴,狠狠將雷斯利從空中打下,地面頓時揚起大量塵土,轟出一個大坑。

四獅圍在坑洞旁警戒著,獅子王則以居高臨下的角度俯視塵土下雷斯利的方向。

塵土散去,除了凹下的地面,什麼都沒有。

剎那!雷斯利閃現到炎獅後方,不急不躁地將手穿透進炎獅的背部。炎獅猛然抽搐身體,無法動彈。隨即雷斯利用力一抽,手中握著某種東西,高高舉起,捏碎。

炎獅砰一聲粉碎,只剩下橘紅色的碎片飛散在空中。

這時,鐵獅將自身的皮膚轉換成鐵塊,利用助跑撞向雷斯利無防備的背部,使後者整個身體呈現不符合人體工學的彎曲,徑直騰空飛起,砰的一聲嵌入競技場的牆面。

打蛇隨棍上。雷獅與影獅用自身元素各別製成一支雷之茅與影之槍,伴隨著怒吼以勇猛之勢射向雷斯利。

觀眾紛紛倒吸一口涼氣,因為槍與茅一下穿透了從牆上徐徐落下的雷斯利左右雙臂,將其以十字架之勢釘在壁面上。此時,獅子王那茂密的鬃毛發出七彩光芒,彷彿要給予最後一擊般射出無數尖錐狀的粗厚飛針。

待七彩飛針往雷斯利身上轟炸結束後,現場一片寂靜。

此時我的想法只有一個……考試鬧出人命是正常的嗎?

我沒有這個世界的知識,應該說,失憶後的我沒有這方面的知識。

只是大家除了倒抽一口氣之外,似乎也沒人大吼大叫「鬧出人命、中止考試」什麼的。

過了一會,競技場中再次傳來低吼。我循聲看去,雷斯利渾身遍體鱗傷,身上的黑衣與披風都坑坑洞洞的,在這種暴風攻擊中竟還能活下來實在是不可思議。

他用蠻力將右手從影之槍的束縛中粗暴地解放,接著像是掃掉身上灰層般輕松將雷之茅拔下丟在地面。

下一瞬間,雷斯利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奔向三獅,還來不及察覺現況,三獅紛紛遭到和炎獅同樣的粉碎下場。

不必透過吉爾解釋,我也隱約猜得出,雷斯利捏碎的物體就是獅子的心臟。

吉爾剛才說過什麼?太陽會使吸血鬼的實力大大減弱?

如果這是減弱後的實力,那真正的實力究竟會有多強大?更誇張的是,他現在竟然還只是初級冒險者?

元素獅子王發出憤怒咆哮,場內頓時降下暴雷,頻頻打向雷斯利瘦長的身體,然而在雷斯利的輕盈腳步移動下,輕易躲開頻頻落下的雷擊。

他一步一步,緩緩走向獅子王。

獅子王被逼得節節後退,嘴角控制不住地抽搐,不時露出尖牙,先前的霸氣早已不見踪影。此時的畫面就像是黑色獵人游刃有餘地捕捉屬於自己的獵物。

「吼喔喔喔喔喔喔喔————」

分不清那是憤怒的咆哮抑或是求饒的悲鳴,獅子王被逼得狗急跳牆,自身皮膚一下轉為烈焰橘紅,口中射出高溫火焰;一時轉成夢幻藍白,天空降下無數冰錐。

雷擊、風刃、火焰、水柱、暴風雪,可以施展的攻擊全都無法打中步步逼近的雷斯利。

雷斯利近在咫尺。

獅子王急忙將身體化成閃亮堅硬的鑽石身軀,試圖抵擋雷斯利的惡魔之爪,可是……那閃爍如寶石光輝的心臟,眨眼便輕易地被雷斯利握在手中。

雷斯利一個跳躍落到獅子王面前,像是向它展示自身的強大般,將寶石心臟伸到它的面前,捏碎。

隨著轟然巨響且爆發的大量碎片在空中飛舞,上空的計時器停止倒數。

【剩餘時間 24:12:08】

雷斯利是今天的考生中,最快結束的戰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