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XXV - XXV

Whichonemi≪依与她伙伴的记事本≫  - 发布于2017-07-01 6:58:53am

其他·同人


“诶,我哥和妳说过这些吗?”

今天一早,老师还没进班之前我就和他们说起了这件事。但小依没什么精神似的,把头枕在桌上毫无力气地回应。

“怎么啦?这么没精神……”班长担心地问。

既然班长问了,那我也没必要问了吧。

“没什么啦,昨天下午睡到现在什么都没吃,觉得肚子很饿罢了。”她有气无力地说。

原来如此啊……这不就饿了一天吗!

“妳不会吃了早餐才出门吗?”我问道。

“就是在车上醒的啊。”她不服气地说,“算了,待会的笔记麻烦妳了。我先睡一下,下课了的话叫我哦。”

“叫得醒才怪!”

本应在心里想的话却脱口而出,会被她认为我生气了吧?

“这么说也对,可我就是饿得没力气了嘛。”

“再怎么没力气也不能在上课的时候睡觉吧?”班长训斥道,“平时病发的话还可以原谅但现在却是妳自己想睡。”

被班长训斥过的小依,坐直身子,嬉皮笑脸地说:“好啦好啦,不睡就不睡。趁老师还没进来,我先去食堂买面包啃吧。”

“不,我去就行,免得妳睡走廊。”班长说完就走了出去,完全不让小依有任何反驳的机会。

“果然,班长当久了会孤立独行的。”小依自顾自地说。

其实是为了妳吧……

“这么说他坏话。”

“小心我们打小报告哦。”

坐在前面的公孙两人转过头来加入对话。

“怎么可以这样!”小依一脸惶恐地说。但表情那么夸张,谁都会觉得她是在演戏吧?

“开玩笑的啦。”灵珑挥了挥手笑着说,“话说回来,娜资妳还真的把江先生的话当真啊。”

嗯?难道不应该把先生的话当真吗?同行前辈而且还是老板,他说的至少会有些参考的价值吧?

“ 难道妳们觉得他是在开完笑吗?”小依反问。

“他根本就是在开玩笑啊。”坐在小依后方的孟德不屑地说,“他的语气听起来就像是在调侃我们一样。”

先生的语气一向来都是这样的吧……至少从我认识他以来都是这样的。

说话的时候不带有任何情感,在人家耳里听起来就像是贬低着他人一样吗?我不知道,但至少在我耳里不是这样的。先生的话一定有意义,可能是因为我把他当成前辈了吧。

“不对哦,他是不会开玩笑的。”小依认真地说道。

“诶?”孟德讶异了一下。

确实,认识先生不够久的人一般都会认为他一直都在开玩笑。

“这点嘛,我和妹妹回家以后想过了,确实不像是开玩笑。”灵珑点了点头说。

“呐,娜资有什么想法吗?毕竟一开始就认真听进去然后思考的只有妳了。”灵凤看着我说。

突然被点名的我因此吓了一跳,平复下来以后说:“这个啊,我爸是说烟蒂那里可以确定香烟的品牌,然后可以借此推测出犯规者买烟的地点。”

“果然如此,那么我们今天开始要过去等吗?”小依问。

今天已经是星期四了,如果错过了这两天的话就必须等到下个星期。虽然说只是两天而已,但对方很有可能会在周末去买烟。

“那么我们应该什么时候去?”

话说回来,比起像这样慢慢的查,还不如直接在现场抓个正着。既然都决定要等了,不如直接等到对方进去抽烟然后我们其中一人去通报就得了吗?

说得简单,但那里也没什么适合藏身的地方吧?走了过来看到我们在那里的话再怎么大胆都会掉头走的啊。

“不行,那边没地方给我们躲,被看见了的话可能会被反将一军。”灵珑把我的心里话说了出来。

“呐娜资,妳应该想到什么方法了的吧?”灵凤再次点了我的名,貌似对我期望很高的样子。

既然如此,那我就再努力一些。

“和之前一样吧,等到有报告的时候再过去收集情报。得知贩售地点以后在守着那里。至于怎么守嘛,到时在打算吧。”

我只是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并不指望他们会同意。毕竟同班了那么久,最近又因为工作,至少了解到了他们的性格。都是些很进取的人呢,大概是我所缺少的吧。

“也只能这样了吧。”

意外的同意了呢。

“我不在的时候你们都说了什么?”班长拎着面包站在旁边问道。

啊,是不是应该在全员到齐的情况下才讨论呢?

*

“每个进去买烟的人都拍的话很耗容量的啊!”

星期六下午,我和小依坐在一栋建筑物的顶端。她拿着一架单反相机对着建筑物正对面的商店门口,然后向耳机另一边的人抱怨。

“啊?你没办法记下样貌的话那一开始就让我去不就得了吗?”

她对这个任务似乎不是很开心……

那边星期四我们简单的讨论以后就开始执行了计划,孟德给这计划取了个代号叫‘守株待兔’。有点消极但这确实是我们正在做的事。

然而我们直到昨天也就是星期五才等到烟蒂,之后就是六个人到事务所从长计议的时间。过了几个小时以后才得出这个计划:由孟德假装成打工的店员进去服务,为了避免是熟人所以灵珑帮忙乔装了一下,而班长和灵凤则负责与这栋建筑物的主人交际,我呢,则陪着小依在这里拍照。

一开始小依是自告奋勇想要去当店员的,结果被其余五人以否决票推掉了。原因都是一样,‘对妳来说太危险了’之类的。到最后她不知从哪搬来了一句似乎很深奥的话,好像是‘多数表决,让错误变成正确的唯一方法’吧。总之她说了类似这些的话来反驳结果在老师一声令下,解决了这件事情。

“娜资妳也说一下啊!”小依貌似顶不过孟德了,转向我求助。

“孟德记不住的话就拍照吧。而且拍了照片我们也有直接证据。”

“怎么妳也那么说!”

不好意思了,我也想帮妳但这是实话啊。

“这种东西明明看一下监视器画面就好了的说。”小依还在抱怨着,但貌似已经放弃了抵抗。她专心地瞄着商店门口,但并不是有人出来就拍照,而是等待着孟德的指示。

“我们不能为了这点小事麻烦他们动用权利啊。”

我们怎么能为了这点小事而麻烦人家呢?而且这是我们惹回来的,应该要靠自己的能力解决才是。

“为了不被记过加油吧。”我轻声说道。

“唉,为了不被记过加油。”小依轻叹口气,重复了我的话后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看着我说:“对了,如果我突然睡着的话请妳保住我的宝贝,摔坏了的话我会很心疼的。保住了的话就麻烦妳接手咯。”

听到这话,我差点就笑了出来。

“好啦,这就是我在这里的目的不是吗?”

“嗯嗯。”

简短的回复之后,我们都专心地投入了各自的工作。

这样的工作,我们做了两天。连续两天,从店铺开业到打烊为止我和小依都这样坐在建筑物顶端。这两天,我们就拍了将近两张记忆卡容量的照片。我这才知道原来这里烟客还挺多的,先生那么讨厌吸烟的人是怎么在这里过活的啊。

有了两天的照片,我们接下来该做的就是碰一碰运气了。把从老师那里拿到的账户与密码成功登录学校的办公服务器,然后打开学生资料库一一对照。

当然,整间学校有将近两千个学生,只有一个人对照的话可能要花上几天吧。所以我们就用了一些‘手段’把照片都拷贝下来发到每个人的手机里一起对照。毕竟不能用办公用的平板吧?工作用平板拿来私用的话不就和挪用公款一样了吗?

就这样,我一个晚上没睡就为了对比这些东西。我虽然没有手机但我有事先传到电脑里,所以还是可以办公的。剩下的就只是到学校向他们报告了。

*

“所以,你们真的确定是他?”

“没错,如果不信的话可以到我的云端那里看,有录影存证。”

今天早上通知过他们以后孟德就趁着下课时间到电脑室一趟。一开始我们都不知道他是去干什么但现在明白了。这家伙在背后留了一手!

“是真是假我们会问。”校长说完以后便看着我们,好似我们应该离开这里一样。

“还有什么事吗?”

果然如此……

“我们私闯那栋大楼的事……”

“有这件事?我不知道。快出去,这位同学我会叫过来问清楚的,有什么问题我会再通知你们。”校长挥了挥手说道。

校长说完以后我便拉着他们的手出去。都说成这样了,看来是‘故意不知道’了啊。还以为校长会秉公办事,但没想到意外的好谈呢。只求下次不会再这样了……

“喂,校长还没做他答应过我们的事啊。”孟德似乎不理解校长的话,正在向我们抱怨。

“没听清楚吗?不知道的事怎么记过啊?”班长无奈地解释道。

孟德思考了许久才理解班长所说的:“原来如此!意外的人很好啊!”

“只是支付报酬而已。”小依摊手大声说,“没什么大不了的吧。”

“不要那么大声啦,会被其他人听到的。”我见小依那么大声地说起这件事后连忙阻止。

这事绝对不能到处张扬啊!被人知道了怎么办啊?

“没事的啦,放学了没什么学生会留下来的。”她挥了挥手说道,就好像这件事与她无关一样。

“喂喂,学生走了还有老师啊,低调一点。”班长说。

“不是说了没事了吗?啰……”

话还没说完,小依就往后倒了。庆幸的是班长就站在她正后方接着,不至于直接把头撞到地上的石灰上。

“这能叫没事吗……”成功接住小依的班长松了口气。

“兴奋过头了吧。”

“真是的……”班长看着我们说,“……该怎么办?”

“你的车停在哪里?”我问。

“就在停车场啊,干嘛?”

“那你先把她送回事务所吧。”

他停了一会儿,接着问:“为什么?”

“你想让老师背着她吗?”

灵珑听了以后觉得有理并且赞同了我的说法:“确实不能。嘉盛,麻烦你了。”

“喂……”

“娜资也背不了啊,太矮了。”灵凤摊手说。

“喂!”

这次换我了。拿我身高来开刀是怎样啊!

“啊,生气了。”灵珑笑着说。

“不好笑!”

“好啦好啦,不笑了,认真。”灵凤深吸了一口气,接着说:“不管怎样她们都帮不了,所以麻烦你了。”

“那孟德——”班长本想向孟德求助但被无情地打断了。

“不行,我和我爸说了今天要早点回去的。”

“妳们两个——”班长见孟德拒绝了便转向公孙她们。

“都走了的话谁陪娜资?”灵珑说。

诶?

“不需要两——”

“双胞胎。”

“不分开。”

她们说完还击掌呢……

“妳们不分开那娜资——”

“不行,我们两个很闷。”

“喂,我一个人的话应该怎么做啊?”

确实,班长一个人的话照顾不来吧?他也没遇到过这种情形,让他一个人负责的话似乎有些不合情理——

“抱着呗。”

灵凤以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说出的这句话,却是问题的解决方法。

“只能这样了吗……”

“就只能这样了啊……”

“喂你们别瞎起哄!”班长慌张地说,“一个男的抱着个女的还穿着校服这能看吗?”

“反正楼下的杂货店大叔认识你……”

啊,说出来了。

“这和认不认识没关系吧!”

“谁说没关系?认识的话就会知道你的苦衷啊!”

灵珑说罢便拉起了我和灵凤的手往食堂走去:“嘉盛,小依就麻烦你了!抱着上楼的时候记得小心点啊!”

“诶……就这样走了是不是——”

我本想把自己心中的罪恶感说出来但被灵珑打断了。

“是时候让他们两个独处了,平时我们都挡在他们之间,怪难受的。”

“就当是给他个机会实习一下吧,之后再一次出门,小依又突然睡着的话总不能打通电话让我们赶过去吧?”

确实是这样没错……

“再说,他们俩结婚以后总不能和徐老师他们住在一起吧?也不能和妳一起住啊,妳也有想要做的事情的嘛。”

诶?她们已经替小依他们计划到这种程度了吗?

“话说回来,小依那种遇之则安的态度根本不怕有什么意外发生吧?反倒是娜资嘛……”

嗯,话题要往奇怪的方向跑了,而且目标是我,是时候准备闪人了。

“两,两位,我有点——”

“哎呀,不会说谎就不要说嘛。”

“干嘛啊?趁食堂还没打烊我们去买点冰的吧!”

她们俩一唱一和,我根本没机会说话。就这样,我被两个恶魔拉到了食堂准备进行她们所计划好的行动。拷问?精神虐待?我不知道,愿主保佑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