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XXVI - XXVI

Whichonemi≪依与她伙伴的记事本≫  - 发布于2017-07-02 6:09:01pm

其他·同人


魔法,一种只会出现在小说、电视、漫画以及游戏里的东西。但它到底存不存在呢……我对此持有保留态度。毕竟这世界上有什么是不可能的呢?几个世纪以前在莱特兄弟发明飞机的时候,人类在天空飞翔一事就是不可能的。但现在我们不是做到了吗?

当然,魔法会不会出现在世界上对我们实际的影响大概不会太大……难道真的是这样的吗?

三月份假期的第一天维芯阿姨就拿了几份文件和随身碟过来,说这里附近的街上最近发生了疑似杀人的事件,把东西留下来以后就走了。

确实,最近这里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隔几天就有人在路边发现尸体,经解剖后发现是心脏病患突然病发而已。当然,这是对外公布的消息。警方保留了一部分信息以免引起一部分人的恐慌,那就是这些心脏病患都配有心脏起伏器。

然而,哥哥也没说什么,只是把资料拷贝到平板上让我们读一读,准备十分钟以后的会议。

上面写的东西就没什么必要认真去看,但是照片嘛……有点诡异。照片上是一个穿戴着黑色外套的男人,右手笔直的向前伸,然后手掌前有着红色的光圈,里面还有些符号,就好像是魔法阵一样。

“集合!”哥哥大声喊道。

一声令下谁敢不从?我们五人都走到了柜台那里坐下,让哥哥开始那无聊的会议。

“档案名,未命名。遇害人数,三人。死亡原因,心跳停止。原本被归档进自然或病死的档案里但有网民把一系列的照片以及影片放上社交网站后引起关注——”

“不好意思!”灵珑举手打断哥哥的对话,“影片在哪里?”

“等下才一起看。还有什么事吗?”

“没了。”

“接下来就是受害人的生活背景完全没有关联,死亡地点是平日晚上散步时会去的地方所以相信是随机的。其次就是受害者都是在同一间医院安装心脏起伏器,这是他们唯一的共同点,仅此而已。”

有很多因素都是随机的呢,但犯人的目的是什么呢?

“犯人有没有可能只是个愉快犯?”娜资问。

“不知道,总之你们先看一看影片。”

说罢,哥哥把柜台底下的投影机拿出来放在桌面,对准白板以后便开始播放。

影片的画面一直在摇晃,画质也不是很好,毕竟是网民自家拍的就没必要嫌东嫌西了。只见画面中的男子把手举起来对准一个人,然后手前突然出现红光。那道红光画了一个圆形以后中间开始浮现一些图案,之后那男子对准的人就突然倒地不起。视频到这里就结束了。

“好像是在拍电影似的……”灵珑说。

“就只有这些吗?”灵凤问。

“影片与相关资料的话,是。”哥哥回答。

“线索太少,难找。”嘉盛叹气说。

确实,单凭这些线索我们是不可能找到人的。

“不,已经足够理清一些问题了。”娜资反驳嘉盛的话,“但也只是一些而已。”

“好过没有,说吧。”我在一旁怂恿娜资。

“但是……”娜资这么说着,看向了哥哥那里。

“我们是查案的,能帮助了解一些问题的话就说出来吧。”

哥哥这句话帮娜资打了一剂定心针,消除了她心里的那道不安。

其实我不知道她在担心什么,人多的关系吗?还是因为面对着哥哥的关系?难道是哥哥的绝对权力让她害怕?不可能吧。信心不足?开什么玩笑,之前的战功难道是假的吗?嗯……不知道,过后有机会再问一问吧。

“既然是同一间医院的话就去查一查吧,看看最近有没有裁退什么人或者受害者最近一次复诊是在什么时候。”

竟然把重点放在这里吗!

“不对啊,那红色的光圈怎么解释啊?”我问。

“诶?我们的委托不是抓住人就好了吗?而且这些东西应该有合理的解释吧……”娜资稍微慌张地说,“……应该有的吧……”

灵珑与灵凤互望了一眼,同时说:“魔法使!”

“给老子用脑,不然开除妳们。”哥哥狠狠地瞪着她们骂。

“这明明就是最合理的解释。”我附和道。

“合理才怪,总之事情就先照娜资说的去办。嘉盛,油钱我会贴给你的。你们就明天过去吧,这几个小鬼就麻烦你照顾了。”

“那你呢?”

哥哥竟然想偷懒!

“我知道妳在想什么,妳觉得呢?”

“本来就是。”我摊手说。

“混账东西,我明天去警察局回收心脏起伏器然后去制造这些东西的工厂看看。”

“原来如此,那么姐姐怎么办?”

姐姐今天病了的关系一整天都没下来。

“我姐刚说过了,明天会过来照顾她所以应该没事吧。”

“可是人家会见我们吗?毕竟我们只是一群中学生。”嘉盛问。

“我会把千夏的证件交给你们的,放心。还有什么吗?”

“如果那人不是魔法使会是什么?”灵珑又问了一次。

“再问这问题的话明天开始就不用来了。”

“人家好奇嘛,不过这种事情真的可能发生吗?我是说,就像刚刚影片里的一样。”

这下可把哥哥给考到了,因为这种不合常理之事在座各位都是第一次见。人确实是死了,那个男人所做的事我们看得一清二楚,但我们现在却在质疑自己眼睛所看到的事。哥哥经验再多也没办法给出答案,因为这已经超出了人类的理解范围。

“这个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们必须尽快把人找出来。”哥哥冷静地说:“如果真的是他干的,放任不管的话他肯定会继续这么做。而且这些事情在网络上散播开来的话会很严重的,我们活在充满网络的世界里就应该知道网络上的信息很容易遭人恶意改写,引起恐慌。现在,既然事件交到了我们手上就不能放着不管,知道吗?”

哥哥给了我们一段激励人心的话让我们自己去体验。当然,我们一下就体验出来了,这像一座山那么重的责任感。哥哥都说到这份上了,能不全力以赴吗?

“明白!”我们五人齐声回应。

“很好,我重新分布一下任务。公孙,影片的发布者就在妳们家附近,等下我会拜托我姐把地址发过来,妳们明天去问清楚那个人还知道什么,顺便问清楚这些影片和照片是真是假。嘉盛,你明天到那家医院走一趟,去之前先来这里拿证件,免得被人家拒绝,白走一趟。还有,你想带谁去?”

“江先生你决定吧。”

“这样的话,娜资——”

“江先生!不如让小依跟去如何? ”

诶?我吗?

“为什么?”我问。

“啊……嗯……”灵珑想不到理由,陷入了沉默。

“对了对了,娜资的理科成绩好,跟着去工厂的话可以了解到多一点。”灵凤笑着说。

“不对啊,理科成绩好应该去医院啊,可以更加了解心脏病患不是更好吗……”

“妳们两个想干嘛?”哥哥觉得有点不太对劲所以开口问道。

“没啊。”灵珑笑着说。

“还有啊,娜资比较听话,江先生你就不必一直发火了不是吗?”

总觉得她们在计划着什么……难不成她们就是幕后指使者?不不不这不可能。

“嘉盛,你觉得怎样?”哥哥最终还是让嘉盛做决定,毕竟是他开车嘛。

“如果柯依不介意的话……”

“介意什么啊,跟就跟。”我笑着说。

“娜资呢?”

“我没意见。”

“很好,今天就特例让你们早点回去。明天记得工作就行。”

会议刚结束,哥哥就把他们都赶了回去,好像有什么事不能让他们知道似的。因为哥哥需要送娜资回去的关系所以吩咐我到楼上问姐姐要不要吃东西,他顺道买回来。

问了回来以后就把我赶回楼上,原因只是因为不想回来的时候看到我睡着还得麻烦背我上楼,还说整理工作他会做。真是的,这老人有点固执啊。

回到楼上,姐姐见我又走了上来于是把我叫了过去。

“怎么啦?不舒服吗?”

“姐姐妳自己都生病了还来担心我,没事啦,不要担心。”我笑着说。

“那为什么又跑上来了?”

“哥哥说今天早点结业让他们做准备,明天我们会分三组工作。”

“我在哪一组啊?”姐姐半开玩笑地问。

“妳在第四组。”

“诶?”她困惑地看着我问,“有东西让我帮忙吗?那快说吧。”

姐姐即困惑又高兴的脸实在是太过有趣了,我可是忍得非常辛苦才不笑出来的呢。

“第四组是‘在家休息组’。”我笑着说。

姐姐听完以后心情就冷了一大半,讽刺地说:“哈哈哈,很好笑。”

“别这样嘛,生病了就应该在家里养病。”

“唉……就知道妳们会这样,我应该下去的。”

“别生气了,姐姐也可以帮忙啊。”

“怎么帮?我只能坐在家里,什么都做不了啊。”她无奈地说。

“把妳的证件借给我就好了。”我伸出手说道。

她瞪着我,似乎在思考着某些事情一样。过了良久才开口说:“妳哥的主意对吧?这次跟谁出去?”

果然什么事都瞒不住姐姐。

“这次是和嘉盛到医院进行访问,怕人家拒绝所以就想来跟妳借证件用一用。”

“和他出门吗……”

“嗯?”

姐姐似乎有点不放心我和他出门。

“是灵珑她们要我跟去的,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她们会要我跟着嘉盛。”

“我不是不同意,只是觉得有点可怜他,出门工作还得照顾小孩子。”

出门工作还得照顾小孩子?我没听说过要带小孩……那不就是我吗!

“啊哈哈,不好笑。”我板着脸瞪着姐姐说。

“好啦好啦,不闹妳了,但记得不要给人家添麻烦啊。”姐姐叮咛道。

“我会不会添麻烦是取决于我什么时候会睡着的吧?”

“对啊,可是吃了药情况会好转不是吗?”

“是啊。”

“那么……”姐姐缓缓地举起左手,手上拿着一个透明塑料袋,里面装着的……

“这是什么?”姐姐目露凶光。

啊哈哈哈哈,情况不妙啊……

“这个啊,是……是过期的糖果!”

“糖妳个头!”姐姐敲了一下我的头,说:“怎么又把药丢了?”

“实在太苦了,吞不下嘛……”我抱怨道。

“不吃药怎么行呢?难怪妳最近一直在课堂上睡。”

“真的有差别呢。”

“废话!不然要医生来干嘛啊?”姐姐大声喊道,喊完以后伴随着咳嗽。

我轻轻地拍着姐姐的背部,不知道有没有用,小时候咳嗽姐姐他们都会这样。

“好点了吗?”我担心地问。

“妳这人——”

姐姐说不到一句话就咳个几次,根本没办法说出她想说的话。

“别生气了嘛,生病了还生气,等下孩子都生出来的话我该怎么办啊?”我开玩笑地说。

“噗——”姐姐被逗笑了却还想硬撑着。她以为我没看到但其实我都看在眼里呢!

“笑了哦。”

“没有。”姐姐轻轻地咳了几次后说,“这次就先放过妳,下次再给我查到的话就整包药往妳嘴巴塞。”

“会 od 哦。”

“妳从哪里学来的?”姐姐惊讶地看着我。

“报纸,新闻还有妳的大学课本。”

“妳自己的课本不读妳跑来读我大学的课本干嘛啊?”

“那些东西,我读过一次就记得住的啦。”

“我说过了,读书不要只会用背的,要学会如何将它运用在现实生活上,知道吗?”

“明白!”我举起左手,像军人一般向她敬礼。

“时间还很早,没什么事情做的话就去午睡啊。”

“这两个句子用在一起很奇怪吧?”我忍不住吐槽了。

“是吗,那妳有什么想做的?电视没什么节目好看的。”

诶这样吗?原本还想陪姐姐看电视的说。算了,反正我有些事情想问。

我把从楼下拿过来的平板拿了出来,打开了那一张照片递给姐姐,问:“这是什么?”

姐姐接过平板,训斥我一番以后讶异地说:“这个啊……一个男人,举着右手……手掌前方有着……我不知道的东西……”

“魔法!”

“别乱说,再这样就罚妳去洗厕所。”

“好奇嘛,所以那是——”

“别缠着妳姐。”哥哥打开门,把外带回来的食物放到桌上以后说:“千夏,妳的物理课本和生物化学课本在哪里?”

“好像是在书架右下角,干嘛?”

“东西吃完以后再叫我出来收拾。”哥哥说完以后头也不回地回到了房间里头。

哥哥很少会这样一声不哼就走了的,至少不是姐姐生病的时候。

我转向姐姐的同时她也看着我,之后叹了一口气说:“大概是因为第一次遇上这么奇怪的事有点紧张吧。想要看物理课本和生物化学课本,大概是觉得那个红色圆圈有适当的物理解释,而受害者突然死亡是因为某种毒气的关系。”

“毒气的话应该不可能了,报告是说心脏停止跳动而死亡的。”

“2011年的时候在中国有个人因为工作时不小心吸入毒气导致中毒,结果心脏停了八十分钟以后才被抢救成功哦。”姐姐打着喷嚏说道。

“有这回事?”我讶异地问,“怎么有趣的事都在我出生之前发生呢……”

“妳是在乱说什么啊?”姐姐训斥道,“这不有趣好吗?”

“好啦,开个小玩笑嘛。”我笑着说,“那么有什么毒气会让人心跳停止?”

“这个啊,让我想想……”姐姐这么说着,过了些许时间才给出答案:“氰化氢吧,但那个需要一点时间……”

“连心脏起伏器也能停止?”我接着问。

“受害人身上有这个?”

“全部都有。”我为了避免接下来再出现任何疑问所以就趁着姐姐吃午饭的时候把案件的大概说了出来。大概就是……就是大概啦,就好像华文考试的其中一个部分要我们只摘录重点一样啦……我不会啦!

总之我把事情概述说完了以后姐姐点了点头,思考了一会儿后开口说:“这不可能。三个受害者都是心脏停止,如果没有那个人在那里的话我们肯定会认为是心脏起伏器出问题但就算如此也不太可能,病人会定期复诊来确定仪器正常运作的……”

姐姐似乎有点头痛了,边扶着头边小声地说出她的想法。我不忍心看她生病了还得为事务所的委托操心于是制止了她。

“好了姐姐,别忘了妳的组别是‘在家休息组’,给我静静地躺着休息,我去把哥哥弄出来。”

姐姐把站起来的我拉着,说:“让他读书去,别烦他。这点东西我还是可以做的。”

既然不让找哥哥出来那么……

“我来吧,妳坐着就好。”我抢先一步抢过在桌上的垃圾,然后那把它拿到楼下丢。

唉这两人真是的,都那么爱逞强干嘛呢?明明我也很可靠啊,虽然……